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906 往昔飞逝,漏网之鱼

906 往昔飞逝,漏网之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进攻,给我进攻!”

    格梅南丛林深处,位于河流对岸的昏暗树丛之间,名叫摸鱼侠的大盾战士一边顶开了自己面前的又一次刀剑攻击,一边朝着周围继续大声喊道:“不要害怕!只是新手村难度的敌人而已……”

    “会长,会长!四队的兄弟们都死了!”隶属于兽禽联盟的一名玩家随后用声嘶力竭的大喊声给了他一记当头棒喝:“蚂蚁哥已经死回城里去了!我们的左翼已经没有人了!”

    “这么不顶用?我要你们干什么吃的!”

    一脚将那名玩家踹飞了出去,摸鱼侠饱含煞气的目光随后环视着在场的其他畏畏缩缩不断后退的会员们:“给我上!从正面闯过去!就算是灭在这里,也要让他们付出足够的代价——你们在害怕什么?”

    “老大。”

    协助掩护的魔法所造成的爆炸冲击随后在大盾战士的面前炸成了一条直线,将依然还在面前与他们不断纠缠的那些黑衣人的身影逼退了几分,身背长枪的一名兽禽联盟的玩家随后也排开了自家行会的魔法师共同构筑而成的临时防线,带着满身的焦黑走到了摸鱼侠的面前:“这群人的实力似乎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大很多,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吧,实在不行的话,先后撤一段距离重整军势也不是不可以……”

    “撤退?这怎么可能?”气得上蹿下跳的摸鱼侠睁大了自己的眼睛:“这里可是卡洛村!只有新手玩家才会来的地图!你会在一个十级地图里承认小怪的强大,然后就这么灰溜溜地撤退吗?”

    “自由世界的历史中,新手村出现越级怪物的现象又不是第一次发生了。”长枪玩家面色严肃地继续说道:“而且……以我的观察,这群人的特征与复辟者的重合度很高。”

    “那就更不能撤了。”

    似乎是恢复了几分理智,摸鱼侠的声音也变得稳定了几分:“复辟者现在已经成了全大陆的敌人,每一个人的项上人头都值千万枚金币,就算咱们不要这些赏金,我们也可以提升行会在法师议会当中的声望……”

    “更何况我们还带着任务而来。”他望着硝烟依然还未散去的丛林深处不断来回闪动的黑影,眼中的狂怒也逐渐转换成了莫名的阴沉:“火焰龙兽,复辟者,还有那个逃窜到这里来的女人……哼,只要能够将这一切串联起来,咱们这次就不算白来了。”

    “会长的意思是……?”

    “你明白就好,老鼠。”

    发出了几声低沉的阴笑,摸鱼侠用自己的盾牌将自己向前望去的阴沉目光逐渐掩盖了起来:“就算他们之间没有关联,我们也可以将他们‘人为’联系在一起,比如为了某些狂妄的目的,火焰龙兽的人暗中与复辟者有所来往,并且为了获得他们的支持,包庇了逃到此地来的漆黑魔女等等……”

    “为了让这则谣言变成真的,我们也得冲过这个地方。”他举起了自己的盾牌,眼中的光芒也变得越来越精盛:“以讹传讹也得有个出发点才行,只要能够获得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轰!

    响亮的冲击声随后出现在了神秘的黑影不断来回跃动的丛林远方,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骤然升起在丛林深处的一道巨型的光柱照亮整个夜空的景象,若有若无的七彩光辉随后伴随着巨大的能量冲击所产生的尖啸笔直向上,宛如道标一般屹立在了格梅南丛林上空的正中心。被打断话音的嘴巴逐渐地张大,正在与敌人对峙的摸鱼侠随后发出了一声不由自主的惊叫,原本因为突发情况而停下的脚步随后变成了更加兴奋的大吼声,连同陡然爆发开来的气罡朝着丛林的深处冲了出去:“是异变!有异变出现了!”

    “弟兄们跟我冲啊!”

    “上!发家致富,就在眼前!”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谁敢挡路……就给我宰了他!”

    骤然提升的气势随着那道元素洪流的现世而涌向了丛林的东南方,带着摸鱼侠与他的那些手下所组成的玩家大军迅速地突破了隐藏在林中的黑衣人所组成的阵线,依然在他们眼中强大无比的剑刃与魔法攻击此时却是没有起到半分的威慑作用,很快就在漫天飞溅的血光与偶尔冒出的黑气里溃散到了各个角落的昏暗当中。望着从更深远的黑暗里不断涌出的更多黑衣人被吸引到仇恨之后所组成的火车队,隐藏在很远处的流亡战歌随后也悄悄地探出了自己的头,原本想要趁机跟上的脚步却是被身后陡然响起的一道陌生的声音所拦住,将他与他身边的几名队友吓出了一个哆嗦:“你们几个……”

    “谁,谁?”

    “你们几个是那个临渊断水的队友吧?”

    缓缓地走出了林间的黑暗,一名像是黑衣人首领模样的人用阴鸷的目光望着在场的四个人:“你们藏在这里干什么?”

    “你,你是谁?”小心翼翼躲藏在最后的慕容清春壮着胆子喊了回去:“我,我们还想要问你呢!”

    “我是达克斯·法奥。”

    微微地行了一个魔法师的礼节,那名黑衣首领原本阴沉的脸色上随后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当然你们可能没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因为我曾经用的名字叫做特雷斯·法奥……算了。”

    “看你们这幅打扮和反应,就知道你们肯定也没有听过。”他不屑地撇了撇嘴,抬起的双手之间却是渐渐凝聚起了黑色的光芒:“现在……”

    “去死吧。”

    “哇啊啊啊啊!”

    四散开来的惨叫声与狂风吹过的呼啸声须臾间穿过了丛林的这片角落,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属于魂狩者等人不断闪过一棵棵树木之间的时候所留下的光影,摔落在一起的某剑士玩家随后一脸不服输地爬起了身,想要冲上的动作却是被队友兼好友的流亡战歌的胳膊拉住了:“别急!对方实力很强!咱们打不过的!”

    “打不过就不打了吗?我……”

    “我也没说要跑!你能不能好好听人说话?”

    一盾牌敲在了对方的屁股上,流亡战歌随后拉着魂狩者的身体躲开了下一记随风劈来的风刃:“都过来了这么长时间了还这么没长进……你就不能跟队友们好好规划一下,然后靠咱们四个人的力量和智商冲过去吗?”

    “那些兽禽部落的人已经冲过去了,没有人给咱当挡箭牌了。”没有回头的魂狩者却是咬了咬牙:“我来吸引他的注意力,你们……”

    “不,还是我来吧。”

    带着微微颤抖声的坚定声音随后响起在两个人的身后,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属于阿拉斯特抱着大铁锤越向前方的动作:“我的移动速度比较慢,开火车这样的事情一定是不适合我的……”

    “不适合你你还开什么火车啊!”流亡战歌的脸上挂满了哭笑不得的表情:“被boss一巴掌拍死,然后继续追我们吗?”

    “那,那还是让我来吧。”丛林中随后响起了某位少女不知道跑到了何方的声音:“我,我最擅长的就是逃跑了……”

    “你先找着路跟我们汇合了再说吧。”

    一脸痛苦地按住了自己的额头,躲在树干最后面的流亡战歌随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里的光线很差,他不一定能抓得住我们的,我来吸引他的注意力,你们剩下的人就先冲过去,听明白了没有?”

    “哦,哦……”

    “这么强烈的元素洪流出现在那边,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紧了紧自己手中的盾牌,流亡战歌的背影随后在翻出树干的动作中迅速缩小:“以队长那样的人物,现在一定也在那里,你们……”

    “能帮上多少忙就帮多少吧。”

    微弱的脚步声随着呼啸狂风的愈发强烈而缓缓地消失了,咬牙前进的流亡战歌随后纵身跃入了那不断卷起的黑色风暴之中,紧接着在周围的几道身影从远方绕过的同时,再次与那名黑衣首领正面撞在了一起。似乎是被成功地吸引到了仇恨,自称达克斯·法奥的那名黑衣人也没有理会那些从不远处绕过自己身边的那些弱小的玩家,一直举着的双手中所泛出的光芒也与他眼中逐渐泛出的光芒一起,落在了眼前的这个小小的盾牌手身上:“我是应该夸奖你有胆量呢,还是应该嘲笑你的愚蠢呢?”

    “来吧。”没有回答对方的流亡战歌大叫着举起了自己的铁盾:“谁先逃跑谁就是孙子!”

    “愚蠢的凡人。”黑衣首领眼中的光辉变得越来越寒冷:“是时候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了。”

    “施个法都这么便秘,你最近肠胃是不是不太好啊?”流亡战歌将挑衅的双眼向着盾牌的下方沉了沉:“有种再往我这边走两步,看老子打不出你的……呃。”

    宛如时空发生了一瞬间的定格,一直出现在他面前的呼啸黑风与愈发闪亮的魔法突然随着莫名波动的经过而停滞了一瞬,漂浮在他面前的那道黑衣首领的身影随后也如同格梅南丛林不远处的戈壁黄沙一般,随着吹过林间的风儿缓缓地消逝掉了。瞪着眼睛朝前方看了半天,保持着呆立姿势的流亡战歌半晌之后才从“面前的敌人已经随风消逝”的这个结果中逐渐反应了过来,直起了身子的他眨了眨已经瞪得生疼的眼皮,半晌之后才做出了一个挠头的动作:“这是……”

    “怎么了?”

    ***********************

    “你,你的伤怎么样?”

    “如你所见,已经没救了。”

    “怎么会这样,那你……”

    “咳咳,咳咳咳咳……我都说过了,我可是一名炼金师。”

    格梅南丛林中央空地下方的岩洞内,一脸淡然的临渊断水此时正拖着自己被洞穿了胸口的重伤身体走到了雪灵幻冰的身边,想要摆出的笑容也随着虚弱身体的反应而变得难看了许多,最后连同他逐渐躺倒的姿势而缓缓地消失了:“奇迹药水的炼制可是很困难的,现在已经被用光了,其他能够吊命的东西,我只有强效再生药水这一种……”

    “如此严重的外伤,光靠药水可是没办法救得回来的。”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口气,眼神也落在了被夜空的星光所照亮的中央空洞处:“所幸最后还是解决了问题,就算是死回去也可以放心了。”

    “那个人……他死了吗?”同样虚弱无比的雪灵幻冰声音低沉地问道:“他是怎么死的?你对他做了什么?”

    “他本来就是一个死人。”

    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临渊断水——段青朝着自己刚才倾倒的那瓶药剂所摔碎的残渣处指了指:“我在几个月之前的最后一战中干掉了他,所以他在理论上应该已经是一个阵亡名单上的人,之所以现在还能活蹦乱跳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不是依附在了翡翠之星上……就是使用了某种其他的手段。”

    “其他的……手段?”

    “比如通过某种仪式活了下来,借用了其他人的灵魂,借用了非人的身体,或者参悟了这个世界的法则、修道成仙之类的。”

    随意地列举了几种方式,段青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低沉:“除了最后一种以外,其他的几种方式在自由世界中都有实现的可能,不过它们也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需要骗过系统的检测。”

    “以一名npc的身份,逃过理应死亡的命运。”说到这里的他指了指自己的头顶:“灵魂药水只是让这种骗局失效,然后……他就死了。”

    “那刚才……”雪灵幻冰的嘴角微微地咧了咧:“那就是系统的审判?”

    “系统会派出审判者,清除这些类似bug一样的家伙,虽然看上去很不靠谱,但成功率还是可以相信的。”

    捂着胸口的喘息声逐渐变得微弱,段青也翘着嘴角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微阖的目光却是跨过了逐渐平静下来的岩洞底部,落在了背着包裹从黑暗中走来的亚特的身上:“不过……就像是再厉害的系统也会有漏洞一样。”

    “偶尔也会有几个漏网之鱼出现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