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几乎被遗忘的妻子

第八百九十四章 几乎被遗忘的妻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深夜书屋正文卷第八百九十四章几乎被遗忘的妻子周泽的听力比普通人要好很多,毕竟哪怕不进入僵尸状态,光这几年这身子也是破了修修了又破反复折腾了很多次,身体素质也早就异于常人了。

    况且,那俩警察似乎也不知道周泽已经进了房间,说话也没顾忌。

    等女刑警和那位副队长走进来,一见周泽居然也站在里面时,明显都愣了一下。

    场面,有点尴尬。

    副队长咳嗽了一声,道:

    “徐先生,我希望能和您聊聊,放心,不是传唤您,只是和您了解一下情况。”

    “可以,我也想了解一下情况。”

    周泽点点头,直接同意了。

    无论是警方那边的比对结果还是白狐的鼻子,都很难在这种事儿上出错误,现在两条线都指向了自己,这个不问问清楚还真不行。

    交流的地点,就在这栋公寓楼的下一层,恰好有一个局里的文员和其女友就在这儿租房子住着,这时候也主动提供出来当作警队的临时办公场所。

    其余人都退出去了,

    只剩下这位副队长和那位吕姓女刑警坐在周泽的对面。

    桌上放着三杯水,

    周泽默默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道:

    “开始吧,想问什么,就问吧。”

    “首先,我们要确定您在28日下午四点到六点这段时间在什么位置?最好能详细一点。”

    也就是昨天,算上现在零点已经过了,应该是前天的下午。

    小吕有些意外地看着身边的副队长,张嘴想说什么,却还是止住了。

    她清楚,这是在问之前那起案子时周泽的不在场证明。

    虽说现在的这个案件,无论是手法还是步骤上,都和之前的连续犯罪很相似,但也不排除模仿作案的可能性。

    简而言之,就是哪怕这一次因为有她小吕在书店外面看着,周泽确定没参与,但上一次,也就是发现精x的那一次,并不能排除是周泽作案的可能。

    周泽回忆了一下,道:

    “那时我在淮安,清河区北京北路上的那家4s店里;

    我的车坏了,送到那里去维修,时间大概是四点半左右;

    大概在五点半时,我在那家4s店旁边的一家如家酒店开了个房间,并且在那里留宿了一晚,就是淮阴工学院老校区门口的那一家如家。

    4s店的票据以及它店里的监控包括酒店前台的入住记录以及监控可以做证明,你们警方可以去调取出来,这才两天不到的时间,肯定还在的。”

    淮安到通城,坐火车得四个小时,开车也得三个小时以上,且没有直达航班,这个证据,足以证明周老板在上次案件发生时,根本就不可能在通城。

    副队长点点头,而后长舒一口气,他和周泽不算熟,但能够被两任大队长都请来当作警局顾问的周泽,其实已经算是警队里半个自己人了,在不违反记录的前提下,情感倾向肯定是有那么一点的。

    “小吕,去打电话给淮安清河区的同志,让他们帮忙确认一下。”

    “好的,队长。”

    小吕起身,拿着电话走出了房间。

    副队长双手交叉了几下,道:“希望您不要觉得我们冒犯了。”

    “不会,我也想弄清楚真相,另外,我很好奇,你之前说的上次案子里留下的精x,和我的dna结果比对吻合?”

    “是的,确认吻合,另外,这次案件的dna比对结果,应该马上就会出来了。”

    民用的dna检测时间肯定会长,从申请到提交再到检测以及到出结果,有一系列的流程要走,但警方这边自然就没这些繁杂的手续,两三个小时就能出来。

    现在全民dna数据库还没完全建立起来,但这些年已经在一些特定群体里普及了,一是有犯罪记录的人缘,二则是被拐或者失踪人员的家属。

    周老板以前曾因为一些误会,曾被抓进过警局,也因此留下了自己的记录。

    “徐先生,现在问题有些复杂,如果排除是您作案的话,那么只剩下了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故意在栽赃陷害您。”

    说到这里,

    连这位刑警队副队长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见过用伪造指纹或者其他东西去栽赃的,

    但用精x这种东西去栽赃的,还真的是他职业生涯里第一次所见。

    况且,这个东西已经超越了贴身衣物或者饰品的意义层次了,几乎可以算是一个人最私密的东西;

    怎么可能借给别人或者被别人悄无声息地拿走?

    虽说一些证据还没得到验证,但副队长已经大概相信周泽是被冤枉的了,这一点看人和看待证据的经验他还是有的,想了想,他又道:

    “徐先生,请问您最近是否有什么仇家?或者说,在生意场上以及其他方面,和别人产生过冲突,又或者,是碰到过哪些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

    自己身边,不奇怪的人才少见吧?

    至于说仇人,

    哪个仇人会无聊到用这种方式来恶心自己?

    周泽摇头道:“我就是一个开书店的,一直遵循着和气生财与人为善的理念。”

    副队长点点头,没再继续问下去。

    就这样坐了一会儿后,小吕回来了,道:“那边同志已经确认过了,在上起案件发生时,您确实在淮安。”

    其实,周泽心里也清楚,若非自己这个警局顾问身份外加小吕在这起案件发生时就在书店门口盯着自己,可能这会儿自己已经被警方当作重要嫌疑人给逮捕控制了。

    虽说周老板不怕这个,但要想在现实里继续维系着这种习惯的生活,他也不想丢掉这个身份。

    这事儿,已经不是回去多烧点冥钞就能解决得了的,且不说要烧掉多少冥钞,光这个膈应劲儿就已经让人很难受了。

    这时,副队长接了一个电话,然后,他看着周泽的目光就变了,变得很……纠结。

    等挂断电话后,

    他抿了抿嘴唇,没急着说话。

    “鉴定结果出来了?”

    “嗯,出来了,和您的又吻合。”

    “呵。”

    周泽端起桌上的水杯,

    把里面的水都喝完,

    又平静地放下了水杯。

    那个搞事儿的家伙,真的是找死!

    “徐先生,您先在这里等一下,我们还有一点事情需要处理,别误会,不是逮捕。”

    怎么着都不可能是逮捕,两次案发时,周泽都有完美地不在场证明,其中一次还是警方的证明,事实很清楚了,但因为这里面的内情实在是太复杂,和周泽的关系又太过深刻,所以警方也不得谨慎一些。

    “我理解。”

    周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继续在原位坐着。

    他在思考,

    和自己dna匹配的人,

    周泽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就是死侍,

    毕竟死侍曾骨灰拌饭过,再者他的再生和自己实在是有着太过密切的联系。

    但随即一想又不对,

    如果是死侍的话,

    那不该是自己啊。

    和死侍有关系的,应该是自己上辈子的身体,就算真的dna这种东西匹配到一起去了,也应该是上辈子的自己。

    也不可能是巧合,dna哪怕是双胞胎直系血缘关系的人,也不可能做到百分百吻合,只能说近似程度会大很多。

    这个世界上,出现两个不相干的人且dna匹配一致的可能,比你买彩票中了五百万的概率还低几亿分之一。

    不是死侍的话,那就是徐乐的身子了,但真正的徐乐早死了,他的身体就是现在自己这具身子的初始版本。

    周老板现在还一头雾水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怕是再出现一个私生子,他都能稍微理解一下,但现在的情况是,是有个家伙,和自己一模一样!

    至于说那种特意窃取然后存着自己的精x,一直冷冻保鲜着故意留在案发现场栽赃自己……

    根本不存在的,

    自重生以来,

    周老板的个人私生活绝对非常干净,

    从没有在外面找过女人,自然不可能有遗留。

    过了一会儿,

    副队长又走了回来,

    道:

    “徐先生,根据我们的章程规矩,我们已经通知了您的家属过来,你们签个字就可以先离开了,但因为这个特殊的原因,所以您这段时间内最好不要再离开通城,以配合我们的调查……”

    “家属?”

    “是啊,您的妻子。”

    “我没结婚啊。”

    “嗯?但我手中关于您的资料上面写着是已婚,而且您的妻子刚刚已经赶到了这里。”

    “怎么可能,我结没结婚我怎么可能不…………”

    周老板的话语卡住了,

    是啊,

    他确实结过婚,他确实有一个合法妻子,当初说要离婚的,但因为离婚协议没收到,所以没真正意义上离得成;

    副队长有些疑惑地看着周泽,他自己都觉得计较这个话题好像真的有点怪怪的,但还是道:

    “您结没结过婚都不记得了?”

    周泽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苦笑了一声,

    道:

    “老实说,不是你提醒,我还真的已经彻底忘了……”

    ——————

    上一章小吕应该称呼周泽“徐先生”而不是“周先生”,现已经改正。

    然后,求一下月票推进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