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张警官醒了

第三百四十三章 张警官醒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送走了那个“老鸭煲”业务副经理,久旷的身心终于得到满足和滋润,

    小luoli心满意足地准备催促白莺莺上去困觉觉了。

    这时候,天都快亮了,白莺莺开始把一楼的灯关上,而后,安律师的车停在了书店门外。

    “老板回来了?”

    白莺莺马上去开门。

    但车上只下来了安律师一个人。

    随后,

    安律师走向后备箱,将其打开,从里面抱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老板受伤了?咦,不对,老板的肚子怎么这么大了。”

    白莺莺终于发现,安律师抱着的不是老板,而是一个有着大肚腩的中年发福大叔。

    “搭把手,美女。”

    安律师示意白莺莺过来帮个忙。

    白莺莺摇摇头,表示拒绝。

    不是老板的男人,都是臭臭的,才不要抱咧。

    安律师愣了一下,只能自己抱着老张所在的身体上了二楼。

    书店二楼有四个房间,一个是周泽和白莺莺住的主卧,小luoli也在这里蹭睡。

    许清朗一个人住一个房间,老道和小猴子以及死侍三个住一个房间,另一个空置出来的本来是安律师的房间,昨天也被周泽吩咐打扫过,不过从今天开始,老张得和安律师住一个房间了。

    把老张先放在床上,安律师又检查了一遍老张的状况,身体部分机能已经在慢慢复原苏醒之中。

    有点像是早就停止了机器,充了电之后又开始慢慢地恢复运转了。

    安律师着重在对方胸口位置的封印上多看了一会儿,双手也下意识地比划着,若有所思。

    作为现如今书屋里暂时还没被咸鱼化且具备着极强业务能力的人,

    安律师的主动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

    “他是谁啊?”小luoli走进房间问道。

    “那位警察。”安律师回答道。

    “新闻上不是说今晚他不治身亡了么?”小luoli愣了一下,意识过来,“你们这是移花接木成功了?”

    “暂时算是成功吧,还得看他到底能在什么时候苏醒过来。”

    灵魂和身体,是一种很难以琢磨得透的复杂关系,而老张的灵魂是被硬塞进去的,也因此可能存在硬件和软件不能兼容的问题,到底能不能运行起来,还真难说。

    “老板呢?”小luoli问道。

    “去忙其他事情了。”

    想了想,安律师还是没有把那个女人的事情说出来。

    “哦。”

    小luoli不是白莺莺,对周泽也不会到那种无微不至关心的地步。

    “我去洗个澡,你看着他。”

    安律师从行李里头找出一套干净的衣服,下了楼。

    小luoli扫了一眼床上的大叔,想了想,走到隔壁主卧,推开门,看见白莺莺正坐在床上看着书。

    那本《女仆的自我修养》,她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完。

    “蠢僵尸,隔壁有个病号,你去看一下?”

    “不去。”

    白莺莺直接拒绝。

    僵尸生性凉薄,除了对周泽,白莺莺对其他人很少会热情起来,哪怕是对书屋里其他人,白莺莺也只是没那么冷淡罢了。

    小luoli纠结了一下,又走到隔壁,敲响了许清朗的房门和老道的房门,同时喊道:

    “那位警察被送回来了,你们照看一下,我去睡觉了。”

    说完,也不等两个房间里的回应,小luoli就快速回到了主卧,钻到了床上,靠在白莺莺的身边,趴了下来。

    打了个呵欠,

    感知着身边传来的那种令人舒服惬意的冰冷,

    眼皮子开始发沉,很快就睡着了。

    白莺莺放下手中的书,

    看着刚刚还正常睡姿的小luoli此时已经翻开身子叉出了大字型睡姿,嘟了嘟嘴,继续拿起书看,倒也没有说什么。

    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白莺莺想着要不要问问老板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但想想还是算了,

    男人在外面应酬时,如果家里女人总是给他打电话催促他什么时候回家的话,会让男人在朋友面前觉得很没面子的。

    不过,书屋现在人真的好多啊。

    又是狐狸又是猴子的,各种各样的人,

    老板像是有收集癖,

    不停地给自己后宫里填充着各式各样的人。

    真是,

    让人发愁呢。

    白莺莺似乎忘记了,

    她自己,

    才是周泽开书店以来收集的第一个藏品。

    小luoli睡着睡着,

    本能地靠近白莺莺,双手还抱着白莺莺的大腿,头还在向白莺莺的大腿根部凑过去。

    一边蹭着一边砸吧砸吧着嘴,

    (v?v)香~,

    真香。

    ………………

    “吱呀!”

    许清朗和老道几乎是同时开门走出来的,俩人都有一点睡眼惺忪,对视一眼,一起问道:

    “怎么了?”

    “怎么了?”

    老道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安律师的房间门还是开着的,一边揉着眼屎一边走过去,向里头瞅了一眼,看见一个陌生中年男躺在床上。

    “嗯?”老道惊疑了一下。

    “刚刚小luoli好像喊的是张警官。”许清朗说道。

    “哦。”

    老道伸了个懒腰,

    很困,

    却也要强行做出极为惊喜的样子,

    举起双手,

    摇晃道:

    “好开心啊,张警官没死!!!”

    喊完,

    老道又打了个呵欠,

    还是好困哦。

    二人一起走了进去,看了一会儿张警官。

    老实说,

    没什么好看的,

    又不是普通人去动物园看动物,在这家书店里,你每天能看见僵尸在“嘤嘤嘤”,

    同时端茶递水帮老板洗澡,

    能看见死侍天天在驱蚊吃虫子,

    能看见小luoli的长舌诱h,

    所以,

    书店里仅存的俩正常人类(老许和老道),

    已经被极大地丰富了自己的眼界和精神世界,

    老张死了,

    老张又活了,

    哦,

    已经没办法刺激到他们的神经了。

    当然,这件事也是值得高兴的,因为老张是一个好警察,是一个好人,光这一点,就足够了。

    “我去洗漱一下,你先看着,他的状况,有点不稳定。”

    许清朗对老道说道。

    “好。”

    老道点点头,在床边坐了下来。

    许清朗走下了楼,他还处于半睡半醒之间,有点迷糊,推开卫生间的门时,正好看见坐在里面光着身子正在打着沐浴露的安律师。

    安律师愣了一下,

    许清朗则是眼皮子稍微翻了一下,

    而后目光直线下滑。

    “喂,出去!”

    许清朗耸耸肩,

    忽然觉得自己清醒了许多,

    他没有出去,而是直接走到了洗脸池那边,拿起牙刷和牙膏开始刷牙。

    “喂!”

    安律师有些不知所措。

    卧槽,

    这个书店的人都是这么奔放的么!

    “你洗你的,都是胯下带把儿的,害羞什么。”

    许清朗继续刷牙。

    安律师皱了皱眉,忽然觉得许清朗说得好有道理,明明都是男人,自己害羞什么?

    转念一想,

    安律师知道什么原因了,

    马德

    谁叫你这个男人长得跟个女人一样!

    “哗啦啦!!”

    漱口,

    吐出,

    拿毛巾打湿,开始擦脸。

    安律师坐在淋喷头下的小板凳上默默地等着,等着许清朗洗漱完出去他再继续洗澡。

    但许清朗在洗漱完之后,

    打开了洗脸池上方的镜子,里面是一个小的储物板,里面放着琳琅满目的护肤品。

    皇后套装,尊享套装……

    看着许清朗一个接着一个地拿取下来用着,

    沐浴露还在身上的安律师有些不忿道:

    “你还要抹多久?”

    “谁叫你大早上地把背个人回来把人家吵醒,睡眠不足对皮肤的影响是最大的。”

    “…………”安律师。

    ………………

    老道坐在老张身边,看着变了一个人样的老张,老道心里也有些感怀,人们常说好人没好报,也不知道老张现在这个局面算是好报么?

    因为认识了老板,所以得到了老板的帮助?

    不过,

    不管怎么样,

    老道心里一直有一个朴实的理念,

    无论经历怎样的苦难,

    人还活着,

    就行,

    就有希望。

    嗯,哪怕改头换面连dna指纹都变了,只要活着,就行了。

    小猴子也走了进来,它戴着睡帽,穿着老道给它买的童装,手里还拿着一个玩具小铁锤。

    “猴砸,给我倒杯茶来。”

    小猴砸点点头,又跑了出去,少顷,他把老道的茶杯拿了过来,一般这种小的猴子可没这个力气,但小猴子和普通猴子不同。

    曾经的妖猴,又接收了搬山猿的皮囊得以蜕化重生,

    再者说了,

    你见过哪家的猴子还懂得打滴滴的?

    老道接过茶杯,喝了两口。

    就在这时,

    躺在床上的老张忽然面露痛苦之色,双手和双脚也在轻微地摇动起来。

    “我滴个乖乖!”

    老道马上放下茶杯,喊道:

    “老张要醒了,要醒了!”

    有了许清朗的前车之鉴,再加上老板以前每次开无双都得昏睡一个礼拜,老道都做好老张也要昏迷很久的心理准备了,谁知道老张像是吉人自有天相,居然现在就有了要苏醒的征兆。

    然而,

    老道才刚喊出一句,

    床上的老张忽然猛地扑了过来,

    一只手死死地卡着老道的脖子,

    双脚也缠住了老道的身躯,

    他眼睛紧闭着,眉头紧皱,不停地有冷汗滴淌下来,

    同时,

    他还在急促地高喊着:

    “跑!跑!

    老师赶紧带着孩子们跑,

    快点跑,

    跑啊!!!”

    ………………

    八月第一天,

    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