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零一章 怨魂索命!

第三百零一章 怨魂索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燕丰不理解,因为他没见过鬼,之前黄毛亡魂来书店时他人也不在。

    周泽则是若有所思,没去管下面吵吵嚷嚷以为警察来扫黄的声响,而是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搜查起来。

    这里以前应该是类似那种老办公楼的户型,曾经在一段时间估计也是当过公寓筒子楼,现如今,有几个房间是被打扫过的,会被一些小姐拿来当炮房,但也有一大半的房间一直锁着上面也积攒着许多的灰尘,显然是很多年没人料理了。

    舞厅的老板知道自己是在打擦边球,所以对楼上这种衍生出来的行为虽说没去阻止,但也不至于蠢到去支持,所以这里自然没人打扫。

    “砰!”

    “砰!”

    “砰!”

    周泽一脚一个把门踹开,

    里面都扬起了阵阵灰尘,很是呛人。

    亡魂来书店投胎时既然唱的是这里的歌,如果老道说的没错,这首歌的确是原创的话,很有可能黄毛就是死在这里。

    这时候,舞厅的保安跑了上来,一是听到上面的声响,二则是警察没来,报信的大妈说了,是楼上的一个穿着袍子的糟老头在“烽火戏诸侯”。

    张燕丰自觉地走到楼道口,当那几个保安上来时,他拦住了他们。

    几个保安还想逼逼几句甚至直接动手把这几个“开玩笑”的二逼给收拾一顿,但在张燕丰取出证件在他们面前摆出来后,

    几个保安只是陪着脸干笑着,

    像是变成了蠢萌的哈士奇,

    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

    “老张,这里!”

    周泽喊道。

    张燕丰闻言,不再理睬这几个保安而是直接跑了过去,在一个尘封已久的房间里头,一个人被吊死在了电风扇下。

    乍看一眼,不像是黄毛,因为他的头发不黄,反而是灰色的,但仔细一看,确实是黄毛,因为他的头发被灰尘给覆盖住了,变相染成了银灰色。

    张燕丰没有擅自进入案发现场,而是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准备呼叫警局的支援。

    打完电话后,

    张燕丰皱了皱眉,

    看着周泽,

    尸体,

    真的被他找到了啊。

    如果不是自己清楚他的特殊,

    按照以前的流程和习惯,

    张燕丰会毫不犹豫地把周泽当作第一嫌疑人给抓起来回去审问。

    那种自己杀了人还报警带警察叔叔发现现场的凶手又不是没有,事实上是很多,近八成的杀人犯会在警察发现凶案现场之后混在吃瓜群众里来看看,

    这个习惯就像是坐在马桶上拉完屎站起身时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低下头看看刚刚拉出的便便一个道理。

    很快,很多辆警车开到了这里,这把舞厅的管理人员和老板吓傻了。

    妈嘢,

    扫黄也不用这么大阵仗吧,

    我只是打打擦边球,而且是情s擦边球,又不是在卖粉。

    警察很快封锁了现场,舞厅里的男男女女都被暂时扣押在了这里,因为发生了命案,这里环境又比较乱,所以都需要做一份笔录。

    这让不少有家室偷偷跑过来的男的,额……还有女的,很是惶恐。

    专业的法医过来,现场开始进行处理,周泽跟老道也就完成任务回到了楼下尼桑车旁抽着烟了。

    “老板,这事儿好怪啊,六个人的盗墓团伙,俩死在了墓室里头,现在墓穴都找不到了,还有一个死在了这个鬼地方。

    贫道估摸着,还剩下的那个白天没抓到的,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周泽点点头,这件事,确实冒着一股子不对劲的味道。

    “难不成真的是墓主人亡魂出来索命了?”老道猜测道。

    周泽没办法决断,如果真的是鬼魂杀人,那就属于他的管辖范畴了。

    说真的,能出来报复杀人的鬼,哪怕周老板都很少见到,大部分亡魂都是规规矩矩地自己根据冥冥之中的指引走入了书店,再被周泽“剥削”一波送入地狱的。

    不过鬼差当多了,周泽对鬼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现代人对盗墓的印象大多数是来自于盗墓小说或者是盗墓的影视作品里,但事实上那种动辄堪比甚至是完爆秦始皇陵地下宫殿墓葬真的是少之又少,甚至十根手指都用不完。

    周泽上辈子当医生时出过一个任务,牵头组织了一个医疗应急小组跟随一支考古队去参加一次保护性挖掘。

    挖掘对象是一名明朝的王爷墓,当时那个正是盗墓小说最火热的时候,小组里的其他年轻医生各个都像是伸长了脖子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小姐,一个劲儿地想找机会靠近挖掘现场看看。

    周泽也看了,不过结果是大失所望,墓室一个朱门,后面是一个十米不到的甬道,两侧耳室,里面主墓室,面积跟农村平房的占地差不多大,里头也没什么好瞧的。

    之所以需要配备一个医疗小组,也是防止出现挖掘时有受伤感染的风险,至于那种墓主人忽然变成粽子跳出来大杀四方的,毛都没看见。

    周泽估摸着那些考古大学者他们这辈子所见的僵尸都没自己重生归来这一年见得多,很多人一辈子见不到一个,

    自己能照照镜子,还能看看莺莺,

    喏,

    俩了。

    不过那个考古队的一个学者当初跟周泽聊过天,说实际上这种小王爷小贵族的墓室其实还好,都是有规矩的,里面的陪葬品什么的,都有明确标准,有章可循,但那种地方性小地主小财主的墓,才真的是让人难以想象。

    有句话叫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难以想象,而在墓室方面,也可以改一改借用这句话,那就是古代劳动人民惊悚创意的智慧是难以想象的。

    那位考古学者和周泽举过一个例子,让周泽记忆犹新,是一个地主死了,家人怕他在下面寂寞,所以买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在墓室封口前把孩子放进去,里面会放着一些水和吃的,但很少。

    等孩子吃完了里面东西之后,也就饿死在里头下去服侍死者了。

    所以说,墓室里的主人可能早就下地狱投胎去了,真正有怨气的,还是当初被强迫着陪葬的人。

    换位思考一下,

    黑不溜秋被密封无法出去的墓室里,

    你旁边是个棺材,你的食物和水很少很少,你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砰!”

    周泽吓了一跳,从思绪中跳出来。

    是张燕丰。

    “死因初步推断是自杀,现场也没发现其他人的指纹和他杀的痕迹。”

    “这么脆弱?”老道嘀咕道,“盗墓又不是贩d,不会枪毙吧?”

    张燕丰摇摇头。

    “自杀?”周泽品味着这两个字,

    最让人狐疑的,应该就是自杀怎么会选择这个地方?

    有人选墓室时考虑依山傍水,黄毛选择在这里自杀是想着自己以后寂寞了可以下去跳舞?

    还能摸摸抓抓?

    再者,自杀的人意味着他抛开了一切杂念,一心求死了,又怎么会跑到自己书店里来,应该直接自己下地狱才对。

    “张队,刚收到一个通知,另一具尸体被发现了。”

    ………………

    驱车四十分钟,

    众人来到了濠河边,

    尸体已经被打捞上来,放在了草坪上,盖着白布。

    发现死者的是一个下夜班的餐厅工作人员,一开始他以为是有人深更半夜在下面游泳,仔细看了之后才发现是一个死人飘浮在水面上。

    周老板蹲在尸体旁边看了一会儿,然后走了出来。

    “老板,又是跳水自尽?”

    “自尽”这两个字老道咬得很重。

    周泽摇摇头,“从上午白天我看见他,他溜走,到现在,才多久?但尸体呈现出的巨人观像是在水里泡了一个星期的样子。”

    张燕丰蹲在濠河边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本来破获一件盗墓案算是一项不错的成绩,写宣传报道时也能写自己在路边看见他们火眼金晶直接发现了他们可能有问题,邪恶在正义面前无所遁形云云。

    现在好了,

    逃跑的两个嫌疑人,一个上吊死了,一个溺死,挺简单的一个盗墓案正在有着向连环杀人案发展的趋势。

    “老板,会不会是被留在墓室里的两个同伙亡魂出来报复?”老道在旁边猜测道。

    “对,先找到墓室。”张燕丰咬了咬牙,把手里的烟头丢在了地上,皮鞋底在上面狠狠地踩了踩。

    “帮我找到墓室吧。”张燕丰看向周泽。

    周泽摇摇头。

    “怎么了?”

    “如果我是你,我觉得应该先做另一件事。”

    “什么事?”

    “就是…………”

    这时,张燕丰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局里打来的,张燕丰先示意周泽等会儿说,他先接了电话,

    听着听着,

    他的脸色当即大变,挂断电话后,有些失神地看着周泽。

    “怎么咧?”老道问道。

    “白天我和你抓的两个嫌疑犯,年纪大的,自己咬舌自尽了。

    年纪小的也企图吞异物自杀,还好被发现得及时,没死成。”

    周泽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你刚要说什么?”张燕丰问道。

    “说让你考虑加派人手,保护好被抓的两个人;

    唔,

    现在已经没意义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