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263章 枕头下面的戒指

第263章 枕头下面的戒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程墨安去洗澡,陆轻晚拿起手机查看短信和微信。

    球儿:“临时演员已经找到,我们跟当地协商了一下,时间会控制在九点前,希望一切顺利!阿门!”

    陆轻晚打开包包,翻出文件确认,在计划之内。

    翻看剧组群聊天记录,除了庄慕南,其他人都挺活跃,就连一向走高冷路线的田野都被带动了节奏发搞笑图片。

    嗡嗡,庄慕南私戳了陆轻晚,“几点的航班?”

    陆轻晚嘬嘬嘴唇,面对庄慕南她真心蛋疼的很,“正好是你们拍戏的时候,回来就去探班。”

    捂着手机冷静十秒,好在庄慕南没有再回复,要不她压根没词儿回复。

    往下拉列表,孟西洲半个小时前给她发了消息,

    “娘子,你晚上跟程二大爷一起住?”

    “你别看他平时对你温柔的什么什么似的,关键时刻不一定什么样呢!你关好门!反锁!”

    “要不要我去救你?我怕你明天没力气上飞机,喂,说话!”

    陆轻晚挠头,你大爷的孟西洲,脑袋里都是什么玩意儿,程墨安是那种人吗?她试过了,不管她怎么作,怎么撩,怎么使坏,只要她不松口,程墨安绝对不用强。

    能扛得住她这种撩拨,足见程墨安是实打实的君子,就算聚少离多,外面的莺莺燕燕也不会给她绿帽子。

    而且呢……陆轻晚苦笑,她这么作,说白了不就是自卑吗?

    不管外人怎么夸奖她娃娃脸显年轻,如何错以为她是个纯情大学生,但她知道,她不是了……她不止失去了贞洁,还生过孩子。

    程墨安如果知道她不堪的过去,还能接受她吗?

    洁癖到骨子里、一点血迹灰尘都嫌刺眼、永远保持着国王般气质的他啊……能接受她的隐瞒吗?

    他给她买了那么多粉色系东西,打心底认定她是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吧?若是他知道她早已在六年前就被人睡了,会不会转身就走?

    认识程墨安之前,她从未因为当年的情事后悔过,可现在她很希望时间可以倒流,抹掉那个迷乱的长夜,那个在她潜意识里强悍如猛虎的身影。

    突然好害怕。

    锤了几下乱糟糟的脑袋,陆轻晚回复,“春宵一刻值千金,别打扰老娘!”

    继续往下拉列表,陆轻晚的指尖颤了颤,姓周的居然给她发了微信?

    “小丸子,我提醒过你,对我要忠诚。”

    陆轻晚咬咬手指关节,憋着一肚子的火儿全部发泄给他,“忠诚你妹!你当年就不该救我,救了我就不要威胁我!自己没本事让我喜欢竟然玩儿自残,好啊,你再玩儿一次!我捧着花生米看你血肉横飞剔骨割肉!还有,我告诉你姓周的,你不要以为我怕你,有本事你弄死我啊!弄不死我就特么消停点!”

    火气好大,想吃冰镇西瓜。

    何止程墨安,她也快要憋炸了。

    尼玛,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陆轻晚咽不下这口气,给西河发了个消息,“滚出来!姓周的最近怎么了?”

    西河的反应比她想象的快,一会儿给她发了两张图,一张是废墟,一张是周公子上了私人飞机。

    咦?这个废墟不就是绑架她的地方吗?怎么被炸成这副鸟样了?

    西河:“程墨安炸了老板的巢穴,你想想后果吧。”

    陆轻晚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程墨安太爷们了,挫败姓周的,干得漂亮!!

    没想到啊没想到,程墨安不染纤尘的手,竟然也能下让人热血沸腾的猛料,好开心好爽好解气!

    正嘎嘎嘎偷笑,床忽然被压陷了一块,接着背后贴上来一个凉凉的发热物体,圈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拉入了怀抱。

    陆轻晚关掉屏幕,口干舌燥的吞口水,“你洗好了?”

    程墨安夺走了她的手机,随手往身后一抛,只听到叮当一声,不知道掉到了哪个角落。

    陆轻晚:“……”

    好好好大的火气,总裁大人该不会真的憋出问题要体罚她吧?

    程墨安穿了一身夏季的真丝睡衣,料子轻薄柔软,腿蹭到她的腿,裤管滑到了上面,肌肤和她贴合,“嗯,为了不拿你败火,洗的有点久了。”

    陆轻晚咬着手指头不敢乱说话,怪不得后背凉凉的呢,原来他洗的凉水澡。

    “咳咳!你炸了周公子的房子啊?”

    程墨安亲吻她的后颈,唇瓣如火般将她点燃,焚烧,沿着肌肤不断往下延伸犯罪范围,“嗯。”

    陆轻晚被他亲吻的浑身战栗,脚丫摩挲着找到他的,用力踩!

    可是男人纹丝不动,任凭她如何作妖,照样不耽误唇齿的动静,钢牙咬着她的睡衣领子,扯松领口往下拉。

    “是不是因为我跟你说以前我跟他以身……嘶!又咬我!”

    果然如此!大醋王不是盖的,惹不起惹不起,如果她再多说一点,是不是姓周的命都要搭上?

    程墨安沙哑着嗓子,大手游入她的睡裙,捏揉她腰上的软软小肉,“在我的床上,你确定要讨论别的男人?”

    陆轻晚给嘴巴拉上拉链,不能作死不能作死,“没有没有!我的礼物呢!到现在也没给我!”

    程墨安嘴巴松开她的后背,看到端端正正摆在那边的枕头,皱起了英眉,她竟然没用枕头?

    这丫头……真让他伤透脑筋。

    无奈,程墨安只好托着她的腰肢将人拔高一些,惩罚般把她的头抛到枕头上。

    “呀!”

    陆轻晚脑袋闷闷的被什么坚硬的物体给咯到了,她揉揉后脑勺,“喂!程墨安你用的什么枕头啊!”

    程墨安单臂撑床,侧躺着俯视她抱怨的表情,“钻石。”

    陆轻晚白了他一眼,伸手摸枕头下面,“咦?怎么有个小盒子?”

    程墨安默默的扶额,同一个套路不一定适合所有人。

    “额……戒指?程墨安你要送我戒指?”

    求婚吗?!!!!

    陆轻晚捏起闪闪发光的银环小粉钻,钻石克拉数不大,可是切割完美精巧绝伦,而且戒指的底座一看就价值连城,乍看不起眼,研究一下吓尿!

    意大利工艺打造的限量款purelove系列女戒,都说物以稀为贵,那么定制款全球只有一枚,绝对不会撞衫,据说要注册护照编号。

    程墨安圈着她的腰肢,将纤瘦的女孩紧紧拥入胸膛,若不是有骨骼他真能将她嵌入自己体内,“对你来说可能有点早,但我等不及了,我怕再不圈住你,即使没有周公子,还有王公子张公子,你我聚少离多,你身边又有各种风格的年轻男星,每次你离开我,我都担心你不会再回来。”

    陆轻晚眼眶热热,鼻子很酸,她搓搓鼻尖儿,“那……你什么意思呢?”

    程墨安抵着她的额头,口中的薄荷香喷满了她的呼吸,“证明你是我的私人所有物。”

    这是求婚呢?还是……啥呢?

    没等陆轻晚说话,程墨安咬住了她的鼻子,然后道,“晚晚,你这么年轻可爱独立,还生了一张让人忍不住想保护的脸,我真怕你看不上我。”

    啊?!我的总裁大人啊, 此话怎讲?

    “不不,不是这样的程墨安,我没爹没骂,外公不认我,舅舅一家想害死我,事业刚起步连连受挫,没钱没背景没人脉,我怕你看不上我!”

    哭泣!狠狠的哭泣!

    “我曾经做了一些事,或许超越了你的底线,你能原谅我吗?”程墨安的嗓子好像被烟熏伤了,嘶哑的有坼裂感。

    陆轻晚心里暗暗自嘲,你能做什么错事?无非采采野花,儿子都有了她还看不出来吗?

    可她不同。

    “那我呢,如果我曾经做了超越你底线的事,你能接受我吗?”

    “能。在你这里,我没有底线。”程墨安臂膀温柔又强势的板正她的身子,一个翻身跃到上面,怕压疼她,跪下来撑起了身体,被子高高隆起,遮住了两个人。

    陆轻晚攀爬他的小臂,握了握,“我不是virgin……”

    狠下心,陆轻晚说出了让自己如鲠在喉的真相,牟足的勇气在说出单词后一泻千里,软软的别开头不敢再看来自上方的灼热眼光。

    心一阵刺疼,程墨安真想一圈打死自己,当年他的确太不是人了。

    “我……”想说我知道,舌尖一转,他说,“那又怎么样?”

    陆轻晚笑,薄薄的脸已经红透,“我挺贱的,不止这样,还……唔!”

    程墨安捧着她后脑勺,抵死吻住她的嘴唇,要把她整个吞到肚子里,这张胡说八道的嘴,他真想彻底的封锁起来。

    他的掌中明珠,怎么能被这样的词汇污蔑!

    长发揉成了乱糟糟的一团麻,整洁的床单在纠缠中被搓成了一摊破布,被子也不翼而飞,直到她发出断断续续的求饶呜咽,那侵占着她嘴唇的牙齿才罢休。

    陆轻晚快要断气,胸脯剧烈起伏,特么,接个吻居然差点没命,程墨安你是不是怪物?

    “再用类似的字眼形容你自己,下次别怪我霸王硬上弓,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让你在我怀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霍!

    陆轻晚第一次看到程墨安暴怒,他好像出离了理智,变成了战斗的狮子,目光因为刚才的激动和愤怒而猩红。

    陆轻晚懵了,“我……也没说什么啊。”

    程墨安翻身下来,抓起她放置在旁边,从地上捡起被子,床单已经报废了,先凑合一晚上吧,“我真想……打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