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249章 晚晚坦白和周公子的过去

第249章 晚晚坦白和周公子的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鲨、鲨鱼?

    有着“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定位的八爪,这一次头脑异常的好用,他战战兢兢指着容器中的致命液体,嘴巴哆嗦,“老板,难道跟小丸子有关?”

    他们给陆轻晚的外号是鲨鱼小丸子,看起来乖萌可爱无公害,实际上狂拽酷炫手段辣!

    老板竟然特意用鲨鱼命名,可见跟她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越往下面想,八爪的脊背越凉。

    周公子撩了撩薄削的凉唇,妖治的紫瞳半眯,软软的歪入了破旧房间唯一的沙发,“唔……巧合。”

    巧合?

    为什么他更冷更惊恐了?老板这种扣门到连一声“你好”都不舍得送人的顶级吝啬鬼,居然把精心炼制的毒药送给小丸子,怎么可能只是巧合?

    打死也不信!

    ……

    陆轻晚缓缓的阖上水眸,睫毛因为心情的忐忑而微微颤抖,或许有那么一会儿,她连呼吸都忘了,手机“叮”落回桌子,圈住她的那双手停在她锁骨处。

    性感沙哑的嗓音蛊惑她的耳朵,“发生什么事了?”

    陆轻晚恍恍惚惚的抬起了脑袋,一下子就看到了程墨安那双分外深邃温柔的眼睛,方才还波澜起伏的内心瞬间被抚平了,“就是……你见过的那个紫色眼睛的怪物。”

    京都荒僻郊外的打斗场景清晰如昨,紫色眼眸和利落阴狠的招数好像还能捕捉到,不光陆轻晚,程墨安也想起了周姓男人。

    他并非单纯的阴狠,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气,那邪气渗透了骨髓血液,甚至可能融入灵魂。

    遍地点火的男人没有再继续,把撩逗转为安抚和保护,“晚晚,把一切都告诉我。”

    一字一句,他语气严肃的近乎命令,她要是敢不说实话,他可能下一秒就会动用十八大酷刑,当然,程先生不会把她怎么样。

    陆轻晚抿着唇,做了好几分钟的思想斗争,程墨安不缺钱,有背景,实力超群,和姓周的变态有的一拼,这一点她没什么好顾忌的。

    可是姓周的家伙不按常理出牌,程墨安又是堂堂正正的君子,两人真要交锋的话,陆轻晚怕他吃亏。

    “晚晚,你和周先生有什么渊源?或许你被他握住了什么把柄,不要怕,全部告诉我。”

    周先生?

    都打成那样了居然还叫人家周先生,程总你果然是是个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绅士。

    “我长话短说。”

    明显瞒不住了,那就坦白吧!

    ……

    陆轻晚抱了个大大的靠枕在怀里,下巴压在上面,将抱枕压了个坑,埋入了小半张脸。

    程墨安坐在她对面,长指自然的交织,手肘压在膝盖上,睿智的眼神不锋利,满满温柔和疼爱。

    陆轻晚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水,“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心虚。”

    程墨安点了点下颌,但目光依然没有移开,不过同样拿了个抱枕在怀里,身上的霸气弱化了,像个青涩好欺负的小奶狗。

    咳咳咳!

    陆轻晚你丫个色狼,这种时候在想什么鬼东西!

    可是他真的好帅好萌好像欺负一下啊!啊!

    言归正传,陆轻晚那一五一十交代,“我十九岁那年,因为得罪了某些组织的人,被追杀。”

    程墨安蹙眉,不允许她含糊其辞,“什么组织?你舅舅的人吧?”

    呃……干嘛这么聪明,不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吗?

    好吧!

    陆轻晚只好承认,“没错,就是他。你也许知道,其实噶光影传媒是我父亲名下的资产,我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但父亲去世时我还想,股权就让渡给了我舅舅,为了永远占据光影,我舅舅想杀了我。”

    程墨安做了个“我都明白,这么解释就可以”的表情,示意她继续往核心说。

    这一点,即便陆轻晚不说,程墨安在调查过程中也发现了,欧阳振华业内的口碑一向不是很好,光影的管理权都是为人津津乐道。

    像光影这种规模的中型影视公司在滨城有几百家,程墨安从未留意过,但在决定了解陆轻晚之后,他短短三天就摸透了光影。

    外表看,光鲜亮丽势头猛,实际上,光影从前年的经济危机之后,一直没能真正站起来。

    藏起眸子里的讳莫如深,程墨安继续聆听小女子的坦白。

    “那天我受了伤。”

    忽略掉那晚的滂沱大雨,也不说当时的激战九死一生,更不敢让他知道自己如何在泥泞和血泊中挣扎,陆轻晚简单概述了结果。

    程墨安的一道眉头轻轻抬高,细微到不易察觉,“嗯。”

    “要不是他,我肯定会暴尸荒野,所以周公子是我的救命跟人。”

    陆轻晚翻白眼儿望天花板,救命恩人四个字儿她几乎在咬牙切齿,真希望有个形容恩人的贬义词!

    明白了程墨安“原来如此”的眼神,陆轻晚憋屈的咧咧嘴角,“所以……姓周的很变态很无耻很恶心人,这些都无法改变他是我救命恩人的事实,没有他,我早就是一个亡魂。”

    不然她何以那么纠结难过进退维谷呢?

    以她的个性,要杀就杀要刮就刮,谁跟谁瞎比比?

    “所以,你以身相许了?”

    须臾,也不知道程墨安的脑回路是如何运行的,问了个超级无敌犀利的问题!

    “咳咳咳咳!”陆轻晚极富有节奏感的狂咳嗽一串儿,心虚和紧张让她迅速脸红,手指头戳沙发,戳膝盖。

    “看来我猜对了。”

    不需要她的确认,程墨安可以想见周公子索要的代价,只是苦了他的女孩,在异国他乡求生,在无助至极遇到了那种人,因为被人接了性命,便被迫答应了不平等条约。

    该有多委屈多难过?

    陆轻晚两只浑圆大眼睛滴溜溜看他,“你在脑补什么?”

    看他的样子似乎想象了一出少女被胁迫、万念俱灰,随便抱住什么人都托付终身的大戏!

    程墨安坐过去,手掌拍拍她的脑袋,“答应了也没关系,我帮你毁约。”

    陆轻晚心里哗啦啦,被保护的感觉真好!幸福到泪奔。

    “可是他不要钱啊!”陆轻晚脱口而出。

    周公子抠门的连个精装修房子都不舍得租,可他其实并不缺钱,不然哪儿来的私人飞机私人火药库私人游艇私人保镖私人杀手私人研究所私人……

    总而言之,周公子那货灰常灰常的有钱!

    程墨安洞若观火的微微一笑,“你觉得我会给他钱?”

    “哈?”

    “显然他不是金钱可以摆平的对手,我更没准备白送钱给他,毕竟我有老婆孩子要养。”

    大哥,你一脸骄傲的微笑是什么意思?虽然被你抱着,可人家没答应当你老婆好不好?

    嗯……看在你很帅的份儿上,不跟你计较辣么多!

    “所以勒?”

    陆轻晚不懂了,她说出自己以身相许周公子,程墨安不该心痛难过吗?不该遗憾一下吗?为什么他如此、如此的淡定?

    程墨安道,“这位周公子有两个得力助手,就是上次见的西河、八爪,是吗?”

    陆轻晚同志,“嗯。”

    “周先生小气吝啬,我不一样,凡是我要用的人,金钱方面从不手软,西河也好,八爪也好,都可以为我所用。”

    程墨安说话总是很平淡,又总是稳操胜券,陆轻晚看痴了。

    这一看,不知道不觉就是五分钟。

    “你要挖空他的人脉资源?”

    “不需要全部,一部分就好。念在他是你恩人的份儿上,我会留几个帮他处理烂摊子。”程墨安刮了刮她的鼻梁。

    陆轻晚语塞了。

    “这么简单的小事,你还准备瞒我多久?你以为我承担不了吗?轻晚,你是多看不起我呢?嗯?”

    程墨安一句一问,把自己的实力、辩白、不服和讨伐一并说清楚,他的责备如此细腻温和,听的人既不好意思又不会太惭愧。

    陆轻晚的八级大地震,对他不过是蹦蹦床弹了弹,不是一个级别啊我的天!

    “你不生气?不介意?”

    我承诺嫁给他啊知道吗?

    “当时的情景你是逼不得已,我理解。没什么可生气的,也不介意,要说生气,只能气我自己不争气,那天救你的人为什么不是我?”

    程墨安的蚀骨温柔啊,真要把陆轻晚的心肝儿都煮沸了!

    陆轻晚一个深吻盖住了他的唇,将所有感谢和感动都埋在唇齿之间,用肌肤之热传递了满腹崇拜!

    太爱他了!天崩地裂冬雷滚滚江水为竭都不变心!

    程墨安一把将陆轻晚掀翻在身\下,以优越的姿势攻陷她的唇齿和脖颈。

    是否这些地方也曾被别人饕餮?是否……

    类似的念头刚刚出来,程墨安就想杀人!

    完全不同以往的温柔,他的吻近乎惩罚残暴,每一次都让她疼的想呲牙,从下巴到锁骨,再到胸口,每一寸被他滚烫过的皮肤都在隐隐作痛。

    而且,陆轻晚发现脖子里草莓种满了!

    “抱歉,弄疼你了。”

    情迷意乱之后,程墨安的理智艰难的回到脑子里,温柔的帮陆轻晚拉上睡衣的领子,盖住他亲口制造的犯罪现场。

    陆轻晚反而抱住他的脖子,又附送了甜甜一吻,“坏死了!不过我喜欢!嘿嘿!”

    程墨安懊恼的给自己的腿来了一拳,喜欢?

    既然如此,刚才他应该直接办了她。

    该死的失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