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846章 来啊,造作啊

第846章 来啊,造作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表哥?”

    是的,这位领带松松垮垮,白色衬衣皱巴巴的男人,就是欧阳胜宇。

    好久不见了啊。

    欧阳胜宇皮笑肉不笑,他身上有酒气,还没喝醉,“一个人来的?”

    他靠着卫生间的墙,摸到了烟盒,中华软盒的香烟,噙在嘴里,又摸到打火机,点燃,抽着。

    陆轻晚不喜欢他吐出来的烟草味道,“怎么?表哥有事儿?”

    明显不友好的语气,跟他没什么好说的。

    落魄的男人,在ktv借酒消愁,实在很渣,很屌丝!

    陆轻晚最瞧不起这种人。

    欧阳胜宇浪荡的表情,已经懒得做掩饰,他长臂横过两面墙的距离,将陆轻晚挡在里面,浓郁刺鼻的烟雾,喷在她脸上,“陆轻晚,看到我今天的样子,你很满意吧?嗯?!满意了吧!”

    他的怒骂,谴责,陆轻晚压根不在乎,“欧阳胜宇,你特么有今天,是你自己作死啊,跟我没关系,觉得冤枉委屈啊?去问白若夕啊,让她告诉你为什么。”

    陆轻晚凉凉的目光,凛冽若腊月的冰雪,对他,她再无怜悯。

    欧阳胜宇忽然卡住她的下颚,用力捏,“我不好过,你也别想舒服!陆轻晚,你这张脸,我真想……一刀一刀割开!”

    他说话时,燃烧的烟不断往她脸上靠近,准备在她脸上烫出几个坑。

    陆轻晚扬起嘴角,一点不畏惧,反而觉得可悲,可笑,她盯着猩红的烟头,慢慢儿笑,“是么?那……来啊!”

    话音结束,陆轻晚忽然上去,反手控制住了欧阳胜宇的手腕,只听到“咔嚓”一声,一条手臂被卸了!

    “啊!”

    欧阳胜宇手臂脱臼,疼的干嚎。

    陆轻晚眼神更冷,扼住他另外一条手臂,同样的弧度,“咔嚓!”

    欧阳胜宇两条手臂全部脱臼,傻傻的耷拉下来。

    他疼的面部抽搐,冷汗很快就爬上了额头。

    陆轻晚环臂,笑,“表哥,还想毁掉我的脸吗?要不要我教你怎么做?”

    欧阳胜宇惊恐瞪大眼睛,“你……你干什么陆轻晚!住手,我让你住手,停下!停下来!”

    停下?呵呵哒!

    陆轻晚捏起掉地上的香烟,吹了吹,将火苗吹的更红,然后审视欧阳胜宇那张狼狈的脸,“外公的高颜值,给你可惜!”

    然后,陆轻晚忽地抬手!

    “啊!!”

    欧阳胜宇怕的尖叫哀嚎,声音震动了卫生间。

    陆轻晚笑靥如花,“表哥,注意点身份,你好歹是光影的大少爷呢,虽然没有股份,没有职位,至少你可以啃老啊!”

    欧阳胜宇慌乱的睁开眼,看到陆轻晚得意洋洋的笑脸,“你……你……”

    “你身上,只有脸还稍微像外公一点,所以我不会弄坏它,但是不代表我会手软!”

    “啊!!!!”

    这次,欧阳胜宇叫的声音更大,因为陆轻晚的烟头,烫到了他的手心。

    把他手心当烟灰缸,摁灭了烟蒂。

    搞定后,陆轻晚拍拍手,“这是对你的提醒,下次看到我躲着点,更不要试图挑衅我的耐心,你知道的,我脾气很差。”

    欧阳胜宇双臂刺疼,手心烫过的地方更是疼的他难以忍受,一身的冷汗,话都说不齐全,“陆、陆……”

    “想让我给你装回去吗?”陆轻晚撘眼看他的手臂。

    欧阳胜宇躲闪,“不、不用。”

    这个死丫头,贱人!

    陆轻晚舒活舒活手腕,“还是给你装回去吧,谁让你是我表哥呢,对不?”

    接着,她手臂一抬,“咔嚓”“咔嚓”,欧阳胜宇的手臂复原。

    欧阳胜宇疼的嚎叫,声音沙哑干涩,双腿剧烈颤抖,狼狈的像个乞丐。

    好好的人,怎么弄成这个死样子?哎……下辈子还是不要做人了。

    复原了他双臂,陆轻晚冷下脸,面上的冷是对他的绝望,对那个家的绝望,“你走吧。”

    欧阳胜宇膝盖一软,经过刚才的几番折磨,他的气力快要被抽空,走路的姿势摇摇欲坠,贴着墙离开卫生间门。

    他走后,陆轻晚目光扫过走廊,看到几颗好奇的脑袋。

    她淑女的撩了下披肩黑长发,露出清纯动人的笑容,“嗨!”

    嗖!

    那些好奇脑袋全缩了回去。

    没劲,既然看热闹,就该拿出点勇气啊。

    教训了欧阳胜宇,陆轻晚心情更轻快,然后颠颠的去了包间。

    绍雨晗和田甜正在合唱《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陆轻晚咳咳,“塑料姐妹花,你们才认识几天,不要一副很熟的样子。”

    接着,田甜点了《时间煮雨》,“陆总,我们一起唱啊!”

    陆轻晚歪头,“妹砸,你是要把塑料姐妹演绎到底吗?”

    绍雨晗切了歌,屏幕上跳出来《容易受伤的女人》,悲情的粤语歌曲,光是前奏就足够伤感的,何况这个歌名。

    “算了算了,你们俩点的都是什么歌,我来!”

    伤心的人不能听情歌,不然会带入的,然后就觉得自己很可怜,很悲惨,全世界都不爱自己了。

    哎!

    陆轻晚点了一首《精忠报国》,豪气的吼了一嗓子,“狼烟起,江山北望……”

    绍雨晗:“……”

    田甜眨了眨眼,“陆总,这个会不会太……爷们?”

    “多好啊,保家卫国!好吧,再换一个。”

    于是,陆轻晚选了一首军歌,《团结就是力量》。

    田甜捂脸,“陆总,你会不会唱歌?”

    能不能点个正常点的啊?

    陆轻晚郁闷,“唱歌不就是图个开心吗?管她好不好听呢,喏,这个总可以了吧?”

    屏幕上是网络红歌。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

    陆轻晚开始唱,不光唱,还在比划,举起小拳拳。

    额?

    啊!!!

    好萌好可爱!

    田甜眼睛变成了桃心。

    陆轻晚眼睛一弯,继续喵喵喵,“有时候我懒得像只猫,脾气不好时又张牙舞爪……”

    绍雨晗握着话筒,看着欢蹦乱跳的猫猫女孩陆轻晚,分裂了。

    陆总啊啊啊啊!!!

    受不鸟,实在受不了啦!!

    田甜果断录了视频,发到了风华群里。

    喵喵完,三个人就彻底放飞了自我。

    在ktv各种鬼哭狼嚎。

    “给你们唱歌最经典的哈,特别特别的……风……骚哈哈哈,来,注意啊,前方高能!”

    绍雨晗打了个响指,然后伴奏里出现了《痒》。

    女人走到小舞台上,粉红色光线投下,笼罩着她一袭雪纺连衣裙,女孩喝了啤酒,眼神迷离性感,高高鼻梁,粉嫩的唇,长长的睫毛如飞雪覆了眼睑。

    真漂亮啊。

    陆轻晚心里想。

    “她是悠悠一抹斜阳,多想多想有谁懂得欣赏……”

    陆轻晚和田甜在下面捣乱,“浪起来!浪起来!”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啊……痒……”

    搔首弄姿抚胸提臀的女孩子,真是温柔内敛的绍雨晗吗????

    内心的邪恶小宇宙被激发出来了吗?

    田甜塞进嘴巴里的西瓜忘记咀嚼,楞呆呆欣赏绍雨晗妖娆的身段儿,老娘亲奶奶啊,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温柔内敛自卑小心翼翼容易脸红的女孩吗?

    她完全是玛丽莲梦露本身了好不好!

    陆轻晚也快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所以……费子路的眼光真的很毒,绍雨晗可不是一般般的女孩子,人家是强大的潜力股。

    唱完,绍雨晗一摸大腿,“说,我美不美?”

    “美美美美!你最美!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

    “你是悠悠一抹斜阳!”

    “多想多想把你抱到床上!!”

    最后一句是陆轻晚说的,还比出了要扑倒绍雨晗的动作。

    三个人在包厢打成一片。

    帝景豪庭。

    孟西洲一脸的苦大仇恨,简直想把坐在对面的程墨安给吃了。

    “程二爷,你真狠!”

    程墨安无辜道,“骂我?”

    “是……不对,不是!我的核心意思是,你忍心看我和心爱的女人劳燕分飞,你忍心看着我每天茶饭不思吗?咱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兄弟,这是什么样的深情厚谊?铁打的兄弟啊!你真的不想让我获得幸福?”

    他下班就马不停蹄赶过来找他指点迷津,程墨安倒好,跟稳坐钓鱼台的姜太公似的,捏着黑子,跟大哥对弈。

    再看程大哥,也是淡定的如同老和尚,只有孟西洲上窜下跳。

    程思安笑道,“西洲,你这么喜欢她,怎么不去她家里找?”

    “我去了啊大哥,可是她人不在家,电话没人接,她跟医院请了十天的假,大哥你是军人,要不要给我一批特种兵找找去?或者你……联系公安系统,把雨蒙的身份证信息调出来,至少让我知道她去哪儿了啊!”

    孟西洲快哭了。

    程思安见他心急成这样,没办法像二弟那么淡定了,“西洲,你连自己喜欢的女人,平时喜欢去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还说喜欢?每个人呢,都有属于自己的疗伤地点,受伤的时候回去躲起来,不想被人打扰。”

    程墨安抬眉,“但是他们会希望,被人发现,尤其是在乎的人,给他们一个及时的拥抱。”

    ——

    刘大夫: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么笨的男人?感觉快要不爱了,给他一个小时,再不来绝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