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53章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舅舅

第753章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舅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接到电话时,白若夕和欧阳胜宇还在景区散步。

    有了昨夜最亲密的接触,两人的关系更为亲热。

    所以欧阳胜宇没对白若夕隐瞒,“爷爷知道清清的事了,他现在很生气,我得回去一趟。”

    白若夕担忧道,“爷爷?我跟你一起去吧!”

    她喊的这声爷爷,是故意让欧阳胜宇听的,要的就是他感动!

    欧阳胜宇果然感动了,“老婆,你真好,爷爷他死活不肯接受你嫁给我,你还这么关心他,要是爷爷知道你这么善良,他肯定后悔。”

    白若夕心里一道凌厉!

    难怪啊!

    她多次明示暗示欧阳胜宇,想去他家看看,都被他拒绝了。

    原来是死老头不肯接受她!

    “胜宇,让我见一见爷爷好不好?我想当年跟他解释,他对我有误会,我都理解的,毕竟我以前……你让我去吧,我想跟爷爷聊聊。”

    被她无骨的小手儿握着,欧阳胜宇的心快要化掉,“我试试吧,但是爷爷身体不好,不能刺激他,你看着他的脸色。”

    该死!她的计划,因为一个半死不死的老头子耽误了。

    “嗯!我有分寸的,再说,我和外公一起生活,老人家的脾气还不懂嘛?”

    “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女人,若夕。”

    ……

    面前的欧阳清清,躺在病床上。

    身上插着几个管子,需要靠氧气维持呼吸。

    只有显示屏上的心跳频率,证明她还活着。

    欧阳敬亭双手颤巍巍的想要去摸一摸,那张被一层层白纱布覆盖的脸,可是他发现自己经历那么多杀伐的手,竟然没有勇气。

    老人家心力交瘁,“清清……你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

    王敏芝压抑的哭,每次看到女儿这样,她就觉得人生要被毁灭掉。

    她的女儿,她最心疼的女儿,居然成了这幅样子。

    欧阳振华餐搀扶父亲,“爸,清清还会醒过来,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等清清醒了,还能喊你爷爷,医生说她只是暂时昏迷。”

    欧阳敬亭无声的将手放低,握了握欧阳清清的手,“孩子,是我们的纵容害了你。”

    他没有哭,可是每一次的呼吸,沉闷的鼻腔,都在阐述着他的悲痛。

    他这一生,中年丧女,晚年丧妻,走到人生的尽头,又要承受这样的悲痛,命运在他身上打下的烙印,实在太深重。

    罢了,罢了。

    这辈子总该到头的,或许……也是该到头了。

    欧阳敬亭平静的听完医生解释病情,心里的万丈波澜,一点点平息。

    他曾经为儿女做打算,为子孙做打算,到头来,一切都在颠覆计划。

    渔歌的死,他看清楚了金钱的罪恶,本性的可怕,他始终不曾把欧阳集团交给儿子,是他的不信任,也是保护。

    可他躲避了几十年,还是被命运之剑刺穿了心口。

    儿女自有儿孙福,不为儿女做远忧。

    这才是最大的智慧。

    “就这样吧,你们都出去,让我安静的跟清清待一会儿。”

    屏退了所有人,欧阳敬亭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看着欧阳清清。

    她的脸被覆盖,只有紧闭的眼睛可以看到。

    欧阳敬亭帮她掖好被子,安静的看她入眠,好像她婴儿时期,他坐在阳台,轻轻晃着婴儿床,嘴巴里唱着并不擅长的摇篮曲,“清清乖,清清睡,清清是爷爷的小宝贝……”

    此时此境,他想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初夏,阳光温暖的洒满了庭院,他还没有这么老,她还是个小娃娃。

    后来,她学会说话,含混不清的喊他,“也也、也也……”把二声调的爷喊成了三声,声音很软很甜,像猫儿。

    他的清清长大了,漂亮又高挑。

    时光一转,他看到欧阳清清的叛逆、任性、蛮横,他生气,却不忍责怪。

    一桩桩往事,以碎片的形式拼成了完整的记忆。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失败的爷爷,他没有给欧阳清清端正的品行。

    千万的错,错在他。

    欧阳敬亭苦苦的笑,“可惜,我再也没有下一个十年,来教你怎么做人了。”

    ……

    欧阳胜宇和白若夕到医院,被拦在了门外。

    “胜宇, 别进去,你爷爷现在谁也不见。”

    说完这话,欧阳振华看到儿子和白若夕十指紧扣,两人如胶似漆的样子,可不是一对热恋情侣吗?

    王敏芝没想到儿子会带她来,一时急了,“胜宇,你糊涂!明知道你爷爷不喜欢……”她咽了一口气,“你们先去旁边等着吧,不要惹爷爷生气。”

    欧阳胜宇不敢忤逆,爷爷第一,他在家里有绝对的话语权,“妈,我只是想让若夕跟爷爷谈一谈,改变爷爷的看法。”

    王敏芝对白若夕的成见,打那次在病房看到她对清清的关切,已经消弭了大半,此时更多的是欣赏,儿子跟她在一起,其实也不错,只是公公不肯,她不能强点头。

    白若夕得体的颔首问好,“伯父,伯母,对不起,给你们带来的困扰,我真的很抱歉,既然爷爷不喜欢见我,那我……就不进去了,请照顾好爷爷,爷爷年纪大了,好多细节都要注意。”

    欧阳振华跟白若夕没什么交集,但看她白净漂亮,说话温柔在板,实在说得上满意了,便点头道,“嗯,你也别太有压力,你和胜宇的事,我们不反对。”

    这样的承诺,白若夕自然是开心的,“谢谢伯父,您真好,胜宇常说您是个慈祥的父亲,您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被人夸,欧阳振华淡然喜不自胜,何况这位是他的准儿媳妇,将来成为一家人,有个懂事的儿媳,当然好。

    ……

    公司放假,陆亦琛留在家里陪伴外公。

    冯伯臣也在欧阳公馆。

    陆轻晚带neil来看望外公,小宝贝进门就蹬蹬蹬蹬自己上楼去找曾外公去了。

    楼下,王敏芝和欧阳振华心虚的苦笑,“晚晚,来看外公?”

    陆轻晚将买的礼品交给佣人,“外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嗯,你外公都知道了,去医院看了清清,回来后人消沉了不少。”欧阳振华也没给自己辩解。

    陆亦琛问过医生,外公现在的确是风烛残年,有了清清的打击,再也不能承受任何压力。

    “姐,让外公好好的过完新年。”

    或者,没有下一次了。

    “嗯。”

    ……

    neil趴在老爷子轮椅旁,肉嘟嘟的手抱着ipad,他给金鱼录了视频,金鱼在里面游来游去,好不惬意。

    “曾外公,你看你看,这个是我,这个是你!我在追你!!”

    浴缸里,金色的鱼在前面,红色的在后面,你追我赶,像玩伴。

    老爷子看着眉眼尽是笑,“曾外公老了,跑不动咯。”

    “啊,我被你追上啦!追上啦!”

    “哈哈!”老爷子笑起来,拍拍小孩子的脑袋,“你这个活宝啊,真会哄老头子开心,”

    neil又把每个金鱼代表的亲人介绍了一遍,尤其盯着“舅舅”不放,“曾外公,我舅舅可坏了,我们滑雪的时候,他居然跟我比赛,还使诈。”

    欧阳敬亭长长的哦,“原来这样啊,可是宝贝,金鱼会死啊。”

    多不吉利。

    neil没想过那个问题,“嗯……”

    “不过没关系的,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他们很快就会忘记死去的同伴,你再买一条放进去就好了。”

    neil不开心的皱巴了小脸儿。

    “大外甥,打小报告不是好习惯哦!”

    在门外听墙根的陆亦琛,不忍心再让那个把悲伤的话题继续,推门打断了。

    “舅舅!”neil开心的弯着眼睛。

    陆亦琛在后面捏她小耳朵,耳朵真软啊,软乎乎的,肉嘟嘟的,“叫这么甜?刚才是谁说我坏话呢?哈?”

    neil抿唇,“曾外公,舅舅欺负我!”

    “我的天,还会告状了。不得了啊!”

    neil又不服气的拿出手机,点开了红包记录,“曾外公你看,舅舅骗我的钱!”

    陆亦琛醉了,“大外甥,不带这么玩儿的!!”

    老爷子板下脸来,“小琛,你都多大了,连neil都骗?给他发二十个红包!”

    “二十个?外公???”陆亦琛内心是拒绝的啊!!

    “发不发?”

    陆亦琛心疼死了,“好好好,发。”

    neil稚嫩的小脸儿高高上扬,欣赏他欲死不活的表情,“谢谢舅舅啦!”

    陆亦琛:“……呵呵。”

    他编辑了二十个红包,内容如下:“臭小子舅舅白疼你了你个白眼狼舅舅心痛死了”

    每个字二百块。

    呜呜呜呜,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