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705章 人格分裂粉红小猪妹

第705章 人格分裂粉红小猪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亦琛懵了懵,他完全忽略了生日这回事,大男人哪儿有心情计较那些,他满心都是外公的身体,还有公司的一摊子烂事,最近家里鸡飞狗跳的,欧阳清清在医院是死是活还不确定,他完全没往生日上面联想。

    陆轻晚和程墨安早就想给他举办生日宴会,可外公突然病重大,也就没正式提上日程。

    但欧阳敬亭不从,小琛如今20岁整了,以后不再是十几岁的孩子,整数的年岁,应该庆贺的。

    于是便有了今晚的这场安排。

    利用时差,把生日转移到美国,既避开了不必要的商业应酬,又能一家人团圆。

    “我……生日?”

    太惊喜,太开心,导致陆亦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望着蛋糕,上面插着数字“20”,是的,他整整20岁了。

    陆轻晚看他惊喜的楞在那边,上去一把抱住弟弟的肩膀,小琛长高了,现在已经接近了一米八,再长几年突破一米八应该不难的,如今再抱,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轻松。

    “生日快乐小琛,以后就是大小伙子了。”

    陆亦琛紧紧的环抱姐姐的肩膀,尚且稚嫩的脸埋在她肩窝,“姐,你终于干了件人事儿,姐,谢谢你。”

    小琛自小就懂事,比陆轻晚早慧,最不喜欢给姐姐添麻烦,也不像别人家的弟弟,屁大的事都麻烦家人,他不同,能自己做的一定会自己去努力。

    现在有了姐夫,他渐渐想去依赖,想找个靠山偶尔蹭一下,从姐姐和姐夫身上,陆亦琛找到了被保护的感觉,他真心喜欢。

    陆轻晚呸他,“会不会说人话?不会说我就上手揍了。”

    陆亦琛摸摸姐姐的脸,“老姐,别吃了,你看你脸圆的,再吃就成汤圆儿了。”

    晚晚气的踢他小腿,“臭小子!!”

    程墨安张开臂膀,“生日快乐,小琛。”

    陆亦琛戒备的后退,“姐夫,你突然这么热情我很不适应,非奸即盗,咱们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吧。”

    “你有什么值得我非奸即盗的?”程墨安长臂越过他的肩膀,把比自己瘦小一圈儿的陆亦琛抱入怀。

    陆亦琛想想,似乎也是,他不是女人,也不是土豪,于是就放心了,享受了被姐夫拥抱的滋味,别说,真的很不错诶!

    “姐夫,我二十岁了,不是小孩了,ok?”

    程墨安拍拍他的后背,松开,“不是小孩了,是个小伙子了,加油干!”

    他拍的力量加大,陆亦琛被他拍的往下蹲了几公分,“姐夫……好狠。”

    欧阳敬亭看几个年轻人相处的其乐融融,欣慰的多吃了几片清汤煮的青菜,“小琛,还不谢谢你姐夫?”

    陆亦琛揉揉被拍痛的肩膀,“谢什么?他刚才打我啊外公。”

    “你姐夫送你的车,你不该谢谢?”

    “哈??”

    所以,他在机场开走的玛莎拉蒂是姐夫送的生日礼物?

    程墨安神色从容,带着围裙依然不减霸道总裁的范儿,“说谢谢。”

    陆亦琛眼睛抽筋,“呵呵……谢姐夫,但是你在美国送我车,我一年开不了几次。要不,回国你再送我一台。”

    “没完没了啦!你刚回来那会儿,你姐夫不是送过你一台吗?开了不到三千公里吧?”

    陆亦琛挠头,“噢,我忘了。”

    程墨安笑道,“我车库的车,你喜欢哪个开走就是,钥匙都在你姐那里,问她要就行了。”

    听到前半句么,陆亦琛还是挺开心的,可是后半句呢,实在开心不起来了。

    “姐……”

    陆轻晚探头看门外,“怎么还没来啊?说好的八点到,路上应该不堵车啊。”

    小琛:“……”

    不带这么切换话题的吧?未免太生硬!

    neil蹦跶的跑过去,手里多了一个毛绒绒的玩具狗,“舅舅,送你的礼物。”

    被塞了个白绒绒的玩具狗,陆亦琛开心的又亲了下大外甥的脸蛋儿,“宝贝你真棒,舅舅超级喜欢你!”

    “我是笨蛋,我是笨蛋!”

    什么鬼!!

    陆亦琛刚才不小心按到了狗爪子,然后那只狗居然叫了,更可怕的是,自称笨蛋的声音居然是他自己???

    “别打我,别打我!”

    狗狗还在说话,依然是陆亦琛的声音。

    neil纯洁的黑曜石眸子眨巴眨巴,咯咯笑,“舅舅,这是一条半智能的狗,他会说很多话,你可以再试试。”

    陆亦琛好崩溃好受伤,“大外甥,你真的……是来坑我的。”

    “舅舅起床,舅舅起床!”

    嗯??

    陆亦琛眼睛一亮,居然是大外甥的奶音。

    他扯了下狗狗的耳朵,“小琛,你猜猜我是谁?没错,我就是全天下最美最可爱最温柔大方迷人的……你姐!”

    陆亦琛脖子生硬扭转向他亲姐,看到晚晚双手捧脸“开花”的表情,陆亦琛:“……”

    温柔大方?

    嗯,真温柔。

    “大外甥,这是谁弄的?”

    neil很不谦虚的挺直了小腰板,“我自己,这只狗脑袋里有个芯片。”

    陆亦琛很不相信的再三打量neil,“你??自己??”

    neil点头,“嗯,我自己,不过里面的声音不全部是合成的,爹地和妈咪、太外公,他们都是自己录的音,你的声音是合成的。”

    陆亦琛当然知道他是合成声音,可是这技术未免有点太为难一个五岁多孩子了吧?

    neil小嘴巴一张一合,认真的吃菜,“舅舅,你不要太崇拜我,爹地说这个技术就是入门级而已,他和pr集团合作的ai技术,要高级一万倍,到时候你就等着被颠覆世界观吧。”

    程墨安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你舅舅还小,你别吓唬他。”

    谁吓唬谁!!咱们把话说清楚!

    看在礼物走心的份儿上,他决定忍一忍。

    “大外甥,既然搞了这么高端洋气的好东西,为什么不录制点有品味上档次有内涵值得思考和推敲的内容,你看看这都什么跟什么?”

    neil小傲娇拍了拍狗头。

    “哥德巴赫猜想之一,在……”巴拉巴拉,全英文的高难度物理题。

    对方说完题目,neil扑闪扑闪眼睛,“舅舅,解出来了吗?”

    陆亦琛:“……”顶级科学家都解不出来的题目,他解什么解?

    “大外甥,考虑到面子问题,我觉得这个事儿吧,我不能抢了科学家的风头,咱们可以换个话题。”

    neil又拍了拍狗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

    陆亦琛:“……”

    neil摊手,嗯,可以说很高端洋气有内涵了。

    陆亦琛心说,嘿,神了喂,于是自己也拍了拍。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竟然又是他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晚晚真的快要笑死了,抱着肚子抽晕在程墨安怀里。

    再见吧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陆亦琛同志已经体无完肤。

    叮咚。

    门铃响了。

    “等下再切蛋糕,我去接客人进来。”

    陆轻晚去外面接人,客厅里面继续热腾腾的吃火锅。

    陈纪年在一旁侍立,看着总裁化身居家型温柔男人,他感觉世界好玄幻。

    不知道被公司的高层和职员看到总裁吃火锅,还穿着围裙,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

    “淼淼,好漂亮啊!真可爱。”

    门口,陆轻晚的笑声闯入。

    淼淼?什么人?

    陆亦琛没放在心上,继续跟大外甥讨论人工智能,顺便跟他科普,将来做游戏开发也很赚钱。

    “大外甥,你看,现在手游很流行,人手一部手机,人人都是玩家,你知道一款成功的游戏流水能达到多少吗?《玩着荣耀》你知道吧?那个游戏……”

    neil对游戏很有兴趣,跟他将来要发展的领域挺接近,于是他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舅舅,houdini电影特效和cg你懂吗?”

    “你想搞电影特效?”

    “嗯!中国的电影特效公司太少了,整体上跟好莱坞差了一个时代,我想创办特效公司。”

    程墨安深邃的目光在儿子认真的脸上停驻,终于有个靠谱的想法了。

    看来那一个亿,儿子找到了花的门路。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今天的客人,张淼,张导的女儿。”

    “……”陆亦琛夹了个肉丸子,还没吃到嘴巴里,看到打门口走进来的女孩,手一抖,肉丸子很麻利的掉进了调料碟,溅起几滴麻酱,其中两滴正好滴到他身上,而他没有穿围裙。

    白天那个打篮球、有暴力倾向的温蒂??

    张淼??

    她就是张淼??

    同时,张淼也认出了陆亦琛,她温温柔柔甜甜美美的弯腰,“咱们又见面啦,谢谢你今天给我送礼物。”

    她两眼弯弯,可爱的像两片月牙儿。

    陆亦琛:“……”

    张淼穿了一件粉色的长款呢大衣,桃心领子,缀了个毛绒绒的球球,她手里提着个粉色的hellokitty手包,脚上一双洁白的小皮鞋。

    最主要的是,她长发垂顺,温温柔柔的搭在肩上,空气刘海遮住了额头,淡淡妆容,两颊涂了自然橘的腮红,再配上少女系的樱花粉口红。

    粉红小猪妹?

    张淼眉眼都是乖巧的笑容,跟欧阳敬亭和冯伯臣问好,“外公,冯爷爷,您们好。”

    欧阳敬亭看她乖巧懂事,慈爱的笑容便没消失,“好孩子,进来坐。”

    陆轻晚牵着她的手,“来淼淼,坐这边。”

    然后她踢了踢陆亦琛的椅子,“让一让,让淼淼坐我对面。”

    陆亦琛:“……”

    等下!我今天真的可能幻觉了!!

    张淼乖巧的颔首,声音甜甜美美的,“谢谢晚姐姐。”

    陆亦琛咽下一口毒液,“晚姐姐???”

    轻晚姐也就罢了,晚姐也能理解,但为什么要晚姐姐??姐姐???

    张淼继续弯下眼睛,笑的像百变小樱,“你好,小琛哥哥。”

    ——

    小琛:比惨,我说第二,谁敢自称第一?本少爷不光吃狗粮,还遭遇人格分裂粉红野猪,我姐和我姐夫似乎不爱我了。

    孟西洲:比惨吗?就问你要不要比!

    圆儿:真的要比吗?还有什么比被人家说胖更惨的?哭唧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