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82章 我害怕,你借我抱会儿

第682章 我害怕,你借我抱会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聂沣此人,最近程墨安不止一次听到了,目前他的身份堵了一个——西洲的情敌。

    “谈不上认识,知道他,大哥想打听通过军区不是更直接?没必要绕个圈子找我吧?”

    聂沣跟军区走得很近,周围熟人肯定多,大哥何必舍近求远。

    程思安再次用力抽烟,“打听聂沣自然没什么难度,但是他女朋友,我还真没法儿下手查,你知道是谁吗?”

    刘雨蒙?

    程墨安怀疑的口吻道,“你打听他女朋友干什么?”

    “你先别问原因,就说你认识不认识吧,据说是华夏医院的医生,你和西洲走得近,华夏医院的女医生侧面打听打听,哪个是聂沣的女朋友?”

    “原因呢?”

    原因??

    原因是程思安因为不知道聂沣有女朋友,吃饭的时候跟聂震提了一嘴,想把白若夕介绍给他,顺便把白若夕给夸了一通,心想着聂震要是有意向,把白若夕给儿子当良配,他也就解放了!

    可谁知,当着一大圈儿军官的面儿,聂震语出惊人,“首长抬爱了,聂沣有女朋友,两人感情如胶似漆,下一步准备谈婚论嫁,我还没见聂沣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呢,呵呵,等家里办喜宴,我一定邀请诸位喝喜酒!”

    搞得媒人程思安很尴尬,只好说恭喜,顺便打听,“不知道哪家姑娘被你们聂家看上了,想必是门当户对的人家吧!哈哈哈!”

    聂震对此保密的很到位,脸上的欢喜那叫一个明显,“我们家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孩子们喜欢就好,倒也不是什么豪门大户,就是个医生罢了,在华夏医院。”

    程思安还想撬出别的信息,结果聂震那老东西嘴巴很结实,什么也不说。

    聂沣跟谁结婚倒也无所谓,问题是,程思安跟白若夕说过,姚要介绍聂沣给她认识,现在去跟她说聂沣脱单,岂不是太难看?

    转身再给白若夕给缠上……

    想想白若夕竟然跑去军区看他,程墨安就浑身刺挠。

    “我想给他介绍个女朋友,结果听说他有,求证一下。”

    “大哥就为了说这个?”

    程思安面露郁闷,“二弟,你知道我这辈子什么都不怕,就怕女人,你想个法子打听出那姑娘,看看两人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别是聂震忽悠我,要是真的,我不能让白若夕茫然介入,若是假的,就当给白若夕一个机会。”

    “关白若夕什么事?”

    程墨安一问,大哥发现说漏嘴了,只好把那天的事避重就轻跟二弟说了说。

    “这女人……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小时候还挺单纯可爱,长大了一言难尽。”

    程墨安很淡定,白若夕做出什么毁三观的举动他都不会意外,“不用打听了,她叫刘雨蒙,是华夏医院急诊室的医生,长的挺漂亮,和西洲认识。”

    “……”程思安叹息,那完了,看来聂沣真有女朋友,这么一来踢出去的皮球不是原路返回?

    头很痛。

    “有意思的是,西洲喜欢她,正在追求。但是被刘大夫拒绝了。”

    程思安咋了砸舌,世界真小,都是熟人?

    “西洲被拒绝?她选了聂沣?这个逻辑我有点搞不懂,怎么看也是西洲各方面强一些。”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怀疑刘雨蒙答应跟聂沣交往,是为了利用聂沣,具体是什么我不能跟你说。”

    程思安:“……”

    男女关系真复杂,还是单身最好。

    “你介绍白若夕给聂沣?”程墨安笑。

    “是啊,我正头大呢,你说我要是为此专门联系若夕,她八成以为我对她有眷恋,关心她,不如你替我暗示一下?”

    程墨安继续笑,“暗示什么?有那个必要吗?男未婚女未嫁,大家凭本事抢夺,顺便帮他们验真是否真的情比金坚,大哥介绍的不错。”

    程思安:“……”

    他今晚跟几个同志喝酒,好像也没贪杯,怎么有点醉了?脑子不清醒。

    二弟这话的意思,他是想多了?还是多想了?

    白若夕在程家已经没有出路,她一定会抓住聂沣,她加入战争,或许更能让刘雨蒙看清自己的心意。

    想想,程墨安给孟西洲发了个微信。

    “喜欢的人,放胆追。”

    ……

    “孟大夫,下手术了!可惜刚才的盛况你没看到,可惜了!”

    苦逼的孟西洲刚下手术台,就听到护士神秘兮兮的八卦。

    他打了大大的哈欠,“什么盛况,在医院这么多年,断胳膊断腿,什么样的惨状没加过,还是……卧槽,有人在平安夜告白?鲜花玫瑰蜡烛?哪儿?”

    护士咯咯笑,“孟大夫你真幽默,最近追韩剧了吧?”

    另外一个护士指了下电梯楼层的提示牌,“今天抢救室来了个患者,那叫一个惨,女的,脸全毁了,身上都是血,送来的路上,轮床被血湿透了,地板上也是血,我怀疑她光流血都会死。”

    孟西洲哦,“火灾?”

    “不!撞车了!而且……据说是撞了警车!就在滨城国际机场,啧啧。”

    “我听说不是撞警车,是开车警车撞人,一死两伤,那男人脑门都被撞碎了,乖乖,真惨烈……”

    孟西洲噎了噎,“开警车?”

    这尼玛就比较厉害了,现在的人真疯狂,为了找刺激连警察的玩笑都敢开。

    有一个护士插话,“这不是重点啊!!回来你们看到抢救室外面来的那个男人没有????啊啊啊,男人好帅!真的好帅我的妈啊!帅炸了!比韩国欧巴帅一百倍,五官简直完美,什么是完美你懂吗?”

    “我也看到了!超级帅!!这辈子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男人!我偷偷怕了侧脸,不敢离得太近,不过他侧颜杀啊!”

    孟西洲撩了撩头发,帅?帅的过他吗?肤浅。

    几个护士挤破脑袋看照片,叽叽喳喳尖叫,“好帅!!!!舔屏,舔屏!”

    孟西洲海拔高,低头看到了屏幕上的侧脸。

    额?

    怎么……有点眼熟?

    卧槽,不是眼熟,是非常熟,熟透了!

    程墨安那家伙。

    不过,等下,大半夜的程墨安来医院干什么?世界上能让程墨安半夜陪伴的人,只怕……

    “你们说,毁容那个是女人?”孟西洲的声音有点抖。

    陆轻晚?

    他脑袋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那个麻烦女人,开警车什么的,陆轻晚二不楞的个性真有可能。

    “是啊,女人,长头发,身材挺好的,个头一米六五以上吧,挺瘦的。”

    孟西洲拔腿就跑,比身后有猛兽追赶还快,他飞窜上电梯,手指死命的戳按键,该死的,该死的!!

    千万别是陆轻晚,千万不能是她。

    孟西洲手术服没脱,脑袋上扣着手术帽,脚上还套着无菌鞋套,就这么闯进了抢救室所在的长廊。

    看到手术室外哭成一片的男女,孟西洲的膝盖一软,万幸手及时扶住了墙壁,不然他肯定会跪下。

    走廊上的人他认识,他在医院见过。

    女人是陆轻晚的舅妈,男人是她的舅舅和表哥。

    上次老爷子住院,他们一家子都在。

    这么说……里面的人肯定是陆轻晚,家人都在……哭的这么惨,看情景大概是不乐观,据护士的描述,八成毁了容,而且可能死了。

    孟西洲咽下凉气,他发现自己的脚步迈不动,千万斤的重担捆绑了他的双腿,要把他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陆轻晚你个蠢货笨蛋白痴脑袋神经病!!

    干什么不好!跟警察较劲!!

    同样在医院值班的刘雨蒙摘下听诊器,见孟西洲姿势诡异的抱着墙角,思索片刻,她提步上前,“孟西洲,你干什么呢?”

    心头一颤,孟西洲像是抓到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翻身抱住了刘雨蒙,他肩膀抖的厉害,整个人都因为过度的紧张发冷。

    刘雨蒙下意思想挣脱,感知到孟西洲的情绪,退回了出手打人的动作,“你……你怎么了?”

    孟西洲大喘了几口气,“借我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我……害怕。”

    他喜欢演戏,每次都很夸张。

    可是这次不像演戏,孟西洲干涩的声音、颤抖的肩膀,每一处都在告诉被抱着的人:他心很痛。

    刘雨蒙的手慢慢的、温柔的轻拍他后背,“嗯……没事,没事的。”

    孟西洲死闭着双眼,不知道如何是好,“雨蒙……她死了,死……死了。”

    刘雨蒙眼皮被死了二字带动,“谁?谁死了?”

    看到走廊哭泣的女人,垂头丧气的男人,她明白了什么,“里面……是你朋友?”

    孟西洲吸吸鼻子,他发现自己开始流鼻涕,只是眼泪憋着没滴,“你认识的,陆轻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