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80章 老婆,我还要

第680章 老婆,我还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杰的身体被撞飞了几十米,落地时已经血肉模糊。

    程墨安黑色的身影飞掠,他长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跨过障碍,将面色惨白的晚晚抱在怀里。

    陆轻晚浑身一软,彻彻底底倒在他胸口,她禁不住干呕,两眼干涩的像是被车位的烟雾给熏了。

    程墨安温热的大手捂住她的眼睛,不再让她看前面惨不忍睹的现场。

    王杰当场死亡,两名警察一人被撞碎了手臂,一人后背落地,脊椎骨粉碎。

    地上鲜血淋漓,混乱中机场乘客发出阵阵尖叫。

    这些,陆轻晚都没看到,也似乎没听到。

    她被程墨安抱着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看着警察围上去,看着医生冲上去。

    程墨安亲了亲她惨白如纸的脸,“等我一会儿,我去看看。”

    陆轻晚讷讷的,“嗯,你去看看……她……”

    死了么……

    她没说出来。

    目送程墨安黑色的身影走向嘈杂的人潮,漫天星辰缀满了他的身影,那个伟岸的男人,总是出现在她最需要的时候。

    陆轻晚终于喘出了一口气。

    梦说别停留等待,就让……”

    陆轻晚的手机响了。

    是程妈妈的号码。

    “喂……”陆轻晚的声音干涩沙哑。

    那边,neil小嘴儿一抿,“妈咪,你和爹地怎么还没回来啊?奶奶给你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

    奶声奶气的娃娃音,专撩她内心最柔软的位置。

    她捏捏鼻子,不让自己露出异样的情绪,“妈咪和爹地在给你们买礼物,等下就回去了,宝贝先跟爷爷奶奶在一起,要是爹地妈咪回家晚了,宝贝就先睡觉,好不好?明天早上就能看到圣诞老人送的礼物啦。”

    neil很懂事的嗯了嗯,心里很希望爹地妈咪快点回家,可是他们那么忙,一定有很急很急的事才没回家,“妈咪,平安夜快乐!”

    小宝贝欢快喊。

    陆轻晚鼻子一酸,“宝贝……平安夜快乐!”

    几分钟后,程墨安回来,他神色凝重,陆轻晚摇下车窗,探出头,“怎么样?”

    程墨安摸着她冰凉的脸颊,“恐怕没救了。”

    ……

    欧阳振华到警局后,得到的消息是欧阳清清体内含毒的消息,还有她抢警车逃脱。

    瞬间,他整个人被抽干了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此时,他呆呆的坐在那里,耳边回荡着最新消息,“欧阳先生,欧阳清清在机场开车撞人,发生严重车祸,人被送去了医院,目前还没有心跳,我们带你去医院。”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起来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上了警车。

    他到医院时,陆轻晚和程墨安已经在抢救室外等待。

    看到苍老了几岁的欧阳振华,陆轻晚嘴角一动,“舅舅。”

    没有亲昵,也没有同情,陆轻晚发现自己其实挺冷漠的。

    欧阳振华似乎也没指望得到她的好脸色,“清清呢?”

    程墨安单臂拥护陆轻晚,淡然道,“在抢救。”

    欧阳清清被送上担架时,浑身被鲜血湿透,身上无从知道伤在哪里,脸算是彻底毁了。

    几个警察拿着文件过来,“欧阳先生,这里还有些情况需要跟你核对,借一步说话。”

    欧阳振华深看了眼陆轻晚,面色铁青的跟着警察去了旁边。

    此时,程墨安的电话响了。

    “纪年。”

    “总裁,太太的车还在警局,帮她开走吗?”

    “等下。”

    程墨安保持通话,低头柔声问晚晚,“你的车要不要让纪年开回去?”

    “也行,”说完,她抓起程墨安的手表看了眼,已经十一点半了,她凑到手机旁,“陈助理,今天过节呢,你先回家吧,车子放在警局就行,明天再说。”

    “好的太太。”

    第一次听陈纪年这么叫自己,陆轻晚不适应的红了红脸,然后努力挤出微笑,“节日快乐,陈助理。”

    陈纪年怔了怔,他都快忘了,今天是平安夜,“节日快乐,太太。”

    节日快乐,太太……

    这声祝福,暖到了陆轻晚的心坎儿。

    好冷啊,今天。

    医院暖气很足,陆轻晚的手却冰凉。

    程墨安把她两只手放入自己的口袋,包裹,两人贴着,“在担心外公?”

    陆轻晚伏在他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嗯。我最怕就是外公受刺激,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还食物中毒,要是再……”

    陆轻晚不敢往下想。

    程墨安抚她的发,他的丫头今天辛苦了,“后天再告诉他吧,让老人家好好过节。”

    陆轻晚唔了唔,“老公……”

    程墨安醇然应,“怎么了?”

    陆轻晚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沉默了一下,“今天过节呢。”

    程墨安抵着她的头顶,“嗯,你坐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很快。”

    陆轻晚离开他的怀抱,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眼看着他要走,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摆,像个害怕被抛弃的孩子,眼神无辜的挽留他。

    程墨安心一动,情不自主笑道,“很快就回来。”

    他离开,欧阳振华做完笔录回来。

    四目相对,无声中爆发着愤怒。

    欧阳振华通知了妻子和儿子,暂时没告诉父亲。

    “你满意了陆轻晚?”

    陆轻晚勾着一抹苦涩,笑出讥讽,“不满意。”

    她挺直脊背,“六年前我去美国,遭遇了无数次暗杀,你做的吧?”

    欧阳振华无言。

    “一开始我在想,是不是爸妈的敌人在追杀我,后来我听到他们说,有人觉得我碍眼,耽误发财,我就知道肯定是你。”

    “你和欧阳清清因为光影、男人、嫉妒心,对我赶尽杀绝六年,但是我命大,没死,失望吗?”

    陆轻晚指了指抢救室,“你女儿为了弄死我,勾结瘾君子陷害我,反而被骗的没命,但是在我看来,这个惩罚还不够!我真希望,车上坐着你,和你的好儿子!”

    “呼……”

    掌风擦脸,欧阳振华上手要掌掴她,但陆轻晚劈面握住了他的手腕,“呵呵,愤怒了?不止如此,你还派人追杀小琛,试图让他死在瑞士。托你的福,我和小琛才炼成了十八般武艺。”

    “如果你少花点钱雇佣杀手,或许光影不会倒塌那么快。你不是个能做成大事的人,认了吧。”

    “真那么恨我,就像个男人一样正面灭了我,而不是鬼鬼祟祟暗中动手。你想要光影,可以,打败我,让我没有能力和你竞争。”

    “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弄死你?我怕外公难过!你贱命一条不值钱,但外公的分量高于一切!”

    陆轻晚一点点加大力度,要扼断他的手腕,“舅舅,我哪里得罪了你?非要赶尽杀绝?”

    欧阳振华面色狰狞,因为痛,也因为恼羞成怒,“含血喷人!我没追杀你!”

    陆轻晚遗憾,自己没有留下直接的证据,但是无妨,该付出的代价,总要付出,“无所谓了舅舅,先安顿后事吧。”

    说完,陆轻晚起身不再等候,她冷冷的看着红灯亮起的手术室门,薄唇一张一合,“平安夜快乐,舅舅。”

    欧阳振华像是听到了鬼魅的召唤,一时心凉了半截,他颓然放下手,感到一阵自脚底心上涌的森凉。

    陆轻晚这个女人,比他现象中的更危险,更棘手。

    她抬眸,看到了长廊尽头走来的程墨安,男人身材高大,脊背笔挺,宛如海晏河清的盛世荣华。

    程墨安手里拿着一个红透的苹果,显眼夺目,在灯光下闪耀无尽光泽,他展开了完美的笑容,“晚晚。”

    陆轻晚狂奔过去,白鞋踩踏出轻快的节奏,猛扑到了他的怀里。

    “老公,我们回家吧。”

    程墨安喉结滚动,紧拥她的后背,“好,现在就回家。”

    程墨安车内。

    陆轻晚坐在副驾驶上,两手托腮,程墨安小心翼翼的给她削果皮,一圈一圈的鲜红色苹果皮打着旋,一层一层叠放。

    陆轻晚简直膜拜,“你怎么掌握了这么棒的技术啊!”

    程墨安认真削皮,大红苹果在他手里像是有了魔法,“有人跟我说,苹果皮不断的话,许个心愿可以实现。”

    “你多大了,迷信。”

    程墨安笑了笑,眸子里的温柔融进了星光,“我信。在找到你之前,我练习了很多次,终于有一天,我成功削了个没断皮的苹果,后来,我找到了neil。再后来,我每次削苹果都会尽量不让果皮断裂,终于,我再次见到了你。”

    陆轻晚眸子闪动,“你……”

    这么好的技术,是因为我?

    果皮完整的堆了一小团,程墨安拖着看了看,挺满意,“我这辈子笃信科学,但是为了你,我试遍了封建迷信。”

    陆轻晚无法言说满心满口满血管的感动,每一颗细胞每一滴血液似乎都在为他激动,他盈盈的目光沉甸甸的,“墨安,我爱你。”

    程墨安附身吻住了她的唇,温柔的吮。

    言语无法表达的温柔,全在他的唇齿之间。

    是的,他也爱她,很爱。

    窗外细细的飞雪飘落,圣诞节的气氛被渲染的更加唯美动人。

    陆轻晚回吻他,比任何时候都用力,也更动情。

    良久,他松开她,温热的呼吸缠裹她的鼻息,“还有十分钟就十二点了,吃了这个平安果。”

    “我要先许个心愿!”

    陆轻晚双手合十,面朝那团果皮,默默吟诵。

    程墨安看着她的侧颜,睫毛眨动,女孩的嘴唇还有被吻过的淡淡津液,他忍不住拍下了这一瞬间。

    “好啦!”

    陆轻晚许了心愿,抱着苹果啃一口,吃一半,另外一半堵住他的嘴,送了进去。

    程墨安又惊又喜,含笑逗弄她,“老婆,我还要。”

    陆轻晚捶打他的胸口,“色……鬼!”

    程墨安咀嚼酸甜可口的苹果,“许了什么心愿?”

    陆轻晚眨眼卖关子,“这个嘛……我愿……哼,不要套我的话,就不告诉你!”

    “哈哈!”程墨安溺爱的又把她抱在怀里,狠狠亲吻她的额头。

    “啊,对啦!先回一趟警局,咱们去滨湖别墅正好路边那边。”陆轻晚嘴巴里含着苹果,果汁沾湿了嘴唇,在霓虹灯下盈盈满是光。

    ——

    围巾:你们还要把我放在后备箱多久?呜呜呜,就知道秀恩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