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77章 你是我老婆,说什么谢谢?

第677章 你是我老婆,说什么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完警察核对的口供,陆轻晚觉得可笑!

    欧阳清清还真长了脑子,居然反咬一口!

    她此次做的周密,想直接拔出不可能,陆轻晚想,或许她需要跟叶知秋交流一下,是谁引导他们去的蓝色港湾,是谁安排的包厢?

    “警察同志,我要见叶知秋!”

    “你现在不能见任何人,等着吧!”

    特么……她是囚犯,似乎没自由。

    发生这种糟心的破事,陆轻晚不好说她和程墨安的关系,“我什么时候能见律师?我需要联系律师。”

    “先等着,我们会给你找律师的时间。”

    “多久?”

    “你现在可以申请,审核时间不超过四十八小时,这期间你都可以保持沉默,但你说的话……”

    陆轻晚耸肩,“呈堂证供是吧?我懂。”

    那么她最好先保持沉默,她没有违法,却懂得言多必失,这种地方还是谨慎为上策。

    ……

    男警察在茶水间抽了一支烟,捏着眉心道,“这件事暂时必须做好保密工作,如果陆轻晚真是毒贩或者有吸食,倒还好说,万一搞个乌龙,程墨安一定不放过咱们。”

    另外一个男警察也沉重的吸了一口烟,“程墨安的大哥在军区有一亩三分地,伺候不好要捅大篓子,不过头儿,我怎么看陆轻晚也不想毒贩子啊?她是程墨安的女朋友,家大业大,多少钱没有?犯得着吗?”

    男警察板起面孔,“这种例子少吗?别忘了世界巨星的儿子。”

    “……也是,可惜!干嘛把好好的人生毁在毒里呢?”

    两人还在聊天,自门外卷来一阵凛冽寒风,紧接着程墨安哑黑色的高大身影。

    陈纪年打开门,程墨安笔挺的身躯逆光走来,浑然间充斥着令人窒息的寒冷,他目光深邃黑沉,斧凿的五官皆是不见底的愠怒。

    拥有不败战绩之称的金牌律师沈文川,手提公文包跟在他身后,沈文川左边是陈纪年。

    两人簇拥程墨安由远及近,一时间警局的大厅被强悍的气场灌满。

    几个女警察骇然中,失手丢掉了水杯!

    天……程墨安!

    这位就是队长刚才说要来警局的程墨安吗?我的天,真的好帅,好有气场,好霸道!

    沈文川律师颔首,先一步走上去,“孙队长,你好,我是程先生的律师,我们来看陆轻晚小姐。”

    孙超掐灭香烟,笑着伸手,“你好沈律师,律政界响当当的金牌大状啊!久仰!”

    缄默的程墨安扫视警察局的办公区,待客室,不见晚晚,“孙队长,我太太人呢?”

    太太???

    孙超眼珠子差点飞出去!

    不是女朋友吗?怎么转身成了太太??

    “陆小姐在审讯室,因为掌握了物证,还有监控视频,目前所有的证词和证据对她都十分不利,我们无法放人。”

    审讯室三个字,触动了程墨安的逆鳞,他宝贝的小狐狸竟然被关在审讯室?!

    程墨安迈开长腿,“带我去看她。”

    沈文川板着脸,“孙队长,陆小姐的清白我们会证明,事情不明朗之前,还请仔细调查。”

    “这是自然!我们不会错怪一个好人,也不姑息任何罪犯!”孙超不敢得罪程墨安,连沈文川这样的王牌律师都不能随意招惹啊。

    据说沈文川打官司有毒,只要他接的案子,最后一定会赢,遇到他等于遇到死神,不输的脱裤衩不罢休。

    ……

    陆轻晚想过几个可能,其中一种是,有人在风华内部安排了内奸。

    风华最近招聘了十几个员工,其中或许混进了杂碎。

    她要趁机抖一抖!

    重点是,她要等警局同意她见律师。

    小脸儿正因为思索而拧巴,审讯室玻璃门外,骤然压下来一道黑色的影子,遮住了她的视野。

    陆轻晚仰面,瞳仁在看到程墨安关切焦灼的目光时,心咚咚跳快节拍。

    老狐狸!

    他怎么来了??

    看到陆轻晚孤零零的坐在椅子上,手腕被银色镣铐束缚,程墨安只觉得血液上涌,在脑门迅速凝固!

    陆轻晚想藏起来镣铐,可没地方藏,只好摆出轻松的笑脸晃了晃,“墨安,你来啦!”

    程墨安心尖一抽,几乎失控,“手疼吗?冷不冷?”

    以为他会问“怎么回事?”“怎么搞成这样?”

    谁知他这么问,问的陆轻晚鼻尖酸涩,“不疼,不冷,开了暖气啊。”

    孙超:“……”

    还没怎么样呢,反应不至于这么大吧?

    长条桌子两端,程墨安和陆轻晚分开坐,距离有些远,无法触碰对方的肢体。

    程墨安温柔如怀的目光,包裹她,“晚晚,这位是沈文川律师,你有任何疑点或者怀疑对象,都可以跟他说,我会用比警方更快的速度还你清白。”

    站在一旁的孙超:“……”

    陆轻晚弯眸,心里的憋闷烦躁顷刻飞散,“嗯!”

    沈文川打开公文包,拿纸笔,“陆小姐,请说。”

    陆轻晚把自己的怀疑方向告知了沈文川,强调了一系列的巧合。

    程墨安的眉头越发拧结的深,欧阳家那对兄妹……这次他绝不轻饶。

    做完陈述,陆轻晚道,“叶知秋他们,就麻烦你了!他们和我的员工,因为我招惹小人,连累他们被带到警局,我要负责。”

    程墨安心疼的想把她抱在怀里,再也不让她一个人冒险,可眼下他只能等待,“他们没事了,孙队长已经放他们离开。”

    傻丫头,现在最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啊。

    陆轻晚翘起细细长腿,“那就好!让他们平平安安的过节,我心里坦荡多啦,谢谢你!”

    “你是我老婆,说什么谢谢?你稍等等我一会儿,今晚我带你走。”程墨安紧了紧拳头,温柔的安抚她。

    孙超:“……”

    程先生,我们依法办事的,不是你说走就走?

    可是程墨安说那话气场太足,他没能说半个字反驳。

    沈文川去找叶知秋了解情况,程墨安去了会客室,联系他在滨城的几个朋友。

    ……

    “欧阳清清,你难道不知道说假供词要承担法律责任?!”

    啪嗒!

    孙超把证词用力甩桌面,那张脸难看的比锅底还黑。

    欧阳清清怔了怔,“什么……意思?”

    孙超气的掐腰,“压根没有杨飞这个人,临湖天城的房子房主姓方,是个女人,二十天前她的房子被租赁……”

    欧阳清清没听到他后面的话,脑海中回荡着“没有杨飞”和“租赁”等字。

    杨飞……他给她看过身份证,就是杨飞!

    他说临湖天城是他众多房产中的一个。

    欧阳清清情绪太激动,暴跳嘶喊,“不可能!杨飞是我男朋友,他怎么会……我有他的电话号码,我可以打电话给他!”

    警察把手机还给她,“打吧,也许还没跑远。”

    那语气,已经基本上确定了什么。

    “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空号?

    欧阳清清双膝一软,瘫坐在地上,眼睛空荡荡的看着手机屏幕,“不……不会……不会的……他怎么会是骗我?!你们放开我,放开,我要去找他!”

    警察钳制她疯狂挣扎的双手,“你冷静点!”

    “我们没查到杨飞,但通过你的描述,他跟我们曾经缉捕过的一个瘾君子很像。”

    警察失望的扣住她的手腕,强制性把她扣在铁门上。

    欧阳清清发丝凌乱,“你放屁!杨飞不是瘾君子!”

    警察不跟她废话,调出了杨飞的证件照,上面有他在戒毒所的记录,“是不是他?”

    看清楚四寸的彩照,欧阳清清如被人当头打了一拳,彻底懵了,“杨……飞?”

    警察把物证放下,十指扣合,“他叫王杰,曾经在韩国当偶像实习生,因遭遇不平公待遇,跟朋友发泄,染上了毒,回国后被警方缉捕过一次,半年前,就在他的出租房,这是第二次。”

    欧阳清清见鬼似的疯狂嘶喊揪扯,水晶指甲慌乱抓挠男警察的手臂和脸,“我不信!!我不信!!他不是杨飞,骗子!呸!!”

    她张开吐了一口痰,好在男警察反应快,痰粘到地板。

    男警察示意女同事,“带她做尿检,不行就验血。”

    欧阳清清这次更是错愕的发狂,“我为什么要验血!我不要,我没碰!我没碰!你们放开我!放开!”

    整栋楼都是欧阳清清撕心裂肺的吼叫,女警察只好拿毛巾堵住她的嘴巴,“欧阳大小姐,你好歹也是演员,稍微注意点个人形象吧。”

    “呜呜呜呜!”欧阳清清极力挣扎,毛巾更深的卡入她的咽喉,只能发出干涩的呜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