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70章 咱们友尽吧,友尽!

第670章 咱们友尽吧,友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紧身的裙子连膝盖都盖不住,露出白皙修长的两条细腿,脚上踩着裸粉色的高跟鞋,跟模特比不算特别高挑,但目测有一米六五。

    女孩长发披肩,又是减龄俏皮的空气刘海,很不同于外面那些浓艳的女星,她五官精致漂亮,目测没什么妆容。

    喝了酒,脸色酡红,走路也有点晃悠。

    女孩子只顾着低头走路,显然没看男女卫生间的提示牌。

    费子路就这么乐滋滋的环臂看她走进男士卫生间。

    绍雨晗心里乱成了一团麻,脑门上被亲过的地方就像着了火,又像被一块冰压过,又热又冷,刺激的她神志不清醒。

    他……亲了她的额头。

    如果他们俩再分别少一点理智,今晚他就会吻她……一个吻,继而会牵扯到更多,或许……或许她迟早会爬上他的床,把自己完全交给他。

    绍雨晗越想越乱,越乱越忍不住去想。

    他儒雅有风度,每一次跟他说话都如沐春风,他的细心、温柔深入到骨髓,那么脱去衣服的包裹,又是什么样子?

    绍雨晗是成年人,虽然没实战经验,可大学宿舍一群女孩子也刷过不少日韩的电影,某些方便已经开窍,她情不自已的想到他的裤子,瞬间脸色红的滴血。

    怎么办?她好像陷进去了。

    真的……真的爱上了他吗?

    一想到他身上好闻的烟草味道,他沉稳成熟的强大气场,他深不可测的内涵和风度,他不愿意透露的身份……

    绍雨晗的脑海翻滚出无数的巨浪,要把她彻底打翻!

    咚!

    只顾着走路和胡思乱想,绍雨晗冷不防撞到了什么,她惊诧的抬起头,眼睛看到一张放大的脸,男人很高,脸距离她的视线有点远,她注意力不集中,没看清楚男人的样貌,更无心去看。

    “对不起,对不起!”

    绍雨晗弯腰道歉,她弯腰的弧度太大,弯下去九十度,道歉的诚意远远超过了一般尺度。

    费子路纠结的拧眉头,怕不是个傻子吧?要么就是喝多了。

    道完歉,绍雨晗继续低头往里面走。

    脚却没有前进!

    她愣愣的又迈开一步,还是没能移动。

    “靠……真是个傻子?”费子路揪着她的衣服领子,“我说美女,你是变性人吗?”

    绍雨晗错愕,她头大滑到脸上,遮住了左半边脸和大半个额头,只能看到茫然的一只眼睛,“什么意思?”

    费子路努努下巴,“这里是男厕所!需要我介绍一下里面的设施吗?小便器你会用啊?”

    绍雨晗囧的脸色更红,彻底红到了耳根,该死的,她竟然走错了厕所!

    再往前一点就能看到男人的……

    绍雨晗慌不择路的往后退,这一退不打紧,被费子路揪的大衣顺着肩膀滑落。

    她的紧身裙子纤毫毕现!

    费子路醉醺醺的眼睛突然有了焦距,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啾啾啾……身材不错嘛!常来这里不?”

    绍雨晗紧张的弯腰捡起来外套,在前面抱着,挡住了胸口,“流氓!”

    骂完,她转身就跑去了隔壁女厕所。

    费子路挠挠脑袋,“靠,我现在行情这么差吗?醉酒妹子都不愿意跟我搭讪了吗?不行不行,太打击我自信心了!”

    心情不爽,费子路摇头晃脑走回包厢,哗啦一脚踢开了门。

    “老程,我刚才在男厕所看到一个女人……”

    咦?

    不对,老程呢?

    怎么坐了个大叔?

    费子路挑眉头,“大叔,你谁?”

    男人雍容自在,丝毫没有被打破的愠怒,“你走错房间了。”

    费子路回过去看了眼包厢,“呵呵呵,不好意思,打扰了,打扰了。”

    出门,费子路又挠挠头,不对,刚才的大叔为毛有点面熟?

    他以前见过吗?

    合作商?企业家?电影导演?制片人?

    回响了一圈儿,费子路没整清楚对方的身份,甩了两下脑袋,回去继续喝酒。

    孟西洲醉了五分,两眼似聚光似不聚光,“聂沣……他凭什么跟我抢女人?他……哪一点比得上我?”

    程墨安蹙眉,“他哪一点比不上你?你父亲有钱,他父亲有权,你有医术,他在商场的手腕不差,你唯一的加分项就是颜值,但据我说知刘大夫不是那种肤浅女人。”

    “我……人格魅力不算??”

    程墨安你故意的吧?是不是兄弟?说好的帮我攻破碉堡,再说一句打击的话,咱们友尽吧,友尽!

    “人格魅力?”程墨安似乎在鉴定什么,“首先你要有健全的人格。”

    综上所述,孟西洲好像没什么胜算。

    “靠,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非逼着我撬墙角吗?别忘了,我跟陆轻晚也有过那么一段儿,逼急了,我就出去散播散播新闻,公关累死你!”

    “什么什么?西洲你跟老程的媳妇儿有那么一段儿?你小子……”

    活腻歪了!

    孟西洲趁着酒劲儿,嘴巴不听使唤,“子路,程墨安这货,他撬我的墙角!是我先喜欢陆轻晚!你……帮我抢回来!”

    费子路揉搓酸胀的脑门,艰难的咽下凉气,“老程……我刚才什么也没听到。”

    老天,程墨安身上的冷气足以把他冻成老冰棍儿,他还是夹紧尾巴做人的好。

    程墨安手指夹着半截香烟,一口一口慢慢抽,“西洲说,今晚他请了,也没听到?“

    孟西洲:“……”

    费子路挠头,他是该听到,还是该不听到?

    “哦对!这句我听见了,西洲你也是,老程大喜的日子,你抢单合适吗?”

    孟西洲咬牙,“我……买单可以,媳妇儿你给找。”

    说完他抽出银行卡,霸气的拍桌子上,财大气粗被她演绎的很生动,“别说今天,我要是跟刘雨蒙结婚,请你吃一年的饭。”

    一头倒地,没声音了。

    费子路懵逼,“刘雨蒙?哪个女明星?长的很美啊?”

    他准备百度一下。

    程墨安揿灭香烟,“不是女星,他医院的女同事,最近跟聂沣谈恋爱。”

    费子路手一抖,“官三代聂沣?额……西洲压力大了。”

    程墨安抽了张湿纸巾擦拭手指,“西洲让我帮忙,我顺手查了刘雨蒙的资料,你猜我查到了什么?”

    费子路:“……什么?”

    程墨安把湿纸巾丢进垃圾桶,眸色深沉,“刘雨蒙是滨城上上一任市长的女儿,也就是……”

    “靠!!!!也就是巨贪狂贪超级无敌贪的刘世龙!据说他被反贪局审查的时候,家里的地库藏了一个亿现金,有些甚至发霉腐坏,他入狱不到三个月就死了,据说是畏惧自杀。”

    程墨安看了眼已经醉倒不省人事的孟西洲,“所以,刘雨蒙接近聂沣,并不是单纯的喜欢。”

    费子路的酒劲儿全醒了,连卫生间那点事儿也忘到了脑后,呆呆的望了眼孟西洲那死猪样儿,“你的意思是,刘雨蒙想借用聂沣的身份调查她父亲的死亡真相?”

    程墨安没有直接答复,“不清楚,但不排除这个可能。”

    停顿了一下,他说,“我能调查的只有她的真实身份,但刘雨蒙对外隐藏了所有真正,她并不希望被人知道,每个人都有不愿意被人揭开的伤疤,这是刘雨蒙心里的隐痛,我不能为了帮西洲而揭开她的秘密,除非她自己告诉西洲。”

    费子路点头,关乎她的身世秘密,万一公开的话,会影响刘雨蒙的人生,谁也不愿意被人带上有色眼镜围观。

    父亲是贪官,只怕一辈子都要被人戳脊梁骨,刘雨蒙隐瞒真相可以理解。

    “那……西洲这货呢?他好像对刘雨蒙动情了。”

    “正因为这样,刘雨蒙也不愿意跟他走的太近,接触孟西洲,刘雨蒙也会被公众知道,媒体的眼睛向来狠毒,更别说网民,刘雨蒙没有那个勇气。”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另外也不排除,刘雨蒙真心喜欢聂沣的可能,聂沣本人的魅力不容小觑。

    最主要的,刘雨蒙想利用聂沣打开一扇通往真相的门。

    至于门内是什么,恐怕只有刘雨蒙死去的父亲知道。

    “西洲是天虹的继承者,整个行业都盯着呢,万一他跟贪官女儿的结婚,天虹的股价肯定一夜暴跌,说不定再被同行挤压,会破产,刘雨蒙比孟西洲拎得清。”费子路砸砸舌。

    费子路和程墨安都在商业圈子里摸打滚爬许多年,里面见不得光的东西挺多的,行业内的倾轧更是枚不胜举,昨天的行业大佬,转身也许就是负债累累的穷光蛋。

    孟敖没有认回白若夕,不肯跟白芳玲结婚,恐怕也是忌惮很多事情。

    要是他苦心经营的事业被儿子的一桩婚事给搅黄,只怕会心肌梗塞。

    “嗯。”

    费子路烦躁的搓了一把脸,“所以你打算怎么办?西洲这货对感情很死心眼儿,上门差点死在那个女人手里,你还记得吧?”

    程墨安长指抵眉心,用力压了压,“这也是我吊着他的原因,感情的事,得让他自己解决。”

    “西洲的感情真特么坎坷,怪叫人心疼的,抛弃他的那个女人,最好死在国外,别特么回来。”

    ……

    晚上有个车祸伤员送到急诊室,刘雨蒙在手术室做了接骨手术,忙完已经是凌晨十二点。

    换下手术服,她手机响了。

    孟西洲?

    “喂?”

    “你好,刘小姐吗?孟西洲先生是不是您的朋友?他喝醉了,麻烦你来接他一下行吗?”

    刘雨蒙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深更半夜喝醉酒,没人陪?

    “他身边没人吗?”

    费子路挤挤眼,女服务生点头,“没有,他朋友也喝多了,好像被人接走了呢,麻烦你来一趟吧,这里是天宫会所。”

    “好,我过去。”

    费子路拍拍死猪孟西洲,“兄弟啊,哥们已经尽量帮你了,能不能赢得美人心,你自己努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