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62章 一个比一个奸诈都是狐狸精

第662章 一个比一个奸诈都是狐狸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他掀起茶碗盖,轻轻拂去茶叶,啜饮。

    刚才的不快他可以攒先放一放,跟程炳文的事他们再行处理。

    不能因为一个死老头子耽误了晚晚的幸福。

    程炳文气的牙痒痒,怎么儿子儿媳妇孙子曾孙子,胳膊肘全都拐外面!

    “表什么态?墨安样貌出众人中龙凤,找遍中国也只有这么一个!他肯要陆轻晚,算你们祖上积德,你是陆轻晚的外公,自己家孩子什么德行不知道?呵呵,在娱乐圈混,绯闻满天飞,谁知道真的假的?”

    程妈妈急得冒烟,想要阻止父亲的诋毁,可长辈面前她一个妇道人家不好说什么,只能让丈夫去圆场。

    程景山信得过陆轻晚的人品,从不怀疑她的作风,娱乐圈鱼龙混杂,难免有什么脏东西惹上身,你不招别人,别人还想招你呢。

    他微微一乐,挺拔的身影坐在两个老人之间,当起了人肉挡箭牌,“要说娱乐圈,也是见仁见智,晚晚这孩子呢,不是演员,也不是主持人,跟咱们理解的女艺人完全不一样,至于绯闻,所谓人红是非多,晚晚性格活泼讨人喜欢,异性朋友,合作伙伴,每天得见很多人啊!

    真要说绯闻,我觉得……爸,这件事不能怪晚晚,小姑娘一个人打拼,多不容易啊?只怪咱们墨安,实在太粗心了!自己女朋友做事业,他也不帮忙!绯闻出来,没第一时间打压,还任凭脏水往晚晚身上泼!等墨安回来,我非打他!”

    他这话看着程炳文说的,实则每一句都希望欧阳敬亭听清楚。

    欧阳敬亭点头,没错,他的晚晚他知道,那孩子个性要强,不拘小节,实在大大咧咧惯了,再说,他看那些新闻也没什么,记者们捕风捉影,难道还让他们一个个去解释?

    不是累死了?

    程炳文茶杯一丢,毫无饮用的心情,“景山,你这意思是,陆轻晚一点错也没有!?”

    儿子若是敢忤逆,他决定抹掉那把猎枪落的灰,打断他的手臂!

    程妈妈苦着脸,眼睛的意思很明显:你要是把晚晚弄没了,我跟你拼命!我不管,反正晚晚是我认定的儿媳妇!你看着办吧!

    有了夫人的指令,程景山只能硬着头皮跟父亲对抗。

    他轻轻一咳,“错嘛……自然也是有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啊。”

    “咳咳!”

    程妈妈提醒。

    程景山舌尖一绕,“要怪,就怪晚晚长的可爱甜美,个性活泼大方,天生招人喜欢,不管什么年龄段,什么性别,都想跟她接触,人气太旺啊,竟然给她招惹了麻烦,找谁诉苦去?”

    程炳文的嘴巴快要抽筋抽到耳根!

    欧阳敬亭身上炸开的毛,终于被抚顺了不少,他又抿了一口茶水,“但招人喜欢,不是程墨安轻薄他的理由,这一点,我需要一个解释。”

    他的意思也很明确,你儿子让我心爱的外孙女蒙羞,怎么负责,说吧!

    neil仰头看气呼呼的太爷爷,心道不妙,他很生气,没人替他说话,面子上过不去啊!

    “太爷爷,我喜欢爹地,喜欢妈咪,也喜欢太爷爷。”他小脸儿萌化了一群人,眼神纯洁的像一股清泉。

    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看到孩子这样,程炳文心里的顽固也有些绷不住,“宝贝,太爷爷知道,乖。”

    孩子最无辜,欧阳敬亭也是实心实意的喜欢,不想让孩子受委屈,他能退让到这一步,一则因为程墨安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值得陆轻晚托付,二则就是neil,他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只有自己的亲生父母才能给孩子最完整的爱和呵护,别人取代不了。

    有了neil当软化剂,欧阳敬亭内心也缓和了一些。

    何必跟程炳文这种老东西计较?看他一脸老皮,活不了几年。

    万幸,程墨安的父母都是不错的人,晚晚不会受委屈。

    客厅的火药味难得好了一点,程景山察言观色,心里在想,墨安你个小子,自己的烂摊子居然让你老子和你儿子收拾!

    也不知道继承了谁的腹黑基因!

    想想,程景山还要继续忤逆亲生父亲,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豁出去了吧!

    “欧阳老先生,其实我们商量过,这次来滨城,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孩子们的感情已经稳定,又有了孩子,于情于理,也该成家的,但晚晚是您的心头之肉,我们总不好没经过您的同意就把人带回家,您说呢?”

    这话说的客气,在理,欧阳敬亭喜欢听。

    “嗯。”他淡淡的。

    “我和墨安的母亲,早就想登门拜访,正式跟你提亲,今天在飞机上还在商量,送什么礼品合适,您来了,刚好我想跟你商量商量,晚晚和墨安的婚事,您有什么想法呢?”

    丈夫的一席话说的客气又温和,不谄媚不敷衍,程妈妈很喜欢!

    她看男人的眼光果然不错的,丈夫很会做人,很会办事。

    这下,欧阳敬亭那些炸开的毛彻底被抚顺,一缕一缕全熨帖了,“孩子的婚事,我不会横加插手,说到底,是为了孩子们的幸福。”

    他瞄了眼还在黑着脸想灭绝地球的程炳文,心道这老东西真大的气性,怎么还没气死?

    继而,他说,“我年级大了,没几年可活,只要能看着晚晚幸福我就安心,老人么,对一些事,没那些计较,气性大,死得快,我还想多活两年,看着neil长大。”

    neil很配合很配合的弯下眼睛笑,“嗯!曾外公你要长命百岁!”

    “乖孩子,来。”

    neil哒哒哒过去,特别乖。

    程炳文的脑袋要冒烟了,欧阳敬亭你个老东西,明里暗里骂我呢!咒我早死?!

    “景山!你是觉得自己的儿子找不到女人怎么着?上赶着让人家打脸!”

    没出息!

    程妈妈觉得是时候了,“爸,好女人可遇不可求!墨安过几个月就三十一了,你看大街上那些帅气的小伙子,都是二十出头来着!墨安这样的大龄男人,真不好找对象。”

    neil:“……”

    门口的程墨安:“……”

    陆轻晚咳咳,伸手笔画了三个指头,晃了晃。

    程墨安再次:“……”

    连欧阳敬亭都蹙了蹙眉头,程墨安那样的男人,好像放在哪儿都有市场,完全不用担心打光棍。

    程妈妈看着neil,又是一声叹息,“何况墨安跟着个孩子,neil虽然可爱聪明有天赋,可是对很多人来说,孩子就是拖油瓶,你想啊,大龄男人带着拖油瓶,哪个男人喜欢?进门当后妈啊!”

    程景山添油加醋,“旁的不说,看看咱们思安,这都多大了,至今没有对象,哎!”

    程妈妈泫然欲泣,抹抹眼泪,“爸,墨安或许不缺女人,但是能实心对待neil的有吗?去哪儿找呀?一想到neil有个后妈,人前客客气气,人后打骂孩子,那些新闻都说了,后妈是老虎,人前人后两张脸!想到弄碎你那盆兰花……我的心里一阵阵抽着疼,人心不古啊爸爸。”

    neil:“……”

    嘴巴在抽筋。

    欧阳敬亭也听的一怔一怔的,这两口子真是……绝了。

    程炳文左耳是儿子,右耳是儿媳妇,一个比一个会洗脑,他听的脑子疼。

    再低头看,neil正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他,那眼神简直像个溺水的人儿,等着他救赎。

    程炳文现在腹背受敌,简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