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58章 见不到孙子,爷爷很生气

第658章 见不到孙子,爷爷很生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轻晚踮起脚尖,两个爪子扒程墨安的臂膀向上爬,猴子上树一样艰难的靠近他的嘴唇,吧唧用力亲了一口。

    “看在你这么帅的份儿上,允许你先暂后奏!”

    程墨安被她亲的心满意足,为了趁机得到更多,他捧起她的小脑袋,一手撑高她的腰肢,低头加深了索取的力度,纠缠她的粉唇,品尝她的每一寸甘甜美好。

    饭前的开胃菜吃舒服了,程墨安捏了捏她沾染了水淋淋汁液的唇,“长的太高,是我的错。”

    “噗!哈哈!”陆轻晚简直要笑死,还能这么黑自己啊。

    天知道程墨安多喜欢看到小丫头那么笑,她笑起来瞬间,程墨安的世界都随之明媚亮堂,她在他的身边,就像小太阳。

    他黑白灰的世界,是因为有了她才七彩炫烂。

    心里流过暖意,程墨安揉搓她的脑袋,“傻样儿,走吧,去吃夜宵,看英姐的厨艺适不适合你的口味。”

    什么口味不口味的,她吃东西完全不挑食的好吗?

    她是个杂食动物,能吃且什么都吃。

    “喜欢!你给我选择的厨师,我肯定喜欢!爱屋及乌呀。”

    陆轻晚蹦蹦跳跳。

    ……

    欧阳敬亭表情严肃,他已经在书房坐了二十分钟,翻来覆去看白若夕的个人简历。

    看的越来越生气,简直像一巴掌拍死她!

    一个女孩子家,竟然把自己的名声搞成这样,她真有本事!

    实在气不过,欧阳敬亭一巴掌将那些资料摔桌子上,“胜宇,你来一趟。”

    欧阳胜宇在斟酌怎么跟爷爷再次提出,他和白若夕的感情势必要得到爷爷的认可,不然他没有办法迎娶她进门。

    若是把爷爷逼急了,也许爷爷会把他赶出家门,他们家有两个前车之鉴,他不能像陆轻晚一样傻。

    “爷爷,你找我。”

    欧阳胜宇进门,恭顺的低头,最近他要尽量顺着爷爷的意思,不让他生气。

    “胜宇,你和小琛打了赌?要各自拍一部电影,看上映后的票房定夺最后谁留在光影?”

    是疑问的语气,但老爷子显然什么都知道了。

    “是的爷爷,总裁的位置必然是能者坐的,小琛不服气,我很尊重他的意思,所以他提出来这个比试,我答应了。”

    意思很显然,小琛不懂事,看不惯我,硬是在董事会上胡搅蛮缠,作为他的哥哥,我不跟他计较,但是我会全力以赴,让大家看看,谁才真的有本事!

    欧阳敬亭犀利的目光一瞬不瞬,“你有把握?”

    被爷爷问,欧阳胜宇也没急着给自己加分,“爷爷,我只想做好分内的事,没想那么多,电影已经开始筹备,我的全部精力都会放在上面,这部戏的投资很大,我不会因为赌局而改变最初的决定,改怎么样,还会怎么样。”

    欧阳敬亭难得对孙子露出满意的笑容,可是他的笑容来得快,消失的更快,他的脸色很快垮掉,“听你这么说,工作上还挺用心,可是你的感情,实在不该这么马虎大意。”

    感情?

    欧阳胜宇心头一紧,本能的提了一口气,“爷爷,我和若夕很认真,希望爷爷可以成全我们,你能成全晚晚和程墨安,为什么要阻止我和若夕呢?”

    “你拿白若夕跟他们比!”

    欧阳敬亭突然加大了嗓门儿,气势如虹,俨然把孙子看成了冥顽不灵的东西。

    “爷爷!我和若夕两情相悦,门当户对,她是真心喜欢我,我也真心喜欢她,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你自己看看为什么!”

    哗啦!

    欧阳敬亭一股脑将文件和图片甩给了孙子,哗啦啦的纸张翻飞,时不时可以看到白若夕的照片。

    带着不解,欧阳胜宇接住了其中几张,看到文字,他猛然瞪大眼睛。

    “不可能!爷爷,这不可能,您就算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也不应该让人抹黑她的清白。”

    纸上,赫然写着白若夕读书时代的丑闻。

    从初中开始,她就凭着漂亮的脸蛋成了滨城一家私立学校的校花,每天围着她打转的男生不计其数,她对那些人好像来者不拒。

    唱歌,跳舞,酒吧,夜店,从十二岁开始,她出入的场合就是上流社会的奢华之地,那些追求她的男生,心甘情愿被她玩弄。

    她收到的礼物每天都能塞满抽屉,尤其过节,名牌包包一个接着一个。

    初三那年,两个男生为了她打架,同学喊她去阻止。

    她去了以后,抱着手臂看热闹,完全没觉得这些事跟自己有关。

    两个男生打的你死我活,撕扯中有人受伤,脸上鼻子上都是血,白若夕事不关己的撇嘴冷笑,“就这么点本事还想追我?”

    结果那个男生一气之下发了狠心,抄起消防器砸了同学的头。

    对方受了重伤,好在及时被送去了医院没有性命之忧。

    男生在医院躺着,昏迷了几天才苏醒,他希望看到白若夕,给她打电话。

    最后终于盼来了白若夕,她没有给半句安慰的话,反而讥笑,“我喜欢真正的强者,不是战败的败兵,你以后不要再联系我,我根本看不起你。”

    男生差点气死过去,当天转去了icu。

    这件事在学校沸沸扬扬,弄了好几个版本。

    欧阳敬亭担心冤枉白若夕,特意让秘书去学校求证,当年的确有一次恶劣的打架斗殴事件,两个男生后来都被开除了学籍,再后来据说离开了滨城。

    而事件的女主角就是白若夕。

    不过白若夕的外公是标白敬亭,校方没有追究任何责任,还抹去了相关的纤细记录。

    说到白若夕,她是个聪明漂亮的学生,成绩名列前茅,基本上都是全校前十名,钢琴、舞蹈更是出类拔萃,每次学校重大演出都有她的身影。

    在塑造自己女神形象的同时,白若夕也积累了一大群敌人。

    高中后,关于她的新闻更是多的吓人。

    大学后,她有所收敛,但依然扮演着女神的角色,身边围绕的是滨城各大豪门子孙,每天都有豪车排队等着接她。

    白若夕跟其中一个人走得很近,两人亲密的交往一年,有人说看到白若夕从男人家里出入,疑似同居。

    只是好景不长,大三那年,男生家里破产,背上了巨额债务,男生的父亲无力偿还债务自杀,男生也为了弥补家里的漏洞卖掉了所有值钱的东西,从豪门少爷沦落成了街头的普通人。

    白若夕果断选择了分手。

    男生为了挽回她,在白敬亭家门口跪了一晚上,还承诺以后必然能东山再起,一定给她幸福的未来,只要她给他时间给他机会。

    白若夕最后去了,但只有一句话:“女人的青春有限,你让我等你?你拿什么赔偿我的青春?”

    凡此种种,白若夕无不在扮演残忍、绝情、冷血、虚荣的角色。

    没看完全部资料,欧阳胜宇已经双手溢出了冷汗,他死死攥紧那些东西,愤怒的眼神不容许任何人安慰,“爷爷,你居然调查她?你竟然去她的学校找她的过去!甚至不惜大费周章让她名义扫地?你到底不喜欢她哪一点?一定要让她身败名裂吗?她只是个女孩子,她就是个女孩子而已!”

    欧阳敬亭脸色更加冷冽,“胜宇,你看清楚,这些资料不是无凭无据,时间地点人物,全都清楚,你心里应该也有点数,她生活不检点,在别人好的时候,她可以跟任何人做朋友,一旦发生意外,她跑的最快,你想跟她结婚,可知道大难临头各自飞?”

    白若夕是个只能一起享受荣华富贵,不能吃苦的女人。

    “爷爷,够了。”欧阳胜宇把所有的资料收集好,他不想让任何人抹黑白若夕,她是他心头的白月光,皎洁明媚,不容侵犯。

    “爷爷,暂时先不说这些东西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又能怎么样?谁都有过去?但我们也有改正的,难道爷爷连回头的机会都不给她?”

    欧阳敬亭面无表情,“我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活了七十多年,难道还不如你?”

    “我……不是那个意思。”

    “话我说到这里,白若夕的为人,我相信你有判断,你和她的婚事我不同意,除非我死了。”

    “爷爷……”

    欧阳胜宇心里的擂鼓轰鸣,爷爷果然是决然不同意的。

    “行了,出去吧。”

    ……

    第二天早上,波音航班抵达了滨城国际机场。

    老爷子兴致颇高,下了云梯就开始乐呵呵的聊起来,“这些日子不见neil,一定长高了!哎呀咱们的宝贝啊!想死我了。”

    程景山不抱那么大的期待,“爸,你别忘了,墨安小时候一直不长个头,到八岁开始猛涨,neil跟墨安一样。”

    “一样?一样什么!你不要拿自己的儿子跟我孙子比!别提墨安那个小子!烦着呢!”

    程妈妈扁嘴,每天说几百遍程墨安是个坏小子,价值说的一无是处,别人说一句试试?马上跟你翻脸,甚至再也不搭理你。

    切!傲娇什么啊!

    这么惦记他,不就是因为想念吗?

    程妈妈道,“爸,墨安这么大了,要成家的人了呢,您不要说的那么直接。”

    “什么大了?什么成家?他就算四十岁,还得叫我爷爷!”

    成成成,您说的都对,您有理。

    出了机场,来接机的人并不是程墨安,也没有neil,而是管家老何,还有陈纪年。

    开的是程墨安放在车库几乎不动的加长林肯。

    老爷子胡子一吹,气的要扭头回美国,“老何,二少爷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