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57章 不委屈不委屈,来,我抱抱

第657章 不委屈不委屈,来,我抱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男的高挑修长,女的长发烫染了栗色的大波浪,大冬天的,一条薄薄的金丝绒半裙,当荡漾在脚踝,小腿赤果果的,高跟鞋足有十公分高。

    摇曳生姿,妖娆妩媚。

    那位不怕死星人,赫然是白若夕。

    她身边的男人正是好表哥欧阳胜宇。

    neil说,大舅舅喜欢白若夕,如今看来若真如此呢。

    陆轻晚一圈圈把玩手指上的粉色戒指,小小的嘴巴翘高。

    欧阳胜宇的智商,只会被白若夕吊打,估计白若夕把他卖了,他还屁颠屁颠的给她数钱。

    可是这会儿,楼下沉浸在“约会”中的欧阳胜宇,浑然不觉自己被人利用。

    相反,他开心的满面红光,简直不知道怎么讨好白若夕才好。

    “若夕,我没想到你会约我出来,很意外,也很……惊喜。”

    白若夕捋起耳边的长发,顺好,洁白的侧颜涂了橘红胭脂,像害羞,“你肯出来陪我散心,惊喜的人是我,其实,我身边的人虽然多,但真正交心的几乎没有,有些人只想利用我的身份,我的资源,并不是真为我好,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感觉到真正的放松。”

    她松弛肩膀,证明自己的确喜欢跟他在一起。

    欧阳胜宇情生意动,禁不住扶住了白若夕的肩头,声音激动的微微颤抖,“若夕,我们交往吧!”

    白若夕显然“惊愕”极了,她惊愕的眼神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似从没受过此类的待遇,对欧阳胜宇的迷恋全在她瞪大的瞳仁里。

    被喜欢的女孩用这样的眼神注视,欧阳胜宇心跳骤然加快,扑通扑通几乎要飞出胸膛。

    白若夕姣好漂亮的脸颊“害羞”的绯红,卷翘浓密的睫毛根根分明,精致到无可挑剔的妆容找不到半点瑕疵。

    长得美,会化妆,衣品好,每个季节都都在时尚的最前沿,当之无愧是娱乐圈的宠儿。

    欧阳胜宇禁不止想,他和白若夕成双入对的话,一定是一段佳话,到任何地方都是焦点。

    白若夕这样的女人,实在太能满足男人的虚荣心!

    “可以吗?若夕。”

    喉结滚动,欧阳胜宇没有等到她的回答,又低声温柔的问了一遍。

    这下,白若夕的害羞渐渐褪去,眸子低垂,咬了咬玫粉色的唇,“胜宇,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可是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你是欧阳家族的大少爷,要什么女人没有呢?你不用委屈自己,而我……只是一个私生女,外面怎么议论我,我都知道,这些压力我一个人默默承担就好了,不想给你添麻烦。”

    “不是那样,若夕,在我眼里,你是世界上最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好女孩,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贴心的好女孩,不要那么说自己,答应我,永远不要妄自菲薄,我会心疼,我很心疼若夕。”

    他双手环抱白若夕的肩膀,灼灼的注视她,要是能得到她的同意,他一定会把她抱在怀里,然而他不能,他不能忤逆女神的心意。

    白若夕眼睛里酝酿泪花,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越发让男人心疼,“胜宇,你怎么那么傻?好女人多的是,你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你真傻,真的好傻……”

    看到她哭,欧阳胜宇心都快要碎了,不再考虑那么多,紧紧把她抱在怀里,手掌捧她的后脑勺,“若夕,让我来保护你吧,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人敢伤害你,也不会有人再议论你,咱们结婚,好不好?”

    伏在他怀里的那张脸,冰冷的露出讥诮,白痴!这都信了?真是没脑子啊。

    白若夕低声抽泣,“我……我不知道,长这么大,我做什么都要经过外公和妈妈同意,我还没谈过恋爱。”

    没谈过恋爱?

    那么她的初吻什么的都还在?

    欧阳胜宇心头一喜,他捡到了什么样的宝贝啊!

    这年头女孩子十七八岁往往就被人破了处,能保留纯洁到二十七八岁,真是难能可贵。

    他喜欢的女孩,不光长得好看,性格好,还格外洁身自爱,只是以前爱错了人罢了,但人都有缺点,他既然爱她,就能接受她的一切!

    “没事的若夕,不着急,不着急,我等你,我可以等你,有必要的话,我可以跟你去见你外公和你母亲,让他们同意咱们的事。”

    “你真的愿意跟我结婚吗?”白若夕抬头,“感动”的眼泪悬挂。

    “愿意!我想和你一起度过以后的时间,只要你愿意。”欧阳胜宇动情的宣告。

    ……

    回到自己的车上,白若夕擦拭掉眼睛的一点点泪,重新补妆,又是干练利落的女强人。

    几分钟后,她的电话响了。

    来自她的助理。

    “白总,查到了,聂沣不简单!他是聂震的儿子……”

    白若夕冷冷听着,戴上耳机,打开了助理发来的资料,资料首页是聂沣的照片,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成熟稳重,眉目分明,娱乐圈帅哥看多了,聂沣算不上特别帅气,但他身上的有一个很强大的气场,兴许是出身优越,无形给他增加了自信。

    “白总,聂沣还是单身,今年三十岁,他上面有两个姐,一个在外交部,一个经商,家世显赫,聂沣早年服过兵役,后来在华夏大学攻读ibm,曾荣获滨城十大杰出青年……”

    头衔什么的,白若夕现在倒不是那么在意,她看中了聂沣的出身。

    聂家的资产,将来不是要全部给他吗?

    思安倒是给她找了个不错的对象!

    白若夕似笑非笑,“查查他最近有什么商业活动,帮我拿到邀请函,我要亲自看看,这位聂沣是什么角色!”

    “好的白总,这个并不难,过几天他就有一场商业酒会,不过规模不大,聂沣这个人很低调,不会大张旗鼓的办宴会。”

    “知道了,你看着办。”

    和欧阳胜宇比起来,聂沣是更好的选择。

    接着,白若夕给林可盈发了个消息。

    “渔网撒开了吗?”

    很快林可盈回复她,“你未免太不关心咱们的战局,鱼儿都上钩了。”

    上钩了?

    也对,以欧阳清清那种半吊子的智商,林可盈弄死她根本不费劲儿!

    就看她怎么嫁祸江东,让陆轻晚背起来黑锅。

    晚上,帝景豪庭。

    陆轻晚拿程墨安的大腿当枕头,刷ipad看新闻。

    程墨安则一页页认真看文件。

    陆轻晚合上平板,小脸儿往他那边凑,“老狐狸,你爸妈明天就到了,我这几天回别墅住,等下收拾收拾,你负责给我打包。”

    程墨安把她的小脑袋按回大腿,空出的手揉捏小狐狸软若无骨的耳朵,“不搬走,你跟我一起住。”

    “不要,你爸妈还有爷爷都在,好尴尬。”

    他们还没结婚呢,住在一起已经很不好了,跟男方家长合住,不是更尴尬吗?

    程墨安放下文件,勾唇笑,“好,咱们去打包行李。”

    几分钟后,陆轻晚看着被他放入行李箱的东西,愣了,“喂喂喂,怎么都是你的东西啊?”

    程墨安把贴身需要的生活用品整齐码放好,理所当然道,“我和你一起去别墅住,这里留给他们。”

    陆轻晚眨眼,“你确定你爷爷不会打断你的腿?”

    “为了和老婆在一起,断腿也值了,”他继续往箱子里放东西,他的,晚晚的,很快两个24寸的大行李箱塞满。

    程墨安拍了下手,挺拔的身影笼罩陆轻晚,“还需要什么?都搬走。”

    陆轻晚懵逼,扑腾跳高去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吧你?你爸妈来中国看你啊,你走了他们看什么?”

    程墨安剑眉委屈的蹙起,“你以为他们是为了看我?我没那么大的面子,他们只是想看neil,还有你。”

    陆轻晚捂嘴乐,“哈哈哈,不委屈不委屈,来,我抱抱。”

    程墨安刮刮她的翘挺小鼻子,“今晚咱们就去别墅住,明天早上司机接他们来,密码他们知道,这样你可以睡个懒觉,中午咱们再来。”

    陆轻晚忽闪忽闪的瞪眼,“老狐狸,你等会儿,为什么我听着好像……你在求包养?”

    程墨安修长的手指摩挲下巴,“那么明显吗?”

    陆轻晚:“……”

    相当!很!

    按照程墨安的想法,他们当晚就开车去了滨湖别墅。

    而且他们到的时候,别墅恭恭敬敬站着两个佣人。

    两人都是中年模样,一男一女。

    “先生,太太,欢迎回家。”

    陆轻晚脸上一排黑天鹅,“什么……情况?”

    还有,别墅打理的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喷香的夜宵还有刚刚换过的沙发套什么的,又是什么情况?

    中年男人微笑着低头,“太太,我叫王忠,以后由我在这里照顾您,有任何需要你都可以跟我说。”

    中年女人身穿女佣的工作服,打扮的很是干净利落,头发扎了个发髻,“太太好,我叫杨秀英,以后由我照顾您的起居和三餐。”

    陆轻晚挤眼,再挤眼,“老公,这个?”

    程墨安揉揉她的脖子,“我在家政公司给你找的两个生活助手,王忠既是你的管家,也可以当司机,英姐做菜好,南北方的菜色都拿手,你不喜欢下厨,往后想吃什么就跟她说,西餐的话,她擅长法餐和意大利菜。”

    这么厉害????

    现在的家政公司那么牛的吗?

    “我说,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她临时决定来别墅住的啊,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呢。

    程墨安洞悉道,“我父母来滨城,大概短时间不会回去,这意味着你要长住别墅,你呢,小懒虫一个,没人照顾的话,我能放心吗?”

    得知父母来滨城,程墨安提前让陈纪年找合适的佣人,几乎翻遍了滨城家政公司的雇员,终于找到了两个合意的。

    陆轻晚心里暖暖热热,小瓜子扒拉他的衣袖,“老狐狸,你是天使吗你是天使吗?”

    王忠和英姐低笑,“太太真和先生说的一样呢,漂亮又可爱。”

    陆轻晚一羞,“咳咳咳,你们别叫我太太,叫我名字或者陆小姐吧。”

    还没结婚,被人家叫太太很不适应哇。

    英姐弯下有些许鱼尾纹的眼睛,“好的,太太。”

    额……

    程墨安道,“王叔,把行李箱放楼上,里面有太太的护肤品,轻点。”

    太太?

    老狐狸这样介绍她。

    “英姐,太太饿了,你去盛饭,我们一会儿来吃。”程墨安把“太太”二字说的无比顺口,好像老夫老妻。

    陆轻晚:“……”

    英姐利落的后退两步,“好的先生,请稍等。”

    佣人离开,陆轻晚扯扯他的衣角,“喂老狐狸,你占我便宜啊!谁是你太太?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程墨安眉目深邃,两只大手从她肋旁穿过,护在她小腹,“现在征求你的同意来得及吗?程太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