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36章 晚晚,我可以倒插门

第636章 晚晚,我可以倒插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众人:“……”

    什么意思?老爷子莫不是疯了吗?居然问一个五岁的孩子!那可是无穷无尽的财富!

    只要欧阳集团不亏损,钱就是雪球!

    neil看了下爹地,又看了下妈咪。

    “你谁的意见也不要征求,告诉曾外公,你将来想经商吗?”

    neil想起来军区跟妈咪和大伯说过的话,他要子承父业,“想,我要跟爹地一样。”

    接着,老爷子看看欧阳胜宇,问,“胜宇,你呢?你想要股权吗?”

    欧阳胜宇的心突然加快了跳动的节奏,他几乎无法控制亢奋,股份!闪闪发光的股份!

    沉了沉心,他不敢表现的太直白,“我听外公的安排。”

    “我知道你们心里都想要股份,不过你们别忘了,欧阳集团是董事长中心制,意思是,董事长必须持有一半以上的股份,为了更好的作出决策,我不会把股份分割,继承股份的人,只有一个。”

    咚咚!

    欧阳振华的心跳有力的加快了。

    父亲的意思不就是要把股权给他吗?妹妹死了,他总不能把资产交给陆轻晚吧?

    到底还是要姓欧阳才好。

    老爷子道,“继承股权也简单,连续五年,要保证欧阳集团的创收以百分之三十的速度稳定增长,五年内不能连续保持增值,将失去继承权,不止无法得到欧阳,连我名下的不动产,也休想得到一分一厘。”

    他的话很温柔,甚至没特意严肃。

    听在欧阳振华他们的耳朵里,却成了最最尖锐的刺,扎在最深处。

    百分之三十的涨幅?连续五年?

    别说欧阳集团,就连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企业、制造业、金融行业,都在起起落落中艰难前行,有的企业今年成绩喜人,也许转身跌的一文不值,甚至被强制退市。

    欧阳集团不是什么百年不动的国家控股公司,拿什么保证百分之三十的涨幅?

    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欧阳胜宇咬了咬牙关,心里的斗争激烈,“爷爷,这个条件是否有商量的余地,从目前的行业看,集团都有低潮,每年百分之三十,实在……”

    他苦笑。

    欧阳清清也紧张的想要保住那份股权让渡书,“爷爷,您是不是太久没去公司了?今年全部的行业都在冰封期,影视行业好多都在倒闭,理财公司的损失更是惨重,能保持股价不跌就很不容易了。”

    以前陆轻晚没什么话语权,不懂股票什么的。

    自从程墨安给她买了股票,她没事就会看一下,慢慢也学到了皮毛,纳斯达克那么多企业,股份每天都在悬崖边跳舞,无人知晓明天命运如何。

    吓得她都不敢多看。

    外公的要求实在好恐怖啊!

    “可是爸,您说达不到要求,要放弃继承权,你要如何处置欧阳集团呢?”欧阳振华低笑,他简直笑不出来了。

    欧阳敬亭道,“那有什么难?我会另外立一份遗嘱,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欧阳集团全部捐出。”

    轰!

    老爷子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们都理解清楚了,我也不再多废话。现在,我把选择权交给你们,是选择冒险拿走股份,还是拿走我的不动产,你们各自权衡,不过,一旦有人先做出选择,剩下的那个只能被动选择了。”

    他把两份文件往前推了推。

    接着,低头看看neil,“你希望你妈咪和你舅舅分割财产吗?你想要怎么分割?”

    neil摇摇头,土豪少爷大大方方道,“不希望!以后妈咪和爹地在一起,爹地的东西都是妈咪的,所以,曾外公,你把我外婆的那一份,全都给舅舅吧!”

    啊!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

    这样的外甥提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陆亦琛哪儿来的福气,自己都羡慕自己。

    程墨安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neil说的不错,晚晚的那份,全部交给小琛就好,我相信他可以管理好。”

    陆亦琛想哭。

    姐夫你未免太看得起我,要是真给我公司,让我每年揠苗助长,我发誓,我要是去一切!你善良一点吧姐夫!

    欧阳敬亭闻言,挺满意。

    陆轻晚更是幸福的冒泡。

    哈哈,家里两个男子汉真是太给力了!

    而反观欧阳振华一家,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

    程墨安拥有的太多,他不怕失去,就算将来欧阳真的要清捐给国家,对他而言也无伤大雅。

    但是他们不同,若是失去了欧阳集团,也失去了动产继承,必然抽一根筋。

    他不想铤而走险,他赌不起。

    欧阳胜宇看着父亲和母亲,“爸妈,你们觉得呢?”

    欧阳清清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外公哪里是在给他们选择,分明是逼着他们妥协!

    光影传媒连年赤子,父亲和哥哥已经足够焦头烂额的了,再给他们一个欧阳集团,到时候船大难转身,不是要死的更难看吗?

    王敏芝更是咬牙切齿,以为可以分到欧阳集团一般的股份,只好换来以后的锦衣玉食高枕无忧,谁知道现在给他们一个鸡肋。

    啃不动,丢不掉。

    冯伯臣适当的道,“老哥,你在香港的跑马场,收入很惊人啊!你不自己留着养老吗?”

    这下,欧阳胜宇心中的天平更加倾斜。

    选择不动产,往后稳稳的赚钱,没有大风大浪,也是好事。

    就这样,那份沉甸甸的赌约落在了陆亦琛的手里。

    陆亦琛从未觉得继承遗产竟然这么苦逼!

    何止苦逼,简直想哭,想死,想去找亲妈问问。

    陆亦琛哭丧着脸,他手里的笔有一万斤那么重,实在下不去。

    想了想,他没敢签字。

    陆亦琛的难受,更让欧阳振华觉得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股份是个深坑,他们不会跳进去!

    或许在父亲心里,压根就是想公司捐出去,才会提出那么苛刻的条件,继承人最后要成为替罪羊,什么也得不到。

    欧阳清清一想到有了外公的高尔夫球场,心情很愉悦,没有股份也就罢了,反正他们做不出要求的业绩。

    “小琛,你怎么还不签字啊?签了字,你就是欧阳集团最大的股东,董事长,将来公司都是你的了,不是很好嘛?”

    陆轻晚冷笑,欧阳清清你风凉话说的真好听,不怕闪到舌头吗?

    “清清啊,小琛承担不起那么大的责任,他将来要是一无所有……你接济吗?”

    “表姐,你说什么啊?他有姐夫,需要我接济啊?”

    没错,他有姐夫,但是姐夫也不能全盘接手他的赌约,那是一份太大的责任,谁也不敢随便许诺。

    陆亦琛头大的厉害,“外公,我能把这个让给我姐吗?我还年轻,实在难以承担这么大的责任,我姐有风华娱乐,正在全力开创自己的事业版图,有了欧阳集团,她会做的更好。”

    我勒个去!!

    陆轻晚吓尿了。

    百分之三十啊弟弟,五年啊!!你知道啥概念吗!姐姐算数不好,你别吓唬我。

    陆轻晚泪眼汪汪。

    欧阳敬亭叹了口气,很是失望,“看来,你们都愿意冒险,没这个气魄,那么……”他问neil,“你舅舅要把公司给你妈咪,但是你妈咪说不敢接,怎么办?”

    有没有搞错?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问一个孩子的意见?外公你真的没喝多吗?

    neil看了眼亲爱的爹地大人,非常好,“曾外公,人家说父债子偿,我是妈咪的儿子,妈咪的责任就是我的责任,妈咪要承担的一切,我也要分担,所以,我可不可以代替妈咪签字?”

    欧阳敬亭松了一口气。

    他等的就是这句话,盼来了!

    没有看错!他没有看错!

    这个孩子是个奇才!

    有勇气,有谋略。

    比之自己的儿子和孙子,neil一个人可以当一群。

    要是能姓欧阳多好……可惜,他只能做梦幻想一下了。

    “neil,此事非同寻常,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欧阳敬亭字字斟酌,他希望neil不要动摇,又不得不重申。

    neil还穿着小许文强的衣服,那模样和小时候的欧阳敬亭生活的造型有几分相似,他认真思考的眼神,俨然不再是小孩子,像个大人。

    “嗯!”

    neil蹬蹬蹬蹬跑去亲爱的爹地那里,“我可以替妈咪签字吗?”

    他替陆轻晚签字,也就意味着,自己的监护人程墨安,同样有责任,要帮助他度过每一次难关。

    所以,这个重担绕来绕去,看似扑朔迷离,最后瞄准的人其实就是不发一言的程墨安!

    “爸!这样不妥吧!neil还小,欧阳集团不还是程墨安的吗?你这……等于把自己的公司让给了外人。”

    女婿什么的,到底是外人。

    欧阳敬亭道,“什么外人?签字的人是neil,也就是独有者,等到他十八岁有了独立的民事行使权力,就要全部接管公司。”

    至于他想怎么操作,看他的选择。

    他相信,neil会把公司管理好。

    就这样,neil签了字,成为欧阳集团的董事长,在他有能力管理公司之前,程墨安和陆轻晚作为父母替他打理一切。

    重点是,五年内,程墨安必然是唯一的执行人,自负盈亏。

    这顿饭,大家吃的都心神不定。

    欧阳胜宇觉得自己亏了。

    可股份真给他,他又接不住,实在郁闷!烦躁!

    ……

    回到家,陆轻晚还愣着。

    “老狐狸,你觉得有可能吗?每年的盈利超越百分之三十,你能做到吗?”

    程墨安这才真正的舒心一笑,亲吻她的发丝道,“能。”

    “啊!!!!你真的能?”

    “对,所谓的百分之三十,也分同比和环比,外公说的数据,是用明年这个时段跟今年这个时段作对比,所谓的收益,指的是市值,且不说欧阳本身的实力很强,就算不够强,我也能及时投入大笔资金,让股价连续上涨,别说百分之三十,百分之百也可以。”

    “说来说去,不是花钱买吆喝吗?”还是觉得好冒险。

    “不,我投入欧阳的钱,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储存而已,同样的钱,放在左边口袋跟放在右边口袋有区别吗?”

    他低笑,回想老爷子的棋局,“你外公很清楚欧阳振华没有胆量,没有能力,唯一能承受这份赌约的只有我,但他碍于面子,不会把资产交给我,绕了个圈子,给了neil。”

    陆轻晚不忿了,“切!你又不是我们家的人!”

    程墨安笑的哈哈哈,声音爽朗快意,“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倒插门。”

    陆轻晚:“……”

    “不如以后我跟你姓?陆墨安也不错。”

    知道他是开玩笑,陆轻晚还是感动了。

    同时她也在想,外公表面上对程墨安各种意见各种嫌弃,实际上,外公最信任的人是他。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高手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