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32章 仔细看,长的确实还不错

第632章 仔细看,长的确实还不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孟西洲的办公室。

    他脱下手术服,里面是针织衫,白大褂挂在衣架上,并不准备替换,这样的孟西洲没有了医生的冷静疏远,很居家温和,连眉头的邪魅都消弭不见。

    孟西洲倒了杯水,放在晏河清那里,“喝吧。”

    晏河清依然保持冷漠的表情,没搭理他。

    接着孟西洲自顾自的喝水,“当医生其实很苦逼,这么晚了还在上班,真羡慕你们做文字工作的,晚上熬夜,白天睡觉,好歹睡眠充足,睡眠不足的人容易猝死,看到急诊室那些怪物了吗?保不齐那天就嗝屁,话说……”

    孟西洲俯身,靠近他的脸,仔细研究,“你长得确实还不错。”

    晏河清:“……”

    喝了水,孟西洲继续刚才的问题,“为什么骗人?你不是癌症,为什么骗人呢?”

    晏河清一副不懂你说什么的表情,依然扑克脸。

    “ok,你不说也可以,那我猜猜,你想掩饰真相,比起来你真正虚弱的原因,癌症是个好理由啊,但是很可惜,你遇到了我。”

    孟西洲手指敲打办公室的心脏模型,顺着动脉爬行,“你看,这里是心脏,动脉,心室……”介绍完心脏,他说,“心脏是人类的动脉来源,心脏不好,人也不好。”

    晏河清忍了忍,还是没说话。

    这个家伙到底想说什么?

    “你病了有几年?让我看看,至少五年,你心脏动脉不足,大脑供血供氧也不足,所以你每次受到一点点刺激都会呕吐,一定有什么东西限制了你的心脏运转,是什么呢?”

    孟西洲自说自话,他把晏河清当成了活体研究对象,翻来覆去仔细的观察,从眉头到鼻梁,再到下巴,甚至低头钻研他的喉结是不是跟别人不一样。

    晏河清冷血淡漠的趁着脸,他彻底把孟西洲当成了神经病。

    片刻后,孟西洲发现新大陆似的,“你被人下了毒吗?”

    晏河清依然不说话,他的表情很不耐烦,不想听孟西洲废话,起身要走。

    “我想到了,晏河清先生,你被人当成小白鼠了吧?”

    孟西洲笑意消失,取代的是一张淡漠的鉴定师的脸,他定定看着晏河清的背影,想象他的表情。

    那只放在门把手上的手,顿了顿,没有马上用力。

    晏河清嘴角噙着不快,愤怒,愠色,太多的情绪。

    “我说对了吗?大作家。”孟西洲双手环臂,反而悉听尊便,让晏河清想走就走。

    晏河清终于缓缓的回过头,他像是看一个三辈子的仇人,“闭嘴。”

    看来,他猜的89不离十。

    孟西洲又慢慢道,“你和陆轻晚是合作关系,我们是朋友,你对我客气一点,我大概会帮你保密,不让我现在就告诉她弟弟,你的病很快就会被全世界知道,你自己选择。”

    第一次,晏河清产生了想杀人的冲动,他想给孟西洲一颗子弹。

    “没办法,职业习惯,遇到你这样死活不肯配合的患者,我只好无耻一点,对于无耻,想必你在陆轻晚那里领教过,我们是一类人,不想吃亏的话,咱们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聊聊,没准就聊成朋友了呢?”

    朋友?晏河清可没打算跟他做朋友。

    等了一会儿,他才平息心情,“你想知道什么?”

    “这就对了嘛!你是患者,我是医生,你对我坦白,我才能治病,很简单的道理,那么现在开始好吧。”

    孟西洲摆手让他坐下,喝水。

    他没拿本子和笔,也没准备记录电子档,“看到了吗?我不会留下痕迹,不会出卖你,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你第一次尝试毒药,是什么时候?”

    晏河清依然想杀了他!

    “六年前。”

    “什么毒?”

    晏河清眯了眯眼睛,他现在很想发火,“无可奉告。”

    孟西洲:“……”

    “你不说,我就有疑问,有了疑问我就浑身不舒服,然后我就想给陆轻晚打电话,然后她就知道你不是癌症,而是中毒,以陆轻晚的性格,我觉得吧,她肯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晏河清摁住他的手,将他的手机抢回,丢在角落。

    孟西洲笑笑。

    “虫毒。”

    “虫子?你怎么会……”

    卧槽!没猜到那么犀利。

    “苗疆的毒药吗?你是活在小说里面的人吗?”

    晏河清决定不搭理他。

    “好吧,第二个问题,什么虫子?”

    晏河清冷着脸,还是很想杀了他!

    “好吧,你肯定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

    晏河清道,“三年。”

    “三年都是同一种虫毒?”

    “不是,一个月换一次。”

    “中草药的毒,还是西方科研中心用的虫子?”

    晏河清冷艳扫过他的脸,他的眼神是刀片,足以把他的脸千刀万剐,“无可奉告。”

    尼玛!

    孟西洲道,“为什么?我的意思是,你试验那些毒药,最终想达到什么目的?是你自己自愿的吗?”

    晏河清冷着脸,“你的问题太多。”

    “好吧,那么你只需要回答第一个,为什么?”

    晏河清道,“不为什么,做事情不一定要有目的,有时候就是为了刺激,或者……自我陶醉。”

    孟西洲不是警察,也不是心理学家,看不出晏河清的话真假有几分,但直觉告诉他,晏河清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故意伤害自己,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你知道自己还有多长时间吗?”

    “至少这一分钟我还活着。”

    尼玛,没法沟通。

    “既然你这么不配合,那我……”孟西洲看手机,准备再威胁一次。

    这次,晏河清反而淡定了,“随便你,以陆轻晚的个性,如果知道我的情况,大概会铤而走险。”

    孟西洲紧了紧拳头,想想好像也是,陆轻晚傻缺一个,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事情没少做,万一真的干出什么傻事……

    “你想怎么办?难道就长期忍受折磨?直到自己死去那天?”

    “我早已习惯,无伤大雅。”

    “等下!你就没想过像个正常人结婚生子,遇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就没想过跟谁过一辈子?”

    晏河清面无表情,“不需要。”

    孟西洲:“……”

    晏河清旋转门把手,准备离开。

    孟西洲突然上去拉住他的手臂,快速道,“我可以帮你!华夏医院正在启动新的科研项目,我们想通过培育病人的健康细胞,通过细胞再生技术修复病变部位,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给你换血,换心脏。”

    孟西洲转身去拿自己的名片,塞给了晏河清,“手术有难度,也许会死,但是对于快要死的人,尝试一次又有什么不可以?你愿意的话,我亲自给你做检查,记录你的各项指标。”

    晏河清瞥了眼自己的口袋,“不需要。”

    “留着吧,也许哪天你就想通了!也许哪天你会遇到自己想要守护的人,想为了某个人好好活下来!”

    孟西洲笑着拍他的肩膀,不敢太大力,真怕一巴掌下去晏河清直接跪。

    “你太瘦了,抱不起来女人吧?”

    晏河清:“……”

    ……

    “河神,你怎么样?还疼吗?还难受吗?”

    陆亦琛今天真是被吓死了,见晏河清居然直立行走自己过来,惊讶的跑上去问候,想上去试一试他的呼吸,怕遇到诈尸。

    晏河清的疼痛关口已经过去,只是脸色依然苍白,长长的睫毛覆盖他的瞳仁,喜怒难辨。

    “没事。”

    两个字,概述了他的答案。

    “你现在……”陆亦琛想问他要不要住院。

    “回家睡觉。”

    所以你也可以走了,就这样。

    陆亦琛完美的被放逐,一切来的太突然,晏河清的背影不急不慢消失在门诊大厅,看他的侧影,完全不想让任何人跟随。

    陆亦琛很有眼力见的没有追上去。

    孟西洲双手放入白大褂口袋,凭窗而立。

    这么一闹,他几个小时手术的疲劳早已消散。

    回想晏河清,孟西洲手指慢慢的点口袋,晏河清……晏河清……

    他从地上捡起手机,看到有个微信。

    “晏河清在你们医院,你看到了吗?小琛带他去的,他有癌症,好点了吗?”

    陆轻晚啊,她怎么就那么热心呢?这该死的温柔!

    晏河清说的对,陆轻晚就是个傻子啊。

    “死不了,睡吧。”

    这么晚了还操心别人,不怕过劳死?

    咚咚。

    刘雨蒙敲了下门,门没关,她直接进去,“你今天是什么意思?晏河清没有癌症?”

    孟西洲回头,迎光走来的女人手臂搭着米色的长款呢大衣,上面是紧身羊毛打底衫,很好的勾勒出女性优美苗条的曲线。

    “嗯?我说了吗?”孟西洲转换了眼中的颜色,平淡的揶揄。

    “我听的很清楚,你不要质疑我的听力,你是心外科的专家,其他临床医学水平也很高,据我所知你还没有误诊过,你为什么说晏河清不是癌症?那么他是什么?”

    孟西洲环臂,居高临下看着她笑道,“原来在你心里我那么厉害?从来没有误诊?好像的确是事实,不过刘大夫你这么关心我吗?查了我的诊断记录?”

    刘雨蒙呸了呸,“不要岔开话题,我现在认真问你,他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么?

    “癌症,复杂的癌症,他在国外治疗过,现在全靠一口真气活着,能不能活到每天,全看上帝的心情,我刚才跟他说了,活着的时候开心点,不要克制自己,及早行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