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25章 隐形富二代?破产大富豪?

第625章 隐形富二代?破产大富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他们的专注让叶知秋害怕。

    狐狸没有再动,它似乎看到了猎物,正在寻找最好的机会扑上去饱餐一顿。

    然而,狐狸的的美梦再也无法实现。

    因为一把匕首已经豹子一样直直对准了它——只听到匕首出鞘的铮响,雪亮的利刃擦破空气和雪幕,黑色刀柄滑下了凌厉嗜血的抛物线,以目光无法测度的速度钻入狐狸的身体。

    甚至都没听到皮肉被扎破。

    那只寻觅猎物的狐狸,“吱“惨叫着滚进了雪窝。

    但是这样显然还结束,紧接着,第二个军人像那柄匕首手一样,顺着同一个方向飞窜出去,他抛开自己的匕首,人也随之卧地趴下。

    叶知秋太震撼太激动,连尖叫都没能,她捂住了嘴巴,手指紧紧攥了卢卡斯的。

    军人乐呵呵的拍了下手,“午饭够了。”

    他所谓的够了,是指同伴用匕首扎死了一只野兔。

    他们一共五个人,两只兔子,一只狐狸,当然是够了。

    第三个军人应该是新兵,他也很震撼,但没像叶知秋那么没见过世面。

    年轻军人道,“野外生存训练时,没有军犬开路,只能靠他们自己,匕首很重要,当然也有一些运气不好的人,射中了猎物,但是匕首被猎物带走了。”

    他说的是个笑话,可是没人笑。

    生命面前,任何笑话大概都不会好笑。

    有了猎物,菜鸟叶知秋和卢卡斯被新兵带着去捡柴火。

    他们在雪地里支起来大背囊里面的简单炊具——没有盖子的锅,开始烹饪没有作料、没有油的野味。

    军人麻利的退掉兔子皮毛,给狐狸剥皮,不大一会儿,三个小动物被处理的干干净净。

    “你们是不是学过剥皮?这技术简单了。”

    军人道,“如果隔一个月就让你野外训练一次,你也会。”

    叶知秋问,“可是你们这样大量捕杀小动物,会不会破坏生态平衡?”

    军人突然笑了,火光映着他的脸,他笑起来像个大男孩,只是皮肤略黑了些,“我们不会大量捕杀,今天是咱们运气好,一次抓到三个倒霉的家伙,一般我们的战士进入森林,三五天都没东西吃,就算有,也是没什么肉的可怜虫,何况,我们每次训练的人并不多,不像猎人捕杀那样凶残。”

    雪融化成水,在沟里咕嘟咕嘟的沸腾,简单处理过的狐狸肉在里面翻腾,内脏则丢给了两只黑贝。

    闻着肉的香味,饥肠辘辘的叶知秋感受到了加倍的温暖。

    卢卡斯抚了抚她被火光烘烤的脸颊,“咱们知道的只是九牛一毛,军人一辈子要历经的考验,没有经历的人不会懂。”

    叶知秋的手穿过卢卡斯的腿,抱着,“所以说,咱们现在的生活,都是他们换来的。”

    年轻军人翻了翻正在烤制的兔子肉,粗人没那么细腻的心思,他憨笑,“你们是不是觉得,和平年代的军人很幸福?没有牺牲?不会流血?”

    叶知秋没说话。

    他继续道,“只要有天灾人祸,只要还有人犯罪,就有军人的影子,说个大概的数字吧,去年,我们部队有三十九人,在执行特殊任务时先后牺牲,你们不会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有的不到二十岁,有的是几代单传,有的刚订了婚,有的才当上爸爸……”

    他想到自己的战友,眼眶潮湿,用手心比了个手机屏幕,“出任务前,还在宿舍跟我们说他女儿满月了他就回去看看,刮干净胡子亲亲小宝贝儿,没想到……”

    他没说下去,手心收起来,握成了拳头,去看兔子肉。

    叶知秋泪眼朦胧,轻轻按了按他的肩膀,此时语言显得那么单薄,实在不知道如何安慰。

    他的同伴则强行打破了悲伤的气氛,“熟了熟了,女士优先,美女你试一试,看下味道怎么样?”

    叶知秋在袖子上蹭了下,抹掉眼泪,“嗯!闻着很香啊!你们不光会剥皮,还会烹饪,将来都能找到最漂亮的老婆!”

    单身热军人憨憨的挠挠头,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害羞起来很可爱。

    叶知秋大口咬兔子肉,没有盐味的肉,在嘴巴里实在太淡,但这份暖融融的情分,让她品尝到了意外的美好。

    “好吃!比大厨做的还好吃!“

    军人片了些狐狸肉,不好意思的苦笑,“那个,我们出来不带碗,都是用锅直接喝热汤,你……”

    叶知秋笑呵呵的,“我也要喝!狐狸汤我真没喝过呢!哈哈!”

    “哈哈!狐狸汤的确不太容易喝到,味道……太大。”军人笑笑。

    “有味道,才顺口啊!哈哈哈!“

    叶知秋扶了一把脸上的雪水,分不清是哭了还是笑的冒泪。

    卢卡斯擦了下她的脸,“是不是想发个朋友圈?”

    “想啊,可惜手机没办法开机,晚晚那丫头肯定担心。”

    ……

    陆轻晚和张绍刚面谈了后续的一些工作,顺便在外面吃了午饭。

    “先这样,你回去准备准备,再聊。”

    “张叔你别忘了操心下演员啊,我等你消息。”陆轻晚把一摞文件整理好,塞进大容量手提包。

    张绍刚笑的狡猾,“真不想想用容睿?我觉得还行啊。“

    陆轻晚苦哈哈的弯腰,肚子疼状,“除了他,换个人我都可以考虑,咱们就没有备选项吗?”

    “目前,没有。”

    和张绍刚分开,陆轻晚心有不甘的去公司。

    容睿,容睿,难道她真无法摆脱?

    那个人有什么好?他演的了吗?

    心不在焉的想事情,不知不觉陆轻晚到了自家公司门口。

    她和往常一样,进门就去自己的工位,实在不得已跟容睿合作,她也要占尽先机!

    坐下,打开电脑,陆轻晚发现办公室的气氛很不一样。

    她进门居然没听到前台打招呼,最喜欢凑过来跟她问好的田甜也没说话。

    陆轻晚输入电脑密码,“老郭……”

    抬头,陆轻晚被一面墙吸引了视线,两眼静静凝望多出来的一片风景,低潮的心如飞进了石子,荡起了无数涟漪。

    那是……

    她再扭头,看到了正巴巴看自己的田甜,还有秦政、郭敬轩他们,最后,她看到了坐在总经理位置的西河。

    “逆风飞翔”四个字写了一副意境深远的山水画,横着占据了一面墙的长度,下面摆放了一个中国传统的日晷造型置物架,淡淡青草绿点缀在四周,充满了古典的清新, 储物架摆放了相框,《倾听》的剧照、荣誉、演员风采。

    旁边空置的地方,放了三张不规则的桌子,同风格的椅子,自上而下垂下柳丝一样的三绿色光束,坐在里面,像坐在丛林。

    背景墙是晏河清的剧本打印的图案,还收集了几百部电影的经典台词,做成了影视墙,跟绝世集团合作的文件副本表框放在显眼位置,直接提升了档次。

    陆轻晚、叶知秋两人的照片也放在后面一些,两个风华无限的年轻创业者,给人的感觉青春鲜活,充满了朝气。

    再旁边,程墨安手写的“红袖添香夜读书”那幅字画装裱好挂在合同旁边,注解:程墨安先生手记。

    虽然很明显在蹭程墨安的热度,但是蹭的很自然。

    陆轻晚不敢相信这是西河的杰作,她眨了眨闪瞎的大眼睛,“这些是……谁弄的?”

    秦政也一副“我被吓死过一次我很淡定”的表情,“陆总,这是西河总经理做的,他说,咱们公司的文化定位,最好是年轻时尚,但太追求年轻和自由,会失去对传统文化的理解,所以特意用了日晷,寓意是指引我们的方向,不离开中国人的根本。”

    田甜推了下眼镜,“陆总,西河总经理还说,这是个看脸的时代,你和叶总都是美女,不用白不用,用了肯定不白用。”

    郭敬轩举手补充,“这边的影视墙照片都是他一个人选的,我们今天看到真的很惊讶,都是经典的电影,还有,程先生的字,西河说跟剧组那边要的,他提前做好了,全部的东西都是他一个人搞定,我们都不知情。”

    他们当然不知情,因为西河刚正式任命职业经理!

    西河旋了旋签字笔,在自己的位置坐的惬意,“陆总,怎么样?”

    “你早有准备?算准了自己能来绝世集团当经理?”陆轻晚漫步在焕然一新的办公室,彻彻底底服了。

    这家办公室交给她时,只做了大框架的装修,跟绝世其他的办公层一样,她私以为,只用几个月而已,没必要搞太复杂,也就没动手收拾。

    后来她觉得这样凑合一下算了,什么也没添置。

    说起来,她一分钱都没花。

    西河却在半天内翻新了整个格局,呈现给她一个截然不同的风华。

    这个家伙是鬼吗?

    西河走下自己的位置,一身西装裁剪合体,陆轻晚记得,这是她花钱买的。

    “做企业,最忌讳的是将就、凑合、随便,如果我们对自己的要求都停留在及格线,那么你能指望合作方拿出百分之百的诚意吗?显然,不能!”

    他托腮欣赏墙壁上的电影台词,“风华能走多远,取决于它的领航者把船建造的有多牢固,你驾驶一艘破船,肯定禁不起风浪,但你有一艘航空母舰,所有的海洋都会为你让步!”

    田甜崇拜的用星星眼仰视西河,偶像啊偶像!

    郭敬轩也听呆了,总经理说的有道理!一针见血!

    秦政扶正了近视眼镜,点头认可。

    陆轻晚不敢相信的摸了下西河的额头,怀疑他发烧了,然后她摸了摸自己的,一样的温度,“西河,这是几?”

    她晃了下手指,两根。

    西河道,“你。”

    你=2.

    没错没错,是西河。

    陆轻晚拽他离开办公室,两人在阳台展开私聊,“你没事吧你?你怎么会懂这些?你不是跟周梦蝶鬼混的吗?”

    西河心不在焉道,“为了赚钱谋生,我加班学习了一下,好在我聪明,学得快。”

    不太对,陆轻晚觉得不简单。

    速成吗?品味是随着一个人慢慢渗透入血液的,不会一蹴而就。

    西河这副皮囊下面,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你说实话,你跟周梦蝶认识之前,是不是哪个豪门后代?遗孀?破产少爷?你的身份是什么?”

    西河噗嗤笑了笑,“陆轻晚你是不是想象力太丰富了点?韩剧看多了?哦,提醒下,那些东西一共花了我六万三千五百九十五块,有发票,我要报销。”

    说完,他转身就走,好像这些事跟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

    陆轻晚暗暗思索,会是那么简单吗?她怎么不信呢?

    想着想着,陆轻晚看到了外面广场大屏幕上的时间。

    啊!下午两点四十五分!!

    老狐狸的药!!换药给忘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