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22章 反击,后招致胜

第622章 反击,后招致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都这样了还没消气??

    外公你是属癞蛤蟆的吗?这么大的气性?

    陆轻晚真想那么回一句,但是今天这种情况显然不适合撒娇发小脾气。

    小琛扯了扯外公的衣服,想暂时缓解紧张的气氛,但老爷子视而不见。

    他一双冷眸咄咄逼视程墨安。

    程墨安恭顺道,“您请说,我听着,怎么才能让您消气?”

    陆轻晚一直咬着嘴唇,她怯怯的看外公,这会儿他快要把房子给拆了,愤怒的那么真实,实在害怕。

    欧阳敬亭回到自己的位置,背对程墨安,这个熊孩子!

    “当年的事,到底怎么发生的?说清楚。”

    “好,”程墨安一五一十开始交代,“六年多前,我在滨城参加商业峰会,被人下了药,对方想毁掉我的名誉,我本意是换一种方式解决,但等医生来已经太迟,和晚晚的相遇在我的意料之外,那天她也被人灌醉……”

    如此如此,他避开了敏感地带,做了客观的陈述,全程认真,没有造假。

    陆轻晚拿眼睛斜觑弟弟,看什么看!挖了你的眼珠子!

    没想到如此狗血的命运发生在姐姐和姐夫身上,哎。

    周律师在想,他的陈述是作为起诉的证据拿上法庭,还是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按照一般的法律程序,女方在不情愿或者意识不清醒时,被迫和男性发生关系,男方将承担刑事责任,严重的将坐牢,除非跟女方庭下和解,拿钱摆平。

    但……但是他怎么能想到,对方竟然是程墨安。

    那么一切既定的案例和常规参考,都将失去效益。

    首先,程墨安有庞大的律师团队,国内、国际,任何领域的官司从未输过,再者,程墨安本人拥有超乎想象的人际关系网,或许法院、法官,所有人都会倾斜他那方。

    最后,眼下陆轻晚显然并不希望把他告上法庭。

    欧阳老爷子难道事先毫不知情吗?他怎么会把自己放在如此被动的局面?

    周律师察言观色,仔细判断这场官司是不是还有的打。

    他律师十二年,保持着不败纪录,故此成为欧阳老先生的私人法律顾问,那是因为这些年他从未跟程墨安的人交过手,私心里他不希望打对簿公堂,即便输给程墨安不算丢人,但失败终究是失败。

    且看董事长如何做决定吧。

    欧阳敬亭听懂了,当年竟然是那么个情景,尽管如此,程墨安依然无法为自己辩护,喝醉酒,下药,这些都不是犯罪的理由。

    “这么说,你当时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姓名?”

    “不知道。”程墨安道。

    当时 ,他的确不知道,这是实话。

    欧阳敬亭缩了缩拳头,不知道心里那股郁闷的该往哪儿发,“这些年,你们没有再联系?你也没想过负责?”

    晚晚抿唇,很想替老狐狸说点公道话。

    程墨安握了下她的手,提醒她暂时先不要说话,他来处理。

    “事后我因为一些突发情况去了美国,没能第一时间找晚晚,是我的疏忽,没预料到晚晚会怀上neil。”

    陆轻晚实在有些忍不住了,老狐狸你为什么这么说?你完全可以解释那是因为她突然离开,他找不到她的下落,也可以说,大家一夜的激情而已,谁会想着去联系p友啊!

    可是他没有,他把所有的错误全部承担下来,没有辩解,更没试图给自己开脱,他把脏水全部泼到了自己身上。

    欧阳敬亭觑了觑程墨安深邃的眼眸,从中看不到敷衍,他的认真绝非做戏,同时他也看得出,程墨安对晚晚的用心。

    “就算这样,你还是要为自己犯下的错承担责任——周律师,文件拿给他!”

    周律师瞬间懵了,他甚至想当场劝说不要那么冲动,事后咱们再商量一下吧?

    看他没马上动,欧阳敬亭火气一冒三丈,“还愣着干什么? 准备好的材料给他看看,回头写上程墨安的名字,这张诉讼单我一定要递给法院。”

    陆轻晚心跳忽然憋到了嗓子眼儿,她瞪圆了眼睛等待程墨安说话,你还在等什么啊老狐狸,快点阻止外公啊!!

    程墨安的手稳稳握着她的,温柔的热度在两人的掌心的传递,涓涓细流绵延安然。

    陆亦琛没忍住,“外公,外公,冷静一点,咱们还是私下里再说说吧,姐夫他都主动认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周律师不敢不从,双手有些哆嗦的拿出第一份文件,他和程墨安哪里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程墨安想捏起他不费吹灰之力。

    ”程先生……你看看这个……“周律师双手递出文件,脸因为太紧张变了色。

    程墨安点头。

    他打开文件,看到了扉页的起诉内容,不由紧紧拧了眉头,然后他把文件抽出来,“您要起诉我强b晚晚?”

    陆轻晚听到这里,脸已经没法儿看,外公你什么脑回路!!!

    “没错,你晚晚施暴,在她神志不清醒的时候……”他用讨伐的目光代替说不出口的话,“我是她的监护人,我有权起诉你。”

    程墨安认真听完老爷子的解释,依然很配合的点了头,“有三个问题,我想先问问您,如果您还要起诉我,我愿意出庭。”

    欧阳敬亭坐下,冷着脸,“问吧。”

    看你小子怎么耍花招。

    陆亦琛也是服了,外公你是法盲吗?你是糊涂了吗?出门没吃药吗我的外公?

    程墨安往前走了一步,看了眼周律师,这才道,“第一个问题,一旦我惹上官司,不管民事还是刑事,亦或者是严格保密的情况下,都避不开记者,届时,晚晚必然要被外界知道,作为男人,我并不担心自己名声被媒体编排,但晚晚是女孩子,您想让她怎么做人?”

    欧阳敬亭哼了哼,“你不用操心!我会处理!”

    “您的处理方式,是再次把晚晚孤零零一个人赶出家门吗?”

    程墨安问的温和,但字字珠玑,全部都射中了老爷子的心坎儿。

    他惭愧多年的隐痛,被程墨安揭露的不显山不露水。

    偏偏,最疼。

    陆轻晚鼻子一酸,想哭。

    程墨安接着道:“第二个问题,neil已经五岁,他比同龄的孩子懂事早,不会相信自己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之类的谎话,他知道孩子来自卵子和精子的结合,您希望他将来想到自己出身,便是强b这样字眼吗?”

    “……”欧阳敬亭很想骂一句,但是程墨安说的句句在理,他生气也无用。

    再者,想到那个孩子,老爷子打心底里喜欢,他不希望孩子心理有任何阴影。

    他气呼呼的,不说话。

    陆轻晚揉揉酸酸的鼻子,朝程墨安抛去仰慕。

    老狐狸,你嘴巴好厉害。

    周律师和陆亦琛也听的直点头,对对对,这个道理没错的。

    “第三个问题,您为了保护晚晚的隐私,避开了家人,单独跟我们在这里见面,说明您心里很在乎她的名节,您虽然不肯原谅我的错,却希望晚晚嫁给爱情,找到真心对待她的人,只是偏巧那个人是我,您的面子不允许我太容易得到晚晚,是吗?”

    “……”陆轻晚呼吸断了一拍,老狐狸你好直白啊!

    陆亦琛为姐夫竖起大拇指,这都敢说啊,姐夫你简直要上天。

    “我对你本来就不满意!”

    欧阳敬亭绝对不承认,绝对不顺着程墨安的节奏走。

    程墨安也不跟他计较,而是缓缓道,“另外,周律师手上,应该还有一份起诉书,大概是抚养权吧?”

    陆轻晚“……”

    周律师尴尬的笑笑,“程先生,这……”

    “既然准备了,不如让我看看?”

    欧阳敬亭连输了三次,有些气不过,他不相信自己竟然不如一个后辈,厉声道,“周律师,给他!”

    程墨安简单的看了个大概,跟预想的差不多,“您要拿回neil的抚养权,这份心我可以理解,您爱护neil,想让他回到自己身边,我也充分尊重。不过……”

    他把文件展开,抖了抖第一张,”既然您要走法律程序,那么我也礼尚往来。首先,您将明知有身孕且还在读书的晚晚赶出家门,我可以起诉监护人没有依法抚养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外孙女,

    其次,晚晚生下neil,没有签署任何文件,直接将孩子放在医院,我可以起诉她遗弃婴儿,请问周律师,在美国遗弃婴儿要判刑多少年?“

    这个送命的题,周律师决定不回答,“对不起程先生,我不太清楚这方面的诉讼。”

    欧阳敬亭气的吹胡子,“你敢!你敢起诉我和晚晚?我看你是不想和晚晚结婚,也不想当neil的父亲了!”

    陆轻晚突然想笑,没想到老狐狸居然反败为胜,他这是谋定而后动啊。

    程墨安把两份起诉放好,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既然不能赢得您的信任,我只好让法律为自己主持公道,如您所见,我现在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他是被逼无奈,万不得已。

    “……”欧阳敬亭定了定神,怎么事态的进展跟预期完全不同?程墨安应该苦苦哀求一再退让,直接交出neil的抚养权来换取跟晚晚在一起,怎么……怎么反而要起诉他?

    陆轻晚吸吸凉气,”外公,我要被起诉丢弃孩子,又是在美国做的事,美国一定会让我回去接受审查,到时候您鞭长莫及,能救我吗?咱们和美国没有引渡条约,您能还我自由吗?“

    陆亦琛也暗示的提醒道,“外公,美国是基督教国家,对孩子很重视,别说遗弃孩子,打胎都不许,陪审团绝对不会帮我姐,反而倾向我姐夫,他抚养neil长大,给他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生活,还找到了亲生母亲,怎么听都是大好人一个,而您,这是棒打鸳鸯呢。”

    说完,陆亦琛看看姐夫,我对你好吧?你的钱值了吧?

    欧阳敬亭手杖往地板用力一戳,“程墨安,我问你一个问题。”

    “您请问。”

    ”你能保证一辈子都爱护晚晚吗?“

    陆轻晚澄澈的眸子眨了下,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老狐狸要怎么回答呢?

    “能。”程墨安斩钉截铁。

    “如果不能呢?”

    程墨安回看身边的小女人,如果不能?他从未想过,既然爱了,便是一生一世,不存在其他可能。

    “外公的意思呢?”

    欧阳敬亭道,“自古以来,男人都在江山和美人之间徘徊权衡,有些人可以为了女人放弃江山,有些人则只爱江山不要美人,那么你呢?

    如果我让你写一份承诺书,将来你若是背叛晚晚,或者想跟她分手,就拱手交出你名下的全部资产给她,你敢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