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21章 程先生的一跪

第621章 程先生的一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夜,程墨安和陆轻晚靠着床头,一人一本书,假装看的认真。

    其实都在等neil的最新情报。

    嗡嗡。

    陆轻晚抓起手机。

    小琛:“老姐,晏河清这个死变态!他一个字也不改!!我能杀人吗!”

    陆轻晚翻过去手机,没搭理。

    嗡嗡。

    程墨安划开手机。

    妈妈:“儿子啊,天气预报说降温了,你要都穿衣服哦!太晚了,我不打扰晚晚睡觉,你替我提醒她哦!还有我的宝贝孙子,多拍点皂片,我想他想的睡不着。”

    程墨安翻过去手机,没搭理。

    两人相视一笑。

    看书看书。

    嗡嗡。

    两个手机同时响了。

    【狮子家族】neil:“曾外祖父很好啊,安全。”

    neil拉了个三人的微信群。

    额……

    程墨安微微一笑,“晚安。”

    然后他把自己的昵称改成了狮子爸爸。

    陆轻晚松了一口气,“宝贝晚安,妈咪爱你哦!么么哒!”

    然后,她把昵称改成了狮子麻麻。

    【小狮子】:“晚安爹地,妈咪!”

    随后,程墨安的昵称变成了【狮子粑粑】

    嗯,很满意。

    陆轻晚捂嘴偷笑,三十岁的人啦,怎么可以辣么可爱!

    ……

    为了保护晚晚的隐私,欧阳敬亭特意把见面地点选在了晚晚的湖边别墅。

    “外公……“陆亦琛看他一脸颜色,要杀人的表情,慢慢道,”我姐和我姐夫当年还年轻,现在孩子都那么大了,你网开一面,给他们一个认错的机会。“

    “你懂什么?!机会?给什么机会?就他那种行为,他配?”

    儿子再可爱,也弥补不了父亲的罪行!

    陆亦琛小心翼翼的斟茶倒水,不敢再强行劝说。

    想想其实外公的火气也可以理解,程墨安的确很渣,对,渣!

    “外公说的对!他那种人放在古代五马分尸都不够,外公,你别手软,千万不能手软,必须好好教训,外公喝茶,先提提神。”

    欧阳敬亭啜了一口茶水,“周律师,东西都带全了吧?”

    周律师颔首,“都带来着呢董事长,我会亲自交到他手上,为保护陆小姐的个人隐私,起诉期间陆小姐本人不需要出庭,您大可放心。”

    陆亦琛偷偷给周律师递了个眼神:认真的?没有商量余地?

    周律师点头:是的少爷,老爷子态度强硬,没有商量余地。

    “外公,一会儿你要是忍不住想打人,交给我,我力气大!绝对打到你满意!”陆亦琛决定顺着外公的气儿,跟外公一个阵营。

    姐夫,你自求多福。

    “外公,你来的这么早啊……”陆轻晚跑进门,先看到了坐在客厅正中间的外公,瞧着老爷子刚正不阿的神情,乖乖收敛了动作。

    “周律师也在呢?”陆轻晚讪笑。

    外公你要不要这么齐全?御用律师随身携带,真要闹上法庭还是怎么滴?

    周律师颔首,“陆小姐,好久不见。”

    陆轻晚笑笑,“呵呵。”

    然而本姑娘并不想看到你。

    “人呢?那混账东西怎么没来?”欧阳敬亭顿了顿手杖,笃笃声音居然有恐怖电影的效果。

    陆轻晚挠挠头发,“他……临时有点小事,嗯……快了。”

    “胡闹!简直胡闹!堵车?他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个混账东西!”

    陆亦琛往后退了退,不敢再触外公的逆鳞,老爷子这次真是怒了。姐夫你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时刻怎么可以堵车,换做我肯定提前三个小时出发乖乖等着。

    陆轻晚给老爷子捶背捏肩,“外公,滨城的路太少了,要不你捐钱修几条?现在很流行做慈善啊。”

    欧阳敬亭不买账,“少糊弄我,你现在就给我闭嘴!修路?我现在不想修路,只想修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小子!”

    陆亦琛悻悻的苦笑,“外公……你这……话说周律师,你们真准备起诉吗?起诉什么啊?”

    周律师道:“是,董事长的意思很明确,您遭遇的不公待遇,必须让对方付出代价,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至于起诉什么,还是不说出来为好。

    陆轻晚咬咬舌尖,“噢……不管对方是谁吗?”

    “是,不管对方是谁,都要起诉到底。”

    呃……

    按照约定的时间,罪犯五分钟后压轴出场。

    程墨安一身黑色的西装,赤手空拳,踏着窗外的夕阳走进客厅。

    他身影高,进门就挡住了大片光亮,蒙在逆光之中,只有一层淡淡金辉,修饰了他的轮廓。

    陆亦琛:“……”

    连负荆请罪都自带美颜滤镜?

    陆轻晚则忐忑的咬咬嘴唇,不敢想象外公将如何发难。

    欧阳敬亭眯起眼缝,“你是……程墨安?”

    周律师呼哧撑开了两只铜铃大眼!镜框几乎无法容纳他膨胀的眼球,他看到什么?老天,谁来告诉他,眼前这位是不是幻象?

    程墨安?绝世集团的程墨安?

    在商业论坛上,他有幸见过程墨安,程墨安为人低调,绝大部分时间不出现在公众视野,万幸那次他去了。

    周律师再三确认,没错就是程墨安!

    放眼滨城,没人能撑得起这么强大的气场。

    他来干什么?

    他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莫非他是那位肇事者背后的靠山?

    还是……他……本人?

    不可能吧?

    周律师实在不敢往那方面想,光是想想就亵渎了程墨安的身份。

    程墨安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弯腰鞠躬九十度,深深地一躬,代表了他的真诚和歉意。

    欧阳敬亭凛了凛,“你这是干什么?”

    陆轻晚张开嘴巴,却没有说话,她答应过老狐狸,今天绝对不帮忙求情。

    看到姐姐没言语,外公又那么严肃,陆亦琛也不敢乱插嘴,只能静静等待下一幕。

    程墨安缓慢的逐字解释,“欧阳先生,您口中那个曾经深深伤害了晚晚的男人,是我。”

    啪嗒!

    周律师的眼珠子掉了。

    程墨安!怎么……怎么可以?

    那个在商业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么就……就成了侵犯少女的恶棍淫魔呢?

    欧阳敬亭枯瘦的手指紧紧握拐杖,听到他这句话,他老练的修为还是被触动,皱纹抽搐,最后把所有怒气都放在眼睛里,怒目如火焰,“你?”

    程墨安弯腰,低头,挺拔的身躯此时矮了一截,“是我,当年是我犯下大错,伤害了晚晚,事后没能及时补救,导致晚晚承受了六年的委屈,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

    明明……明明他的的确确是大坏人,明明他真的伤害过她,可是看到一向都站在人群最顶端,享受万众崇拜的程墨安,像阶下囚一样放低了姿态,彻彻底底低到了尘埃,陆轻晚还是好心疼,好心疼。

    言罢,程墨安双膝弯曲,径直跪地。

    膝盖和地板砰然接触,没有缓冲,他跪的利落虔诚,不带丝毫的犹豫。

    陆轻晚惊骇的张大了嘴,想上去做点什么,却没能动弹。

    不止她,陆亦琛也将嘴巴张到最大,他完全不敢相信程墨安会给人下跪。

    他那样的男人,膝盖何止有黄金,简直有江山万里,他在无数人心里就是王一样的存在。

    可是现在,他为了获取外公的原谅,为了争取和姐姐在一起,竟然下跪了!

    欧阳敬亭也吃了一惊,程墨安给他下跪,他……委实没想到他怎么放低自己。

    豪华大客厅瞬间鸦雀无声,连几个人的呼吸都压抑的听不到。

    程墨安跪地,缓缓抬起头,补足了没说完的话,“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也愿意接受您的任何责罚。只求您成全我和晚晚,让我们在一起。”

    他深邃无边的眼睛,曾深情看着小狐狸缠绵多情,曾怒视对手,让对方丢盔弃甲,也曾教导neil,如何正直勇敢。

    而现在,这双眼睛仰视着一位老人,只有深不见底的愧疚和恳求。

    陆亦琛眼睛湿湿的,他一个大男人都要被感动死了,再看看亲姐,已经泪目婆娑。

    好吧姐夫你厉害,这一招男女通杀。

    不玩儿高冷,用深情。

    欧阳敬亭突然厉声呵斥,愤怒让他脸上静脉扩张,矍铄的双目呼出两团烈焰,“混账东西!”

    哐!

    伴随着他的怒骂,那握在手中的拐杖突然逆风扬起,只看空中划过凌厉的黑色弧线,瞬息便是受力点被击中的沉闷重音。

    他那一下,用了全身的力量,人在极度愤怒的时刻,力气比平时大的多,他自己也不知道拐杖落在程墨安后背,到底有多大的杀伤力。

    程墨安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老爷子打的那么重,他忍着突然横扫在背的刺痛,喉咙里发出极低极沉的闷哼。

    没有一丝抱怨。

    “你好大的胆子!看今天不打断你的腿!”

    箭在弦上,欧阳敬亭不得不发,毋宁说他是程墨安,纵然天王老子,他也不能忍,不能姑息!

    “外公!”

    反应过来后,陆轻晚上去抱住了欧阳敬亭的腿,和程墨安一起跪下,“外公,我也有错,你连我一起打吧!”

    欧阳敬亭在气头上,脱口而出,“你以为我不舍得!”

    嗖!

    拐杖再度高高的扬起!

    陆轻晚死命闭上眼睛,准备承受外公的暴击。

    这一天迟早会来,她以为程墨安会跟外公理论辩解,以为他会提出给金钱的补偿或者别的,但他没有。

    他好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但他还是来了。

    一颗心顺着她的眼睛滑落腮边,墨安……谢谢你。

    那么,让我们一起面对吧,我想和你一起承担。

    然而,她等来的是一个温热的怀抱,还有熟悉的淡淡烟草味道。

    “呃。”

    程墨安又吃了一记重击,嗓子里发出沉沉的闷哼。

    陆亦琛心脏狠狠的抽了抽,心跳几乎要卡在结点下不去。

    “姐……夫……”

    欧阳敬亭怔住了。

    陆轻晚则心疼哭了,她乱了方寸,不知道该摸哪里,“墨安,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程墨安柔声笑道,“不疼,外公没舍得用力。”

    还没舍得呢?都那么狠心了!!

    大骗子!

    陆轻晚吸吸鼻子,“你怎么那么傻啊你!都不知道躲开吗?”

    程墨安替她擦了擦眼睛的泪,“外公的愤怒我理解,将来若是咱们的女儿被人欺负,我一定毙了他,绝对不止打两下这么轻松,外公已经手下留情了,咱们要谢谢外公。”

    不要!她才不要谢他!他那么狠心!

    陆亦琛彻底被姐夫折服,姐夫你这么厉害,哪里需要我帮忙啊?

    你就是给我个台阶而已,让我拿景鸿大厦心安理得吧?

    欧阳敬亭被两个孩子一唱一和给弄的火气也不知道怎么发泄才好,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起来。”

    程墨安也没拖沓,先扶起晚晚,再自己起身,“您如果还没消气……”

    “没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