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05章 程墨安你坏透了!宝宝想回家

第605章 程墨安你坏透了!宝宝想回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清楚了程墨安的意思,陆亦琛的眉梢连着抽了两下。

    他在拿捏分寸,是配合演戏,还是真的一刀下去?

    程墨安看上去是清风霁月般的人,不至于真拿刀子捅佐藤吧?好歹佐藤也是活生生的人,挨了四颗子弹没死已经狗解气了,不至于真的给他来几刀。

    陆亦琛又不解的看了看程墨安,用眼神询问:姐夫,玩儿真的吗?一刀下去没轻没重的,死了怎么办?

    陆亦琛干过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就算捅刀子也是自卫时候不得已的应急之策,对方坐在椅子上让他动手,坦白讲他不太能狠得下心。

    佐藤脸上的冷汗已经很血迹混合成了一体,惊慌的眼神苦苦哀求,用他听不懂的语言一次次跟程墨安求饶。

    程墨安刚才问了什么,佐藤回答了什么,陆亦琛全都不知道,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佐藤没能达到姐夫的满意。

    程墨安嘘了口白烟,他抽烟的时候动作高雅清隽,跟佐藤的狼狈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看来,你今天喝的酒还不够分量。”

    话音落下,程墨安径自握住了陆亦琛的手腕,只见那雪亮的匕首照着佐藤的左手手背,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佐藤的手背血液喷涌,一股热流滚出,须臾打湿了他的衣服,一些血迹溅红的地板。

    佐藤惨叫着嗷嗷求饶,“程先生……饶命……饶命程先生!”

    陆亦琛傻了般怔怔看自己的手,还有依然在自己手里、不断滴血的匕首,眼球倏地飞出半截,连动作都跟着迟钝一拍,他喉咙紧紧地无法自然呼吸,好半天才看到程墨安那张依然云淡风轻的脸。

    程墨安那只刚才指挥过杀伐的手,重新放入裤袋,慢慢抽烟,“学会了吗?小琛。”

    陆亦琛怔怔点头,“会……了。”

    “很好,”接着,程墨安颔首俯视狼狈的佐藤,他双手双腿无力的瘫软,要不是沙发够深,他只能烂泥一样倒在地上,“佐藤先生,想起来了吗?谁做的?”

    佐藤目光涣散,浑身的骨头都碎成了残片,下颌骨在颤抖,“我、我……我做的,是我做的,我打听到程先生的船只要经过北海道,提前埋伏了鱼雷,您的船经过时,鱼雷爆炸……”他抽了几口冷气,“所以您的船才会下沉,是我做的,程先生我都承认,您饶了我一命,您饶了我吧。”

    再这么下去,他就算不死也是个残废,坐牢也好过被程墨安虐待致死。

    佐藤终于见识到了程墨安的狠毒变态!

    他跟外界说的儒雅中国商人是两码事,他儒雅的外表下面,藏着一颗狼子野心!!

    程墨安勾唇,“既然这样,绝世集团被爆出工程丑闻,日媒大肆渲染,导致绝世集团的分公司一夜之间缩水一百二十亿日元,也是你做的?”

    佐藤疼的吸冷气,只想一死了之,“是……是我做的,我让人制作了一份假的鉴定报告,爆料给媒体,他们开始大范围的曝光,后来……后来绝世集团在东京的商场被抢砸,也……也是因为这些报道,程先生,我只做过这些,我发誓我只做过这些。”

    陆亦琛挠挠耳朵,什么跟什么,他一句都听不懂,为了更好的做个高端企业管理者,他是不是也要勤学苦练多个国家的外语?

    瞪眼瞎的苦恼谁能懂?

    姐夫你稍微翻译一下啊!

    程墨安冷哼,“只做过这些?”

    做了这么多抹黑污蔑绝世集团和程墨安个人的事,竟然说“只”?

    很好。

    程墨安弹了弹烟灰,“小琛,动作要领没忘吧?”

    陆亦琛跃跃欲试,扎哪儿比较有技术含量呢,“没忘,记得很清楚,但还没实践过,不知道行不行。”

    “没事,头回生二回熟。”程墨安道。

    陆亦琛的嘴巴抽了抽筋,姐夫你真是……很坏!

    练习生陆亦琛尝试着扎了佐藤的右手,佐藤瑟瑟发抖的又是惨叫,他浑身鲜血,脸已经看不出人形,两只眼睛溅了血迹,模糊了视野,“啊……啊!!”

    陆亦琛听的耳朵疼,噗嗤拔出匕首。

    噗!

    血像是喷泉一下子喷射!倒置的水龙头一样一飞冲天,那样子不可谓不壮观。

    陆亦琛尴尬的咽了咽唾沫,“姐夫,好……像扎的不对,扎到了大动脉。”

    程墨安拍了下他的肩膀,让他丢掉匕首,“事情搞清楚了,没必要跟他浪费时间,便宜他一次。”

    陆亦琛挤了挤脸,笑的整张脸都僵硬,“现在怎么办?”

    程墨安示意黑衣人,“录的清楚吗?”

    黑衣人恭敬道,“很清楚,音频我会发给警方,总裁想怎么处理佐藤?”

    佐藤已经昏死过去,大动脉被黑衣人临时按住,不然他十分钟就会流血过多而死。

    “先送去急救,稍后让他自己报案自首。”

    让他去自首?连证据都准备好了居然不报案?姐夫你要不要这么腹黑?好处全拿走,坏人你是一点点也不沾啊!

    佩服!大大的的佩服!

    “是,我们去办!”

    程墨安找到烟灰缸,揿灭了香烟,回神看到陆亦琛还盯着佐藤,“怎么了?不过瘾?但是他已经晕倒了,现在补刀没意思。”

    陆亦琛来回揉搓自己的双手,他双手很稳居然没颤抖,“不是不是,姐夫,我比较好奇,你怎么……怎么这么下得去手?”

    程墨安拢了拢风衣领子,立好,遮挡外面的寒风,“觉得我心狠手辣没人性?”

    陆亦琛跟着他走,外面风呼啦啦吹在脸上,他冷的清醒了一些,“我没这么说。”

    就是想了想而已。

    程墨安道,“对付什么人用什么招呼,佐藤这种吃硬不吃软的家伙,讲道理行不通,但换做别人我就不会这么做。”

    “呵呵,呵呵呵。”陆亦琛抱了抱自己的膀臂,真冷啊。

    “比如你,你不听话我最多让你姐骂你一顿,不会下手……”他说到下手,想拍一下陆亦琛的肩膀,但他触电般跳开了,程墨安笑道,“打你。”

    陆亦琛讪讪的一笑,“那你对我外公呢?他马上要召唤你面圣,你怎么办?”

    “……”程墨安默了默,“还好我有儿子。”

    陆亦琛:“…………”

    不记得睡了多久,陆亦琛醒来已经日上三竿。

    宿醉后,他头痛欲裂,挡了挡窗外的阳光,眯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天亮。

    平躺在床上,陆亦琛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他偷听程墨安开会,被程墨安带去吃饭,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然后……然后他上车,去了很远的地方。

    再后来呢?

    陆亦琛用力揉太阳穴,记忆游走在大脑皮层边缘,想捕捉却无从寻找。

    他依稀记得自己见到了血光,似乎还有陌生语言的叫嚣。

    他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想不起来。

    陆亦琛爬起来,发现自己身上只穿了一条四角裤,其他的衣服全都没了踪影。

    我晕!!

    陆亦琛跳下床,他不会喝醉了干了什么坏事吧?

    他可是冰清玉洁的处男!!

    “睡的好吗?”

    程墨安一身清爽的衣服,头发蓬松有型,刘海斜弋在额头,露出幽深湛亮的眸子,他手中捏着咖啡杯,正坐在客厅阳台看电脑。

    陆亦琛伸了个懒腰,假装很从容,“姐夫,我……这个……”

    “昨晚你吐了,衣服是服务员换的,女服务员。”程墨安微微一笑,特意强调了性别。

    陆亦琛的脸红了半边,“昨晚,咱们是不是出去做了什么事?我有点想不起来。”

    程墨安这次笑的更加扑朔迷离,“连人都敢杀,居然想不起来,是不是太亏?”

    “什么!!!”陆亦琛跳过去,“你说什么?杀人?我怎么会杀人?我……不可能!”

    程墨安道,“拿匕首捅刀子,戳中了对方的大动脉,你说这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陆亦琛死活不信,“我就算喝醉也不会杀人,你骗我!”

    程墨安把电脑屏幕转向他,“自己看。”

    他自己提步去卫生间。

    出来时,陆亦琛脸色苍白的陷在沙发里,傻愣愣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显然被吓傻了。

    “想起来了吗?”

    陆亦琛的表情比哭还痛苦,“姐夫,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怂恿我喝酒杀人?你毁掉了我做好人的权力。”

    程墨安揉揉他的脑袋,“惩恶扬善就是好人,你昨晚做了好事,何况,是谁不服软非强调自己是大人?你所看到的就是大人世界,欢迎光临,陆亦琛。”

    陆亦琛想哭,他两只手抖的想筛糠,“姐夫,你拉我下水,你得对我负责!”

    “嗯,对你负责,这份资料我会保存好,不会被警察发现,以后乖乖的。”

    陆亦琛瞪瞪眼睛,“你威胁我???”

    “不是很明显吗小舅子?”

    啊啊啊啊!!万恶的程墨安!!

    “今天还去吃寿司吗?我特意让山本次郎给你预留了生鱼片寿司,他的拿手好菜。”程墨安看他炸毛实在想笑,口口声声说自己长大了是个大人,目前看来还不够啊。

    但是迈步第一步就快了。

    陆亦琛扭头表示拒绝,“不吃!我要回国跟我姐告状!我跟她说你……你……”

    你了半天,陆亦琛没你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转移话题,“你对付佐藤一郎那么顺手,为什么不直接弄死沈云霄?”

    程墨安道,“国情不同,敌人不同,当然不能用同一种办法,再者,我把沈云霄弄死,你和你姐还有叶知秋不是少了很多乐趣?留着慢慢玩儿吧,不想玩了跟我说,我教你。”

    陆亦琛的脑袋轰隆膨胀了三倍,脑浆呲呲呲沸腾,“我……我想回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