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04章 宝贝别怕,喝点酒壮壮胆

第604章 宝贝别怕,喝点酒壮壮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车子终于停下,前方是一片仓库,四面八方都是厂房,有些厂子还在冒烟搞生产,此地距离市区已经八十公里。

    陆亦琛下了车,迎面一阵风吹的他精神一震,“姐夫,这地方好像不适合搞那些活动吧?”

    程墨安大手一挥,从侧面走来两个男人,两人戴着墨镜,一身纯黑的服装,恭敬的颔首,“总裁,查清楚了,就是他们,全都在中间的小楼,带头的叫佐藤一郎,今晚他们在这里举办庆功宴,加上陪酒人员,有二十八个人,咱们怎么处理?”

    程墨安手腕一转,一把哑黑色的勃朗宁顺利上手,在夜色下熠熠生辉。

    陆亦琛咕嘟咽了咽口水,“姐夫……”

    姐夫?

    两个黑衣男人均惊恐的看向程墨安,什么情况啊总裁?拉小舅子下水吗?

    小伙子看起来才成年,会不会太狠?

    程墨安点了点下颌,“给他把左轮。”

    他出道时也是二十岁,小琛也该见识见识真正的世界了。

    陆亦琛又吞了吞唾沫,“我?”

    男人二话不说,丢给他一把弹匣满堂的左轮,勾唇笑道,“帅哥,会用吗?”

    他准备教陆亦琛怎么拉保险,怎么发射子弹,却被程墨安按住了手,“不需要会。”

    陆亦琛:“……”

    我仿佛被带入了大人的世界,但你却让我继续当个乖小孩子。

    但是不好意思,我已经偷偷长大了。

    陆亦琛苦笑,“姐夫,我真不会用啊。”

    “不会用就对了,后坐力强,容易走火,而且这是假的。”

    假的??

    你骗谁!!

    说完,程墨安鹰隼看向前方厂房,眼眸中闪烁几簇火焰,“一锅端了,走。”

    “是!”

    “是!”

    陆亦琛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他就是喝了酒而已,他就是上了车而已,为什么突然要卷入一场恶势力打斗?

    程墨安言简意赅道,“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的酒店玻璃会被砸碎吗?想想,单纯的讨薪闹事谁敢?”

    陆亦琛撑大了瞳孔,“你是说,有黑道的力量?”

    “不,是恶意竞争者。”

    也没有明确的区别。

    陆亦琛紧跟程墨安身后,他单手拎勃朗宁,魁梧挺拔的身影在夜色中威风凛凛,即便搞偷袭,也带着不可侵犯的高贵。

    陆亦琛不自觉的矮了半头。

    两个黑衣人在前方开路,两名狙击手在高处伏击,他们一共只有六个人。

    “姐夫,这种事你怎么不报警啊?”

    程墨安夜色下的黑眸亮如晨星,“这里是日本,何况警察有用的话,你还能活到今天?”

    陆亦琛被他怼的哑口无言。

    好吧,他得承认,自己做的缺德事不少。

    程墨安挥手制止他的脚步,用眼神示意他观察四周,随时注意他的动向,陆亦琛点头表示我懂,我不是新手你放心吧!

    跟老姐说过注意安全,这特么安全个屁。

    程墨安挥了挥勃朗宁,笑道,“酒劲儿上来了吗?”

    陆亦琛恍然大悟,合着姐夫让他喝酒是为了壮胆?

    “上来了,给我一个支点我能翘起地球。”

    程墨安笑着观察他已经红透的脸色,的确像那么回事,“这个真没有。”

    陆亦琛也笑了,姐夫真有意思,他喜欢姐夫超过姐姐一分钟。

    程墨安耳朵里的蓝牙耳机闪了闪,他听到了里面的汇报,沉声下令:“行动。”

    随着下令二字出口,两个黑衣人就像夜行中的决战精灵,无声无息的穿行在黑透了的夜幕下。

    陆亦琛狠狠揉眼睛,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姐夫,刚才是两个人吗?”

    “你也可以理解为是两个鬼。”

    “别啊姐夫,我虽然喝了酒,也会点八卦玄学,但鬼这种东西,我还没学会怎么收复,毕竟我不是林正英。”

    鬼不鬼没法下定义,但两个黑影的速度实在太快,快的眼睛来不及看,快的只在闪身之间,如果不是他喝多了产生错觉,那便是强中自有强中手。

    无疑,程墨安身边存在各色绿林好汉也不奇怪。

    程墨安的风衣被夜风吹开下摆,显得他颇有职业杀手的凛冽,“你可以把他们理解为死士。”

    陆亦琛吞吞口水,“姐夫,你养死士?僵尸那种吗?”

    “不,钱够多,人也能当鬼。”

    陆亦琛:“……”

    姐夫,我的三观就是被你这种人毁掉的!!

    只听到中间小楼传来一阵尖叫,程墨安身影飞快一闪,速度不比死士慢多少,他身材更修长,腿也够长,所以纵身的瞬间就像飞龙跃过了龙门!

    陆亦琛还在发呆,程墨安已经没了影子。

    呆萌的小舅子又揉了揉眼睛,“酒劲儿真大。”

    仿佛看到了四海八荒神鬼灵三界。

    程墨安一脚踹开了小楼的大门,正对着门的便是一个偌大的红色地毯,上面横陈着几个衣衫清凉的本土美女,典型的日式妆容,日式身材。

    其中两个因为惊吓过度抱着同伴瑟瑟发抖,还有几个胆子大的,目光惊艳的望着突然闯入的男人,但是看到他手中的武器,又默默的咬住了嘴唇不敢乱瞅。

    程墨安单手持枪,迈开长腿,红毯在他皮鞋下慢慢变短,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正中间的男人。

    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只有领带凌乱,衬衣上有几个鲜红的唇印,此时他正呷酒品酌,眼神懒惰邪魅,他的中文有浓重口音,“程墨安,你竟然会找到我地盘。”

    程墨安手指弹开安全栓,寒霜覆盖的冷面没有表情,“佐藤先生,你做事实在不谨慎。”

    话音配合他的脚步,寸寸逼近。

    佐藤一郎砸了砸舌头,他并不畏惧杀进来的不速之客,摆了摆手,从后面走来两个全副武装的男人,各自拿着步枪,他们早已防备。

    “你说我不谨慎?呵呵!比一比?”

    程墨安微微冷笑,他的笑容似来自万丈深渊,能凝固那人的灵魂,“为了击垮绝世集团,煽动民众闹事,买通新闻局发布假新闻,甚至不惜被警察发现,想刺杀我,我很佩服你。”

    绝世集团近年来势头迅猛,以绝对优势碾压了佐藤和其他本地公司,他们对此怀恨在心,跟绝世打价格仗、暗中制造负面新闻、通过裙带关系拉拢合作方,各种办法都没能改变颓势,于是佐藤想到了刺杀。

    只要程墨安死于非命,绝世必然会撤离东京。

    这种做法无异于自杀式袭击,倒是很像他们的老祖宗。

    程墨安早已看穿了他们的阴谋,明面上跟当地闹事者打的不可开交,实际上那点小麻烦只是他的障眼法,他的根本目标是揪出刺杀凶手。

    他用了三天时间,终于查到了佐藤。

    佐藤要程墨安的命!

    “可恶的中国人!我的家乡不欢迎你!”佐藤掷碎酒杯,清酒濡湿地毯,渗透雕刻的花纹。

    程墨安淡然勾了勾嘴角,刀锋般的眉宇再无仁慈包容,“既然你如此深爱自己的家乡,那么……”

    砰!

    程墨安扣动扳机,青铜色子弹飞出枪膛,刺破了空气旋转着飞向它的宿命之地!

    噗……

    子弹射中了佐藤的左臂,鲜血溢出他的西装,浓稠的血液融化在藏蓝色西装上,看不太清楚,佐藤诧异的瞪了瞪眼,他不相信程墨安真的会开枪!

    后坐力并未改变程墨安挺拔的姿势,他目光如火炬,一半愤怒,一半凉薄,“佐藤先生,忘了告诉你,这里面的子弹也是你的家乡所制,效果如何?”

    佐藤抹了把伤口,右手一片猩红,他的眼睛瞬间染了血,“巴嘎!!”

    旋即,步枪的枪口对准了程墨安一人,能将他打成筛子!

    砰砰砰!!

    子弹猝然齐发,黑色的子弹头在空中交织横穿,任何一枚都足以要他的命。

    而程墨安的身躯像罩上厚厚的铠甲,他翻身抄起桌椅,挡住了前方的子弹,左膝撑地向同方翻了个身,人已经躲进了大理石柱子。

    砰砰!

    两枚子弹从他刚刚离开的地方飞穿,射中了墙壁,墙灰剥落,留下两个深深的弹坑。

    程墨安再度拉下保险,在子弹切换的空档侧身又是一枪。

    这次他射中了佐藤的右臂。

    佐藤发出一声惨叫,嗷嗷叫嚣着要程墨安的命,“给我上!灭了他的口!”

    陆亦琛来到时,里面已经展开了激烈的枪战,他什么都没顾上,耳边全是砰砰的子弹声,还有惨叫和怒骂。

    脑门一热,陆亦琛屏住了呼吸,万幸他酒劲儿很足,还不至于吓得腿软跪地。

    他抬头看到大理石柱子后面的程墨安,喉咙紧绷绷的,想说什么却没发出声,姐夫……你疯了吗?!!!

    程墨安理智清醒的在心中倒计时,三、二……

    一!

    他双手端枪,出手又是一发子弹!

    “嗷!!”

    这次,他射中了佐藤的左腿。

    程墨安的私人保镖终于得到了出动的命令,用麻醉弹横扫佐藤的爪牙,两个黑衣人盘踞在吊灯上,居高临下的一同扫射,杀手们应声倒地。

    其中几个暗杀者已经被远处的狙击手搞定,现场倒下了十三个杀手,均是兵不血刃。

    佐藤目眦欲裂的瑟缩着往后退,“你……你干什么?你别过来!”

    程墨安重新站在红毯中间,他脚下几个女人早已吓的失去了喊救命的功能。

    “佐藤先生不请我喝一杯?”

    “我……我马上撤走我的人,你……你别动!别动!”

    佐藤中了三颗子弹,但都不足以致命,他眼睁睁看着鲜血打湿了地毯,地上一滩污秽,想爬起来却是不能,脑门冷汗涔涔,表情因太恐惧而变了形,眼珠凸起外翻,像一只被拍鼓了肚皮的癞蛤蟆。

    程墨安嫌恶的蹙蹙眉头,“佐藤先生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佐藤咽了咽唾沫,他喉咙干涩的如火烧烟熏,“我……我说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动绝世集团,求你放了我,程先生,求你放……放了我!”

    佐藤吃力的爬下座椅,膝盖软软的倒地,还没下跪便因受伤而普通趴下,模样实在狼狈。

    陆亦琛看他血粼粼的样子,不禁恶寒又恶心的吐了吐冷气。

    程墨安蹙紧眉头,很是不屑他的举动,“佐藤先生,我记得你的家乡教育你们要有武士精神,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活,怎么……”

    他失望的摇了摇头,第四次开枪,射穿了佐藤的右腿。

    佐藤尖叫哀嚎,“程先生,求你放了我……求求你,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程墨安手指一旋,勃朗宁脱开他的手,被黑衣人接住。

    “总裁,已经处理干净了,他的人全在这里,二十八个。”

    程墨安点头,“很好,把佐藤先生扶起来,他是佐藤实业的董事长,怎么能趴在地上?”

    陆亦琛听的头发发麻,姐夫……那位帅炸天的神枪手真是儒雅矜贵的姐夫吗?

    好像还真是啊,就算把佐藤打的浑身是血,死狗一样摊在地上,他依然能片叶不沾身。

    姐夫……我没得罪你吧?现在道歉来得及吗?

    佐藤被强行按在椅子上,浑身鲜血淋漓,脸色苍白,嘴巴抽搐着求饶,“程先生……我……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程墨安摆了摆手,“小琛,你来。”

    陆亦琛吸了吸凉气,“姐夫……您有什么交代?”

    卧槽,膝盖有点软。

    佐藤这样子可以说非常惨啊。

    程墨安微微一笑,“子弹显然不是好选择,给你个匕首。”

    他将雪亮的匕首放入陆亦琛手中,换掉了他的枪,“纠正一下,这个,真的。”

    陆亦琛:“……”

    我……我知道。

    程墨安擦亮了火柴,一豆火苗腾地雀跃,点燃了香烟。

    他慢慢吹了下烟灰,“酒劲儿还有吗?”

    陆亦琛挺了挺腰杆,“有!”

    “很好,从现在开始,我要问佐藤先生几个问题,他老老实实回答,你就认真听,他不好好配合,你就替他挠挠痒。”

    他的挠痒是说给他一刀,地方随便选,别弄死就成。

    陆亦琛领悟了他的意思,心里阵阵发寒,又感觉特别刺激,“好的姐夫,我懂。”

    程墨安单手放入西装裤袋,风衣下摆被他撩起一角,整个人焕发出谪仙的优雅清越,实在跟杀人不眨眼的大坏人联系不到一起。

    “佐藤先生,请问砸碎我房间玻璃的人,是不是你找的?”

    佐藤吞了吞冷气,“是……是我找的。”

    反正你也没死。

    程墨安点头。

    陆亦琛握着匕首,正在想扎哪里比较爽。

    “第二个问题,请问佐藤先生,上个月二十三号,绝世集团有一批从意大利运来的器材,途径北海道被人拦下,对方炸毁了我的货船,是不是你做的?”

    佐藤迟疑着瞪大眼睛,“这……这个我……我不知道啊。”

    程墨安不可能知道谁做的!他绝对查不到证据,那些货物连同船一起沉入了深海,谁也别想知道真相。

    程墨安吐出一圈青烟,“小琛,佐藤先生哪儿痒,看出来了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