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82章 特别的人,特别不是人

第582章 特别的人,特别不是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签名多了,陆轻晚的手速是原来的两倍,刷地几下,笔画连着笔画的名字一挥而就,飘逸潇洒!

    “陆总经常要外出办事,一身兼多职,听说你的最初目标并不是经营公司,所以你有没有想过找个职业经理人帮忙打理公司?薪水也不用太贵,现在职业经理人都非常不错,大多数毕业于国外的名牌大学,挑选范围广,一定会遇到合适的人选。”

    郭敬轩提议。

    陆轻晚合上签字笔,托腮,“这个么……我想过啊,我会放在心上的。”

    职业经理人什么的,她早就有这个想法,但创业公司不能随便交给不相干的人管理,对方不知道轻重,万一给她搞破产了怎么办?

    这样忙到了下午四点多,陆轻晚去茶水间冲咖啡,咖啡机窸窸窣窣的磨咖啡,电话响了。

    陆轻晚吧手机拿远一点,“亲……”

    ……爱的。

    “晚晚!好消息!你肯定高兴!卧槽!我见到张导了,中午一起吃的饭,你知道张导说什么吗?算了你肯定猜不到,张导说愿意接拍这部戏,而且他希望的编剧就是晏河清,你说,现在是不是咱们时来运转了?要什么给什么?还有,张导说他会亲自跟田野谈,希望这次两人还做搭档,只要张导松口,田野也会答应,这件事全是成功一半了晚晚!”

    陆轻晚咳咳咳,好在这会儿茶水间没人,好在她手机音量开的不大,等叶知秋咆哮完毕,她捏着嗓子笑笑,“宝贝儿,喝点水,喝点水,别激动,咱们都是锦鲤体质,所以没有办不成的事。”

    叶知秋“嘭”大力的关上车门,和张绍刚的交谈令人身心愉悦,她此时真想喝一杯,“还有一件事,沈云霄背了辉煌的黑锅,正在贱卖名下的资产,你要不要打个劫?”

    陆轻晚回国就看到了沈云霄铺天盖地的消息,渣男的热度持续不下,给各大平台转足流量,估计搜索引擎要给他发红包。

    想想倒也挺奇怪,沈云霄都快要被税务局剥皮抽筋了,怎么还能自由出入辉煌大厦呢?竟然还有脸面对记者,就不怕臭鸡蛋砸死他?!

    玛德!换做她,肯定不会满足于在语言上轰炸,必须买一串鞭炮,让半座城市为他鼓掌。

    “他有什么好打劫的?不稀罕。”陆轻晚鄙视道。

    “景鸿大楼啊,沈云霄买下准备开公司,现在他缺钱,折价卖掉,你不会不知道吧?”叶知秋发动引擎,奔驰车一个大弧度的摆尾。

    “哦……”呵呵哒,他那么有钱啊,竟然买下一栋楼,低估了渣男骗钱骗色的本事,“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们买得起吗?”

    开玩笑呢?她是那种随随便便买一栋楼的人吗?她是买个狗窝都得逛遍淘宝同款的人好吗?

    叶知秋决定放弃同样的念头,虽然真的很想买下景鸿,狠狠的打烂沈云霄那张脸!

    “晚上有事吗?咱们喝一杯?”

    “干嘛?跟我炫耀你武装成记者炮轰沈云霄?”

    终于有空刷新闻,陆轻晚一眼就看到了炮轰沈云霄的记者,叶知秋在整蛊沈云霄这件事上还真是花样百出乐此不疲,并且享受在其中。

    纳了闷了,沈云霄的渣他们都知道,可叶知秋跟沈云霄好赖也算爱过一场,买卖不成仁义尚且在呢,他们就没点念想什么的?

    陆轻晚小学被同桌塞了个小纸条,疑似告白的那种,后来同桌借她五十块钱,她奔着那份交情都没追债。

    叶知秋不是没良心的人,沈云霄伤害她真特么那么深?八辈子还不清?

    “他?他的存在已经不会影响我的心情,找你喝酒是想庆祝咱们同时搞定了晏河清跟张导,说吧,还想请谁一起带上?”

    陆轻晚吹了吹咖啡杯口的沫沫,品尝一下发现好苦,又加了糖和牛奶,“晏河清在滨城,但是他不能喝酒。”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你把晏河清带来了???晚晚你牛掰啊,你太牛掰了,我爱你!”

    陆轻晚:“嘿嘿嘿,爱我的人很多,插队。”

    “小样儿,一口香烟呛死你。我现在去公司,你等着,咱们见面再聊。”叶知秋准备挂电话。

    陆轻晚看时间不早了,“别介,我得出门,明天吧……话说我准备明天带程墨安去见我外公,你说我要不要提前给我外公准备好速效救心丸?或者我请教一下孟西洲怎么给病人做抢救?”

    叶知秋:“……”

    “程墨安应该不会被你外公虐死,他生命力很旺盛,我得提醒你一下,说话得过过脑子,别惹火你外公,实在不行,你把儿子带上?你们家战斗力最强的不是他吗?”

    话题似乎没办法继续了,“不带。”

    晏河清是个重症患者,手腕还受了伤,各种东西都不能吃,陆轻晚思来想去不放心,他不会在酒店挂了吧?

    陆轻晚给他发了个微信,“你住哪个酒店?我去看你。”

    然后她等了十几分钟,晏河清没有回复。

    陆轻晚给他打电话,铃声结束也没人接听。

    靠……难不成真有意外?

    陆轻晚一颗心七上八下,特么要是晏河清出事,她会内疚死,是她强行带他回国,然后……

    等到将近半小时,陆轻晚那死了一样的手机手机终于亮了屏幕,晏河清的电话!

    “晏河清,你干什么呢?怎么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

    我怕你死啊!!

    “哦……”晏河清万年不变的病恹恹语气,就像厚重的乌云,阳光无法穿越。

    “你干什么去了?你吃饭了吗?你饿不饿?晚上吃什么?还有你的手,要不要换药什么的?我帮你问问附近的中医,你别自己乱跑你知道吗?滨城道路多,车子不是那么守规矩,还有电动车你要躲着,他们不看红绿灯,晏河清你在听吗?”

    晏河清听没听不确定,但陆轻晚连珠炮的问句,田甜听了个清楚明白。

    田甜:“……”

    陆轻晚:“……”

    晏河清道,“在。”

    陆轻晚:“……”

    她那么多话白说了?

    费了半天劲,陆轻晚终于问出了晏河清的酒店地址,距离她不算很远,开车二十分钟,不堵车的话。

    “你在酒店呆着吧,我给你买点吃的送过去,你还需要什么东西?我一次都买齐。”陆轻晚拿了纸和笔准备记。

    晏河清道:“安静。”

    陆轻晚:“……”

    旁听的田甜:“……哈哈!”

    然后电话断了。

    田甜彻底笑岔气,“哈哈哈,陆总,他好像希望你不要说话。”

    该死的晏河清,饿死你!再见!

    陆轻晚瞪了她一眼,“嘴痒了?”

    田甜吐了下舌头,把企划案给她放好,右手两根手指比划着交替走路的动作,“我可以下班了吗?”

    “去去去,回家去。”

    田甜凑过去又八卦了一下,“陆总,人家说晏河清是个很特别的人,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我也想知道。”

    陆轻晚:“特别不是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