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77章 要不要爱的抱抱?

第577章 要不要爱的抱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晏河清的房间很大,大的很空旷,典雅的北欧风格家具摆设,基本英文书,电子阅读器,阳台桌子上放置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记录随笔的本子,笔,椅背上搭着他的针织罩衫。

    烟灰缸里有十几个烟蒂,飘到地上的打印纸写了几行字,凌乱的内容看不出是什么。

    卧室门大敞,浅灰色的四件套保持着早起后凌乱的样子,酒店服务生没来打扫。

    或者他没允许。

    环顾一周,陆轻晚在找到了燕麦罐子。

    玻璃容器里面旋转了一个厚厚的金属盖子,她用力转了转,打不开。

    “……”陆轻晚有点囧,“晏河清,你有病吧?燕麦而已,你有必要放的这么好?”

    晏河清道,“洁癖。”

    你个神经病!

    陆轻晚用力拧盖子,两只手酸疼,盖子竟然纹丝不动。

    “哈哈哈哈哈!晏河清你没吃到东西,该不会因为受了伤不能拧盖子吧?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傻,你可以叫酒店服务员帮忙啊!”

    晏河清没好气的翻了翻眼白。

    叫服务员过来帮他拧个盖子?

    他不要面子的?

    陆轻晚鄙视的把燕麦放桌角,“河神,你对中餐过敏吗?”

    这么大儿的男人,吃饭只吃荷包蛋,平常的餐饮只有燕麦牛奶,当自己是选美的参赛者吗?怪不得瘦的皮包骨头,再作践下去,非死不可。

    为了确保晏河清能活着把剧本写完,陆轻晚决定带他出去开发新世界。

    晏河清对吃的没有兴趣,好像食物并不具备饱腹之外的其他功能,吃什么,味道好不好,都不在他的研究范围之内,他不关注,只好每天摄入热量不让自己虚脱就足够。

    “不知道。”他说。

    电影的色调很暗,小李子扮演的探员穿行在漆黑的夜幕里,四面临水的孤岛像人间地狱,里面的角色都是疯子,露出狰狞茫然的表情,看谁都像死神。

    晏河清看得津津有味,似乎他的眼睛正在饕餮人世间最美的风景,任何东西都无法逾越。

    “不知道?那就去试试啊!你对什么过敏,我们不让厨房加就是了,面条你总不会过敏吗?西红柿鸡蛋面。”

    面食养胃,而且常规来说,即便会对米饭排异,吃面食大部分都不会有问题。

    晏河清刘海遮挡的眼睛懒懒的,“你想让我死吗?”

    “卧槽,你不能吃面食吗?我不信。”

    陆轻晚最不喜欢墨迹的人,蛋疼的很!

    她二话不说把罩衫披晏河清身上,又找到他的手机塞进外套的大口袋,除了这些之外不需要携带别的,“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不知道你怎么活到这么大的,住最好的酒店,吃的跟乞丐似的,换做我,宁愿住快捷酒店也得吃的开心。”

    晏河清被她强行拽出沙发,遥控器被他的腿擦到,啪嗒掉地上。

    陆轻晚弯腰捡起来,关掉了视频,“要不要我给你剧透下?其实整个过程都是小李子的幻想而已,有问题的人就是他,全剧终!你可以不用看了。”

    晏河清:“……”

    被剧透……这是他不能容忍的事情之一!

    何况他看的那么认真!那么认真!

    陆轻晚拔掉房卡,“你换鞋。”

    晏河清第一次被人这么指使,很不习惯,他换上自己的鞋,右脚的鞋带开了,他看着两条鞋带,不声不响用意念跟它们较量。

    陆轻晚:“……河神?”

    晏河清道,“真是不懂事,自己开的,不会自己回来。”

    陆轻晚想撞死他,“河神,你以为意念能控制鞋带自己系上吗?好了好了,我帮你!”

    实在受不了他!

    这种男人注孤生!

    陆轻晚蹲下来,双手交叉,给他系了个蝴蝶结,跟左脚的系法不一样,看上去有点傻气。

    晏河清低头看她的吃长发和手指,“……”

    “现在可以走了吗?”

    晏河清回过神来,“哦。”

    十几分钟后,陆轻晚将车子从酒店开到了中餐厅。

    西雅图的中餐厅不多,更别说什么性价比、色香味了,能做出中餐已经是他们最后的节操。

    “下车吧!”

    陆轻晚帅气的解开安全带,侧头发现晏河清左手死死地握着,两只眼失焦的看着前方的夜景,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受伤的右手放在胸口,似乎被谁摘掉了心脏。

    “喂?晏河清?喂?”

    陆轻晚的手在他眼前晃了几下,晏河清没有反应。

    “喂!”

    陆轻晚猛地捶他的后背,他被巨大的冲击力带动,往前倾斜上半身,然后努力坐稳。

    “……”晏河清一脸的郁闷。

    “额……不好意思,开的有点快。”

    何止是有点快!一百五十码和二百码数的区间,简直要人命!

    晏河清眼圈眯了眯,眼白上密密麻麻全是红血丝。

    陆轻晚可以发誓,她不是故意的。

    她选了布加迪超跑,不开快点对不起车型的好吗?

    晏河清再也不愿意坐她的车了。

    中餐厅的老板和厨师都是中国人,祖籍西北,最擅长做面食,一起是拉面。

    陆轻晚找了个干净宽敞的两人餐桌,和晏河清对坐,“你是不是想吐?”

    晏河清无语到了不想看到她的程度,“吐不出来。”

    因为肚子里没有东西。

    恍惚的,陆轻晚有点心疼他。

    很多人说,越是才华横溢的天才,越有难以启齿的隐情,或者晏河清的痛苦就是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吃饭。

    哎……可怜。

    “那就多吃点饭,回去就有的吐了。”陆轻晚笑眯眯的看菜单。

    晏河清只看了一眼,“这个。”

    “牛肉拉面啊,有什么忌口吗?香菜吃不吃?酱油醋呢?要不要芝麻油?花椒大料十三香能吃吗?咸淡程度呢?”陆轻晚很专业的问。

    晏河清:“……”

    一份面而已,居然要放那么多东西?确定不是想毒死他?

    “都不要。”

    “什么意思?”

    晏河清:“白水煮面,放个鸡蛋。”

    “那能吃吗?”

    “能。”

    “哦。好!”

    陆轻晚要了一份炒面,特别跟老板说放辣椒,放香菜,放葱花,还希望老板多给放几片肉。

    当然,最后一个通常不会答应。

    面条现做,需要等待十几分钟,陆轻晚趁晏河清状态还不错,打开了话匣子,“河神,你为什么对这么多食物过敏?”

    晏河清胃疼,太饿了,他一天都没吃东西,除了水和咖啡,“因为我有病。”

    陆轻晚想说我看出来了,病的不轻。

    “什么病?”

    神经病吧?

    晏河清说,“癌症。”

    陆轻晚:“……”

    晏河清继续说,“食道癌,五年前被切掉了一段食管,去年切了一段肠子,据说癌细胞还会复发。”

    他说的很平和,和他这个人一样,透着些许的凉薄,甚至有厌世的倦怠,在他眼里,滚滚红尘芸芸众生,都是浮云,人来如潮升,人死去潮散,无悲无喜,不需难过,也不需欢悦。

    陆轻晚咬了咬嘴唇,尽量用礼貌的语气问他,“你不是开玩笑?不是编故事?”

    她对食道癌什么的不知道,但不至于吃什么都过敏吧?

    晏河清说,“手术后出现排异,吃不好就死。”

    陆轻晚不敢说话了。

    心里有个地方作怪,很难受,堵得慌。

    “喂,河神……你……”要不要爱的抱抱?

    晏河清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把玩桌子上的辣椒碟子,“这个味道,好吃吗?”

    陆轻晚没再往下问,“这个……挺好吃的。”

    晏河清不敢苟同道,“辣不是味觉,是触觉,辣其实是痛的一种。”

    陆轻晚:“……”

    跟大神对话,让给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以及我可能认识了外星人。

    店员终于端上来新鲜出锅的水煮牛肉面,用好奇的眼神打量晏河清,“先生你好,您的面,真的不要加油盐酱醋吗?我们都是秘制配方。”

    结果,晏河清用那双自带滤镜功能的忧郁眼睛看她,“你们店里死过人吗?”

    女店员被他看得浑身发抖,“没……没有!”

    “哦,今天可能会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