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72章 哪儿帅了?

第572章 哪儿帅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孟大夫!孟大夫!刚才来的那个男人是谁啊?跟刘大夫关系不错的样子!”

    看到刘雨蒙和陌生男人并肩离开,小护士叽叽喳喳打探八卦内幕。

    孟西洲手里拎着两盒阿莫西林,往小护士最后盯着的地方看了眼,“你那只眼睛看到了?”

    小护士一时间没有明白他的意思,愣愣的回答,“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啊,孟大夫不是也看到了吗?刚才那个帅哥就是跟你打听的吧?”

    孟西洲笑的露出八颗牙齿,幅度再大一点牙床就露出来了,“我说,你那只眼睛看到他们关系不错?还有,我说可爱的小莉莉,近视眼的话下次戴个美瞳吧,那种长相也叫帅?”

    帅个屁!

    他怎么没觉得他哪儿好看。

    小护士咯咯咯的乐呵,仰头欣赏孟西洲变了的脸色,左边看看,右边看看,“孟大夫,你不开心了吗?是不是生气了啊?因为刘大夫吗?”

    华夏医院关于金童玉女的传说热度没低于过“本院八卦top3,”隔三差五就有人跳出来助推,也正是有了八卦的养分,华夏医院的论坛还能保持在滨城医院活跃榜的榜首。

    不过知情人都了解,孟西洲跟刘雨蒙没什么可能性。

    孟西洲这人嘴巴太贱,喜欢调戏美女医生和小护士,看到长得好看的家属也会忍不住逗一逗,简直就是流氓医生。

    而刘雨蒙平时给人的印象就是严谨认真嘴巴毒,尤其喜欢对付各种喜欢找事的患者,三两句话说的对方不敢吱声。

    情侣得互补才登对,换言之,孟西洲这样的男人,适合找个年龄比自己大一点、知性优雅懂生活、条理清晰干干净净正正经经的女孩子。

    刘雨蒙则适合温厚宽容、成熟稳重的男人,体贴她的小性格,让她有充分的自由发挥空间。

    炒cp是一回事,群众雪亮的眼睛绝对不会真撮合他们在一起,否则他们家肯定每天鸡飞蛋打,说不定孟西洲再也没机会拿手术刀,天天得挂急诊抢救。

    孟西洲顾左右而言他,“你们神外的护士这么八卦?不忙了?觉得神外轻松无聊,要不要我申请把你调到心外?”

    他嬉闹的准备摸小护士的白色护士帽,但是被羞涩的护士躲开了,“孟大夫,你别开玩笑啦,我们神外比心外忙得多,每天都遇到奇葩患者。”

    说到患者,孟西洲想起来王先生还在病房躺着,刘雨蒙那么男人婆说多关照点,他是不是应该意思一下?去上面看看大爷恢复的情况?

    孟西洲砸吧砸吧舌头,他最近肯定是太闲了,闲的连内科的事情都想管。

    ……

    西雅图的早晨七点钟,晨曦破晓,柔和的光线从半山别墅那边倾斜的洒落在落地窗前,隔着轻盈的窗纱,照亮了卧房。

    陆轻晚昨晚上太兴奋,凌晨三点多才睡觉,此时正睡得酣畅,被窝里只冒出小小的巴掌脸,睫毛覆盖眼睑静静的晕开,白皙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甜笑。

    “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程夫人蹲在床沿欣赏睡美人。

    程爸爸有点无语,也有些欣慰,低声道,“墨安那小子眼光利着呢,他看得人从来不会错,冲这个,我信得过晚晚。”

    嘴上说的官方,眼睛里却是满满的疼爱。

    若是他们家当年老二是个女孩子,他肯定当明珠捧在手心里,只可惜啊,他这辈子恐怕没有养闺女的命了。

    只能羡慕康纳德家里的两个女儿,每天变着花样讨父母欢欣,而他们家的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疏远,老大更是绝,现役军人无法出国。

    至于墨安,指望他贴心的嘘寒问暖,只怕下辈子也等不到。

    程夫人撇嘴回敬他,“晚晚这么可爱,这么乖巧,就算墨安不认她当老婆,我也要收了她当女儿。”

    程爸爸捏了捏妻子的肩膀笑道,“咱们俩都喜欢女儿,当初怎么就没努努力再生一个呢?”

    “当年还不是公司一摊子事太乱?别说生孩子,生产都是问题,你都忘了?”程夫人也很遗憾,没有再最好的时候多生几个孩子,只是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确是危机四伏。

    墨安他们都不知道,程家的千亿资产,经历了多少生生生死死。

    程爸爸也不愿意在大清早的好晨光提不开心的事情,“我去拿干净衣服,洗洗澡。”

    程妈妈吐吐舌头,像恋爱那时一样做错了事就脸红,“老公,对不起啊,昨天把你堵在外面,晚晚来家里压力挺大的,爸爸不喜欢她,她心里发憷,你要是也在,她肯定不愿意住下,所以只能委屈你啦。”

    程爸爸拿了干净的换洗衣服,揉揉妻子的头发笑道,“你啊,不怕把儿媳妇给宠坏?”

    “儿媳妇不就是要宠坏吗?我不管,反正你已经把我宠坏了,这次听我的。”程妈妈吸吸鼻子,嗅到丈夫身上酒店香水味道,内心还是有点小歉疚。

    程爸爸不予计较,任凭她折腾,这么多年,家里四个大男人,一个小萝卜头,只有她一个女人,难得有女人入住,她兴奋是正常的,“我在楼下洗完澡就走,你们今天去纽约,我去曼哈顿。”

    程妈妈道,“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纳斯达克有几家公司破产,电子科技又要大变革。”他只说了大概,并没深入。

    程妈妈没有多问,事业她不插手,也帮不上忙。

    陆轻晚醒来时已经上午九点半。

    窗帘被程夫人全部关上了,屋内黑漆漆特别适合睡觉,可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明明白白九点半。

    我勒个去!

    陆轻晚打了个挺坐起来,这么晚了完蛋了完蛋了,她又要被老爷子嫌弃死。

    “我的梦说别停留等待……”

    陆轻晚撸起来刘海,看到屏幕上的电话挺意外,“大神,这么早?”

    按照晏河清的生物钟,不是应该昼伏夜出吗?

    晏河清吸了口烟,吐出云雾,这才道:“在哪儿?过来一趟。”

    陆轻晚睡的迷迷糊糊,“干嘛?有事?”

    晏河清:“我不能敲键盘了,你说算不算事?”

    陆轻晚癔症了几秒钟,“大神你什么意思?麻烦说白话文。”

    晏河清没什么耐心的又说一遍,“很简单,我手受伤了,不能敲键盘,所以,你懂。”

    陆轻晚心说你不能敲键盘你找码字员啊,你找我干嘛?那是你的工作!

    “我懂了,然后呢?”

    “然后,你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