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70章 大姐你别哭了,我真不吃人

第570章 大姐你别哭了,我真不吃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轻晚发誓,她没指望自己每次见到程家老爷子都优雅漂亮惊艳四座,但也绝对不能自己以狗啃泥的姿势迎接圣驾!

    她肚子着地,右手上翘,相框完好无损,她长发铺在地板上,鸦青色的绸缎般遮挡半张脸,原地卧倒的贞子也不过如此。

    她迅速想了想维多利亚秀场跌倒的女模特如何得体起身,依样画葫芦骨碌碌爬起来也行。

    然而她脑海里掌声雷动、镁光闪烁,现实却一片肃杀毫无情调。

    说什么都晚了。

    因为老爷子那貌似不利索的腿脚竟然转眼的功夫已到她手边,拐杖邻近她的手,笃笃顿了两下,“怎么又是你?”

    指望着刷刷好感的,陆轻晚绝望。

    怎么又是你?

    瞧瞧老爷子这话问的,五个字简单明了表达对她的嫌弃。

    在程炳文看来,她上不得台面,不懂规矩,没有分寸,就是个黄毛丫头,哪儿哪儿都配不上他们家天之骄子程墨安。

    她华丽的一摔,更把坏印象加深几重。

    弥补无望,陆轻晚只好找了个还算过得去的姿势,左手撑地板支起膝盖直立站好,万幸别墅的地板防滑,没造成二次伤害,“您好,您没看错,又是我。”

    陆轻晚擦了擦相框,完好的放回原来位置,照片上的人儿依然笑靥如花,岁月静好。

    她的忐忑也被勾走了六七成。

    程炳文双手握拐杖龙头,矍铄冰冷的眼睛直视她,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因为心情不悦而加深,“你来干什么?墨安不在,neil也不在,有什么事你电话里跟他们说,走吧。”

    逐客令下的真是直接了当没有婉转余地。

    陆轻晚脸皮不薄,老爷子的话实在冷漠,她双颊腾地一热,剪瞳颤了颤,“我不能走。”

    “怎么?赖上我们家了?”

    “不,这里是墨安的家,neil的家,也是我的家,您让我走哪儿去?”陆轻晚说的可怜兮兮,眼瞅着泪水要溢出双睫,“人家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墨安认定我是他老婆,我只能跟他,他的家也是我家。”

    她吸吸鼻子,如获至宝似的把相框抱在怀里,抚摸里面的老公儿子,“和你一样,我也局的自己很不配,但父母是命中注定的,我是neil的母亲,您硬要我们母子分离,我也没办法。”

    她说着说着,下巴搁相框,纤瘦的肩膀抖抖,可怜无助的抽泣。

    程炳文将拐杖握的更紧,手背上的老年斑撑开,“你哭什么?行了,别哭了。”

    陆轻晚抽抽搭搭压抑的不敢“哭”出声,瑟瑟缩缩揉眼。

    “晚晚,饭菜做好了,快点洗洗手吃饭。”程夫人亲自监督厨房,所有菜品均经过了自己的严格把关,符合陆轻晚喜欢吃甜和辣的饮食习惯,还有几道开胃小菜,饭后甜品已经叮嘱厨师烘焙。

    程炳文转头看到忙活的儿媳妇,又看了眼泫然哭泣的陆轻晚,这样子怎么看都像他欺负了小辈。

    他一把年纪了,整垮过不少竞争对手,玩儿了几十年心机,一步一个碉堡打下江山,但他从未欺负过女人,何况是小丫头!

    若是被家里人看到,他的面子往哪儿放?

    陆轻晚收拾干净脸上的泪痕,仰头又是花儿般的容颜,卷翘睫毛高高挂上喜悦,“来啦伯母!哇,真香,好饿啊,有红烧肉!”

    程炳文还在想招数,陆轻晚已经没事人的放下相框跑掉。

    他老练深沉的目光看了看相框,又看看奔跑时有些瘸腿的陆轻晚。

    心情有些复杂。

    饭菜都是顶级食材,味道远在五星级酒店之上。

    陆轻晚吃了甜品还不太饿,但程夫人热情的给她夹菜,她统统配合的吃了个精光。

    吃到后面,食物好像到了嗓子眼儿,她实在无法再奋战,“伯母,我可以申请中场休息吗?真的……好饱好饱啊!”

    程夫人一拍脑门,“哎呀都怪我,光顾着给你夹菜,也没考虑你能不能吃得下,来来来,盘子里的剩下不吃了——玛丽,去给少奶奶拿消食片!”

    玛丽是程家的佣人,美国人,大概三十五岁,体型丰腴,行动很利落,平时她都在后厨做事,刚才出来送汤匙,被临时指派。

    玛丽搓了搓手,用英文回答,“好的夫人。”

    陆轻晚忘了玛丽,忘了快要撑炸的肚子,耳朵里反复回放着程夫人那句“少奶奶”。

    程炳文坐主位,食不言,可是儿媳妇脱口而出的三个字,令他拧着眉头抬起了脸,“阿娴?”

    被公公提醒,程夫人笑吟吟岔话题,“爸,墨安平时出手都挺大方的,怎么送女朋友戒指这么小气?你看晚晚的钻石,女孩子怎么好意思戴出去?”

    程炳文早已看到她手指佩戴了戒指,只是故作没看到罢了,如今儿媳妇特意提醒,他想睁眼瞎也不行,“胡闹,他就是胡闹,”想用白若夕当借口,可想想,自家孙子不喜欢她,拿出来不是自取其辱吗?舌尖一绕,“他不懂事,你也不懂?”

    程夫人偷偷给陆轻晚使眼色,“可怜见的,大老远从滨城飞到西雅图,身边也没个人陪着,当了老板还亲自出来谈合作,跟墨安当年接手绝世集团一样,批命三郎!今晚你住家里,酒店不安全,墨安爸爸跟几个朋友去爬山,今天不回来,我正缺个说话的人。”

    陆轻晚羞赧垂头,“伯母……我还是回去吧,住酒店挺方便的,太打扰你们了,我怎么好意思?”

    程炳文夹菜,吃菜,余光看她瘸了的那条腿。

    “你要是不住下,伯母要伤心的!”

    半推半就,陆轻晚愉快的答应了程夫人的邀请。

    程夫人偷偷给丈夫发了个消息,“老公,你晚上住酒店,别回来,晚晚在家呢,我担心她不自在。”

    车子已经开进西雅图市区的程爸爸看到消息,心情比阿尔卑斯山还沉重。

    转手,他给程墨安发了个消息,“儿子,你老婆抢了我老婆,你看着办!”

    陆轻晚和程夫人聊了半宿,从枸杞玫瑰茶聊到无损伤玉米棒烫发,从热门韩剧聊到巴黎时装周,重点聊neil的幼儿园。

    程夫人收了她送的手工饰品,对她的巧手赞不绝口。

    陆轻晚干咳,“伯母,其实我很手残,工艺品做起来不复杂,可是……我怎么也学不会织围巾,真是急死了。”

    她想在冬天来临之前织好围巾送给程墨安,看她织的针脚太松太大,围巾软趴趴一坨不成型,她只好忍痛拆了重新织。

    如此回环往复,工程进度依然保持在。

    程夫人听到她织围巾,翻身就要去找东西,“织围巾我最拿手,neil小时候的羊绒袜子、小帽子、小毛衣全都是我织的,我给你看看。”

    neil出生到三岁,程夫人亲手给他织了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鞋子、帽子、围巾,毛衣,整整齐齐码放在衣帽间大箱子里面。

    陆轻晚把箱子搬到地上,程夫人一件件的介绍,“这是他刚来我们身边的时候穿的,一直留着呢。”

    看到那件小小的衣服,陆轻晚的顷刻间泪如雨下!

    那是美国医院统一给新生儿穿的小衣服,女孩是粉色,男孩蓝色。

    小小的娃娃,就是这样被带离她身边,她一眼没看到。

    程夫人抱了抱她,她心里的痛她能体会到,她当年生程思安时难产,几乎死在产房,撕心裂肺想死的痛,她全都经历过,“苦了你了,孩子。”

    陆轻晚蹭掉眼泪,嗅了嗅小衣服,没有奶香味,有很淡很香的洗衣液味道,“谢谢您伯母,我好像能看到他一天天长大,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程夫人又给她看了neil周岁时穿的衣服,“对啦晚晚,你知道neil抓周抓了什么吗?”

    抓周?

    她好想知道!

    “什么?伯母您说,是什么?”陆轻晚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儿子的小秘密,她想一夜之间把落下的功课全部补齐,想隔着时光跟蹒跚学步的宝贝说一声“你好”。

    程夫人摩挲小小的衣服,那么小,也不知道当年他怎么穿进去的,怎么一眼不见孩子就长大了呢?

    “他呀,真是墨安的亲生儿子,连抓周都一模一样!墨安小时候抓了钱,neil也是。”

    咳咳咳!

    陆轻晚笑喷了,“哈哈哈,我以为会是什么有文化有内涵的东西呢,竟然要钱,真是肤浅啊。”

    程夫人噘嘴,恨铁不成钢的苦笑,“我给他们放了玩具、书、漂亮的洋娃娃、零食,最不起眼的就是一块钱硬币,没想到他们两个眼睛那么好用。”

    懂了懂了,大财阀基因天定!

    介么说,neil长大也是个顶级土豪咯?

    看完neil的衣服,已经凌晨两点多,程夫人还想拉她一起看相册,但太晚了,陆轻晚让她先睡觉,照片改天再看。

    等程夫人入睡,陆轻晚枕手臂,失眠。

    她最最心爱的宝贝啊,妈咪真的希望有时光穿越这回事,妈咪一定毫不犹豫的回到你出生那天,不遗余力的把你留在身边,看着你一天天长大。

    越想越兴奋,陆轻晚翻了个身,程夫人睡的正香甜。

    她怕打扰程夫人休息,轻轻下了床,去外面透透气。

    隐隐约约中,陆轻晚听到客厅有脚步声。

    她的手顿在开关上没有按,侧耳仔细听,的确有人在动。

    脚步声好像察觉到有人,一闪便躲进了拐角。

    陆轻晚屏息不再动,过了几分钟,隐藏的身影又慢慢走出来。

    她勾勾嘴角,呦呵,程墨安家里居然有贼啊!

    陆轻晚双脚退出拖鞋,光脚无声无息的踩地板下楼,她走的很快很轻,像猫儿爪子隔着肉垫。

    嗖地一道掌风扫过黝黑的夜幕,陆轻晚的手掌精准摁住了黑暗中人影的肩膀。

    很厚实柔软的肉,看来这只贼体格不瘦。

    但小偷个头并不高,应该是女人。

    啪!

    小偷手里的东西因为受惊过度砸到了地板,在漆黑阒静的客厅很骇然。

    “别动。”陆轻晚冷着脸闷呵。

    小偷浑身颤抖,双腿筛子似的几乎站立不住,“是……是我。”

    嗯?

    陆轻晚眯了眯美眸,好熟悉的声音,玛丽?

    几分钟后,只开了落地灯的客厅一角。

    陆轻晚和玛丽对坐。

    玛丽紧张的抹眼泪,她体型胖,每次抽泣沙发都跟着颤抖,“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陆轻晚最怕女人哭,她心软,吃软不吃硬,“我什么也没说,你哭什么?”

    玛丽手里拿的是一盒包装完好的冬虫夏草,供货地在中国香格里拉,想必是别人送给老爷子的礼物。

    这东西按克卖,贵的要命,目测她手里这盒市场价在十万左右。

    玛丽是个有眼光的小偷啊。

    “我……我听说这个很贵,可以治病,我丈夫病了很多年,医生说他不能痊愈了,我听主人说中医可以救治很多病,所以我在谷歌查了重要,冬虫夏草能治百病,我……我……我……主人家里很多礼物都没拆开过,这个已经放在仓库很久了……”

    陆轻晚明白了。

    玛丽想给丈夫治病,但是买不起名贵的药材,于是想偷走主人家的“闲置”。

    比起来现金珠宝,补品的确不太引人注意,而且财阀家里这些都是小意思,丢了也没人在意。

    哎,可怜的玛丽,你怎么不改个时间偷呢?

    “你想给丈夫看病,这个心里我可以理解,但是偷东西不太好啊,你说,这东西早不丢晚不丢,偏偏我来了,丢了。我要不要背黑锅呢?”

    陆轻晚抚了抚她的肩膀心想大姐你别哭了,我真不吃人。

    玛丽蓝色眸子包了满满的泪,想哭又不敢哭的太放纵,“对不起少奶奶,真的对不起,我放回去,再也不会动歪心思了,求你不要告诉夫人,求您不要告诉老爷子,他们一定会赶我走,我……没有更好的去处了。”

    她早就动了偷药材的心思,只是程家来来回回这么多人,丢东西很好查。

    好不容易等到家里来了个客人,玛丽心想着可以推脱给她,看老爷子的态度,对这位女孩并不喜欢,或许她可以趁机逃脱。

    可没想到她竟然被抓了个正着。

    陆轻晚终于有了困意,哈欠一个连着一个,“你让我帮你保密,也可以。”

    玛丽婆娑的泪眼终于有了颜色,急切抓紧她的手臂,生怕她转身改口,“谢谢少奶奶,谢谢您……”

    “不过……”陆轻晚拉长尾音,“我有个条件。”

    玛丽抹掉眼泪,站直了身子,唯你是从的样子,“少奶奶你说,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您说。”

    陆轻晚心想,我这么做会不会不太厚道?

    会不会太渣?

    “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内线,也是我的助手,重点帮我在老爷子那里刷好感,随时观察老爷子的动态跟我汇报,老爷子的作息爱好,日常娱乐,我全都要知道,能做到吗?”

    玛丽听的有点愣,“少奶奶,您这是……”

    “说了你也不懂,嫁入豪门的准备工作。”

    玛丽的确似懂非懂,但能不被抓包她愿意听从她的安排,“好,我答应你,全都答应。”

    非常好!

    陆轻晚拍拍冬虫夏草礼品盒,“这个东西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神奇,它是补品,不是药,想给你丈夫治病,要去正规的医院,实在不行去看看中医,补品不能乱吃,也不一定适合你们美国人的体质。”

    玛丽羞愧的低下头,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这么做的。

    陆轻晚想到好久没联系的孟西洲,那货医术不是挺精湛的吗?应该懂的吧?

    “我给你推荐个名医,你把你丈夫的情况跟他说说。”

    陆轻晚给孟西洲发了个微信,“最近好吗?想找你帮忙,我有个朋友……”

    远在滨城的孟西洲,看到陆轻晚的短信,他骂了句“卧槽!”

    这丫太不要脸了吧!

    十八年不联系一次,偶尔联系就让帮忙!

    不帮!

    “你好……”

    孟西洲把手机塞进白大褂的口袋,肩膀被人给拍了下。

    他正发着火呢,扭头看到陌生的男人,当即耷拉下脸,“你谁?”

    “我是谁不重要,刘大夫在哪儿知道吗?”

    呦呵!这口气!

    孟西洲卷了卷听诊器,连手一起放入大口袋,“我们医院好多个刘大夫,你找哪个?”

    “急诊室的刘雨蒙。”

    男人身穿干净清爽的秋季风衣,头发梳理的整齐有型,五官很有辨识度,不像孟西洲身边那群朋友显眼,但他看起来很沉稳,语速不快不慢,自带一派清越。

    身高比孟西洲略低几公分,但放在男人圈子里,一米七八也不算矮个头,护士经过他忍不住多看几眼,足以证明此人有那么点魅力。

    没来由的,孟西洲对他反感。

    “找刘大夫不去急诊室,来这里干什么?”

    孟西洲好像忘了,他就在一楼门诊大厅呢。

    男人看到他的胸牌,孟西洲,他就是孟西洲,“父亲让我过来谢谢她,前几天我爷爷在华夏医院看病,多亏了刘大夫细心提醒,爷爷现在身体很好。”

    孟西洲挺了挺肩膀,比男人更高,“你爷爷?谁?”

    男人笑道,看了他的脸,可以知道年龄,“你不认识他,但我爸你或许知道,聂震。”

    孟西洲每天见的人、听到的名字实在太多,聂震两个字没什么存在感,他仔细想了想,“你爸……”

    男人意味深长的笑道,“你们不让我爷爷住院,差点在院长办公室吵起来,我爸性格有些急躁……”

    “哦!想起来了!官二代啊你!”

    男人谦虚的摆摆手,“不敢当,我本人不从政——刘大夫的办公室在哪儿?”

    孟西洲指了指急诊室,“直走,右边第二个大办公室。”

    “好的,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