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65章 一身红装

第565章 一身红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夫,我爸呢?我爸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

    冲进急诊室女孩长发微乱,头上的饰品应该是在车上摘掉的,头发还能看出造型,说话时有浓郁的酒气,身上还穿着大红色的传统敬酒礼服,看样子晚上举办完离婚她还没回新房。

    新娘子大概有二十七八岁,新娘妆容下,女孩眼睛很大很明亮,长长的睫毛颤抖,泪水在眼角低垂,稍稍用力便会流下。

    当了急诊室大夫几年,刘雨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患者家属,不光她,整个急诊室应该都是第一次,所以大家都在好奇的观望。

    “你先别激动,王先生在抢救室呢,今晚他还算幸运,我们心外科的王牌大夫恰好值班,他在这里,你父亲问题应该不大。”

    患者年龄不算小了,女儿结婚情绪他情绪起伏肯定大,又喝了酒,急性心梗说不定要出大事。

    刘雨蒙应该跟患者家属说实话,可是看到她一身喜服,正欢欢喜喜的度过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她不忍心。

    听到医生的话,女孩双腿一软,高挑的身子伏到了身边男人的怀里,呜呜呜哭泣,“老公,我好害怕……我真的好怕。”

    一身西装的男人是她丈夫,新郎官的妆容不算很抢眼,算不上特别帅,但很持重稳妥,他轻轻的抚摸妻子的肩膀安抚,“没事的,不怕,最好的大夫在里面呢,咱爸一定会没事的,不怕,不怕。”

    安抚完,他又对刘雨蒙道了谢,“大夫,辛苦你们了。都怪我,晚上忙着照顾两边的客人,忽略了他,他心脏原本就不太好,今天晚上喝了点酒,说有点累想先回家,我寻思他是想休息,也没多想……怪我,怪我没问清楚。”

    男人满脸的歉疚,太多的心疼藏不住,但怀里的妻子正在无助哭泣,他不能跟着一起哭,他要做她的依靠,让她安心。

    女孩哭的肩膀起伏,若不是男人撑着,只怕要倒下。

    刘雨蒙看多了生老病死,对死亡已经没有了太深的感触,何况患者不见得会怎么样,但女孩大红色的礼服深深刺激了她,洁白的医院走廊,洁白的医生制服,她的红那样的绚丽,那样的灼热。

    刘雨蒙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先坐下等等吧。”

    说完,她交代男人,“你稍后去办理住院手续,还有相关的费用。”

    “好 ,好的大夫,我一会儿就去,等她情绪稳定了去。”

    他眼中全是她,仿佛再也没有什么能夺走他的注意力。

    “嗯。”

    急性心力衰竭主要是内科范畴,孟西洲没太忙活,心内科的几个医生奋战两个小时,患者的心跳终于恢复,但尚未脱离危险。

    刘雨蒙在值班台等了两个小时。

    她并没太刻意观察,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晚她看到的所有风景都是那对新人,女孩在哭,男人在哄,女孩在倾诉,男人在倾听,女孩自责,男人把所有责任都包揽到自己身上,说自己没能照顾好她和她父亲。

    刘雨蒙喝了口水,嗓子有点涩。

    抢救室的指示灯终于熄灭。

    小夫妻跑过去,拉住第一个走出来的大夫迫切问,“我爸怎么样?他严重吗?”

    出来的是心内科赵大夫,他是心外的专家,已经快五十岁了,恰好也是今晚值班,他在心内科的资历远远在孟西洲之上。

    刘雨蒙这才想起来,她刚才应该重点强调赵大夫,真是笨。

    赵大夫摘下口罩,推高近视眼镜,“你父亲暂时没有大碍,稍后送去病房,大概得五六个小时才能苏醒。”

    小夫妻连声道谢,“多谢孟大夫!多谢您!多谢!”

    赵大夫蹙蹙眉头,看来自己被人认错了,“应该的,去看看你父亲吧。”

    孟西洲从里面出来,被赵大夫给堵住了,“小孟,咱们得谈谈。”

    “赵大夫跟我谈什么?请我吃饭?别啊,太客气了。”

    “你啊!”赵大夫指了指他的鼻梁,“我怀疑咱们医院值班室的小姑娘喜欢你,什么患者都让你插手,就说今晚这位,用得着你们外科吗?”

    “说不准啊赵大夫,万一患者心肌收缩不足,或者有急性冠状综合症,再或者有大量心包积液,你们你内科能直接拿刀子开膛破肚吗?”

    赵大夫余光瞥了眼已经走开的患者和家属,这才横了他一下,“净胡说!被新娘子听到不是要吓死?你啊,嘴巴要积德!”

    孟西洲乐呵呵的道:“是是是,赵大夫您说的都对!我信口雌黄了!”

    赵大夫又忍不住想教育他,但他要去病房跟家属交代注意事项,便暂时放过了孟西洲。

    刘雨蒙无聊的在值班台玩儿笔乱写乱画,“孟西洲,你们心外科很闲吗?”

    “说实话,有点,这两天我没有手术,手痒。”

    午夜十二点多了,孟西洲打了个哈欠。

    刘雨蒙道,“咖啡,喝吗?”

    几分钟后。

    医院一楼的便利店。

    刘雨蒙和孟西洲一人一杯速溶咖啡,抱着坐在吧台喝。

    晚上的挂号处冷冷清清,如果不是有人说话,跟恐怖片里面某些场景很相似。

    刘雨蒙喝了口咖啡,“大爷真没事吗?”

    孟西洲对医院的咖啡相当不满意,这味儿简直了,“有事,不乐观。很可能产生并发症,轻度的可导致心源性休克,严重点会触死,赵大夫善良啊,看到家属一身大红色的装束,没舍得说实话。”

    刘雨蒙揉了揉鼻子,“有点感冒,”掩饰完她又说,“那么……你多照顾他一点吧。”

    “这是赵大夫的患者啊,我……”孟西洲想说我不凑热闹了,不然赵大夫又骂我,但他话没说出口,低头发现刘雨蒙眼圈红红的,“你怎么了?哭了?”

    “谁哭了!我感冒,反正,这个患者你多操心,没看到人家女儿才结婚吗?你忍心把婚礼把变成葬礼吗?所以,你走点心!”

    孟西洲嗯了声,“好,我明天去看看,其实刚才就是那么一说,不一定呢,你是大夫,心理没点数吗?”

    刘雨蒙瞪他,不说话。

    喝完咖啡,刘雨蒙回去值班,孟西洲走到一楼的药方,鬼使神差就探头爬近了窗口。

    “小杜,又是你值班?”

    被称作小杜的药剂师揉揉眼睛,他理药品理的头晕,“孟大夫,你也值班,有事吗?”

    “没什么大事,感冒了,给我拿点冲剂。”

    小杜看他面色,好像在判断真假,“冲剂能行吗?换季感冒挺严重的,是不是病毒性感冒?给你拿点快客吧?”

    “不用,就是小感冒,中成药就行。”

    拿了药,孟西洲拎在手里,猛然明白了自己做的事。

    靠……他是不是有病?竟然给刘雨蒙那个男人婆买药?

    但是买都买了,丢了可惜。

    他经过刘雨蒙的值班台,她恰好不在,孟西洲随后将药丢在桌子上,轻飘飘拂袖而去。

    反正她不会知道谁买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