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45章 带她平安回来

第545章 带她平安回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下!”

    老鬼的子弹即将弹出枪膛之际,陆轻晚突然大喊。

    被打断手上的动作,老鬼明显不是很愉快,他那双亦邪亦正的眼睛眯了眯,“又怎么了?”

    陆轻晚咬了咬白牙,她知道这次的争取或许只是徒劳,但试一试总好过白白送死,于是她一副留遗言的模样,“我的手机呢?我有几个没完成的心愿,你给我打开语音功能,让我把话说完。你可以调成飞行模式,电话打不进来,我也打不出去,我只要用录音功能。”

    陆轻晚清清凉凉的眸子,在月色下皎洁唯美。

    老五暂时好不知道陆轻晚的心思,但她直觉陆轻晚有后招。

    有点意思了。

    老鬼看了眼身后的老大,他说了不算,但人都快死了最后一点心愿好像没必要太计较,何况老鬼私心里认为,他们二当家跟人家打赌把自己弄死,好像怨不得别人,只能怪他太不懂得分寸。

    “老大,给她吗?”

    面具男人阴森森笑出獠牙,“我以为你有什么花招,看来在子弹面前,你只能乖乖求饶。”

    陆轻晚仰天悲叹,“栽在你手里算我倒霉,看来我命该如此,但是死的这么有排场还不错,谢谢。”

    面具男深感意外,这女人跟他见过的大多数女性都不一样,面对死亡的威胁她竟然不害怕?

    这样的孤勇从何而来?

    他竟然有点好奇了呢,要不是他现在只想报仇,或许可以留着她好好研究观察,说不定会有很多好玩儿的发现。

    “手机?”

    面具男人冷冷的从嘴角溢出一丝笑,“拿来。”

    当着陆轻晚的面,他动作迅速的将sim卡片抽出,丢进了不知道哪个草丛,确定这部电话已经失去了通讯功能,才让下属递给陆轻晚。

    手机有没有通讯功能并不重要,只要手机在她附近,就能发挥最大的用处。

    陆轻晚默默祈祷,希望程墨安继续发挥他聪明敏锐的特长,发现联系不到她之后迅速想办法追查她的下落,希望叶知秋同志也机灵一点,早点发现手机上不寻常的定位。

    另外就是她要祈祷自己胡编乱造的本事再强大一点,废话能说多少就说多少,争取等到救援的人。

    这些环节一个不能错,任何叉子都会导致她今天必须死。

    握住手机的刹那之间,陆轻晚好像亲手握住了自己的命运,至于能不能翻转劣势,就要看神一样的队友了。

    陆轻晚并不知道,再她找借口索要手机的同时,陆亦琛和老五已经偷偷交换了眼神,同样舔舐过鲜血的战斗分子,生死关头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老五眨眨眼睛,传递的信息是:我解决左边的,先打乱他们的节奏。

    陆亦琛闭了闭眼睛,表示同意,顺便提醒她小心。

    老五笑了笑。

    他竟然会提醒自己同伴小心危险,进步很大呢。

    陆轻晚深深提了提呼吸,打开录音功能,又看了眼荒郊野外冷僻的风景,她要说什么呢?

    不能提程墨安和neil,也不能随便出卖其他伙伴,那就只能……

    她吸吸鼻子,似乎要哭,“亲爱的爸爸妈妈,我是晚晚,当你们听到这段话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

    陆亦琛的嘴巴抽抽,爸妈?

    老姐你真会瞎掰。

    ……

    程墨安的私人飞机即将起飞,他漆黑冷峻的面孔望向漆黑夜色。

    依然没有消息,此时她的电话已经提示关机。

    所有的偶然加在一起便不再是偶然,晚晚肯定出了意外。

    程墨安想到叶知秋曾经提供给他的定位情报,毫不犹豫的将电话打过去。

    “叶小姐,是我。”

    那边的叶知秋正在跟几个制片人一起吃饭,行业聚会每个月都有那么几次,去了就会侃侃大山吹吹牛,不去又会被认为不合群、不好处事。

    叶知秋找了个借口去卫生间,她才点着香烟电话就响了。

    程墨安?

    “程总,请问……”

    “马上查晚晚的定位。”

    叶知秋喝了酒,抽烟并没有提多少神,但程墨安的话让她忽地酒醒,“晚晚怎么了?她人在首尔呢!”

    “暂时还不知道,也许没事,你先把位置给我。”

    “好!你稍等!”

    叶知秋将香烟丢进水池,轻烟滋滋熄灭,看到陆轻晚手机的定位位置,叶知秋不禁头皮发麻。

    特么什么鬼地方?晚晚跟作家谈合作,原定是闹市区的咖啡厅,大晚上的去郊外干什么?

    “程总,晚晚现在的位置看起来很奇怪啊?我刚才给她打电话提示关机,你有没有办法找到她?”叶知秋折身往外走,高跟鞋咔哒咔哒快速踩踏大理石地板,纤瘦身影片刻已经到了饭店门口。

    晚晚这丫头也不知道什么体质,每次出门都有幺蛾子缠身。

    听筒里传来飞机起飞的轰鸣,还有程墨安平稳低沉的声音,“我现在飞首尔,晚晚交给我就行。”

    “好,我相信你程总,请一定平安把她带回来。”风很大,吹的叶知秋发丝飞扬,她咬着握紧的拳头,印了几颗牙齿痕。

    该死的!早知道她应该一起去。

    晚晚个人能力强,但异国他乡很多事情无法控制。

    叶知秋追悔莫及,但愿晚晚不要有事,否则她会自责到死。

    程墨安稳稳道,“一定。”

    有了他的承诺,叶知秋悬在嗓子眼的心有了落脚点,不再那么心悸。

    程墨安可以的,他可以的。

    飞机滑行,在黑暗的夜幕爬升上空,程墨安左手握着电话,右手扶真皮座椅,号码播出几秒钟,那边的人回复道,“程总……”

    ……

    陆亦琛尴尬的想当头撞死在车顶。

    他只知道姐姐的文学水平有限,但没想到差到了令人不忍直视的地步。

    遗言有这么说的吗?你当写日记呢?

    从读大学一路汇报到拍电影,小到一日三餐,大到十年规划,这片遗言写下来至少有一万字。

    听的人昏昏欲睡,面具男人的耐心已经用到了极限,扛枪准备大干一场的小弟们,个个目瞪口呆。

    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女人。

    陆轻晚如泣如诉,“爸爸,女儿不孝顺,只希望来生投胎成阿猫阿狗,逗你开心……”

    老五和陆亦琛眼神再次交换。

    就是这个时候!

    哐!

    老五长腿飞出一脚,马丁靴的厚实粗跟正好踢中了身边男人下半段,那人疼的嗷嗷乱叫。

    接着她手臂攀上男人的肩膀,纵身一跃又是狠狠的一脚!

    这一次她踢中了前方男人的脑袋,男人脑门鲜血“嗤——”喷涌而出,脑门被她鞋底的匕首擦出十几公分长的口子。

    雪亮的匕首滑下狠辣、果断、凶残、酷炫的白光,刀起刀落,又是一人倒下。

    她腿脚的力量速度控制的百密无一疏,陆轻晚只用余光那么一扫,便知道这女人是行家里手,而且是个高手。

    妹的,她好奇死啊!

    陆轻晚心里卧槽啊啊你妹的太帅了!

    嘴上还在凄凄惨惨戚戚的诉说人生之遗憾,生命之无常。

    与老五的动作相得益彰,陆亦琛动作之迅速也远远超过了他姐姐的想象,不止速度,他的精准、狠辣、果决,都让陆轻晚大开眼界,彻底懵逼!

    不是没想过陆亦琛可能有防身术,但陆轻晚死也不敢现象,她那个文弱秀气嘴巴不饶人的弟弟,竟然华丽转身拥有了杀手级别的功夫。

    让她怎么不膀胱发紧?

    陆亦琛尚未开枪,只是拳脚开弓已经撂倒了三个男人,老五那边也倒下了三个,但相对于眼前的强大对手,倒下六个根本没啥卵用。

    陆亦琛和老五身形流转,不多时已经背靠背形成了互相守卫的姿势,两人单手握枪,单手握匕首,目光若暗夜中的孤星,清冽绝艳,举世无双!

    陆轻晚从未见过弟弟如此凶残帅气的一面,着实经验了,更是惊艳。

    蓦地,她笑了笑,好样的陆亦琛,不愧是我亲弟弟!

    老五冷哼,“还有二十六个,怎么搞?”

    陆亦琛嘴角倾斜,语调轻慢,“对半分?”

    一人处理十三个。

    “要不四六开?”老五打趣。

    陆亦琛额头青筋跳跃,月光和星辰齐齐的流转在他的眼睛里,他像个伫立在沧海中的明珠,高贵冷艳,令人目眩神迷。

    好吧,目眩神迷什么的,陆轻晚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什么四六开,你当我是空气?”

    陆轻晚关掉手机,录你妹的音!

    话音落下,陆轻晚长腿蹭蹭蹭几下助力,人已经加入了混合双人阵营。

    陆亦琛下意识的怒斥,“你疯了!出去!”

    老五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儿,完了完了,刚才还有三分胜算,来个拖油瓶必死啊!

    陆轻晚哼了哼鼻子,“是骡子是马,比划比划不就知道了?别瞧不起人呢!”

    而此时,一直作壁上观的面具男人不急不躁的扬起一只手,“既然他们送死,那就给我抓活的。”

    陆轻晚脚尖利落的勾住地上一枚匕首,匕首的刀柄在空中华丽丽的旋转,落入她手中,“还算衬手!”

    比起来周梦蝶那货的清水匕首差了点,凑合用吧。

    她那行云流水的动作,看呆了老五和陆亦琛:“……”

    好华丽的身手!

    陆轻晚痴痴笑,“这就看傻了?姐才热身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