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36章 就地解决吗?老婆

第536章 就地解决吗?老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若夕提着一颗心坐立不安。

    程思安已经走了,但他留下的迷雾太重,她拨不开,更看不清。

    “外公,你能看出来程大哥的意思吗?你觉得他对我什么态度?”

    白若夕当局者迷,也许能从外公这里得到答案。

    “若夕啊……”白胜奇没有饮茶的心思,程思安没喝完的那杯茶早就凉透了,他也没有再续杯,一开始白胜奇以为程思安来访,是为了示好,可再细细的回想,其中太多蹊跷。

    程思安客气、礼貌,晚辈的礼节他都做到了,但他的客气没有感情,他的礼貌没有温度。

    “嗯?外公你说。”

    天气凉了,白若夕裙子外面披了件针织衫,双手拢衣襟,每根手指都紧紧攥着。

    “你的程大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大哥哥了。”

    白胜奇稍作沉吟,最终选择告诉她真相。

    “外公你什么意思?”白若夕苦笑,“什么叫程大哥不当年的大哥哥?他和以前一样,对人很温柔,你看他刚才跟我说话,跟小时候一样的吧?”

    白若夕不愿意承认!

    她看得出来程思安变了,他温和的表象深处,那颗心好像很冷很远,旁人别想触摸。

    “程思安今天来,是敲山震虎呢,你没看出来吗?”白胜奇摸茶杯外壁,凉凉的。

    “你是说,他特意说程墨安和陆轻晚要结婚了,是为了敲打我?让我彻底的死心?”白若夕水晶指甲往肉里掐,白皙的手被她掐的发红。

    “嗯,程思安想断了你对他弟弟的念想,又不想伤害你的自尊,他是个懂事聪明的孩子,只是,他也许不会喜欢你。”

    白胜奇在军队摸打滚爬多年,眼睛比常人更锋利,程思安的淡然都在告诉白家的人,程家的门槛他们不要再做打算。

    “我看这个程思安,心机深得很!”白芳玲没好气的横插一句,对他离开的方向翻白眼,“他今天可是在打若夕的脸呢!若夕请他吃饭他这样不去,那样不行,陆轻晚一通电话,他二话不说就着手办理,还能再明显点吗?”

    白若夕被母亲打过的脸更疼了,好像程思安那些话又一次扇了她。

    “妈,你别说了,也许他真的很忙,我相信他。”

    ……

    程思安回到帝景豪庭,电话来了。

    看到屏幕上的备注,他薄唇牵高,“妈,你真及时。”

    大洋彼岸的程夫人早就等不及听消息了,“怎么样怎么样?看到白若夕了吗?怎么说的?”

    程思安颇为无奈的捏捏眉心,苦笑,“妈,为了撮合墨安和晚晚,你连我都当枪使,真够狠的。”

    程夫人乖儿子好儿子夸了他一通,“谁让白若夕心眼儿那么坏呢!居然说你弟弟是野男人,说咱们可爱的neil是野孩子,还说晚晚是不三不四,呸,呸,呸!她才不三不四呢!”

    是啊,就因为白若夕在母亲那里告了陆轻晚的状,程思安就背上了帮助弟弟和弟妹出气的重任,不然他何必在白家演那么一出戏?

    “按照你的说法,已经传达了。白若夕对墨安应该会死心。”

    连结婚办喜事这种事都能拿出来当幌子,他不得不佩服女人的思维。

    程夫人开心的乐呵呵道,“思安你真是妈妈的贴心棉袄!不过我听neil宝贝说,你住在墨安家里,你怎么好意思了你?墨安和晚晚热恋期,保不齐会刹不住车,你个婆家大哥在场,晚晚能放得开吗?”

    这就是传说中的过河拆桥吗?

    才夸的他上天,现在转身就责备质问?

    贴心小棉袄是漏气的吧?

    程思安大长腿迈步,走进了程墨安的卧房,按下电动窗帘的开关,将落地窗全部打开,然后打开微型望远镜。

    “妈,现在晚晚在你心里的分量,好像比我还重?”

    他闭上左眼,望远镜里出现了一栋高层建筑,反光玻璃阻碍了他的视线,程思安调整模式,模糊的视线清晰,右眼里多了一个中年男人。

    程思安像一尊雕塑般纹丝不动,只有眼球随着视线里的人小幅度转移。

    如果不是程墨安的卧房是最佳观察地点,他才不会住在帝景豪庭,墨安他们不方便,他更不方便,军区的秘密 他不能泄露,要随时随刻提防观察力惊人的亲弟弟,现在还要防备心眼贼多的大侄子。

    他很不容易啊!

    程夫人一笑而过,“你早点找个女朋友,赶紧把婚姻大事处理掉吧,首长大人!”

    程思安的嘴角忽地抿成一道刚硬的直线。

    果然有猫腻,不枉费他辛苦蹲守。

    “妈,我电话进来了,先这样。”

    “喂……儿子,你别每次都逃避啊!喂,下次至少换个有诚意的借口……”

    程思安掏出裤袋里的军用反追踪手机,拨通了军区指挥部的电话。

    “首长,有何指示?”

    程思安黑沉沉的脸没有表情,“找到他了,滨城。”

    “现在行动吗?”

    “马上召集特别行动组,今晚抄了他们的老窝。”

    “是!”

    ……

    “总裁,合同拿到手了,咱们在古城周围拍下来的地皮已经全部转手。”

    陈纪年很不理解总裁的做法,但总裁从来不会出错,他也就没多问。

    三个多小时的会议终于结束,程墨安有些疲惫的揉眉心,单手撑老板椅的扶手,选了个最放松的姿态,“你是不是很想问,我为什么放弃这么好的商机?”

    陈纪年没隐瞒自己的困惑,“当年咱们好不容易才拍到这些地,按照原来的计划,今年就能正式投入建设,古城周边小别墅、客栈很火!不管是商品房还是住宅,前景都非常可观,你现在把地皮转手,赚的有点少啊。”

    琳达端来咖啡,弯腰给他放手边,退了出去。

    程墨安品了品咖啡,夕阳洒满办公室,招财树和绿萝被染的反射金辉,一室的华美绚丽。

    他坐在光线最好的位置,周身笼罩着璀璨。

    “三年前,古城的开发力度还没有这么大,客栈、饭店可以大量扩展,但近两年环境保护的口号被提上了议程,再想走原来的路子,只有死路一条。”

    “总裁的意思是,那片地皮会被收走?”

    这种话程墨安当然不会说,“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动作,一旦对环境造成污染,已经建成的商品房恐怕也会被拆除。”

    这相当于九十年代以后,大批污染工厂被强行搬离主要城市,起初为了扩大成产,拉动内需,私人工厂可以随便生产,违法乱纪的事迹屡见不鲜。

    但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以破坏环境为代价的成产模式被淘汰,他们是时代的牺牲品,当然这是不可避免的。

    着眼现在,如果房地产商为了牟利而损害环境,那么将来的命运跟当初的污染工厂有何区别?

    陈纪年听懂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么说,咱们丢出去的不是一块肥肉,而是烫手山芋啊!”

    程墨安浅浅嗯了声,半开玩笑道,“华盛集团拿到地皮,一定会马上着手动工,皆是房价一定会涨,你想投资的话,不妨买古城附近的房子,三年后再卖。”

    陈纪年还真有这个想法呢,“滨城的房价上升浮动不会太大了,投资三四线城市和旅游城市好像不错。”

    反正已经在滨城买了三居室,结婚够用的,暂时不考虑换大房子。

    程墨安划开手机,有一通未接来电。

    他摆手让陈纪年先离开。

    “晚晚,我刚散会,怎么了?”

    “老狐狸,我开心死了!你知道吗我终于联系上了那个作者明天飞首尔跟他谈合作哈哈大哥帮我走后门办了韩国的签证大哥好厉害好威武!”

    陆轻晚一口气说完了全天的经历,程墨安莞尔道,“明天就去?你一个人?”

    他抬起手腕看看时间,下午五点半。

    “是啊,公司刚成立,好多事情要办,而且首尔那么近,分分钟就回来了,我可是走遍七大洲四大洋的人,怕它啊?”

    程墨安拿起车钥匙,“你在哪儿?”

    “公司啊,准备下班了。”

    “等我两分分钟,我去接你。”程墨安大步流星去搭乘电梯,脚步从容又稳健。

    “好啊!”

    说完好,陆轻晚后悔了!

    他刚才说什么?来接她?接……她?

    程墨安要来19楼???

    意识到问题的严峻,陆轻晚跐溜跑出会议室,“田甜,这里先交给你了,我下班!!”

    郭敬轩眉毛一上一下的跳,“小甜甜,陆总可能要约会,咱们要不要去凑个热闹?”

    “不好吧?陆总的男朋友是程总,万一……”

    “不会怎么样!走,去看看程总和陆总平时怎么谈恋爱的,我很好奇咱们女汉子陆总在程总跟前是什么样子。”

    田甜迟疑,“可……”

    “走了!别墨迹。”

    陆轻晚一口气跑到vip电梯口,气喘吁吁的吞唾沫,还好还好,电梯还没下来,还好还好,人家都下班了。

    呼!

    叮咚。

    电梯门打开,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在里面高高直立,灯光下黑沉沉的眸子如海如渊,“晚晚?”

    陆轻晚上去抓他的手,“我下班了,咱们走吧!”

    她忙不迭跳进去,程墨安却单手撑住了电梯的一面门,“你不想被别人看到?”

    陆轻晚心说你都知道还问?

    “没有啊,我饿了,想赶紧回家吃饭嘛,亲爱的,你晚上给我做饭不?”她眨巴眨巴乌黑的大眼睛,俏皮又矫情。

    程墨安保持动作,垂眸深深看她,“不带我去参观你的公司?布置好以后什么样我还不知道。”

    陆轻晚心脏咚咚咚,“公司哪有我好看啊?你看我就好了!对不对?”

    她两只手耍赖皮去抓他衣袖,试图将他的手给拽下来,可是程墨安的手就跟铁钳一样她怎么都动不得,“看,飞碟!”

    噗!

    嗤!

    躲在拐角偷听的田甜和郭敬轩被雷晕了。

    这是陆总吗?确定不是人格分裂的某个小萝莉?

    程墨安被她气笑了,“回家我会好好看你,现在带去你公司。”

    陆轻晚欲哭无泪,他们公司秉承自由、随意、当成家的原则,所以布置的……布置的完全是纯天然。

    主要是同事们还在,程墨安去了不是要吓死他们吗?

    陆轻晚继续撒娇,“不要嘛,人家真的好饿好饿,你摸摸我的肚子,都扁啦。”

    她当真拉他手去找自己的肚子,然后可怜兮兮的求放过。

    偷听的两人:“……”

    额……再也不相信世界上有女汉子了。

    所谓的女汉子,只是没遇到愿意撒娇的男人。

    程墨安摸了摸她的肚子,“还有存粮,暂时没事,走,看完你的公司咱们就回家,给你做菜。”

    陆轻晚瘪嘴,“可不可以不去?”

    “不可以。”

    陆轻晚咬牙,“你会后悔的。”

    程墨安笑道,“那就试试?”

    然后,他踱步走出电梯,顺便将她搂在腋下,不给她逃跑的机会。

    陆轻晚扣手指,扣衣袖,呜呜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我……能先去尿个尿吗?”

    程墨安已经服气了她的托词,揉揉她的小脸儿,完全没脾气的道,“我允许你就地解决,接受吗?”

    额,那还是算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