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34章 有什么好居心不良的

第534章 有什么好居心不良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程思安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目光越过她的发顶,看向已经迎接出来的白胜奇。

    “白爷爷。”

    他声音低沉有力,肩膀错开白若夕走向前,同时喊了一声。

    白胜奇一时笑的面色涨红,两只眼睛深深的嵌入皱纹的折痕,浑身散发出别样的活力。

    不等程思安靠近,他双手齐齐的展开,将程思安的一只手紧紧握住,灼灼的望着他的脸,“好,好啊!真是太好了!思安现在出息了!后生可畏!实在是后生可畏!”

    程思安如今已经是上校军衔,肩膀上的两杠三星熠熠生辉,想忽视都难,更何况,这么大的军衔还搭配了如此俊朗的脸!

    白胜奇看到他,就像看到了当年穿着军装奋斗在第一线的自己,那是他燃烧的青春啊。

    程思安的表情依旧平淡沉稳,做领导久了,难免有睥睨四方的王者霸气,“白爷爷身体很硬朗,您当年是军区的神枪手,现在看来,风采一点也没减弱。”

    白胜奇被他说的心窝热热的,谁不想提提当年勇呢?

    “老了,我和你爷爷都老了,祖国的建设得靠年轻人!看到你,我就放心了,真是放心了。”

    年纪大的人,喜欢说重复话,越是激动,重复的概率就越高,白胜奇又说了好几遍,“真不错!思安从军真是不错啊!”

    白芳玲重见程思安,也觉得他气度不凡,看上去沉稳的多,而且当兵的人心眼儿直,没那么想法,不像程墨安,跟他站在一起话都不敢乱说,商人的心思太沉,摸不到底,相比之下,程思安似乎简单一些。

    但军人也只是说出去好听罢了,真假给他,还不是守活寡吗?

    想到这里,白芳玲对程思安的那点好感也就淡了,笑容温温的道,“思安现在都是上校了啊,才三十多岁就当上校,阿姨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年轻的上校呢。”

    程思安不着痕迹的将她审视,四十多岁的眼神,保养的太精致,脸上没有一丝半点的皱纹,衣着很大胆,比她女儿还敢露。

    出于礼貌,程思安对她还算客气,“多谢白姨谬赞,思安愧不敢当。”

    白芳玲笑吟吟的,“思安在哪个军区呢?现在是什么职位?忙不忙?平时有空回家吗?”

    一连串的问题跑出,程思安一个也没想回答。

    白若夕扯扯她的衣袖,“妈,你问了这么多,让程大哥怎么回答啊?人家好不容易来,您不让他坐啊?”

    “哈哈,看我这记性,思安,咱们坐下说。”白胜奇越看他越喜欢,遗憾自己没有这样的子孙。

    程炳文真是好福气,两个孙子,一个经商有钱,一个从军有权,程家坐拥了大半个江山。

    “好,正好有些话想跟白爷爷聊。”程思安态度不卑不亢,但措辞格外谦恭,直戳老人家的心脏。

    白胜奇对他的喜欢又多了好几分,“哈哈,是吗?咱们爷孙两个今天聊个痛快,来,去我书房。”

    军人之间的谈话,女人和佣人都不便在场,何况不到午饭时间,白胜奇就请他上了二楼。

    程思安对副官点了点头。

    副官很敏锐的捕捉到了领导的意思,回了个“明白”的眼神,然后跟着上楼,守在门外当门神。

    安静下来的客厅,白若夕躁动了。

    她惴惴的搓揉手指,将白皙的手搓的通红,眼睛不住的往上瞟。

    “若夕,你现在什么心思,妈很清楚,但是妈告诉你,不行,绝对不能是程思安。”

    白芳玲坐下,环臂靠沙发一脚,调高的眼线上翘,精明的眼神看向女儿。

    “程墨安身边有陆轻晚了,我没什么胜算,程思安是最好的备胎。”白若夕眼前回放刚才秋菊花影那一瞥的惊鸿,程思安的张力实在太强,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

    如果能嫁给他,这辈子就是首长夫人,有什么不好的?

    白芳玲道,“你懂什么?程思安是军人,受军婚保护法的维护,你和他结婚,将来只能忍气吞声,还有……”她指了指二楼书房,门外的绿色身影简直就是天兵天将,“你先追求程墨安,失败了再追求他大哥,你名声还要不要?”

    “我……”白若夕这下语塞了,也气结了!

    “妈,我从头到尾最喜欢的男人都是程思安,是你说程墨安将来要继承绝世集团,让我嫁给他,不然我怎么会……”

    她还没说完,白芳玲瞪圆的美目,“若夕,你对程墨安没动过心?”

    白若夕死死的咬下嘴唇,窘迫又无力抗争,“程墨安那种男人,谁不会心动。”

    对程墨安,她不止心动,更想霸占他。程墨安的优雅、高贵、睿智和阴沉,像一剂毒药,只要沾染了就戒不掉,她也是中毒者之一。

    但她注定不是程墨安的选择。

    程思安不同,他常年生活在军区,见过的女人寥寥无几,豪门名媛多数不愿意嫁给军人受苦,所以她胜算大,只要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她一定能征服程思安。

    不管谁,嫁入程家就意味着她能彻底摆脱身上的枷锁,没人再敢说她是私生女!

    “若夕,我告诉你,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我不同意。”

    “妈,你忍心让我一辈子过私生女的生活?你想让我一辈子被人指责苟且偷生吗?你不想让我嫁给程思安,好,那就让爸爸认回我!”

    “你!”

    白芳玲的右手刀斧一样高高的扬起,掌风吹开白若夕的刘海,然后轻轻的落下,她恼羞盛怒,嘴巴嗫嚅好几下才说,“若夕,我不会害你,你相信我。”

    白若夕突然抓住她的手,硬往自己的脸上贴,“你打我吧。”

    “若夕,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白芳玲失望的挣开手腕,用陌生的眼光重新看自己的女儿,她突然有些不认识她了。

    白若夕眼睛噙着淡淡的水汽,笑的凄然,“妈,你当年是不是用了不正当的手段,才跟我爸在一起的?”

    哗!

    她扬手一巴掌,重重的甩白若夕的脸上。

    白若夕被她打的脸猛然一歪,脖子朝左边倾斜,整个人都扭曲了,脸上麻辣辣的刺疼让她清醒,更让她耻辱。

    她缓缓的把脸转过来,倔强的逼问,“被我说对了吗?妈。”

    白芳玲手掌颤抖的捏自己的裙摆,她被自己失控的动作吓住了,她没打过若夕,一次也没舍得过,“若夕,妈妈刚才不是故意的,疼吗?”

    白若夕脸上多了一块刺眼的红色,两边的脸已经不对称,“不疼。”

    说完,她转身——

    “程大哥……”

    那一瞬间,她局促的怔在客厅,奢华的吊灯把她的狼狈放大,她像个小丑。

    程思安装作不懂,“嗯。”

    白若夕没再说什么,快步跑去了自己房间。

    嘭,关上了门。

    “这孩子怎么了?一会儿咱们吃饭呢。”白胜奇不明所以,脸上还挂着交谈时的笑容。

    显然,这次对话进了他的心。

    白芳玲优雅得体的颔首,“小孩子脾气,一会儿就好了。”

    白胜奇拍拍程思安的肩膀,“呵呵,若夕被我惯坏了,你别介意,她平时不这样的。你是她大哥哥,要不,你去看看?”

    女孩子的闺房,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好去?

    白芳玲咬咬后牙槽。

    爸爸在点鸳鸯谱呢!

    程思安笑道,“副官,去看看白小姐。”

    白胜奇一怔,但不好再说什么勉强的话,只好改口,“王妈,你去小姐房间看看。”

    王妈眼睛活,接到了白芳玲的眼神,腿脚利索的上了二楼。

    与此同时,绝世集团。

    陆轻晚小手儿笃笃笃的敲桌子,“怎么是国外的号码?难不成这个作者是外国人?”

    田甜凑过来脑袋,把一大串数字念完,“也许是华裔呢,我觉得不像外国人,把中国的军旅故事写的出神入化,外国人不可能做到啊,你先打个电话试试?”

    “行!”

    陆轻晚输入号码,那边显示在韩国。

    单调的响铃提示音持续了将近一分钟,陆轻晚等的心急如焚,特么不会是作者在后台随便弄了个号码吧?

    终于,里面有人接听了。

    “阿不思有?”

    噶?

    韩语?

    陆轻晚表示尴尬了,“嗨!can you speak english? what about chinese?”

    “阿不思有?阿不思有?”那边还是顽强的韩语。

    陆轻晚抑郁了!!

    尼玛!

    她继续用简单的英文单词跟他交流,“你是作家吗?”

    那边没人应声。

    陆轻晚捂着手机,让田甜打开手机的翻译软件,然后继续跟那边说“哈喽。”

    田甜把翻译官软件对着听筒,“陆总,对方是韩国人,我有点意外啊。”

    “不可能,他能写出那么多汉子,就算是棒子,至少也是中国通,再等等。”

    “对啊!我怎么忘了呢!陆总你英明!”

    过了大概两分钟,安静的死了一样的手机终于有了新的回应。

    “你好,哪位?”

    陆轻晚的手蹭地握成了拳头,yes!太好了!

    “你好,我是风华娱乐公司的陆轻晚,请问你是不是作者l不知姓?”

    陆轻晚忐忑了三秒钟。

    那边悠悠的传来回音,“我是。”

    啊啊啊啊啊!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陆轻晚吞吞口水,真特么的掉价,她是买方,人家是卖方,难道不该对方主动求着她吗?

    “你好,我在您的小说书评区留过言,希望跟你谈影视合作,你有意向吗?”

    “可以。”

    啊咧???回答的这么干脆?

    陆轻晚趁机邀约,“你什么时候方便,咱们面谈吧,我坐标中国的滨城,您呢?”

    “我在家里。”

    陆轻晚:“……”

    “你家在哪里?哪个国家?哪座城市?”

    那边又傲娇了,“我为什么告诉你这些私人信息?谁知道你是不是居心不良?”

    你特么!!你有什么好让我居心不良的!

    陆轻晚喘了喘气,“这是我的私人手机号码,实名制的,如果你担心我骗你,可以去查询清楚,我绝对有诚意跟你合作。你的军旅小说题材恰好跟我们的新项目吻合,具体的咱们见面聊,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带朋友一起,你说约哪里,咱们就约哪里。”

    “哦,你来首尔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