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33章 军人的气场

第533章 军人的气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首长,前面就是白胜奇老同志的家,我跟您一起进去吗?”

    程思安的副官开着车,车速保持30码慢慢往前走,方便程思安欣赏周围的环境。

    这一点是别墅群,但不属于滨城最贵的别墅区,环境相当清幽雅致,只是地理位置有点偏远,附近一家规模较大的疗养院,走了一会儿就能看到散步的老人家。

    从这一点来看,白胜奇选择的居所其实是为了养老,安逸、舒服、颐养天年。

    白胜奇是个聪明人,程思安如此想。

    他退出了明争暗斗的圈子,自由自在的在城市的角落安身立命,既可以避免招惹麻烦,又能免于被隔三差五的军政活动牵扯。

    有些功成名就的老军官,即便退休很多年,还是有新老朋友来拜访,明里暗里的求帮忙,这其中的水太深了。

    以往有“十年清知县,百万雪花银”的讽刺,放在当下,这种情况其实也普遍存在,只是大家都是聪明人,送礼送的有水平,有深度,不显山不露水的就是巨资。

    程思安叠腿坐在后座,冷锐的目光一一扫过周围建筑,三层的别墅鳞次栉比,都住了人,百米外的白胜奇家在里面并不起眼,白色的楼体,外面建造了个小小的花园,精心种满了秋菊和腊梅。

    “看来咱们的老首长退休后,生活的很有情调。”程思安淡淡的笑。

    副官通过后视镜看到他的冷笑,顾自跟着笑道,“首长,我说句不该说的,白胜奇当年军功赫赫,现在享受着师级干部的待遇,他就算避到深山老林,照样有人爬过去拜访,他这么做,好像有点多余啊。”

    程思安薄唇微微动了动,“这话说不准,也许老同志天生两袖清风呢?你可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是!首长教训的对,我不该乱说话。”

    副官停了车,黑色的军用越野车霸气的靠墙停稳。

    程思安摸了把旁边座位上的大盖帽,犹豫一下又放了回去,“拎着礼品,你先进去。”

    副官举手敬了个军礼,“是!”

    “知道说什么吗?”

    “首长放心吧,这种事我做的可不是第一次,您稍等,我去探探路。”

    程思安眼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余光瞥见副官走去的身影,然后不疾不徐的点燃了一支烟,将车窗摇下来几公分,坐在里面慢慢的抽。

    白若夕梳妆打扮齐整,托着曼妙的身材下楼,客厅摆放了新鲜的香水百合、红玫瑰、吉梗花和康乃馨,馥郁的花香层层叠叠,置身在里面,浑身都被花香熏陶着。

    心情也随之愉悦。

    白芳玲对程思安的印象很单调,只记得他是军人,常年在军队生活,几乎看不到他,印象中他长相和层墨安一样,在男人群里是拔尖的,可军人毕竟不是未来女婿的合适人选,白芳玲也就从来没打过程思安的牌。

    看到女儿期盼的目光,白芳玲心中有点担忧,上去拉住她的手臂叮嘱,“若夕,程思安是军人,你别忘了他的身份,我不管你以前对他什么想法,但是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多想了,你要牢牢抓住的人是程墨安,嫁给程思安有什么前途?只有程墨安能给你锦衣玉食的生活。”

    白若夕还没看到程思安,此时心里正焦灼,听到妈妈这么说,她的耐心被消磨的更少,“妈,我心里有数。”

    “你有什么数?你还年轻,容易被男人的表象欺骗,一会儿看到程思安的脸,你还能这么冷静吗?”

    还冷吗?

    白若夕也不知道。

    “若夕啊,都准备好了?”白胜奇内心也十分期待今天的相聚,他骨子里有军人的热血,对穿军装的年轻人格外青睐,况且他早就听说程思安在军区屡次建立军功,早已是军区的榜样。

    遗憾的是,自己不方便去军区看他们演习的实况。

    程思安突然来访 ,他一颗心早就亢奋的跳了大半个上午,窝一肚子的话想说。

    军区的建设如何了,年轻的士兵有没有可造之材,如今的新款军装到底怎么威武……

    还有,他看着出落的更加美丽成熟的外孙女,也在盘算另外一件事。

    当初程炳文委婉的说程墨安心思不在若夕身上,他听得出来什么意思,只怕再勉强也没希望了。

    好在老天有眼,程家不是一个儿子,如今程思安来访,说不定是为了让两家的缘分继续延续。

    白胜奇眼角的皱纹笑的深深往下凹。

    白若夕乖顺的点点头,“都准备好了外公,只是好久没见过程大哥,我紧张。”

    “哈哈!”白胜奇宠爱的拍拍她的手背,“紧张什么?你小时候跟思安一起玩过呢,当时你跟在他身后思安哥哥思安哥哥叫的不知道多甜呢。哈哈!”

    孩提时代的经历,白若夕的印象已经很淡了,当时她只有四五岁而已。

    “外公,那些事都过去多久啦, 谁还记得呢?”

    “咱们若夕这是害羞了吗?羞什么?你再大,还是他妹妹,叫他一声思安哥哥总不会错的。”

    白若夕抿了抿红唇,根根分明的睫毛遮掩了眼底的潋滟。

    白芳玲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后面推了推她的手肘,提醒她千万别忘记刚才的话。

    “哎呀,那不是来了吗?”

    白胜奇观察力敏锐,察觉到一抹绿色的身影靠近,眼睛一亮,紧接着大步迎了出去。

    来者戴了顶大盖帽,笔挺的绿色制服,肩膀上扛着士官的简章,他身材挺拔魁梧,古铜色的脸上没有表情,走路的姿势威风凛凛,肩膀纹丝不动,两条手臂有节奏的前后摆动。

    一手亮着两箱礼品,因为他长得高,又偏瘦,远远看上去像会移动的木桩子,尤其是他淡漠的表情,不像是拜访者,更像审查局的。

    白胜奇认出他不是程思安,滚烫的心瞬间凉了小半截,但还是很有控制力的露出微笑。

    副官看到白胜奇,将礼品暂时放地上,刷地举起手臂,“老首长好!”

    白胜奇点点头,慈眉善目的笑道,“小同志好,你是?”

    “我是程首长的副官,这里东西放哪儿?”

    军区出来的人,大多数粗糙简单,没什么多繁文缛节的讲究,出入豪门大户的庭院,难免没什么规矩,白胜奇不反感,更觉得真实亲切,“放下就行了——小同志里面请。”

    不愧是程思安身边的人,这身军装穿的多精神。

    白胜奇笑吟吟的将人迎入客厅,吩咐佣人去倒茶,“小同志,坐,坐下说话。”

    “谢谢首长,我站着就好,您坐。”

    副官看到白芳玲和白若夕,主动点头,“夫人好,小姐好。”

    夫人两个字有点扎心,白芳玲笑的僵硬,“你好,坐啊。”

    白若夕张望门外,身上好像被蜜蜂蛰了一下,说不上来是疼还是难受,高高胀满的热情就这么被扑灭了。

    难道今天只是程思安的副官代表他来吗?

    白芳玲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低声不满的道,“太不懂规矩了,你外公好歹是他长辈,又是老首长,当年他爷爷都得亲自来,他竟然派了个小小的士官!这算什么事!”

    白若夕没有心情跟她拌嘴,懒懒的道,“这里没我什么事,我出去走走。”

    一支烟抽完,程思安摁灭了烟蒂,打开车门。

    白若夕看到车门动了,百无聊赖的脚步也随即放弃了走下去的打算,静静站在葳蕤的浅黄嫩粉秋菊花圃前面,望向了黑色的军车。

    一双考究的皮鞋踏地,绿色军装长裤延伸,顺着那笔挺有致的裤管, 她目光跳跃的爬上了程思安的军装上衣,锃亮的金属扣子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刺的她眯眯眼精。

    再次去看时,程思安已经威风八面的立在了车门外,他没有戴帽子,短发下面清晰雕刻着两道剑眉,利剑拔弩势不可挡,剑眉下面是一双锋利冷冽的眼睛,深黑色的瞳仁像一片墨色海面,藏着看不到的智慧和冷静。

    岁月似乎对他格外的偏爱,他年长了程墨安几岁,又常年在外面风吹雨淋,可是并不会显得特别老,反而因为年龄大一些,越发的睿智沉稳,每一个动作和眼神,都迸发了属于三十多岁男人的魅力。

    兴许是军装威严衬托,甚至能想象到他挥斥方遒的雄伟霸气!

    这样的男人,即便只是当做一尊雕塑,也足够让人尖叫呐喊心动了吧?

    白若夕怔怔凝望他,心跳扑通扑通快了几个节拍。

    今天的程思安比那天在宴会上的偶遇更加惊心动魄,她完全忍不住对他的喜欢。

    那是完全不同于对程墨安的另一种喜欢,并不想绝对占有,更希望跟他站在一起,成为他的一部分。

    程思安淡目微凛,看到白若夕的惊愕。

    他坦荡无畏的大步走了几米,高高的身影挡住了身后阳光,“不认识了?”

    白若夕突然回魂,局促的干笑,“程……程大哥。”

    程思安单手插在军裤口袋内,笔挺的胸膛像一堵墙,威严又疏远,“嗯,几年没见,更漂亮了。”

    白若夕脸上热辣辣的,羞涩的垂首去看自己的高跟鞋尖,“大哥别取笑我了,外公说我越长越难看呢,还说我小时候最可爱。”

    程思安笑道,“小时候?嗯,我记得你小时候的确很可爱,总喜欢黏着墨安。”

    他的话这么亲近,白若夕不由自主想靠近他,“大哥还记得呢?我那会儿太小已经不怎么想的起来了。等下吃饭的时候,大哥可以多跟我说点吗?”

    程思安爽气的答应,“当然可以,你小时候的趣事,一顿饭可说不完。”

    白若夕的芳心咚咚又狂跳了几下,忙不迭笑道,“程大哥最近都在滨城吗?回头咱们可以再聚聚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