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24章 没事不要装13

第524章 没事不要装1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哈!”

    周公子笑声短促干涩,并不是发自内心。

    他躬身,将自己的脸送近一些,高挺的鼻梁在上方要抵压他的,他能看到他眼神里的倔强,真像陆轻晚,很像她死不认输的顽劣。

    所以,他才会觉得小鬼头可爱。

    周公子枯瘦的手指想捏一捏他的脸,融合了程墨安和陆轻晚中和之后的小脸儿,看着很有食欲,想割下来一块好好品尝。

    但neil并没给他占便宜的机会,他很机灵的往后退半步,恰恰好让他扑了个空,然后皮笑肉不笑的看他。

    周公子越发对他感兴趣,“听说小孩子的肉很嫩,血很甜,真想试试你的。”

    “哦,那是以前,但现在不了。”

    “哦?”

    neil用手比划了两下的距离,“被你熏的,臭了呗。”

    周公子非但没被他激怒,反而激起了前所未有的乐趣,他大费周章招募天才,试图研发最强大的跟踪系统,却不料,最聪明的孩子离他并不远。

    突然地,他觉得比起来陆轻晚的不识趣,程墨安的不解风情,neil更讨人喜欢。

    要是把他拎回去一起做科研,也许他会研发出梦寐以求的东西。

    这个念头很强烈,像雨后的蘑菇,蹭地长大了,不及时采摘就会枯萎。

    “臭味闻久了也会香,跟我走。”

    “周公子!你特么干什么!”

    周公子的手二度落空,因为陆轻晚横空跳出来,一把摁住了他的手腕,那力道能掐死一头猪崽。

    但周公子好像没有感知疼痛的神经,他只是用冷漠的目光看看两人肌肤相接的地方,好像在享受什么,很快,他的嘴角诡异的上扬,很慢,“小丸子,你对我真热情。”

    玛德!

    陆轻晚甩掉他的手,紧紧护住了儿子,“宝贝,有没有吓到?别怕啊,妈咪来了,妈咪保护你。”

    neil乖乖的往妈咪怀里钻,像个小萌宠,脑袋缩到了她的胸口,软软的撒娇,“妈咪,他是谁?”

    “他是神经病,刚从精神病医院出来,妈咪现在就给医院打电话,让医生叔叔把他抓起来,不怕哈,不怕。”

    她抚摸儿子的小脑袋,心里很是愧疚。

    姓周的不是正人君子,陆轻晚忽略了他的做事风格,丫做事没有风格,随心所欲,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她忘了,姓周的一定会查她的祖宗十八代,当然不会放过她儿子,何况最近neil回国,她们母女同框的机会很多。

    更甚者,或许姓周的看了电影。

    特么的,陆轻晚你是一头猪!

    周公子对骂自己的话充耳不闻,他当做是赞美,“小丸子,你生的儿子,我看上了。”

    陆轻晚嘴角哆嗦,很想很想骂一句狠话,可是她骂不出来。

    周公子不是开玩笑,不是跟她闹着玩,他是实打实的宣战。

    他看上了neil,想把neil带走,或许还想让他跟他一起搞惨绝人寰的药物研究。

    陆轻晚不寒而栗。

    neil道,“我没看上你。”

    陆轻晚笑了,“听到了吗?我儿子看不上你。”

    “唔,没关系,我有很多办法让他喜欢我,比如……”他想了想,然后慢慢说,“我研制了一款神奇的药水,叫做乖乖糖,吃了这种糖,会很乖,很听话。”

    他说的平淡像一片流云,可陆轻晚被压的透不过气,“你敢动他一根头发,我灭了你全家!”

    “试试?”

    “……”陆轻晚没词了。

    半个小时后,滨城偏远街道的小饭馆。

    陆轻晚反复擦了好几遍桌椅,“儿子,你小心点不要蹭脏衣服哦。”

    neil很懂事的帮妈咪擦擦桌子,“妈咪,咱们在这里吃饭?”

    对面坐着的周公子,以及司机师傅西河,一个像电线杆,一个像旗杆。

    陆轻晚努努鼻子,将脏兮兮的纸巾丢垃圾桶,“是的,今天咱们在这里吃饭。”

    她说请客,周公子说,和女人一起吃饭,当然是男人请。

    然后西河开着那辆除了喇叭不响,其他零部件都响的大众低配polo,天知道他从哪个废料处理厂搞来这么个破玩意儿,居然穿街走巷绕了几十个弯,找到了这么个小饭店。

    小饭店更奇葩,一间屋子隔成就餐区和后厨,中间挖了个脸大的洞,饭菜从里面递出来。

    感觉像监狱送菜的窗口。

    陆轻晚服气了。

    周公子道,“吃饭吧。”

    纳尼?吃饭?

    西河友情提示,“这家饭店米饭不限量。”

    陆轻晚差点把筷子给折断,“卧槽!!!!!你们开车耗油的钱至少买两道菜!特么装什么13?菜单呢?我要点菜!”

    neil:“……”

    好像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周公子道,“唔,所以要把油费省回来。”

    陆轻晚:“……”

    我滴个神啊!为什么你还没劈死他!

    西河再一次友情提示,“菜已经点好了,一会儿就上来。”

    一盆醋溜大白菜,一大盆!

    四碗白米饭。

    这就是中午的全部食物。

    周公子第一个拿筷子,麻木的吃菜,吃饭,没人知道那是什么味道,他自己估计也不知道。

    西河也开始吃,“嗯,挺好。”

    陆轻晚看看儿子,将一次性筷子掰开,蹭了蹭,“宝贝,咱们先吃,吃不饱妈咪给你买别的。”

    “买别的?浪费,吃不饱加米饭。”

    周公子那一道目光看下来,好像已经清算了供养老婆孩子的成本,对,只能这个生活水平,再高就超支了。

    陆轻晚努力挑选嘴嫩的白菜心,“儿子,你就当今天体验生活了好吗?”

    妈咪对不起你,妈咪不该高调的跟你在一起秀恩爱。

    neil很懂事的将碗里的嫩菜心分给陆轻晚一半,“妈咪,你也吃。”

    呜呜,陆轻晚感动死。

    怎知,周公子将人恬不知耻的下筷子去捞neil碗里的菜,然后不要脸的塞进嘴巴里,“唔。”

    neil:“……”

    陆轻晚:“……”

    西河咳咳,将一块寡淡的白菜帮子放碗里,就着米饭艰难的咽下去。

    陆轻晚并不想添饭,只想赶紧滚蛋,“我说,姓周的……”

    neil很友善的推了推妈咪的手臂,“妈咪,他叫周梦蝶。”

    “噗!”陆轻晚被呛了,呛的鼻涕泪眼一大把,她咳嗽好几声才清空嗓子眼,“你……的全名……叫周梦蝶?”

    不止陆轻晚,其实西河也被震撼了。

    从来只知道他代号周公子,却不知道他的名字如此的……嗯,妖娆妩媚风情有毒!

    “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陆轻晚笑死了,“周梦蝶!!啊哈哈哈!!真有文化,好名字!好名字!!”

    她还以为周公子会有什么吊炸天的名字呢,只是保持神秘感没有公开,真相简直笑尿了。

    西河显然也被呛到了,他咳了咳,“小丸子,对我老板放尊重点。”

    “好的好的,那么请问周梦蝶,你找我什么事?”

    恐怕不是请吃大白菜这么简单吧?

    周公子吃完了,“六儿在不在你哪里?”

    噗!!

    这次喷饭的是西河。

    他喷的很彻底,一口白花花的米饭一滴不剩的全部喷在桌子上,满桌子铺满了饭粒。

    neil很努力的下咽白米饭,这一下好了,不用勉强自己。

    于是,几个人都放下碗。

    合着,人家不是来找她麻烦,而是另有他人。

    这个……额……蛋疼的厉害了。

    周公子那双凌厉的眸子,淡淡扫过喷饭机器西河,“你激动什么?”

    西河擦擦嘴,他怀疑自己的脸色已经超越了东北大米的色号,“没有,没激动,只是……只是听说过有六儿这个人,没亲眼见过,还以为是传言。”

    暗中,他和陆轻晚交换眼神。

    两人都不了解事态发展。

    没有预警,没有提醒,没有半点风吹草动,他好端端的为什么找六儿?

    三年过去,大家相安无事的过日子,谁也没招惹谁,周公子哪里来的信号?

    陆轻晚笑不出来了。

    别说周梦蝶,就算周公子说自己叫周翠莲,她也会解读成伏地魔。

    周公子肩膀不懂,脖子逆转头颅,他的紫色眼眸像射线,“把她交出来。”

    后面省略一万个字。

    比如,咱们两清我不会为难你,或者,否则我一口唾沫毒死你,一颗子弹射死你。

    总之,你乖一点,咱们和和美美过春节,你不配合,咱们欢欢喜喜过清明节。

    陆轻晚摸摸鼻子,“巧了,我也在找她,可是……没找到。”

    周公子凛然眉峰,分明不太相信她的话,事实上,他几乎没听过她的话,她也没说过真话。

    “你找她?”

    “是啊!媚术是一门高深神秘的技术,我也想学习啊,毕竟我要取悦男人,你知道的,我这人没什么情趣,为了活跃夫妻日常,调节夜生活,补补课也是有必要的嘛,只是可惜,六儿好像已经死了。”

    她遗憾的摇摇头,想来一瓶酒告慰亡灵。

    “死了?你以为她死了?”

    前半句,周公子好像没听到。

    西河的耳朵有点热,脸有点烫。

    此时,六儿就在他们的大公寓,也许正在努力学习做饭,准备给他做一桌子美味佳肴,等待他回家米西。

    可他感觉不到甜蜜,如坠深渊的绝望无奈,让他胆寒。

    “我不希望她死啊,我希望她长命百岁千秋万代,但我不是阎王爷,不当家。你觉得她没死?”

    不寻常!

    周公子……啊不,周梦蝶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

    可是他怎么察觉的呢?六儿换了脸,隐居在尼姑庵,大罗神仙也不会翻出她。

    周公子那双分外阴鸷的眼睛看着neil,“你知道怎么能验证一个人是不是死了吗?”

    陆轻晚抱住儿子的头,“宝贝,不要搭理他!”

    周公子道,“说。”

    neil才不怕他,他认真的告诉这位怪咖,“很简单,你也去死,等你变成鬼,就能到很都地方,或许还能遇到她的魂魄。”

    陆轻晚:“……”

    我家儿子的思维好神奇,

    西河:“……”

    陆轻晚你生的是什么?小魔鬼吗?

    周公子唔了唔,“有道理,那……我让你妈咪先死,帮我探探路怎么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