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14章 管管他不要出来吓唬人了行吗?

第514章 管管他不要出来吓唬人了行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太太两个字,发音如此温柔,绵软如天边一抹流云。

    陆轻晚心口颤了颤,一股暖流涌动在心坎儿,她粉唇愉快的高高上扬,脸颊飞上了两团红霞。

    好幸福呀!

    宋明翰先错愕,接着连连点头,“原来是程太太的意思,好好好,孩子们风华正茂,将来必然风华绝代!我代表校方感谢您和您太太的心意!程先生好福气,您太太一定才貌双全啊!”

    “她的确蕙质兰心。”程墨安的余光瞟向花丛。

    “程总看上的女子,才学容貌自然不凡,希望有机会认识您太太。”

    陆轻晚捂嘴,蕙质兰心形容她的吗?

    宋明翰走后,陆轻晚跳出来,“墨安,你偷偷做了这么多好事,怎么不告诉我啊?”

    要不是偶然遇到宋明翰,她估计十年都不会知道程墨安的良苦用心。

    程墨安笑笑,“儿子上学,给学校交赞助费,只是名誉上好听点。”

    “我还没见过一千万的赞助费呢!嘿嘿,交了保护费,是不是意味着儿子要受到特殊照顾啊?”

    程墨安牵紧她的手,不想让她再逃脱,“我跟宋校长说过,neil的身份保密,当普通孩子对待就行,你觉得呢?”

    “介个嘛,咱们儿子自带光环……哈哈哈,老狐狸,我觉得你拿出去的奖学金,会被咱们儿子拿回来!”

    这个问题程墨安还没想过,但稍微想一想,似乎真有可能,“那不是更好?”

    “所以,老狐狸你就是老狐狸!真会算账!”

    ……

    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陆轻晚和程墨安外加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也来接人的陆亦琛,六只眼睛面面相觑半分钟。

    最后,陆轻晚没沉住气,“咱们三个人站的姿势会不会太像抢劫犯?”

    陆亦琛看看一字排开、女士在中间、两个男人左右护卫的排位,点点头,“好像,有点。”

    于是他很有自觉的往前面走了两步,用只有程墨安懂得的眼神深深看了他一下,意思是,姐夫,事情我已经着手了,您就请好吧!

    程墨安颔首,我心甚慰的表情。

    陆轻晚:“……”

    为什么感觉自己是电灯泡?

    “宝贝!!”

    陆轻晚远远看到了人群中走来的小宝贝,neil颠颠的背着比例有些失调的大背包,扑打扑打朝着心爱的妈咪狂奔,紧紧抱住她的大腿,“妈咪!!我回来啦!”

    “宝贝长高了,更帅啦!想没想妈咪啊?”陆轻晚摘下儿子的背包,拎在手里沉甸甸的,然后很不客气的丢给了陆亦琛。

    陆亦琛:“……”

    为什么不给你男人?

    neil嗯嗯嗯点头,“想!特别想妈咪!妈咪你怎么瘦了啊?”

    哪有女人不喜欢被人家说瘦了的,就算胖的镜子不承认,心里还是相当欢乐的!

    陆轻晚笑的眼睛弯成月牙,“因为妈咪想你想的啊!见不到你,妈咪什么都吃不下,就瘦了。”

    陆亦琛:“……”

    被忽略了的程墨安:“……”

    neil心疼极了,亲了好几下她的脸,“我给妈咪带了好多零食,等下我们车上吃!”

    程墨安抬步,“neil,怎么不叫爹地?”

    neil吸了吸小鼻子,“我叫了,你没听到。”

    有吗???

    看出爹地不理解,neil解释道,“我在心里叫的。”

    程墨安:“……”

    陆亦琛笑的泪奔,“大外甥,叫一声舅舅!”

    neil犹豫了一下,牵陆轻晚的手径直走了,“妈咪,爹地说我以后都在中国上学啦……”

    巴拉巴拉。

    被抛弃的两个大男人:“……”

    陆亦琛拍拍怀里的背包,“程总,你反思一下自己的地位,还不如我呢。”

    “搬运工也值得骄傲?”

    说完,程墨安大步流星的追上老婆孩子。

    陆亦琛搓搓手,嗅嗅还有neil奶香味的背包,“搬运工怎么了?这叫信任!”

    过了一会儿,护送neil回国的两个保镖分别推着行李箱出来,一人手里两个28寸的大箱子。

    陆亦琛挺了挺腰板,“看到没,这才是搬运工!”

    ……

    neil把家里的房间全部看了个遍,然后不满意的噘嘴瞪爹地。

    “为什么没有妈咪的衣服?”

    “因为妈咪不是常住这里。”

    “为什么妈咪不常住这里?妈咪一个人住在别墅吗?”neil穷追不舍。

    “对。”

    “爹地怎么可以让妈咪一个人住外面,从今天开始,我要跟妈咪一起住!你和大伯一起生活吧!”neil炯炯大眼睛锃亮。

    “最近大伯在滨城出差,暂时住在家里,你妈咪是女孩子,不方便,等大伯走后,爹地就接妈咪来。”

    大伯和妈咪,哪个更重要呢?

    当然是妈咪。

    “爹地为什么不让大伯住别墅?”

    绝对认真严肃的小眼神。

    程墨安揉揉眉头,“别墅是妈咪家,大伯去不合适。”

    neil勉为其难的同意了,恹恹不高兴。

    陆轻晚探头,“宝贝,想不想和妈咪一起睡呀?今天晚上妈咪抱着你睡觉好不好?”

    “好!!”neil欢快的撒腿跑,扑到陆轻晚怀里不肯出来。

    程墨安有些吃醋,“你五岁了,可以自己睡觉。”

    “你三十了!”neil霸气的回了句,抱着妈咪大腿傲娇状。

    陆轻晚笑的胃抽筋。

    ……

    在帝景豪庭蹭吃了晚饭,陆亦琛回欧阳公馆睡觉。

    不得不说程墨安做饭水平一流,以后要常来常往!

    开电脑上线,留言区有人发评论索要微博号,陆亦琛没理会,什么合作,不感兴趣。

    几分钟后,陆亦琛登陆游戏账户,然后发现自己的聊天框被轰炸了。

    “阁主!鲨鱼小丸子是不是你的队友?拜托你管管他不要出来吓唬人了行吗?”

    “求阁主给我们一条生路,这家伙太不靠谱了!!要毁灭咱们战队啊!”

    “薄情大人,你发发慈悲,把他送走吧,我给你买一套最新装备!”

    “……”

    留言太多,他没心情看完,点开鲨鱼小丸子的账号,全明白了。

    带不动的猪队友说的就是他亲姐那种类型,neil辛辛苦苦刷的等级装备,被她一下午败了大半,现在孙子一样猫在角落,还改了个性签名——十月,请和我温柔以待。

    陆亦琛扶额。

    薄情阁主:“他被盗号了。”

    大家:“……”

    举报沈云霄的事情正在办理,以滨城工作人员的办事效率,陆亦琛估计至少也得半个月才能有结果。

    不过陆亦琛已经实地考察了景鸿大楼,破是破了点,地理位置也算不上特别好,玻璃墙体打碎了重新修缮,其实跟新建大楼没什么区别,内部结构没什么大bug,但想要全部翻新至少也得五六千万。

    程墨安不愧是财阀,一栋楼可不是小数字。

    陆亦琛抖了抖肩膀,整理几下头发,现在要开始帮程墨安做事儿了。

    欧阳敬亭卧房。

    “外公,还没睡呢?”

    欧阳敬亭抬抬眼皮,手里的书往旁边放了放,“小琛啊,有事?”

    陆亦琛手里抱着一瓶珍藏的花雕,还有一小碟怪味蚕豆,“外公,喝两口不?”

    欧阳敬亭不嗜酒,但爱品酒,有自己的真知灼见,早年收藏了大量罕见白酒,有好朋友来访就小酌几杯,冯伯臣没少贪杯,把他心疼的不行。

    医生考虑到他的健康缘故,不让他饮酒,老爷子偶尔忍不住就偷偷抿几口,至今书房的储物架后面还藏着半瓶茅台。

    看到陆亦琛的酒,欧阳敬亭矍铄的双眸铮铮一亮,“喝两口?”

    “小酌怡情,咱们慢慢喝。”陆亦琛把下酒菜和酒壶摆好,一人一小酒盅,酒壶才开启,一股陈年老窖的绵柔醇香便顺着鼻息沁入了心脾,整个人通透爽快。

    陆亦琛晃晃酒杯,故意深深吸气,“外公,这酒闻着怎么样?”

    欧阳敬亭闭上眼睛好好的品味一番,“至少是有二十五年了啊!只有老绍兴才懂怎么酿制这个口感,我年轻时在绍兴住过,喝过一次十八年女儿红,那是当地人的婚宴上,哎,那种滋味,只怕这辈子也没有第二次。”

    品酒谈人生,有酒有故事。

    陆亦琛再一次深深佩服程墨安,他竟然连外公私心里的小嗜好都知道!

    “外公,您看看这个酒坛。”

    欧阳敬亭戴上眼镜,认真钻研酒坛的工艺,禁不住由衷的赞叹,“花雕讲文学、雕塑、书法合一,你看这个酒坛,阳文刻的是八仙过海,何仙姑栩栩如生啊!再看下面的字,一笔一划凿上去的,费了大功夫……”

    说到这里,欧阳敬亭纳闷了,“小琛,你从哪儿弄来的这坛酒?”

    “哦……别人送的。”陆亦琛随口答,又给老爷子倒了小半杯。

    欧阳敬亭不肯罢休,“什么人送的?这东西可不便宜。”

    陆亦琛继续含糊其辞,“您只管喝,喜欢最重要,别的您就别操心了。”

    老爷子心里纳罕,嘴巴却管不住,一杯接着一杯,眼看着第三杯下肚,“小琛,你跟外公说实话,到底哪儿来的?”

    “是您让我说的,我说了您不许生气。这酒是程墨安送的,他说好酒就像好马,一定要遇到懂的人才能发挥最大的意义,还说您会是伯乐,您果然是伯乐!”

    欧阳敬亭沉吟,“哦……”

    那小子居然还懂酒?

    陆亦琛忙按照程墨安的说法解释,“外公,你可以不喜欢他本人,但酒水是无辜的,别浪费!您就当我是路上捡来的!咱们接着喝!”

    “马屁精!行了,你出去吧,大半夜的喝什么酒!”

    陆亦琛:“……”

    外公您变脸不用这么快吧?

    赶走陆亦琛,欧阳敬亭盖上酒坛,抚摸外观精美的雕刻,“程墨安这小子实在太聪明了,晚晚和小琛还不得被他骗的团团转。”

    过了一会儿,他又绕回来,“好酒……的确是好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