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506章 好一朵美丽的食人花

第506章 好一朵美丽的食人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孟西洲又咽了咽口水,“我先听听你的心跳。”

    老五低头看到他手中的东西,“你轻一点,这个……好像很凉。”

    孟西洲吐纳几口冷气,“……”

    岂料他手还没出去,女人先往下扒了扒上衣,露出了更大一片蜜雪肌肤。

    “不用这样!隔着衣服就行!”孟西洲忙按住她撩衣服的动作,谁知他这么一按,浑身突然僵住。

    手里接触的肌肤丝滑无骨,软的随时能化在他指缝里,春风拂面的温度,芳草丛生的触感,微微的电流从她身上到他身上,无声无息的炸开!

    嗖——

    他触电般拿走自己的手,脸色变了变,“你先别动,我帮你听诊。”

    老五突然笑了,她眉目如远山一横,秋波淋漓,“我听你的,不动。”

    孟西洲:“……”

    终于艰难的摸到她的心脏,他手指按着医疗仪器,小小的金属随着她的胸脯起伏上下跌宕,他的手也跟着波涛翻滚……

    学医至今,孟西洲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刺激。

    他发誓!

    “大夫,我的心跳是不是有点快?”老五似乎要从椅子上跌倒,上半身倾斜向孟西洲的大腿,两只手轻轻扯他白大褂。

    孟西洲被她这么揪着,本应该马上逃开或者怒斥,可他说不上来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使不出力气,发不出脾气,一点狠话也不舍说。

    感觉像是被人施了法术,木讷讷的沉浸在深不见底的温柔坑里,越陷越深,越深越舒服。

    她心跳的快不快?

    卧槽!

    孟西洲这才想起来,他好像忘了听她的心跳频率,只知道自己的心跳在靠近她的顺便“扑通扑通扑通”跳的快从口腔飞出来!

    他怎么了?

    陌生女人依然用病虚虚的表情凝望着他,眼波里像杨柳在摇摆,拨乱了他的神经末梢,准备把他彻底的卷进不见底的狂涛巨浪。

    在孟西洲视野的盲区,老五露出了一丝讥笑,孟大夫啊,你跟程墨安相比,差的不止一截,这就沉不住气了?

    还说自己对女人没兴趣无法崛起?

    你特么骗鬼呢!

    “孟大夫?你怎么了?”

    她的手想藤蔓,慢慢的长满了他的手臂。

    孟西洲想要挣扎,想尽快走出这一片无法看到尽头的迷雾之林,可他却找不到方向,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更可怕的是,他突然不想走。

    女人身上有一股奇异的芬芳, 神奇的盖住了医院的消毒水味道,他好像跟着那股香味,进去了一片旖旎的花园,里面的美景他从来没见过。

    老五顺着他的腿,摩挲他的裤脚,“孟大夫?你怎么不给我看病啊?你摸一下,我的心跳是不是很快?”

    孟西洲滚了滚喉咙,两只眼睛跟着她的节奏,走上了她的引导,“……快。”

    他很吃力的说出一个字。

    声音嘶哑的像大旱三年不见一滴水,急需被灌溉,更像饥饿到精疲力尽的人,想要一口热腾腾的饭。

    老五轻轻一推,孟西洲高大的身躯竟然不堪一击的跌落在椅子上,双目像是被安装了吸铁石。

    她紧接着逼近他的胸膛,手肘压椅子的扶手,粉嫩的樱唇吐出悠悠清香,“你的心跳也很快啊,孟大夫。”

    拿起他脖子里的听诊器,老五寻摸他的心脏,将他的胸口隔着衬衣摸了一遍,终于发现惊喜似的贴到他的肌肤,“孟大夫,你这么快的心跳,是为了我吗?”

    她的笑容像一朵食人花,美的让人目眩神迷,可一旦靠近就会被她一口吃掉!

    “你是谁?”孟西洲捉住她的纤细的手腕,想要看透那双眼睛里的秘密,很遗憾,她眼里除了密密匝匝的魅惑,看不出任何别的东西。

    老五的大腿,擦拭他的,摩擦引起热甚至能融化钢铁,“我来医治你的人,你得了很严重的病,你知道吗?”

    她说话的速度很慢很慢,搅动他的心跳骤然加快!

    老五斜斜划开了一侧唇线,手掌停顿在他的三角区域上面,“孟大夫,我美吗?”

    被人家叫了几万遍的孟大夫,从她嘴巴里出来有说不出的风情,孟西洲下意识的咽下一口唾沫,“你……”

    “嘘……”她的手指立在他唇上,嘴边热气吹进他的耳朵,一丝一丝,一缕一缕,“不要说出来,用你的心感受。”

    她拉他的手,去捂他的身体部分区域,“感受到什么了吗?”

    孟西洲的手竟然真的听从她的吩咐,“我……摸到了……”

    “唤醒了吗?”

    孟西洲像个木头人,呆呆的瘫坐,可身体的能量突然火山爆发一样迅猛激烈,他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老五咯咯咯的笑了几声,海藻长发柔顺的搭在胸前,遮挡了雪山,她挑高他的下颌,慢慢的问,“你是男人吗?”

    孟西洲不假思索,“当然是!”

    “那么……”她的手指和声音都在挑衅,“男人一次给我看啊。”

    孟西洲像是疯了,更像是被激活了。

    竟然真的……额……非常狂野的雄霸起来。

    老五松开他的肩膀,从他身上走开,环胸站在距离他三十公分之外,“孟大夫,谢谢你哦,我的心脏好像痊愈了!”

    说完,她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然后转身走出了门诊室。

    那一声响指,将孟西洲从爱丽丝的仙境里唤回了现实,而他的姿势实在……呃……太不雅!

    “孟大夫!院长找你呢!快……”护士的话没说完,眼睛一扫,发现孟西洲的手放在不该放的地方。

    于是,她非常懂事的咳了咳,“那个,孟大夫,有个患者说你不让他住院,还对他不尊重,他喊来了自己的儿子,正在院长办公室闹事呢,你去看看哈。”

    说完,她又加了一句,“孟大夫,我……帮你关上门。”

    孟西洲:“……”

    卧槽!!!!

    他被蜜蜂蜇了似的将手拿开,那一瞬间他懵逼了。

    低头,看到某个地方,孟西洲的眼睛瞪到极限,“……”

    他竟然还能这么雄壮?

    孟西洲不管院长办公室会发生什么战役,一溜烟跑去卫生间,然后他发现他可能需要换一下衣服。

    傻不愣怔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孟西洲用力甩了一下头,又狠狠洗了洗脸,他不是在做梦。

    他身上还有女人的香水味道。

    在知道自己没有萎靡的同时,孟西洲更郁闷了,“我特么也太渣了吧?我特么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等下!她是谁?

    孟西洲又跑回了门诊室,搜到最后一个患者,“曹妮玛……”

    “……”孟西洲感觉到了来自异性的深深恶意,深深的!!!

    整理好工作服,确定自己脸上没有思春后的痕迹,孟西洲大步走去了电梯口。

    靠,奇葩患者天天有,他遇到的格外多。

    “孟大夫!巧。”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孟西洲打了个激灵,看到是刘雨蒙,他从头发到脚底板都不好了。

    “你……干嘛?”

    想到几分钟前发生的一切,孟西洲还没能走过神儿,现在女人的脸换成了刘雨蒙,总感觉自己在yy她。

    尼玛不要脸啊孟西洲,你是不是人!

    刘雨蒙手里有一叠文件,最上面写的是“急诊室月度汇报”,“去找院长。”

    孟西洲心想,都在心里把人家给yy了,不帮忙不合适,于是很爷们的拿走她的文件,“我也去,顺路。”

    刘雨蒙乐滋滋的将手放入白大褂口袋,“脸色不对啊,被患者给气的?刚才听到门诊大厅闹哄哄的,据说有个了不起的人物来了,不是冲你来的吧?”

    孟西洲的眉头拧紧,“是谁?”

    “不太清楚,不过据说挺厉害,开的车是白色车牌,你懂。”

    白色牌子?军队的?

    孟西洲反而淡定了,“这样……”

    电梯到了顶层,两人并肩去院长室。

    还没敲门,便听到里面的叫嚷,“陈院长,您是个明白人,我父亲的病例你看看,是不是应该住院好好观察?”

    陈院长说话声音一向儒雅,所以不太清楚。

    于是那人又喊,“不需要?陈院长,您是不是看错了?我父亲心脏不好,心脏是人体的核心器官,这还不算大事?”

    孟西洲听不下去了,破门而入,看到一道蓝色外套的中年男人,身形高大威猛,有些胖,说话的时候颐指气使,颇有些党领导的风气。

    “老年肺心病大多是从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发展而来,属于支气管肺疾病,跟患者长期饮酒抽烟密不可分,主要症状是咳嗽、哮喘,并伴有多谈、粘痰,确切来说,这种病应该去看呼吸内科。”

    孟西洲先声夺人,说完前半段,人才走到大班桌前,和中年男人四目相对。

    中年男人看到他的胸牌,顿时火了,“你就是孟西洲!你刚才说什么!”

    孟西洲笑,“我说,你父亲没大碍!但是……”

    他看了眼坐在椅子上喝茶的老老爷子,“这种病可大可小,轻微的只要服用抗菌药物即可,但如果不控制饮食和烟酒,将演变为呼吸衰竭,或者,右心脏功能不全进而心力衰竭,你父亲年纪大了,抵抗力差,新陈代谢慢,体内的废弃物无法及时排除,严重的会导致脑血管病、大咯血甚至……猝死。”

    说完这些,孟西洲将手中的那叠文件帅气的丢给陈院长,然后惬意的将手放入口袋,“这么一说,你父亲的确需要住院啊,同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