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98章 你乱动,我就咬你!

第498章 你乱动,我就咬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饭后,三个人开了个圆桌会议。

    程思安给新电影指明了道路,不得涉黄涉暴,其他的看着办就行,“墨安是资深人士,审核方面比我了解,我能保证的是,这部电影只要拍出来,绝对能拿到龙标。”

    陆轻晚又一次吃多了,以后不敢让程墨安做饭,她控制不住食量,“大哥你认真的吗?审核部门跟你们军方不搭嘎,别到时候不给上映,那我们就傻眼儿了。”

    目测,这部戏的投资在两个亿以上,绝对是国产电影中的大制作,何况她的风华刚挂牌,第一单生意要是黄了,以后的路障碍重重。

    程大哥成竹在胸,“自然。”

    他捏起桌角的烟盒,抽一支夹在手里,嗤地擦亮打火机,将香烟点燃,“你先挑剧本,然后尽快选拔适合的演员,这部戏涉及到国防、军事,对演员的身体素质要求可不低,”他吸了口烟,嘴唇一团烟雾吐的优雅,“常规来说,需要提前三个月给演员做特训。”

    陆轻晚看他抽烟,嗓子痒痒的,也摸了一支放入了口中,她准备点烟,小手被程墨安按在了掌心,同时捏走了她嘴巴里的细细烟草。

    陆轻晚委屈巴巴的仰望他,凭什么啊?大哥能抽,我不能吗?我也想要!

    程墨安打开桌子下面的抽屉,翻了翻,翻出一颗糖果,撕开糖纸塞进了陆轻晚的嘴巴。

    陆轻晚嘴巴里莫名多了个甜溜溜的小东西,心里还是痒痒,她小指头抓挠大腿,猫儿似的,“唔……”

    程墨安又在抽屉里摸了摸,摸出一块意大利的白巧克力,放在她眼前。

    陆轻晚看看巧克力,又看看她,手指头挠腿挠的更使劲儿了,“唔……唔!!”

    程思安正在介绍项目,说的神采飞扬,低头一看,对面俩人压根没听,“你们,干什么呢?”

    陆轻晚嘴巴里的糖果从左腮滑溜到后腮,泪目婆娑,“大哥,墨安他欺负我。”

    “欺负你?他怎么欺负你了?给你吃糖果算欺负吗?”程思安弹了弹烟灰,手指搁在烟灰缸上,姿态豪气。

    程墨安连烟盒带打火机一起没收,丢进了最远的沙发,“以后,戒烟。”

    陆轻晚嘴巴撇撇,要哭了,“今天先抽一支,就一支。”

    戒烟哪有那么容易,要是说戒就戒,烟草行业也不会那么发达了。

    程墨安又在抽屉里扒拉一番,找到了一盒子五颜六色的软糖,各种颜色各种样式,特别萌,“从今天开始,慢慢来,尽量控住。”

    陆轻晚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你家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糖果?你喜欢吃糖啊?”

    程思安并未见过二弟吃糖。

    “给你准备的,以后我督促你戒烟。”

    说完,程墨安大手穿风,掐灭了大哥的烟,将烟灰缸移到桌角,“好了,继续开会。”

    程思安:“……”我不需要戒烟吧?!

    陆轻晚委屈又想笑,打开糖果盒子,拿了一颗最鲜艳的红色软糖给他,“大哥,来,很甜的!”

    程思安:“……”

    不光要吃你们俩的狗粮,还得吃糖?糖果是男人最讨厌的东西,没有之一。

    ……

    晚上十点,程墨安率先提出会议结束。

    程思安明白他的意思,识趣的先行回房间睡觉,临别特别说了句,“我晚上不出门,你们随意就好。”

    陆轻晚一张脸哗红到了后耳根,大哥,您能稍微含蓄一点点吗?

    程墨安捏她圆嘟嘟的小脸儿,最近不用拍戏,她似乎胖了,脸上的肉更松软可爱,教人想吃,“今晚在这里睡,嗯?”

    陆轻晚哼哼唧唧,“不要!我怕你。”

    程墨安笑出了声音,“怕我什么?”

    “怕你……吃人啊。”陆轻晚水汽迷蒙的杏目,氤氲了三春颜色,乖巧之余,多为狡黠。

    程墨安不急着做什么,“是不是还有话想跟我说呢?”

    “嗯,关于公司的租用……”

    “这件事需要细说,我先洗澡,你去房间等我。”

    然后,他就真的走了。

    陆轻晚在沙发上踢踢腿,无声呲牙,老狐狸啊,真是个老狐狸!

    天已经凉了,洗完澡的程墨安穿上了浴袍,腰间系着带子,胸口露出一片蜜色,他斜靠门边,环臂凝望瑟缩在卧室沙发一角的小狐狸。

    没来由的,想笑。

    “怕我怕成这样?还敢来?”

    陆轻晚没穿鞋,抱紧膝盖自卫,“我怕……了吗?你有什么好怕的?你敢来,我就咬你!”

    程墨安点点头,“傻丫头,快去洗澡,你不想的话,我不会勉强你。”

    “你说的!”

    陆轻晚笑嘻嘻的跳下沙发去洗澡,特意穿了最大最厚的浴袍,将带子勒紧,尽量盖住最多的肉,嗯,安全了!

    出来时,程墨安靠着床头在看文件,目不斜视道,“纪年跟我说,你们看了滨城一品的房子?”

    陆轻晚慢吞吞的涂护肤品,水,精华,眼霜,乳液,晚霜,颈霜,程墨安给她买的全套护肤品,她以前从没好好用过。

    好东西就是好哇,清爽。

    “对啊,不给优惠,你认识滨城一品的开发商吗?我们想租,可是价格太高了,你去谈的话,他们肯定会给面子。”陆轻晚弯下眼眸,白皙的脖子露出一截,细细的,嫩嫩的。

    程墨安装作没看到,目光全在文件上,一页页翻过去,“行有行规,有时候认识熟人也不太好用。”

    “这么说你认识啊?”

    程墨安看她擦护手霜,在想这么搓下去会不会将她细嫩的手给搓破皮,“认识。”

    “真的!!!”

    陆轻晚兴奋的跳到床沿,跪着爬过去,脸儿往他怀里凑,“你真认识呀?那……你……要不要打声招呼呀?”

    她洗完澡,淡淡的沐浴液芬芳,还有护肤品天然的花香,从头到脚都香喷喷的,程墨安盖在被子下面的部分,隐隐在苏醒,“外面冷,坐进来说。”

    “噢,好!”

    陆轻晚掀开被子滑进去,她身上凉,他已经暖热了被窝,身上也热热的,她本能去寻热源,越挨越近,“你这么有面子,人家肯定卖你人情,嘿嘿嘿。”

    程墨安坐怀不乱,在文件后面沙沙签字,他的字笔走游龙力道深深,笔画间的牵连似断不断,像作画一样飘逸,“我可以试试。”

    “好啊好啊!”陆轻晚主动找他的手机,他手机在左边床头柜,她需要爬过他,于是身子就挂在了他身上,尝试几下摸到了手机,“给你!”

    岂不知,她这么折腾后,浴袍已经大开大敞,而被她压迫的男人,早已开始咽冷气。

    程墨安淡然的接过手机,拨通了号码。

    陆轻晚一瞬不瞬盯着他看,哎呀,老狐狸长得真好看。

    “我是程墨安……对,滨城一品……嗯……好。”

    这就挂了?

    陆轻晚憧憬的托腮观望,“怎么样怎么样?”

    “优惠一个百分点,同时减免半年的物业费。”程墨安薄唇噙笑,长指刮她鼻梁。

    “老狐狸你真厉害!么么哒,爱你爱你!!”

    陆轻晚抱住他的脸,吧唧亲了好几下。

    程墨安放下手机,继续看文件,“傻瓜,快点睡吧,明天我送你去签合同。”

    咦?真放过她吗?

    陆轻晚泥鳅似的滑入被窝,两只爪子揪被子边,圆滚滚的眸子扑闪扑闪,“你不睡吗?”

    “还有几份合同,看完就睡,你先睡,我把大灯关了。”

    他换掉了吸顶大吊灯,打开了左边的橘色阅读灯,安静的像一尊绝美雕塑。

    陆轻晚抿唇欣赏他认真的模样,小小的心脏有点雀跃。

    可……她发现……她睡不着。

    艰难的等了一个小时,程墨安终于关了灯,转头看看她,陆轻晚很及时啪嗒闭上眼。

    程墨安笑笑,掀开被子去了卫生间。

    他刚走,陆轻晚张开眼睛,咬着下嘴唇,老狐狸居然改食素了?

    想想,不甘心。

    她加开浴袍带子,人松松的罩在被窝里,娇体横陈,丝滑的被单摩挲她的肌肤,她往左边蹭蹭,歪头假寐。

    片刻后,程墨安回来,轻轻躺好,在自己的位置安然阖眸。

    卧房很安静,只有窗外明月笼纱皎洁。

    陆轻晚撕开一道眼缝儿,我勒个去,睡着了?

    程墨安嘴角微颔,两片唇性感温和,他睡觉的时候格外俊美。

    陆轻晚假装打滚,秃噜秃噜跑到他身边儿,腿刮他的腿,蹭了蹭。

    程墨安依然自持,好像睡的很熟很沉。

    陆轻晚:“……”

    说害怕的是你,主动挑衅的也是你,陆轻晚你在作死吗?

    可是……可是他这么安静,她反而心痒,总想逗他,惹他,欺负他。

    过了几分钟,陆轻晚又扛不住了,手臂忽然爬上他的胸膛,趴在他身上呼呼睡。

    程墨安嘴角一翘,就这么点定力吗?傻丫头。

    可……怀中的发热体依然不动弹!!

    陆轻晚火了,膝盖在下面寻找他的下腹。

    终于,程墨安被她折腾“醒了”,沙哑着嗓子睡意朦胧道,“别闹,乖乖睡。”

    陆轻晚大脑突然亢奋了,下巴搁在他怀里,娇滴滴卖萌,“老狐狸,我睡不着。”

    程墨安空出一只手,轻轻的拍她光滑的背,像在哄孩子,绝对纯洁如水,“深呼吸,一会儿就能睡着。”

    陆轻晚:“……”

    我勒个去啊!老狐狸你牛!你牛的上天了!

    她手指头扣他的肌肉,“喂……老狐狸。”

    说话功夫,她已经爬上他的大腿。

    “嗯?”他手依然在轻拍他,好像快睡着了。

    陆轻晚砸吧砸吧嘴,“你陪我说说话呗?”

    程墨安好像挺困,声音低了下去,“你想说什么?”

    陆轻晚玩儿他的手指头,放在嘴巴里咬啊咬啊,“说什么都行啊。”

    她手和脚都不老实,专攻他最薄弱的地带。

    程墨安拧紧了眉头,“晚晚,你再这么闹,我要食言了。”

    陆轻晚笑吟吟的,“什么食言呀?”

    “你说呢?”

    他突然醒了,翻身将她压在怀里,撑起手肘俯视她干坏事的小样儿,“故意的吗?”

    陆轻晚咬咬自己的手指头,“我不闹啦,你起来起来。”

    “你觉得还来得急吗?”

    于是,作死的陆轻晚又被狠狠的欺负一顿。

    她必须得承认,定力不足的不是老狐狸,而是她。

    放着性感老公不吃,简直暴殄天物天理不容,她决定了,狐狸肉能多吃就多吃,绝不嘴软!

    桀桀桀桀。

    ……

    次日,陆轻晚欢欢喜喜的跟程墨安去合同。

    刚走到滨城一品的租售部门,周自横放下手里的工作,热情的迎出来。

    见到程墨安本人,周经理眉宇嘴角全都是客气,“程总,您怎么亲自来了!请问是有什么吩咐吗?”

    站在一边的陆轻晚:“……”

    我……??

    程墨安淡然疏远的模样,“带她来签租赁合同。”

    周经理这才发现程墨安身边站着个小姑娘,而且……

    “陆小姐?这……”

    陆轻晚笑眯眯的,“你好周经理,就是我。”

    周经理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热切的开腔,“原来陆小姐是您的朋友?程总您怎么不早说你呢?滨城一品有您百分之……”

    程墨安咳了咳,“周经理,在哪儿签约?尽快吧。”

    陆轻晚耳朵好使着呢,周经理刚才没说完的话什么意思??

    老狐狸没有表情的表情是什么表情?

    “那个,周经理,程先生在滨城一品有股份吗?”陆轻晚快了一步追上他。

    周经理并不知道两人的关系,更没敢想她是程墨安的女朋友。

    反问道,“您不知道吗?滨城一品是绝世跟名臣联手开发的楼盘。程总是大股东。”

    陆轻晚小拳头握了握,“呵呵,是吗?太真是……好、极、了、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