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92章 这种方式体罚我?

第492章 这种方式体罚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死过人?”白若夕手里的餐具叮当掉落,清脆的砸入了盘子,“你说……你说陆轻晚她……”

    欧阳胜宇说的隐晦婉转,可他提到了那个份儿上,很容易让人想到流产或者堕t。

    难道陆轻晚私生活真的不检点不干净?还被人搞大过肚子?

    家丑不能外扬,欧阳胜宇担心别人知道太多对家族不利,可白若夕这么单纯善良,应该不会乱说,于是他点点头。

    白若夕突然狂喜!

    她曾经告诉程夫人,陆轻晚跟多个男人保持不明不白的关系,后来那些流言被戳穿,她在程夫人的眼里也失去了威信,已经好久没跟她联络,基本上淡出了程夫人的世界。

    那么这次呢?如果她知道未来的儿媳妇竟然不干不净,还有过孩子,一定很精彩!

    程夫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光是知道陆轻晚私生活不检点就愤怒发飙,如果再知道的多一点,陆轻晚这辈子都别想进入程家大门!

    那么她会重新被程夫人考虑。

    欧阳胜宇各方面都比不上程墨安,但提供内部消息这一条相当有用!

    白若夕眼波流转,盛夏时节的热情一般,“谁还没有点过去呢?不过我相信,陆轻晚是个好姑娘,就算有过失败的经历,也是年少无知吧?你是她表哥,以后可以多照顾她,不再让她被人欺负。”

    欧阳胜宇欣喜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白若夕真的太豁达懂事了,她的大度让他感动,这才是正牌夫人的首选,谁要是跟她在一起,家庭和事业必定顺利和睦。

    “我会的,不管怎么说她是我表妹,我会尽到当哥哥的本分,谢谢你若夕。清清跟你做朋友,是她的幸运!”

    “别这么说,认识清清那么可爱的女孩才是我的幸运呢,我很想有个这样的妹妹。”白若夕微微扬唇,水润的唇彩柔美。

    欧阳胜宇险些说,我妹妹就是你妹妹,“你们以后会更亲近的,我相信会的。”

    ……

    陆轻晚抓耳挠腮,这通电话她是打呢?还是不打呢?

    “我的梦说别停留……”

    艾玛!!!

    她还没拨号,电话竟然先进来了!

    而且就是neil!

    我滴个乖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母子连心?跨过半个地球居然还管用?

    “宝贝!!!!”

    陆轻晚先来个热情的开场白,然后组织语言跟儿子透露接下来的事项,想想蛋疼的很。

    neil通过网络看了亲妈拍的电影,怎么说勒,真好,他表演的尤其好!

    “妈咪,你还没睡觉呢?你不知道熬夜很容易变老吗?我跟你说啊妈咪,科学家研究证明,我们白天要消耗一百万个细胞,晚上才能补充五十万哦,一直熬夜的话,很容易变老。”

    neil认真的像个老学究,跟亲妈说话还有板有眼有理由据的。

    陆轻晚头大两倍,这是她儿子吗?为毛头脑这么发达?得,肯定不是继承她,“儿子,妈咪跟你说哈,我们承受情感压力也是有限的,长时间得不到释放,容易得癌症、心脏病,你说变老和死亡哪个可怕?”

    neil心说,老妈,我没听说过这套理论,但是妈咪说的话,他百分百服从,“妈咪说得对!所以妈咪这么晚了是在等我吗?你是不是猜到我想你啦?”

    奶声奶气的声音哇,在耳朵里暖呼呼的,陆轻晚心肝儿融化开,抱着靠枕傻笑,“必须!儿子,妈咪跟你说个事儿……”

    “妈咪,我能先说吗?”

    “好啊!你先说。”

    neil探头听听房门外面的动静,非常好,安全!

    “妈咪,我想了想,你电影拍得那么好,肯定有很多很多人去看,嗯……妈咪的外公也会看吗?”

    陆轻晚鼓了鼓腮帮子,有种被儿子踩到秘密的赶脚哇!

    “所以呢?”

    “以妈咪外公的聪明,一定看出我和你长的很像吧?”neil盘腿坐在椅子上,姿势跟沙子上的陆轻晚一模一样。

    陆轻晚扣脚底板,“呃……”

    “那么妈咪的外公有没有问你?比如,这孩子是谁的啊?这孩子的爸爸是谁啊?”neil小手儿握了握拳头,托腮分析。

    同时,他面前的电脑屏幕闪烁着消息提示。

    百万小哥?

    这家伙消失很久了呢!

    陆轻晚心道,我上辈子拯救了孙悟空吗?儿子你是不是有千里眼?

    “咳咳咳!那个……确实有这么回事儿。你怎么看?”陆轻晚这边苦苦琢磨开场白,人家一语道破天真,干脆利落一刀切!

    儿子啊,你老爹都没这么爽快,你造吗?

    neil小大人似的,替老妈分忧解难是儿子的本分呢,他是个贴心的好宝贝,“妈咪,你需要场外援助吗?我可以报名吗?”

    “要!!!妈咪现在特别特别需要你,儿子你回来支援我吧,咱们娘俩即将面对世纪大考验,你曾外公想争夺你的抚养权!还有,他不同意你爹地,总之,妈咪就指望你了!”

    neil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表示朕知道了,“妈咪,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这些事情交给男人解决就好啦!”

    这话说的,有点大了吧?五岁的孩子懂什么叫家族斗争么?显然没看过狗血豪门言情剧。

    “儿子,你有办法吗?你曾外公很有钱,脾气还不太好,他要争夺你的抚养权,你爷爷奶奶曾爷爷肯定会奋斗到底的!”

    neil唔了唔,好像在琢磨办法,“有啊!”

    “什么办法??”

    “哭。”

    听完儿子的办法,陆轻晚只觉得刚才绽放的礼花突然遭遇了暴风雨,碎成了渣渣灰!

    “呃……呵呵呵呵……实在不行我配合你上吊也行。”

    “妈咪,我快回国了,所以你不要急着来美国找我,对了妈咪,我想跟你一起住,你去我爹地那里好不好?”

    陆轻晚怔怔的啪嗒眼皮,“你要回来???神马时候?”

    “嗯……这个要看我爹地的进度,你知道我爹地这个人,做事情总是慢悠悠的,可烦人了。”

    陆轻晚呵呵呵呵呵,“对!你爹地最笨了!鄙视他!”

    “嗯!鄙视他!!!”

    帝景豪庭,正被大哥强行拉着研究训练计划的程墨安,打了个喷嚏。

    美国那边,neil认真研究百万小哥的留言,小眉头皱巴巴的。

    思考的哥德巴赫:“既然同意了,那就一起干,别耽误时间。”

    百万小哥:“地点我来选。”

    “哪儿?”

    neil不怎么在意地点,反正他也不怎么亲自视察,更不想让大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百万小哥:“滨城。”

    于是,neil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知道百万小哥是中国人,但没想到世界那么小,竟然挤到了同一座城市。

    “好!”

    爽快答应了条件,两人交流了合作的细节,neil承担全部的启动资金,后续的技术层面百万小哥将竭力参与,拿回本钱后,开始计算收益分成。

    分工合作,账目爽净。

    符合大男人的做派。

    这样以来,neil的小小事业帝国将正式起步。

    一想到自己的事业在滨城落脚,neil粉嫩的脸儿上就笑了。

    ……

    《倾听》最终以15.6亿的总票房圆满下映。

    陆轻晚让财务核算收入,除去所有的开支以后,她和叶知秋一共有一亿八千万的分红。

    靠,果然出品人最赚钱,票房的绝大部分收入都进了绝世影业的口袋。

    陆轻晚从不亏待手底下的人,大方的分发了五十万奖金。

    拿到粉红后,绍雨晗和杨娅各种歌功颂德,各种表示愿意爱她一万年。

    但陆轻晚很清楚,如今两人的身价已经远远不止五十万一百万,她们红了!

    可惜,陆轻晚依然没能联系到庄慕南,卢卡斯也给她更进一步的汇报。

    那个人真的蒸发掉了吗?

    另外……

    被狠狠宰割了一大块肉,陆轻晚怎么想怎么不甘心,所以牟足了劲儿,坐等跟程墨安清算!

    恰好是周五,程思安参加滨城的军事研讨会,三天不在家。

    陆轻晚去帝景豪庭等程墨安。

    程墨安下午有个总结会议,比平时回家晚了一个小时,陆轻晚等的实在无聊,又饿,就自己动手做了简单的饭菜。

    色香味……俱不全。

    同样的食材,厨具,有人做出了糖醋排骨,也有人做出了黑焦土豆。

    比如陆轻晚盘子里那坨。

    程墨安进门便闻到了怪异的气味,他弯腰换下拖鞋,看到陆轻晚正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耍手机,小模样俏丽乖戾,一个人独处时坐没坐相,实在难以担当娴静俩字。

    不过他喜欢她那样。

    “晚晚。”

    性感的嗓子不知何时撩到耳畔,酥酥麻麻的,有着未散去的仆仆风尘,格外醉人心脾,陆轻晚心头一酥,人也软了。

    不不不,不是这个节奏!

    她清清嗓子,“你,站住!”

    程墨安眉头轻拧,大手已经环抱她的肩膀,“怎么了?我惹你生气了?”

    陆轻晚使劲儿憋着扑倒他的冲动,“对,你惹我了!我生气了!非常、特别、极其!”

    程墨安不松反紧的将她圈入胸怀,下巴摩挲她细软的嫩肉,“哪里惹你了?我听听。”

    “你占我的便宜!偷我的钱!你害我损失惨重!全都是你!”陆轻晚雄赳赳气昂昂,炸碉堡的气势。

    程墨安明了她的小怨念,看来票房的事要算一算了。

    索性挨着她坐下,余光瞥向了餐桌,笑的委屈,“所以,你要用这种方式体罚我?”

    “体罚???”陆轻晚水灵灵的挤了挤眼睛,“我什么时候体罚你了?”

    程墨安横腰将她抱起来,长腿三步就从客厅跨到了餐厅,“给我吃的吗?”

    “这是我的做的晚饭!你……你不要小看我的厨艺,其……其实味道很好!”

    做饭是她的死穴软肋,于是心虚了。

    程墨安意味深长的点头,勉强道,“咱们先吃饭?边吃边说可以吗?我怕你肚子饿。”

    他的大手,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穿越了她的纤薄居家服,在她身前攀山越岭,指头烫的她战栗不已。

    陆轻晚没骨气没立场的吞了吞口水,声音软绵娇羞,“你……手拿开。”

    “我想吃饭前甜点,给吗?”

    “老狐狸!!!起来!!我正经的,认真的!我有话跟你说!”

    程墨安点点她的小鼻子,不再逗她了,“好。”

    他坐下,捞起身边的小狐狸,让她坐自己腿上,“凳子凉,就这么吃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