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89章 跟踪不正当男女

第489章 跟踪不正当男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说了,早上来的时候听到有人议论,不过咱们还没接到通知,估计还能继续租用。”叶知秋说完继续看剧本,觉得还行的放在左边,完全不行的放在右边,右边明显比左边多。

    陆轻晚狐疑,“那就奇怪了,如果真要卖掉,咱们的租赁合同也要重新做,他们没道理不给通知。”

    “也许是咱们工作室太小被忘了吧!”

    “狗不嫌家贫!”陆轻晚怼她,说完绕到她那边,翻了翻剧本,看名称就知道三观正,弘扬华夏文明伟大思想,但电影内容如果太平铺直述,也没人看的!

    “美女,搞清楚,这里不是咱们家。差点忘了告诉你,这两天你没在,西河来了,差点被人误会来面试的演员,西河这货最近越来越帅了,精神头很足,可见夜生活很丰富。”

    叶知秋跟西河不是太熟,擦边的关系,两人没怎么聊,不过看西河的表情好像不是好事儿。

    陆轻晚在外面玩,没怎么用手机,晚上还被勒令关机来者,所以错过电话不意外,“黝嘿,他主动找我啊,知道啦!我给他打个电话。至于夜生活吗?你身边如果有个技术高超的男人,嘿嘿嘿!”

    就这样,搬家的事被她丢在了脑后,陆轻晚去阳台给西河打电话。

    响声只维持三秒就被接通了。

    “小丸子,你丫的玩什么失踪,不想干了咱们散伙。”

    陆轻晚小白鞋踢踢墙根儿,仰头欣赏窗外的风景,秋天太干燥了,即便处在鱼米之乡,皮肤还是胀胀的想炸皮,天空一如既往的干净高远,白云棉花糖一样朵朵盛开,想吃,想玩儿。

    “你说散就散?行啊,散呗,最好再反咬我一口,让周公子来抓人,顺道……”

    “陆轻晚你大爷的!你在哪儿?赶紧出来,这事儿得当面说。”

    跟西河见面的地点在街角中餐厅,还不到午饭时间,装潢素雅的就餐区顾客稀少,陆轻晚他们俩坐在临窗位置,阳光明媚的上午,树梢倒影在玻璃上,再投影到脸上,斑驳摇曳。

    陆轻晚点完了菜,托腮观察西河的面相,“一个人的面相,会暴露他一段时间的生活状态,从你的面相上看来,好像写着纵浴过度四个字。我想问问,酒店的床还健在吗?”

    西河还没吃早饭,正好跟午饭一起凑合了,又不用自己掏钱,多吃点说不定晚上还能省一顿,他顿了顿筷子,“你什么时候把酒店退了?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提前跟我打招呼了吗!!”

    提到这茬,西河的火气蹭蹭往上翻,他昨天上午正睡的舒坦,前台打电话让他续交房费,要么办理退房手续,他给陆轻晚打电话,结果关机!

    陆轻晚撩一缕耳边碎发,被阳光照射成了浅褐色的眸子熠熠生辉,“呃,这么快就到期了,所以你为什么不自己续租?”

    西河咬牙,眼睛尽最大努力翻出最多的白边,“靠!我特么有那么闲钱住一晚上两千多的酒店?我疯了我?”

    陆轻晚心道你特么也知道贵?我肉疼死了你懂?

    “简单啊,退房呗,你不是有地方住吗?”

    菜陆续端上餐桌,都是地道的滨城菜,精致细腻,卖相很讨喜,尤其中间那盘大闸蟹,棕黄色的蟹壳突突冒出热气,沁人的香味浓郁扑鼻。

    西河不客气的选了个最大的,解开麻绳开始奋战,“我住的地方一个人凑合还行,但现在我有六儿,从五星级酒店突然搬回出租屋,你让我怎么开口?”

    陆轻晚面上很为难很同情,心里窃笑,哟!谈恋爱了果然不一样。

    “哦……酱紫,那你租个好点的房子呗,两室一厅家具齐全,地段好的,一个月也就七八千吧,你又不差钱。”

    撬开坚硬外壳,嫩黄的蟹肉揪了满手,蟹肉入口,爽滑的味道沿着食道暖到了胃部,西河嘎吱嘎吱解决了一只,然后嘬了嘬手指,手套被扎破了,指头上的蟹黄尝着更美味,“我不能委屈她。”

    “怎么着?你不会想住别墅吧?”

    沉溺在温柔乡的男人,肯定觉得自己女人天下最美,所以想给她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更想以此证明自己的实力,展示男人的雄风,男人都喜欢被女人崇拜仰慕,西河不例外!

    当然了,这也在她的计划之内。

    住过了最好的酒店,肯定不愿意回到憋屈的小房子,他的眼界和胃口将颠覆。

    这便意味着,倒卖手机什么的已经养不活他。

    “我跟六儿说了,我们住滨城的湖景套房,你帮我想想办法。”

    西河连吃了两个大闸蟹,转战盘子里的鸡鸭鱼肉。

    陆轻晚只沾了沾筷子,品出了鳕鱼的鲜味,“理由呢?”

    “咱们是队友。”

    “不成立!队友是平等互利的关系,而不是雇佣,更不是祖宗,你想让我帮你解决住房问题,至少给我同等的回报。”

    陆轻晚拿走了大闸蟹,自己慢悠悠的吃。

    西河能来找她,说明他有筹码。

    “这个,给你。”

    西河刮了刮鼻梁,不情愿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上面蹭了一层油腻。

    陆轻晚打开,看完文字后,露出了狡黠的浅笑。

    “可以!”

    西河嗤之以鼻,“你拉我当队友,目的不就是榨干我的利用价值吗?道儿上混的,规矩我懂。”

    陆轻晚不动声色的吃东西,“期待你发挥更大的价值,来找我换更大的房子,今晚的房费我来出,你明天就能搬去黄金地段最好的公寓。”

    没陪他吃完饭,陆轻晚买了单,又抽出几张钞票另外给西河,“谈恋爱的时候不要太小气,爷们点!喏,给六儿买个礼物,包包啊口红啊高跟鞋啊,有助于家庭和谐。”

    西河:“……”

    不就是谈恋爱吗?我又不开商场。

    离开饭店,陆轻晚一转身看到了从前面红绿灯路口走来的一男一女。

    她眯了眯眸子,逆光识别出了两人的脸。

    卢卡斯和江燕?

    他们俩怎么会在一起?旧情复燃?故梦重温?

    为了找到最终答案,陆轻晚悄悄跟上了他们。

    凭借多年逃命的经验,陆轻晚自诩躲藏功夫无人可比。

    卢卡斯和江燕的交谈并不算太热情,看起来很平静和睦,好像老夫老妻在话家常。

    陆轻晚跟着他们走进了咖啡厅,他们坐下后,陆轻晚找了个角落偷偷潜伏,拿起酒水单挡自己的脸。

    江燕一身香奈儿职业套装,她身材高挑,短裙下面蔓延出两条直而长的白腿,浅咖色高跟鞋点缀了她的脚,随便坐在那里就有都市精英女强人的气场。

    卢卡斯则一身黑色的皮外套,潮牌牛仔裤,一双简单的男士休闲鞋,看上去像个街头青年。

    两人的画风诧异很大,怎么看也看不出哪里般配。

    江燕点了一杯美式咖啡,她不喜欢放糖,独爱美式的苦涩。

    卢卡斯要了一杯卡布奇诺,“给我加两块糖,谢谢。”

    江燕柳眉微微弯下来,“你还是喜欢吃甜的,这一点倒是没变。”

    卢卡斯把玩手中的车钥匙,并没特别在意对面的女人,“你约我出来,主要目的不是喝咖啡,那就直奔主题吧,咱们俩时间都很宝贵,别互相耽误。”

    侍者端上来美式,低声说,“请慢用。”

    江燕慢慢搅拌深褐色的液体,咖啡在白色杯子里翻卷着小漩涡,里面有她白皙的面庞和深黑眸子,随着打漩的水窝一起波动,“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卢卡斯想都没想,“周一,工作日。”

    要不是自己的身份是间谍,陆轻晚肯定会笑。

    江燕也没觉得尴尬,而是很好说话的提醒道,“我的生日。”

    以前他们在一起,每年她过生日都是他的大事,提前选好礼物,预定餐厅,给她惊喜。

    还会很傻很土的在家里摆放心形蜡烛,给她唱生日快乐歌。

    那时候的卢卡斯,怀抱着爱情,是个单纯如阳春白雪的男人,可江燕的心却在九万里高空,想要摘取最亮的星辰。

    她不稀罕生日礼物,对蜡烛鲜花更没有兴趣,她把时间放在艺人身上,开拓资源,发展人脉,事业一日千里。

    卢卡斯抿了一口咖啡,很甜,甜的胃似乎要反酸,可舌尖却有点涩,“是吗?生日快乐。”

    他寡淡的说了祝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陆轻晚嗅到了空气中攒动的尴尬,江燕这会儿是不是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啊?

    这尼玛太凉了。

    江燕不仅没走,反而打开了包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卡片,深红色的卡片喜庆热情,洋溢着爱情的炙热。

    “这是你最后一次送我的礼物,我还留着。”

    卢卡斯撘眼瞄了下,好像在回忆自己是不是真的送过这么个玩意儿。

    江燕展开卡片,目光撒了细碎的银子,跳跃而明媚,“我想和你虚度时光,余生的每一天都和你在一起,哪怕老了,牙齿掉光,哪怕你忘记我是谁,我还是想牵着你的手,慢慢走到生命尽头。我爱你。”

    她字字缓慢,真情从字里行间倾泻,拼凑成了年轻时候最浓稠的誓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