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84章 怕什么?我给你撑腰

第484章 怕什么?我给你撑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晚晚,不许欺负你弟弟。”

    欧阳敬亭处理完手头的事情,神清气爽的下楼,看到陆亦琛已经来了,眉梢更是笑意满萦。

    陆亦琛狗腿的跑过去,抱着外公的脖子亲昵道,“外公,我姐要打我!你替我做主呜呜呜!”

    陆轻晚嘴巴一抽,“呵……呵呵!”

    欧阳敬亭摸摸乖外孙的脑袋,溺爱的笑道,“去把外公的手杖拿来,你这么大的人了,还打不过她吗?”

    陆轻晚跳上沙发掐腰争辩,“外公,你太偏心了!”

    欧阳清清收拾停当,隔着门就听到了下面欢声笑语,握紧的门把手几乎要碎在手里。

    她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只有陆轻晚他们在时,爷爷才会这么开怀。

    凭什么是他们!她和哥哥才是欧阳家的孩子!难道她和哥哥还不如外亲吗?

    这是不是也证明,将来爷爷的资产也要分给他们?那她和哥哥岂不是百忙一场?

    欧阳清清咬了咬牙关,看陆轻晚时更觉得厌恶,红肿的眼睛里充斥诡滟的嫉恨,她想把这对碍眼的敌人彻底打扫出战场。

    “爸,我们回来了。”

    “爷爷。”

    进门的人是欧阳振华,身后跟着欧阳胜宇和王敏芝,三个人的神色都不太轻松。

    看到陆亦琛姐弟俩在,更是拧紧眉头,连一丝笑容也挤不出来。

    陆轻晚和陆亦琛垂头问候,“舅舅,舅妈。”

    欧阳振华见陆亦琛就如鲠在喉,“嗯。”

    而王敏芝看都没看他们,脱下风衣外套后,仰头看到自楼梯下来的女儿,柔声道,“清清,妈妈回来了,你好点了没有?”

    陆轻晚乐得轻松,特么谁稀罕搭理你似的!

    欧阳清清记住了外公的话,就算心里不情愿不痛快,也要憋着,乖巧懂事的扬起嘴角,“我没事的妈妈,你们今天的宴会顺利吗?”

    以往她最喜欢跟父母一起出席宴会,她总能成为焦点人物,被频繁的称赞长相美,有气质,当之不愧的名媛。

    可是现在,她以往关系亲近的朋友都在渐渐远离,她不敢出门被嚼舌根。

    都怪陆轻晚!是她害的!

    欧阳胜宇的脸色奇差,似乎不想多提,“我先上楼换衣服。”

    “行了,让王妈准备上菜,吃饭!”欧阳敬亭下达命令,众人便不再言语。

    陆亦琛和陆轻晚暗暗交换了眼神,今天的局面好像不怎么河蟹。

    餐桌上。

    陆亦琛优哉游哉的吃饭,反正公司那点破事不是他搞的,且看外公如何出招。

    欧阳振华父子两个提着心,生怕老爷子突然提到公司,大气都不敢出,乖乖的扒饭吃菜,专挑离自己最近的菜吃。

    欧阳清清母女也不敢造次,面前摆着的菜不是自己喜欢的,也要勉强下咽。

    陆轻晚则舒服的多,老弟说的若是不假,那么现在餐桌上消化不良的只怕就是对面父子俩了呢!

    饭吃了一半,没人说话,沉默想安装了消声器。

    欧阳敬亭喝完了一小碗粥,伸手准备添,陆轻晚手快,弯弯美眸,那狡侩的眼眸尽都是喜悦,“我来吧外公!”

    她一说话,大家努力制造的沉默极致便打破了,一时间欧阳振华父子两个都放慢了夹菜的动作。

    欧阳敬亭道,“以往,我不喜欢在餐桌上谈工作,但是今天不同。”

    他的话说一半,后半句其实可想而知。

    欧阳振华咽下米饭,中年男人的沧桑和圆滑全在笑容里,“爸,规矩是您定的,您说了算。”

    “老高,把东西拿过来。”

    佣人老高明白他的指示,颔首道了声是,便去了大厅的置物架,他回来时抱着两个摞在一起的盒子,一大一小。

    陆轻晚心道,这不是张晨送给外公的礼物吗?

    欧阳清清眼睛凛然的沉了下去,“爷爷……”

    “丢出去!”欧阳敬亭只说了三个字,老高便服从的抱着礼物出了门。

    “爷爷……你……”欧阳清清没能沉到最后,阁下筷子就要起来组织,不过被王敏芝及时拉住了。

    “欧阳家,祖祖辈辈,有血气有气节,从不为五斗米折腰,当年处在乱世,人人都把明哲保身当成墓志铭,但我欧阳一族,从不卑屈苟且!”

    青玉筷子被他搁下,几乎没有声音,他环顾了一圈子子孙孙,然后眉头拧紧,似乎叹了口气,但没人听到。

    陆轻晚蓦然揪住了自己的裤子。

    “如今世道浑浊,人人追名逐利,早就忘了老祖宗的训诫,”他指着墙壁上的一幅画字画,上面是他亲自书写的墨宝,“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

    他念完半分钟才问,“你们还记得这句话的意思吗?”

    满座都缄默,这句话是他的立身之本,谁不知道啊?

    说完,他重新拿起来筷子,“有损气节的东西,咱们不要。”

    他全程没有提张晨半个字,但通篇都在训斥他,也在告诫自己的孩子们如何走以后的路。

    他说完这番话,欧阳清清全家的脸都红了。

    欧阳清清偷偷咬口腔内壁,几乎咬出口腔溃疡,可是爷爷说的话分量太重了,她不敢不听,不敢不服。

    欧阳振华是儿子,不能不带头回应,“爸的训诲我们不敢忘记,您放心,我也一直这么教育胜宇和清清,保证他们不走弯路,不走错路。”

    陆轻晚心道,你教育的真好!顺便还含沙射影说他们姐弟没人教育吧?

    王敏芝低声道,“我以后会严加管教清清,不会再让她犯糊涂。”

    欧阳敬亭点了点中间的大闸蟹,笑道,“秋天要吃螃蟹,多吃点。”

    好像刚才的事彻底翻了篇。

    可就在气氛稍微缓和有风停雨歇意思的时候,欧阳敬亭又说,“光影跟远东的合作,终止了?”

    欧阳胜宇紧张的险些把筷子丢了,他蹭地站起来,双手顺从的垂在身体两侧,“爷爷,我们正在紧急处理,您别担心。”

    老爷子赋闲在家,其实心里有春秋。

    陆轻晚越发觉得,外公不简单啊!老谋深算,她身体里的那点不安分因子,莫非都是隔代遗传?

    欧阳敬亭则泰山崩于前而不倒,摆摆手让他坐下,“一个合作而已,结束就结束,毁得了光影几十年根基吗?”

    陆亦琛心里淡淡冷笑,外公您显然不知道其中的深奥,国库亏空,入不敷出,现在的光影跟您印象中可能不一样了。

    欧阳胜宇不敢辩驳,“光影的内部结构严谨,有雄厚的市场基础,这些年创新不断,属于业内佼佼者,当然不会因为一个项目就瓦解。”

    陆轻晚只想说,去你大爷的吧!吃我爸的,喝我爸的,你们一家人真有脸!

    欧阳敬亭道,“做企业难免遇到沟沟坎坎,过去就好了。这里是一笔现款,你转到财务部,可以帮助光影度过难关。”

    他从居家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金色的卡片,看颜色就知道额度不小,不然他也不敢确认一定能帮光影。

    陆轻晚和陆亦琛都怔了。

    欧阳胜宇更是震撼的说不出话,“这……”

    “爸,我当年接下光影,跟你承诺过会自己扛起来责任,实在……”欧阳振华比谁都知道那笔钱多重要,可他抹不下脸。

    “一家人,你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第一次犯错都值得被原谅,别说了,拿着钱把窟窿都堵上,省得两个孩子没日没夜工作,这件事算是过去了,往后不许提。”

    “是,谢谢爸。”

    “谢谢爷爷!”

    欧阳胜宇拿着银行卡,内心波澜滚滚!

    欧阳集团到底有多少资产?他真的太想知道了!能随随便便拿出来上亿资金啊!

    饭后。

    欧阳振华拍拍儿子的肩膀,笑道,“看出来了吗?关键时刻,你爷爷还是向着你,陆轻晚再讨你爷爷喜欢,终究是外姓。”

    欧阳胜宇不敢放松警惕,“爷爷的心思我看不懂,咱们小心为好。”

    “爸,哥,你们就是太优柔寡断了!爷爷今天做的事,就是在打我的脸!”

    “爸知道你心里委屈,但这个关头,你还是老实点好,往上你的负面新闻不断,我看你以后还是不要去娱乐圈发展了,好好跟你哥学习经营企业。”

    “我不!我好不容易才混了个脸熟,以后肯定会好起来,演员也要成长历练,对吧哥?”欧阳清清知道他哥对白若夕的心思,笑靥中提醒着。

    “爸,清清说的也对,既然她喜欢,就让她多尝试,以后就好了。”

    欧阳振华高高的抬手,最后轻轻的拍了下女儿的头,“好,爸爸不逼你。”

    有了钱,可以度过眼下的难关,欧阳振华觉得前途又恢复了光明,只要父亲站在他这边,他们就没什么可怕的。

    远东集团也不过如此。

    花园里。

    天高露重,弦月当空悬挂,别墅的花园桂花香阵阵浮动。

    欧阳敬亭道,“小琛,我把钱给你表哥,你不想问点什么?”

    “外公的决定我都接受,不需要您解释。”

    “你啊,比你表哥聪明!外公这么做,其实是想帮你,也是保护你。”他说完,莫测高深的笑了笑,不再解释。

    陆亦琛也笑笑,“谢谢外公。”

    外公的保护他看得出来,表哥和舅舅嫉妒他,外公如果一直纵容疼爱他,恐怕下一步就会 引来更大的麻烦,现在外公给他们点甜头,让他们觉得自己依然占据着核心地位,陆亦琛就安全。

    而且外公希望家和万事兴。

    陆亦琛又笑了笑,顽皮的撒娇,“外公,您真反对我姐和程墨安啊?”

    想想看,如果外公有一天知道程墨安就是neil的亲生父亲,咳咳咳,会不会打断他的腿呢?

    期待!

    “我听说,程墨安的家人不看好你姐?”欧阳敬亭眼睛蓄聚了比秋霜更冷的温度。

    “这个……其实还好啊,他父母对我姐挺照顾,人也不错,毕竟是有素养的知识分子。”

    “可我怎么听说,程炳文那个老东西,公开给程墨安找女朋友,白胜奇那家伙的外孙女,叫白若夕的,是不是?”

    陆亦琛被外公的神通广大给震撼了!

    外公您不光知道商业局势,连八卦都如数家珍,失敬,失敬啊!

    “那是误会!现在没事了,程墨安对我姐很好,我姐跟他感情也别深!外公您要不网开一面?”陆亦琛心想,外公您别添乱了,我就这么一个姐,一个大外甥。

    “误会?无风不起浪,我从来不信误会,我不出山,他以为陆家没人了?随便什么猫猫狗狗都能踩上一脚?”

    欧阳敬亭一改和善,换了个冰冷无情的面孔。

    凭白胜奇算什么东西,也敢欺负到陆家头上,当他是死人吗?!

    陆亦琛只觉得心里暖融融的,热流在心口决堤,哗啦啦淤塞了他的全部神经,他环抱住老人家的肩膀,“外公,你真好,谢谢外公!”

    欧阳敬亭打打他的手背,再一次和颜悦色的笑道,“真想谢我?那就帮我拿个东西好了。”

    陆亦琛:“……”我勒个去!就不能多让我开心一会儿?

    “外公您想要什么?”

    欧阳敬亭抚了抚花白胡须,眼睛里闪动着火苗,“你姐电影里面,有一幅字,你去拿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