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80章 让你逍遥,快活,做新郎

第480章 让你逍遥,快活,做新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轰——

    西河的脑门被迎头一道雷劈成了七八十几片!

    睡过老板?她睡过老板!!所以她是老板的女人!老板、的、女人!!

    她提供的信息,不管怎么排列组合,得出的结论都够他吃一壶,老板就是周公子,周公子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狂魔!

    他他他他……他睡了老板的女人!

    卧槽,他应该笑吗?可是玛德笑不出来啊!!

    “嘿,嘿!”陆轻晚支开右手,在他面前晃了几晃,“灵魂出窍了?吓傻了?不会吓尿了吧?”

    西河已经忘记了反应,肢体僵硬的梗在沙发上,两条腿打了石膏般直挺挺横过地板,两脚直指天花板,眼珠子空洞的盯着某个方向,但并没有聚焦。

    额……果然吓傻了。

    六儿无辜的抖抖肩膀,“不管我的事啊,我就是说出真相而已,谁知道他这么不禁吓唬。”

    陆轻晚郁闷的撑额头,“耳朵还能用吗?能用就行!我说,你听着。”

    西河:“……”

    六儿摸了摸身上,想起来自己穿的是酒店浴袍,然后转身去找昨天的衣服,翻出烟盒,利落的点燃了一支烟,含在嘴巴里,烈焰红唇加上细细长长的白色女士香烟,青雾袅袅的飞出她的唇,制造了梦幻旖旎的港风效果。

    咔哒。

    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她合上了打火机,然后又吐了一口烟,“还是我说吧,我比你更清楚。”

    陆轻晚伸手做了个“你请”的姿势。

    西河:“……”

    六儿又从烟盒里抽了一只烟,对着自己的那支点燃,吹吹红点,燃烧的更旺盛了些,递给了西河,西河已经成了木乃伊,哪有力气和胆子去接。

    六儿把烟转手给了陆轻晚。

    两个女人你一口我一口,对着抽。

    在烟雾缭绕之中,六儿恢复了正常声线,她本人的声音也有着珠翠落玉盘的淡雅,在女人中属于极好听的。

    “十八岁那年,我偷渡到了伦敦,听我去世的妈说,我爸在伦敦发了财,娶了个小的,日子过得很舒服。”

    她吐了一口轻烟,红唇保持半噘,妩媚的像一幅画,然后她苦涩的扯扯嘴角,“我特么过的像狗一样低贱,他凭什么锦衣玉食?所以我要找到他,报复他!至少拿到他的全部财产,但是我太单纯了。”

    “语言不通,身上带的钱很快就花完了,伦敦的花费比中国高的多,我特么当时才明白什么叫穷。第二年,我的英文已经能正常交流,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但因为是偷渡,没办法去正规单位,只能做低廉劳工,好在那一年,我终于打听到了他的住处。”

    木乃伊西河终于动了动手指,他用诡异的目光看六儿,感觉她很陌生,可又从未这么接近过。

    陆轻晚只是噙着烟,几乎没抽,她沉下了心,胸腔有个地方在隐隐做痛。

    是否所有能够成为朋友的人,骨子里都是相似的呢?不管她穿戴的是lv、香奈儿、爱马仕,还是五十块钱的淘宝款,只要灵魂深处有着同样的体会,就会成为莫逆之交。

    其实她身边这些朋友,刨根挖底的算一算,都是可怜人。

    陆轻晚低头吸了一口烟,很用力,因为太猛,她被呛了。

    六儿已经有了看穿一切的坦然,“我挡住了他的车子,你猜怎么着?他让保安逼走我,那天我的亲生父亲把我打的遍体鳞伤,我像一条野狗趴在他别墅门口,他的老婆孩子丢给我一百英镑,让我滚,他最小的儿子说我是乞丐。”

    她好像还有很多苦需要倾诉,但到了这里,她便换了话题,“十九岁,我遇到了师父,她养我,教我,让我替她做事。”

    西河吞吞口水,显然他想问所谓的师父教她什么,但是他没敢。

    六儿弹了弹指间的烟灰,灰尘飘飘洒洒,洒在她睡衣上,大腿上,她低头看那些灰尘,就像看到了当年在泥潭里的自己,“媚术,师父教我媚术。”

    西河好像也没被吓到,因为他领略了她的厉害,她的美不寻常,的确像有什么在加持。

    陆轻晚余光去看西河,很好,这家伙终于醒了。

    六儿道,“我替师父做了很多事,大部分都和男人有关,但我从不跟男人睡。”

    西河咽下了口水,他的表情已经难以陈述。

    “但是,我失手了一次,”她用力吸了口烟草,两腮深深的凹下去,好半天才鼓起来,雾气模糊了她的而眼睛,她在笑,像云端的观音,“你老板,周公子。”

    “我在帮师父执行任务时受了伤,是他救了我,当时他真是俊美啊!”

    西河的嘴巴狠狠一抽!

    六儿很淡定很自然的道,“我征服了很多男人,环肥燕瘦吧!可还没真正睡过一个,他看起来还不错,所以我施展媚术征服了他,以我的经验,一包药粉就能搞定!但我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研究毒药的怪胎!”

    玛德!

    说到这里,六儿颇有些悔不当初的懊恼。

    她凭一身本领和师父的秘制药粉,玩弄了不知道多少男人,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她竟然栽在了周公子手里。

    “那之后,他就缠上了我,让我替他做事,还让我做他的女人,于是我就跑了。他人脉广,实力比我想的更大,我逃走一次,他抓我一次。三年前,我逃到韩国,整了容,一直隐藏在白云观,准备这辈子就当个尼姑,所以这一点上来说,我没骗你。”

    陆轻晚觉得,西河可能要哭了。

    六儿说完自己的故事,烟也见了底,她笑了笑,“你说,如果被他知道,我被你睡了,他会怎么样?撕了你?活剥了你?还是把你浸泡在毒液里当小白鼠?”

    不管哪一种方法,都够西河生不如死!

    西河的肝儿已经缩成了一团,昨夜滚烫膨胀的热情此时成了一块冰,紧紧一坨。

    陆轻晚揿灭了烟,有了爱情的人,好像对烟草不那么依赖了,“西河同志,现在还想把我交出去吗?等我见到他,一定会紧张啊,紧张的话,我大概会说出昨晚的事儿,然后……嗯。”

    西河像个木偶一样,只有脖子在扭转,他喷火的眼睛随时会有毒箭出来,“陆轻晚,你逼我就范?”

    陆轻晚委屈极了,“怪我吗?谁让你顽梗不化呢?我男人给你钱,你不要,我动之以情你不听,想拉你上我的战船,实在难呀!只好剑走偏锋,你怨我恨我想杀了我,我理解的!”

    “你!”

    西河再一次举起拳头,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真的很想弄死她!

    六儿倾身,香软的手指扣住他的拳头,似水的柔情,谅他是钢筋铁骨也要融化,“这么大火气干什么?摸着良心说,你就不想摆脱他的束缚吗?你甘心一辈子被控制?想永远活在他的阴影里?”

    西河心中的火焰渐渐熄灭,绷紧的拳头也慢慢松弛了,“我……当然不想。”

    “那么咱们就联手吧,”六儿的手抚到他脸上,男人的脸有些瘦,轮廓分明,薄唇性感,她不正经的点他的唇,“赢了他,我永远都是你的,不好吗?”

    她的声音酥酥脆脆,沾满了糖送到他嘴里,他焉有不吃的道理?

    西河的血液在隐隐复苏,大有昂首之势,“你对我……”

    六儿笑道,“女人爱英雄,古往今来,美女都属于强者。”

    这意思足够明显。

    陆轻晚赶脚可以滚蛋了,于是很识相的道,“天还长,你们要不要继续?”

    “等下!”西河拽了她的衣袖,厉声道,“关掉监控!”

    卧槽!

    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陆轻晚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关了关了,早就关了,我还要回去工作呢,哪儿像你们这么清闲。”

    六儿抿了抿嘴,她的眸子倒影着西河,两人挨得近,近到体温和呼吸都在互换,“不破釜沉舟,你怎么能知道自己也能成为帝王呢?我不希望自己的男人一直喊别人老板,既然你有本事睡你老板的女人,就有机会取代他的位置,有这个信心吗?”

    西河:“……”

    取代老板的地位?

    “你知不知道他的实力?他没你想的简直。”西河不想彻底打垮她的斗志,她已经打算鱼死网破了,这个时候跟她说没有胜算,不等于把她推进深渊吗?

    他不忍心。

    被利用,被坑,但面对她,自己真的不恨也不怨。

    六儿的手穿开他的浴袍,追逐着,“你的实力比他强。”

    她的唇,滴落在他胸口,往下,再往下,继续往下,直到他血液凝聚之地!

    他闷闷的猛吸一口气,“你……你说真的?”

    她含混道,“他是个怂包,而你……”她舔了舔舌尖,他又是一阵战栗!

    “而你是真正的男人。”

    “唔!”

    他比周公子更男人?所以……这是胜利的第一步?

    莫名有点骄傲。

    西河横腰抱起她,纤腰在手心里勘堪要折断,她真是个柔到无骨的妖精,他狠狠啃咬她的香肩,齿痕印刻在她身上,分外妖娆,“为了你,我死也值了。”

    她主动环他的脖子,“我不会让你死,我只会让你逍遥,快活,夜夜新郎。”

    陆轻晚心道尼玛!!老娘还没走呢!!

    “我说,你们克制点,等我走了再开火行吗!”陆轻晚怕自己长鸡眼。

    六儿水儿一样酥软在男人怀里,挑衅道,“急了啊?急了去隔壁找你男人,不过你男人行不行啊?”

    “这个嘛,你这辈子下辈子都别想知道。”陆轻晚帅气的拿起家伙,用力摔上了门。

    隔壁。

    确定陆轻晚安然无恙,程墨安关掉了监听,然后微微一笑。

    “搞定了!西河一定会帮我对抗姓周的,他在他身边很多年,知道的细节肯定比我多,我赢定了!”

    陆轻晚心事又了结了一个,无比爽!

    但程墨安的表情却不是那么好看,他长臂一勾,把她嵌入怀里,附身吻她,他来势汹汹,力道很大很猛,好像要拆吃了她!

    陆轻晚嘴角吃痛,婴宁着掰开他的手,“你……弄痛我了。”

    她嘴角被他咬破了一点,妖娆的像玫瑰,他刮刮她的鼻子,“我真想现在就告诉她,我行不行。”

    “你听我们说话!!你个魂淡啊!!”

    程墨安呵呵笑道,“不听,我怎么能知道,原来我的女人尺度这么大,看来是我低估了你,以后也不必跟你婉转隐晦了。”

    “呸!我装的!”

    程墨安稳稳一点头,似乎在认可什么,“嗯,演技不错,继续保持。”

    陆轻晚:“……”

    又栽了,一世英名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