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78章 下辈子当一只乌龟小王八

第478章 下辈子当一只乌龟小王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程墨安挑了下眉头,“睡我?”

    陆轻晚啪嗒拍掉他的大手,然后挤挤眼,“如果六儿来魅惑你,你能扛得住吗?”

    程墨安想想此前他遇到的女人,虽然不知道这位六儿长相如何,但那晚的女人应该不会逊色给她,于是笃定道,“能。”

    “切,我才不信!六儿的媚术战无不胜,从来没失败过,以前她用这招玩儿过姓周的,所以现在姓周的还在找她,哎呀那都是后话了。”

    陆轻晚把窃听器的声音放大了一点,两条腿随便一伸,大大咧咧的听。

    程墨安手掌扶着膝盖,半蹲,“晚晚,听别人的房中术,是你的特殊癖好吗?”

    “当然不是啦!”陆轻晚打开包包拉链,晃了下红酒瓶子,“老狐狸!这是你送我的吧?”

    “哦?”程墨安勾勾嘴角,“发现了?”

    “要不是张致恒提示我,这瓶酒就要被他们喝光了,”陆轻晚扒拉抽屉,酒店设备果然齐全,开瓶器也有的,“今晚这么美的风景,这么好的背景音乐,很适合喝几杯呀!我们两个人喝!”

    程墨安接过红酒和工具,咯吱咯吱的操作着,“你让她魅惑西河,是想钳制周公子?”

    “对啊!我要壮大自己的队伍,这样才能跟姓周的对抗,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我要自己处理!他坑我,我就要坑回来,他威胁我,我就让他众叛亲离,把他的亲信都拉拢到我这边!”

    陆轻晚攥拳头,满肚子坏点子。

    程墨安倒了两杯红酒,摇曳着醒酒,姓周的不会来找她麻烦了,这丫头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她想给自己出恶气,他也不拦着,她喜欢折腾,由着她闹就是了,偶尔给周公子制造点不愉快,还挺好。

    粗重的喘气之后,终于听到了西河的回应,“我……我不要你报答我。”

    “骗人,你说不要,身体可不这么想,你看你……”六儿的手往下移,西河猛地绷紧了腰。

    六儿盈盈笑道,“你既然说以后保护我,那……我还不是你的人吗?”

    西河好像没能搞清楚其中的关系,傻乎乎问,“我……我的人?”

    陆轻晚碰了下程墨安的酒杯,嘎嘎爆笑,“老狐狸,你说西河是不是傻啊?这种话都听不懂?”

    程墨安的脸都绿了,隔壁那种声音,小狐狸这种表情,又有红酒大床,他是个男人啊。

    “晚晚?”

    “嗯?”

    程墨安抿了口红酒,突然凑近了她唇,在她张口的瞬间,将红酒 全部渡到她齿缝,然后勾住她的舌尖,细细的啃噬。

    陆轻晚承受他的霸道侵略,眼睛眨了眨,回应几下后咬住他的舌尖,他吃痛退出,“怎么了?”

    小狐狸吧唧亲了下他的脸,“今晚不可以。”

    程墨安人已经压到了她上面,两人的心脏正在共鸣,他声音嘶哑着,“为什么?”

    陆轻晚抱他的脖子,脸和唇都凑近,丁香般的舌绕他的唇画圈儿,“你算算日子呀!”

    程墨安想到日期,突然无比颓败的捏高她的鼻梁,狠狠咬她的嘴巴,“臭丫头!”

    她要折煞他。

    “哈哈哈!所以,今天咱们就好好的观战吧!”

    程墨安可没有那么好的节操,他单手撑地,惩罚般的欺凌她的唇,香肩,胸口,栽种大片吻,直她酥麻痛痒的在他怀里求饶,他才放过她。

    “哈哈哈,我错啦我错啦,老狐狸你快点停下来,停下啊!痒死我啦!!老狐狸你快点听那边的声音啊!”陆轻晚笑的两眼冒泪,他再这么下去,就算不踏出最后一道红线,她也会被他折腾散架。

    程墨安不满足,他憋闷着欲望,两眼有浅浅的红血丝,“你等着,看五天后我怎么收拾你!”

    陆轻晚嘎嘎笑,“哼!我怕你啊!”

    程墨安气极反笑,他实在拿她没办法,她在非常时期,他再想要,也不能不管她的身体强行奋战,只好忍住,“有你后悔的时候,坏丫头。”

    他刮刮她的鼻梁,就着她的酒杯喝了几大口。

    陆轻晚有恃无恐的往他怀里钻,嘴巴一点也不老实,“哎呦呦,你听你听,这是在地板上吧?直接就撂倒了?喂,老狐狸,你觉得他们谁在上面?”

    程墨安又倒了一杯酒,黑着脸道,“西河。”

    “我觉得不是!应该是女人在上面,你听声音,好像女人喘的更大,是不是女人在主动?六儿肯定有很多招式,西河好福气哟!”

    程墨安听她喋喋不休的说这种话题,顿时就不好了,“晚晚,你在激我吗?”

    陆轻晚嘿嘿嘿,“没有,就事论事嘛!你再听,现在是不是换了方向?”

    程墨安:“……”

    他真的没有那么好的自制力。

    陆轻晚看他吃瘪又不能发泄,真是嘚瑟极了,“老狐狸,你淡定啊,这个其实就相当于看动作片,只是没有画面而已。”

    程墨安猛喝了一大口酒,捏开了陆轻晚的嘴巴,全部给她灌了进去,然后堵住她的口舌,不让她再胡说八道。

    陆轻晚被呛的咳嗽,可是咳嗽又被他给堵住,只能憋的打他,直到她脸憋的涨红,他终于松了手。

    “咳咳咳咳!!”陆轻晚狂咳嗽好几声,这才缓过劲儿,“你想呛死我?坏狐狸!!”

    程墨安则蹙眉道,“现在知道不好受了?要不要感受感受我现在的滋味?”

    他牵她的手,去感受。

    陆轻晚忽灵瞪眼,然后木木的吞了下口水,“额……那个……裤子不会破吧?那……你去洗个澡?”

    程墨安真要被她气死,她时而老司机,时而懵懂不谙世事的反应,他已经分辨不出真假。

    监控器里面的嗯嗯啊啊还在继续,比刚才更粗狂放纵,显然西河已经被调教的开了窍,正在跟六儿互动。

    陆轻晚已经听不下去了,再听,就算程墨安忍得住,她恐怕会生猛的扑上去。

    关掉监控,陆轻晚换上了清纯的小表情,“老狐狸!”

    程墨安板着一张帅脸,无比郁闷的坐到最远的沙发上,“怎么?”

    陆轻晚贼兮兮的爬上沙发,道歉的亲他,“么么,我错啦,不该逗你,这次是巧合而已嘛,我哪儿管得了大姨妈,对不对?不要生气嘛。”

    程墨安把她按在怀里,“做不到。”

    陆轻晚帮他捏捏肩膀,“现在呢?”

    程墨安闭目深吸气,“不行。”

    “那……”陆轻晚倒骑他腿上,去解他衬衣,“这样?”

    程墨安捉住她的手,“晚晚,你这么逗我,不怕我忍不住跟你浴血奋战?”

    陆轻晚马上乖了,“我不动啦!去洗澡去洗澡!”

    然后她就特识趣的跑去了浴室,一个人在门后面傻乐。

    凡事能捉弄程墨安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的,因为他生气的样子太可爱!

    外面,程墨安又喝了半杯酒,实在想不到,他珍藏的红酒就要用这种方式献了身,也不知该说可惜,还是高兴。

    摇摇头,程墨安笑了。

    他这辈子恐怕真要栽在她手里,再也逃不走了。

    隔壁房间。

    西河搂着六儿的姣好身子,两人潮热的贴在一起,凌乱的被褥还记录着刚才的疯狂。

    被汗水浸染后,六儿身上的香气更浓,她的发丝缠绕他的手指,两人好几次登上了峰顶,尝到了人间极乐。

    西河温柔的亲了亲她的额头,“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宝贝儿。”

    六儿羞怯的捶捶他的胸膛,小拳头其实一点也没用力,像是被吸干了力气般,又软又娇弱,“你刚才不是叫了吗?我的名字就是宝贝儿……”

    西河翻身,深深吸她的唇,“你真香,宝贝儿。”

    这当然不是她的真名,西河现在沉湎在温柔乡,也没心情去追究什么,只想再一次跟她进入刚才的世界。

    六儿缠他的腿,“西河,你会后悔吗?”

    “跟你在一起,我才知道生活原来这么美好,当然不后悔。”

    “那就好,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你都会站在我身边,对吗?”六儿亲吻他的耳垂,滚烫的呼吸飞进他的耳膜,融化了他的骨头。

    “不管什么困难,我都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答应你。”西河亲亲她的手指,“你的手是不是用棉花糖做的,真软,真甜。”

    她咯咯笑,铜铃般的声音,“坏人,那……”她话锋一转,循着他的身材曲线去摸,“如果你不保护我,我就杀了你!”

    “用什么?像现在这样,让我死在你身上?我愿意。”

    说完,他再一次翻身……

    第二天早上,阳光已经高高的射穿了窗帘,陆轻晚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程墨安已经起来了,洗了澡以后裹着浴巾在阳台抽烟,他抽烟的样子很斯文,像个芝兰玉树的雅士,陆轻晚直接穿着浴袍过去,光脚丫子踩着地板,没有声音。

    她环住他的腰,“老狐狸,早呀!”

    程墨安回头看她一眼,然后眯着眸子道,“你把手枪给了别人?”

    陆轻晚赶紧放开他,“那个……我……”

    他怎么会知道?他发现了?不会啊?!

    程墨安将香烟摁灭,环臂看她,“给了隔壁那个女人?”

    啊????真知道了?怎么办?

    陆轻晚左脚蹭右脚,“你不是送给我了吗?所以我可以支配的吧?”

    程墨安压了压眉头,“那是一把情侣手枪,咱们一对儿。”

    这东西还能有情侣款?情侣款?

    “你怎么不早说!我去要回来!!”

    陆轻晚手忙脚乱的去穿衣服和鞋子,然后被程墨安拽住了胳膊,“不用了。”

    “噶?”陆轻晚金鸡独立ing,愣了愣,“你不是说……”

    程墨安看她着急,顾自笑了,“这是什么?”

    陆轻晚慢吞吞的看他身后的茶几,“怎么会在你这里?!你怎么拿到的??”

    茶几上,那漆黑锃亮的铁家伙,就是程墨安送她的手枪!

    程墨安拎小鸡仔似的把她丢进沙发,“先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把我送你的东西给别人。”

    陆轻晚萎靡了,“这个……其实……那个……”

    “不着急,慢慢说,我听着。”程墨安坐她对面,很随意的把玩那家伙,满眼睛都是狡猾。

    陆轻晚心想着,程墨安怎么发现的?他又是怎么拿回的?昨晚她睡了以后发生了什么?

    “其实就是为了说服六儿睡西河,真的就这么单纯。”陆轻晚这是第一次把他送的东西给别人,没想到被拆穿了,点儿背。

    程墨安道,“你知不知道,这东西是非法物品?一旦被发现,要负法律责任。”

    “可是你私藏……”陆轻晚翻了翻眼白,“你是主谋,我是从犯!”

    程墨安气的想打她,“看样子,你想检举揭发我?”

    “对!我要检举揭发,我要报告首长,程墨安同志长得太帅祸国殃民,应该被判处一辈子给陆轻晚当老公,不得有二心!不然就罚他下辈子当一只乌龟小王八!”

    程墨安:“……”他简直被她气歪鼻子,大手一挥,“胡搅蛮缠过不了关,拿着这个,去隔壁看看。”

    陆轻晚不敢接,“你不是在忽悠我?我要是去了,还能活着回来吗?”

    程墨安拍拍她的小屁股,“回不来,我可以帮你收尸。”

    债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