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58章 前女友什么的,虐虐更健康

第458章 前女友什么的,虐虐更健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知道了?”

    卢卡斯不确定的问。

    他和江燕的恋情维持的时间不短,但知道的人却不多,算是半地下的吧,只在必要的时候,他才带着江燕出入公开场合,主要是想引荐圈子里的朋友给她认识。

    那会儿他特别坚信一句话:男人如果真心爱一个女人,就要带她认识自己的朋友,让她走进自己的世界,这样两人之间就会有更多牵绊,不容易分开。

    可是特么的,他引荐的人,最后全成了她上升的台阶,一步一步,爬的飞快。

    叶知秋懵懂的像个小女人,甚至她那双没什么热情的眼睛突然格外的亲热,“我知道什么?她是知名经纪人,手里大把的资源,比如容睿,我趁机巴结巴结有啥不对吗?”

    她说的坦荡真诚,看上去格外纯洁。

    卢卡斯笑不出来,得,一反常态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有秘密,他硬着头皮道,“好吧。”

    江燕的反应很淡定,她在调色盘一样的娱乐圈生活的太久,脸上早已戴上了厚厚的面具,面具戴久了,就会分不出哪个是真实的自己,哪个是伪装的戏子。

    她单肩挎包,另外一只手搭臂弯,即便出来看电影,依然穿了件藏蓝色的套装,佩戴了卡地亚项链,随时可以走进高管会议室谈事,也能走进高档宴会厅赴约。

    十年的职场磨砺不是虚的。

    至少叶知秋还没修炼到这种程度。

    叶知秋每一步都走的很轻快,也不时跟卢卡斯笑眯眯的聊天,卢卡斯低头附和,两人亲密的如胶似漆。

    江燕自问有强大的控制力,也想过做的决定不会后悔,但看到卢卡斯和叶知秋十指紧扣,她心里攒动了一簇火苗。

    嫉妒,说不出却能感觉到,比针尖锋利,比刀子冰凉,比毒舌蚀骨的滋味,是女人的嫉妒。

    叶知秋的脚步不重,但每一下都恰好踩到她的痛处,要踩碎她的心脏。

    女人也许有共同的天性,某些东西她可以不喜欢,可以随手丢掉,一旦有人捡起来当成宝贝,她就会后悔,产生眷恋,想夺走!

    江燕不例外,因为她始终是个女人。

    “江小姐,幸会!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现在,捡到东西的女人正笑靥如花的伸手,像个胜利者一样招摇。

    江燕有捏死她的冲动,脸上还是恰到好处的笑笑,她指头擦了下她的手,算是打了招呼,“你好,叶小姐。”

    卢卡斯的尴尬无以言表,前女友,现女友,他夹在中间显得特别囧。

    江燕的眼睛故意避开他,“恭喜叶小姐,倾听成功上映了。”

    叶知秋呵呵笑,很爽快洒脱,“谢谢,江小姐一个人来看电影?”

    “嗯。”江燕的余光还是没忍住。

    她发现今天的卢卡斯衣着鲜丽,神采飞扬,比跟她在一起时成熟了,帅了,有了成年男人的沉稳,时间赋予了他很多内容,不像以前难么容易看透。

    她有很强的征服欲,越不好看懂的男人越能激发女人的探索热情,她终于还是直视了卢卡斯,“最近好吗?”

    叶知秋的手指紧紧扣着他的,微微一笑,“认识啊?”

    卢卡斯:“……”内心平复了一下,“认识,老朋友。”

    “你怎么不早说啊?早知道你和江小姐认识,当时容睿推掉《倾听》我就让你帮我说情了,容睿长得帅,又是流量艺人,票房肯定好,太遗憾了!”

    卢卡斯:“……”当时咱们认识吗?

    江燕听到这里心里一动,“呵呵,你们认识很久了?”

    叶知秋想了想,计划了一下时间,“也不算很久,五六年有的吧!”

    卢卡斯:“……!!!”

    叶知秋心道你特么渣女,“对啊,他对我一见钟情,每天在我家门口等我,每天一朵玫瑰花,连洗脚水都替我打,连楼下大爷都感动了,实在没办法,我只好答应跟他在一起。”

    江燕更是惊讶!五六年前他们还在一起!怎么可能!

    难道她利用卢卡斯的时候,他已经爱上了别人?她被戴了绿帽子?怎么会?他们分手那天,卢卡斯哭的泣不成声,像个傻子,拼命喊着她不要离开。

    难道是假的?

    江燕的脸色青紫,她用质问的眼神看卢卡斯,想听到他的解释。

    卢卡斯改为搂叶知秋的腰,温柔溺爱的笑笑,“宝贝,你居然跟别人说咱们俩的事?真不见外,”然后他看江燕,“没错,我们在一起五年多了,非常恩爱,准备年底结婚,到时候来喝一杯。”

    咱们?见外?

    江燕的嘴角抽搐,她平复好脸上的惊讶,“呵呵,再说吧,我工作很忙。”

    叶知秋笑笑,“江小姐没和男朋友一起来吗?”

    江燕却笑不出来,“我单身。”

    叶知秋没有接话,因为她和卢卡斯恩爱的站在一起,就是对她最好的反击,你看看,被你伤害的男人现在多幸福,你呢?万年光棍一个,没人疼,没人爱,没人关心!

    你活该!

    江燕紧紧的攥了把爱马仕包带,一身名牌和昂贵头衔,并不能弥补有些空缺。

    回击过往情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活的比他好,果不其然!

    叶知秋又惊呼道,“江小姐,你是辉煌娱乐的吧?”

    江燕心道明知故问,“怎么了?”

    叶知秋弯下嘴角,她脸瘦,下巴尖尖的,连笑容都很骨感,“辉煌娱乐……挺好的,一定会像它的名字辉煌腾达。”

    灰飞烟灭!

    “谢谢,我们会一如既往的努力。”

    目送江燕离开,叶知秋挣开了卢卡斯。

    卢卡斯:“……”

    靠,用完就丢?

    “不想说点什么?”叶知秋手臂点自己的下巴,她下巴太瘦没什么肉,手指戳也没有凹陷的痕迹。

    她真羡慕陆轻晚,脸上肉呼呼的,别说男人,她每次见到都要捏一把,多喜人啊。

    卢卡斯咳了咳,感觉不坦白不行了,“她……我前女友。”

    叶知秋哼鼻子,“废话,我当然知道,不然我找她干嘛?我问你,你当时被她甩,难受吗?”

    卢卡斯先有些惊讶,然后支支吾吾,“还……行吧。”

    怎么能在现任面前说分手多难过,这特么不是二百五吗?

    “现在呢?爽吗?”

    “爽!”回答的利落。

    叶知秋打脸江燕,他已经没有心疼的感觉了,奇怪,他竟然不觉得难受,也没替江燕悲哀,甚至不想替她说话。

    叶知秋突然笑了,“行了,我又不吃人。”

    卢卡斯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所以?”

    “你不爱她了。”叶知秋笑,她重新牵他的手,算是奖励。

    卢卡斯终于恍然大悟!叶知秋在替自己驱赶心魔,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心意——他不爱江燕了,彻彻底底的放下了!

    一身轻松!

    “宝贝,我爱你!”卢卡斯突然横腰抱起叶知秋,不管她在怀里怎么挣扎捶打,她就是不松开。

    他太开心了!他爱上了一个聪明狡猾有心眼的好女人!

    ……

    陆轻晚很及时的退出了他们的战役,人家的感情她不插手。

    她先去了洗手间,洗完手准备离开时,看到了熟人。

    陆轻晚笑了,她狐狸般明媚又狡猾的眼睛,笑出了浅浅的漩涡,今天真是热闹!

    “嘿,巧!”

    陆轻晚低着头,环臂, 头也不抬的盯着自己的脚尖。

    她挨墙斜靠,一条腿绷直,一条腿弯曲,脚后跟踩着无声的节奏,一下下蹭踢脚线。

    洗完手正在擦水的白若夕顿了顿,但很快她就认出了是谁。

    “陆轻晚?”

    她抬头,很帅气的撩撩刘海,“是我。”

    陆轻晚人没动,长腿一勾,带上了卫生间的门,“咱们早就该见一面了,只是没机会,看来老天爷很喜欢咱们俩凑一块儿,厕所相遇啊,虽然不美,但是挺好。”

    白若夕不懂她说什么的表情,“你找我有事?”

    “有啊!《如歌》上映,我来恭喜你,看《如歌》的排片率,好羡慕的说!”

    白若夕啊白若夕,为了不让洪盛给《倾听》排片,你丫就差脱裙子伺候丫个猪头侍寝了吧?至于不至于?

    这笔账她早就想算来着,可惜,整人这种事她实在不愿意多做。

    提到排片,白若夕的脸色俨然不像刚才那么红润好看,她眯了眯靓妆搭理的美眸,洪盛那个混蛋,居然反悔!

    玛德!

    “同喜,《倾听》也上映了,据说反响不错。”

    先礼后兵,两人的套路差不多。

    但陆轻晚不喜欢搞太复杂,她单刀直入,“白小姐对《倾听》很关心,都关心到排片上去了!听说为了让洪总多给《倾听》安排场次,你陪他喝了不少酒,我感动的想哭呢!”

    白若夕的脸刷地紫红,陆轻晚怎么会知道?

    陆轻晚心道,你以为就你跟洪盛关系好啊?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啊?你以为你谁啊!

    “你想说什么?”白若夕沉下脸,她不打算再跟陆轻晚客气。

    “我想说啊……”陆轻晚走了两步,微微翘起了嘴角,和白若夕的脸只有几公分距离,她笑的弧度百倍放大,“白小姐看起来冰清玉洁,像一朵刚开放的莲花儿,口味怎么那么重呢?洪盛那种男人你也下得去手啊?”

    白若夕气恼难忍,“你别含血喷人!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陆轻晚笑得更开心,“呵呵,别的事我不多说,有一样要提醒你,我家男人有洁癖,最不喜欢沾了泥的东西,何况是沾了shi的呢?对,看在咱们有缘的份儿上,我再提醒你一下,洪盛那种人啊,你玩儿不起,别给自己挖坑,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白若夕的脸色依然紫红,她胸脯愤怒的起伏,再也找不到娴雅的痕迹,“你吓唬谁!”

    “不是吓唬,是忠告!你知道厕所为什么脏吗?”

    白若夕不理她。

    陆轻晚砸吧砸吧嘴,“因为厕所……千人骑,万人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