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57章 男神!男神!一大片男神!

第457章 男神!男神!一大片男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轻晚悬着的一颗心被女孩们尖叫的高高挂起,卡着嗓子眼儿。

    有……那么帅?

    庄慕南的确是反套路逆时尚的气质型美男子,不像空有华丽外表的小奶狗,初看惊艳,再看寡淡。

    但也不至于让女孩们疯狂尖叫吧?

    陆轻晚心想,我老了?不懂时尚了?

    “晚晚,庄慕南的脸真适合大屏幕,比咱们看的样片好看多了。”说实话,庄慕南的脸出现的瞬间,叶知秋也被触动了审美神经,突然不再心慌,有些电影或许一个镜头就能吸粉,而他们这部戏让人尖叫的远不止一个!

    陆轻晚点头,“毕竟是imax大屏幕,画质更细腻,咱们后期选择的滤镜能最好的呈现图画效果,而且,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觉得聂冰和齐晏是天才了。”

    她笑笑,“聂冰的化妆技术不光能在现实中惊艳咱们,更适合大屏幕!他在处理细节时技巧运用的没有半点痕迹,你看杨娅的脸,镜头放大二十倍也看不出妆容,给人的感觉是纯素颜。”

    叶知秋认同,“陶咏儿上学时候的妆容打扮,跟后面逆袭后是两种感觉,聂冰巧妙利用了眼妆,高手!”

    陆轻晚突然哈哈笑道,“球儿,我预感陶咏儿同款口红的色号会断货,咱们要不要发展一下周边?”

    叶知秋:“好啊,服装什么的一起做,来个链条式发展,齐晏的服装造型我敢保证会成为今年的潮流!”

    卢卡斯:“……”

    靠,你们是来看电影的吗?

    剧情进入中期,陆轻晚替杨娅奔跑的那场戏来了。

    毕竟是第一次上镜,陆轻晚小小期待了一把,“球儿,你说本姑娘会不会凭背影吸粉啊?”

    叶知秋想说你丫要点脸行吗?可是她没说出来,因为画面上逆风飞翔的白衣少女,生生震撼了她的视觉!

    陆轻晚是逃命行家,当然平时的动作属于粗鲁野蛮派的,经过张绍刚反复的指点,画面中的白衣女孩动作柔美热切,既有小仙女的飘逸,也有挽救爱人性命时的迫切,她把两种感觉融合的天衣无缝。

    “哇!好美……这个背影我能看一百遍,杨娅女神跑个步都那么好看……”

    “头发像瀑布一样漂亮呢,天哪!慢镜头……裙子要飞了!”

    “拍照拍照,我要发朋友圈!”

    陆轻晚傲娇的蹭蹭鼻子,“看到了没?这就是本姑娘的魅力!”

    沉默的卢卡斯再也憋不住了,“我说你们两个,安静的看电影不行吗?”

    “不行!”

    “你滚!”

    陆轻晚和叶知秋吼完,卢卡斯闭嘴了。

    心情郁闷的卢卡斯想哭,好不容易等到电影上映,他巴巴的买了点映的票,想邀请叶知秋单独看,她倒好,买了三张票,本以为多余的那个人会是电灯泡,现在才明白,电灯泡是他。

    女人秀起恩爱来,还有男人什么事儿?

    陆轻晚发现,观众的审美其实都是很相似,拍摄时他们觉得好看的镜头,观众也会惊叹,陆轻晚很清楚里面有哪几个爆点,所以着重观察了观众的反应。

    很好,都在她意料之中。

    那么下部戏她更明白如何抓住观众的兴奋点,让观众全程保持高度的注意力,果然果然,经验是成功之母。

    “白泠风哭了……呜呜呜呜,我的心脏,呜呜呜呜,哭戏怎么能演的那么真实,他是真哭的吧?”

    “真哭,真哭没错的!庄慕南哭戏好好的,好入戏好真实,你们看镜头,他红血丝都出来了,女神手上,男神心碎了,我也心碎了,唔呜呜……”

    叶知秋也跟着吸吸鼻子,“拍这场戏的时候你不在,庄慕南的确是真哭。”

    陆轻晚愕了愕,她以为是假哭,正想说庄慕南假哭居然这么自然,真逆天。

    没想到她说是真的。

    镜头里的庄慕南一身“鲜血”,身后是炮火连天,死亡的气息铺天盖地,放佛整个世界都被卷入了离别之痛,他单膝跪地,怀中紧紧抱着陶咏儿,此处没有台词,没有嘶喊崩溃,而是无声无息的一滴泪,泪水是特写镜头,滑过他的鼻梁窝,自嘴边往下掉。

    背景音乐响起,如泣如诉……

    他面部抽搐的细节处理极好,凄然的绝望轻易就能抓住观众的心。

    入戏了,他真是入戏了。

    可陆轻晚再想,好像……貌似……拍这场戏前,她拒绝了庄慕南的示好,然后自己跟程墨安走的很近?难道庄慕南知道了?他的眼泪其实不是为角色流,而是为了她?

    是她自恋想多了?还是……

    亮点太多,陆轻晚还没想清楚,眼前又是一闪。

    字!

    庄慕南和陶咏儿红袖添香夜读书,庄慕南执笔泼墨,写了一幅字,就是程墨安写的。

    卢卡斯当时眼睛瞪直了,“总裁的字!”

    陆轻晚嘴角上扬,“没错,就是他的。”

    沉默只有须臾,电影院又炸了。

    庄慕南弹琴!

    没看过庄慕南弹钢琴,听遍《舒伯特》也是枉然。

    屏幕上一袭白衣的男人,双目含情,手指挑着三分春意,音乐从他的指尖缓缓流淌,带来了大西洋的暖,陶咏儿如痴如醉的倾听,两人时不时的交换眼神,安静的琴键雀跃声,诉说了上万句齁甜的情话,画面却清新的像一副北欧水彩画。

    庄慕南如果不大火,天理难容!

    卢卡斯看到这里也不禁侧目,“庄慕南还没签约影视公司?”

    “嗯,他不太愿意出道,暂时不打算签约。”叶知秋看的眼冒红心,没有人不爱帅哥美女,除非她不热爱生活。

    卢卡斯忍着醋意,略有所思,“如果好好打造一下,庄慕南将来比容睿更红,他会成为影视圈的一股清流,不出意外的话,庄慕南很可能会跟沉梦比肩。”

    叶知秋嘴巴一抽,“你特么吹牛打个草稿。”

    沉梦是国际明星,走出国门玩转好莱坞。

    “不夸张,只要他肯配合。”

    想到这里,卢卡斯有了个念头,眼神凛然。

    “好可爱!!!我的老天爷啊!这孩子是不是天使!天使啊,太可爱太萌太有灵气了!!”

    “我要粉他!哎呀这是哪个小明星?好粉嫩好可爱!!不行不行,语言已经表达不出我对他的喜欢啦!”

    “嘤嘤嘤!眼神!好霸气好有范儿,霸道总裁的感觉!!”

    “啊——超级萌超级萌!我要找他演的戏全都看一遍!”

    陆轻晚的眼睛也一闪一闪亮晶晶,哇哦,儿子儿子!!

    neil和父亲辩解爱国之道,小模样认真的像个老学究,偏偏人家长的乖萌可爱,台词和形象反差很大,萌的戳心尖儿。

    陆轻晚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发给儿子,“男神!!我爱你么么哒!”

    叶知秋跟着狂拍,“我干儿子颜值上天了,晚晚,跪求下部戏给neil安排角色,跪求让neil出道,我给他最好的渠道最好的资源!好剧本全都给他!!”

    卢卡斯终于找到了反击机会,“放弃吧无知少女们,总裁能破例一次,绝对没有第二次,而且我泼点冷水提醒你们,如果总裁的父母看到neil拍戏,恐怕家里要内战。”

    叶知秋哐哐哐砸他的大腿,“滚!!”

    卢卡斯超级委屈,说实话都不行,还要赔礼道歉,“我的错我的错,不生气哈,我只是说了最坏的一种可能,也许正好相反呢,喝水吗?”

    “不喝!”

    电影散场,视听盛宴还没过瘾便结束了。

    观众们不舍得离开,等待着片尾曲播放完毕,他们主要是想看小演员的扮演者,可谁知,片尾曲唱起的瞬间,原来准备离开的观众又坐了回去。

    陆轻晚眼眶一热,熟悉的旋律,深情如大海一样,缠绵的歌词婉转跌宕,如谁的伤心事出走。

    曾多想,一粒红豆刻掌心,为你梳妆

    曾多想,一杯清茶伴黄昏,为你歌唱

    ……

    梦,湿透枕上鸳鸯

    念,万般相思苍茫

    你隔山隔水隔重洋

    四万万人暖不热彻骨辛凉

    ……

    同样的旋律,在另外一个放映厅缭绕。

    庄慕南安静的坐在后排,目光清浅如水。

    在一片片叫好声中,他的沉默显得格外寥落,格格不融。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他拍完这部电影,有很长时间无法走出来,他没想到自己会入戏那么深,他甚至想,或许自己冥冥之中跟白泠风有什么缘分。

    他苦笑,演员果然不是省心的事。

    而同一个放映厅的的第五排,欧阳敬亭热泪满眶,久久没有平复心情。

    他的晚晚做到了。

    她做到了啊。

    尘封在心里的往事,通过画面再一次翻新,比昨日更鲜活,他看到了年轻的自己,如火的爱情,在时代之中杀出血路的创业历程,他以为没人能读懂他的心事,没想到晚晚做到了。

    同时欧阳敬亭也格外留意了男主庄慕南,这是个新人,没有任何技巧,全凭身心投入,他的表演不是浅表的复制,他设身处地的把自己变成了白泠风。

    更让欧阳敬亭瞪大双眼久久无法平静的,是neil。

    他忘不掉……那孩子纯真坚定的目光,稚嫩坚毅的神态,多像……多像他心爱的晚晚,多像小琛!

    这孩子,莫不是自己在医院偶遇的那个吗?

    如此说来,晚晚的确认识他?

    一个强烈的念头攫取了欧阳敬亭的神经!他赫然起身,难道……难道他猜的没错?

    想法越来越强烈,欧阳敬亭几乎激动的无法行走,他攥紧了拐杖,手背在颤抖,他不敢相信,更不敢奢望,难道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下一代吗?

    是渔歌夫妻两个在天有灵吗?

    片尾曲结束,清扫人员进来,观众们有序离开。

    欧阳敬亭急匆匆出了放映厅,眼前突然一黑,手猝然抓住了墙。

    啪嗒,拐杖掉了。

    庄慕南动作极快的扶住他的臂膀,“老人家,你没事吧?”

    他带着口罩,只露出雾蒙蒙的眸子,若远山一片,不分明却好看。

    欧阳敬亭摆摆手,恐怕是心情太激动导致旧病复发,他扶着庄慕南换了换气,这才道,“没事,谢谢你小伙子。”

    庄慕南弯腰捡起来他的拐杖,“需不需要送您去医院?或者帮您打个车?”

    欧阳敬亭心里暖暖的,没想到在碰瓷如此多的时代,还有热心的年轻人肯帮助老头子,“不用了年轻人,谢谢你。”

    “老爷,您怎么了?”

    司机进来接他,看到这么一幕,接过欧阳敬亭。

    庄慕南点头跟他辞别。

    欧阳敬亭顺了顺下巴,喃喃自语,“刚才的年轻人,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他的眼睛,怎么跟……对,跟电影的男主角很像啊!”

    ……

    三人看完电影,商量了一下吃饭的地点,准备去吃一顿大餐犒劳自己。

    “球儿,咱们发达了!等着吧,冲咱们这演技,剧情,绝对包揽各大奖项!票房更不用担心!”陆轻晚最自己的作品特满意!

    回头要给张导发个大红包!

    “必须大票!期待看到明天数据!”

    陆轻晚琢磨,“不知道《如歌》反响如何呢。”

    卢卡斯却没说话,他脚步停顿了下来,和前面一个人隔着走动的行人相对。

    叶知秋纳闷的循着目光去找,发现江燕站在不远处,神色高冷,表情凉薄,只有那双眼睛欲说还休。

    叶知秋是女人,能明白女人的眼睛代表什么意思。

    怪不得卢卡斯不动了呢,敢情是遇到了旧情人。

    叶知秋不动声色的牵起他的手,十指紧扣,小鸟依人的往他怀里靠,“前面不是大经纪人江燕吗?过去打声招呼呗?说不定以后还有合作,混个脸熟嘛!”

    卢卡斯:“……”

    先是一怔!然后一愣!!

    她要跟江燕混个脸熟??

    没看到他的脸已经黑了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