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56章 上映,转发个锦鲤求票房啊!

第456章 上映,转发个锦鲤求票房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刘雨蒙把自己抛入沙发,双臂环胸冷然道,“不行!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我不信你能把持住。”

    男人的定力是一回事,女人的诱惑力是另外一回事,在美丽的女人面前,男人的定力就是渣儿!

    刘雨蒙唇红齿白纤腰长腿,穿衣服是行走的衣架子,不穿衣服是行走的人体模特,而孟西洲呢?据观察,他至少三年没有姓生活,男人饿极了看到母猫叫春都会唇干,何况床上横陈美女?

    他若是没有反应,证明此人“不举”,有反应,证明此人危险。

    横竖,不能同房。

    孟西洲上蹿下跳证明自己是君子,“刘雨蒙同志,我拜托你正正三观,我是饥不择食的人吗?我忠诚于党和人民,誓死捍卫你的清白!”

    刘雨蒙捂好衣服,“这年头背叛国家民族的少吗?谁知道下一个是不是你?别废话,麻溜的给我出去。”

    孟西洲气的嗷嗷叫,“刘雨蒙!你大清遗民吗?读过《女戒》《二十四孝》吗?背着lv脑子真成驴了?!你把我绑起来!”

    哗!

    孟西洲抽下皮带,“来!绑结实!”

    程墨安无言以对的皱起眉头。

    两分钟后。

    窗外传来奇怪的声音,一开始很低很压抑,后来就彻底放开,女人的吟哦、男人的低喘,各种吱吱嘎嘎砰砰啪啪……

    孟西洲的脸白了白,“……”

    程墨安你大爷的,看动作片默默的听就够了,特么要雨露均沾吗!

    刘雨蒙手里拿着皮带,她没想真的绑孟西洲,单纯整蛊而已,听到那缠绵悱恻的叫声,瞬间囧的脸灼热,联系上她此时的动作,再配点适当的背景乐,丫就是妥妥一出限制戏路。

    啪!

    刘雨蒙丢下皮带,别过早就染红的脸,“穿好!你,在沙发那边别过来。”

    孟西洲艰难的吞吞口水,下腹的血液聚拢在龙脉处,大有喷薄之势,“我……去隔壁看看!”

    程墨安解锁了一个盗版网站,随便选了个某日本电影,把手机放在阳台,然后舒舒服服的回到客厅。

    陆轻晚洗好澡,白皙粉嫩的肌肤吹弹可破,包裹纯色的浴巾,露出两条嫩嫩的铅笔腿,雪娃娃似的,“怎么样怎么样?有进展吗?”

    程墨安刚才专心致志的欣赏出浴美女,眼睛全在她身上,注意力更是,“有。”

    陆轻晚想问啥进展,可耳朵里貌似有啥奇怪的东西,“额……那个啥,酒店还提供那些服务?”

    声音很近,听的格外清晰,好像就在隔壁或者楼上,从阳台飘进来,很有撩逗的功效。

    低糜撩人的闷哼涨潮般,一浪一浪刺激成年人的听觉。

    程墨安只是笑。

    陆轻晚明白了,“你干的?”

    “为了加快进度,只能借用国际友人的力量,事实上……”他笑的越发隐晦危险,“伤敌八百,自伤一千。”

    陆轻晚明白他的意思,于是白白的手臂攀援他的腰,还蒙着细细水珠的脸蹭他的胸口,“老狐狸,你这么损,小心被人家当流氓。”

    “我本来就是流氓,孟西洲早知道。”他长长的手指挑她下颌,嘴唇很快堵上了她的,舌尖在她唇线四周慢慢画圈圈。

    咚咚!

    暴力的敲开门声来的突兀,程墨安不耐烦的皱眉,“估计是西洲。”

    孟西洲进门就喊,“程墨安你个混蛋!放那些东西几个意思?低级恶趣味,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们俩没干好事儿!”

    他来的很巧,陆轻晚包裹严实的靠着床头,明显没穿衣服,而程墨安身上只有薄薄的浴巾,松松散散吹在腰上,脖子里浅浅的红色唇痕无声的复述发生的一切,给人无限的遐想。

    “哦?”

    他说了一大堆,程墨安只回复了一个字。

    孟西洲推开他的肩膀,气呼呼跑去阳台,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清理犯罪现场的速度可以啊,看来是惯犯。”

    程墨安环臂,一副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发完疯了吗?发完了就赶紧走,我还有正事。”

    “你有什么正事?”孟西洲问出口就发现自己错了,卧槽啊,他所谓的正事就是男女之间那种?

    于是他讪讪一笑,“荒山野岭的,怎么下得去手。”

    “及时行乐,这是我的一贯原则。哦对了,你和刘大夫处在热恋期,准备现在要孩子吗?没这个打算的话,安全措施要做好,我看过酒店提供的东西,品质还可以,你试试。”

    孟西洲没说话,哐当甩上门走了。

    “哈哈哈哈!”陆轻晚在床上乐的狂跺脚,“老狐狸你太坏了!明知道人家是假的,还故意挑衅他,这不是要憋死他吗?万一孟西洲以后的夫妻生活被影响,你可要负责的哟!”

    程墨安掀开被子滑进去,空调吹过的身体凉凉的,触碰到陆轻晚温软的肌肤,激起了无数涟漪,“这么关心他?以前就没担心过我会被影响?嗯?”

    额咳咳,以前他好多次紧急刹车,貌似比孟西洲惨多了。

    陆轻晚理亏的蹭他的小腿,娇滴滴笑,“老狐狸,咱们不麻烦国际友人帮忙了,亲自帮忙肿么样?”

    ……

    啊啊,哦哦……

    孟西洲忧郁的把自己困在沙发上,枕着手臂假寐,一墙之隔的大床发出抓心挠肺的叫声,比视频里的更真实更刺激。

    刘雨蒙也听的一清二楚。

    于是关了灯的卧室气氛格外诡异。

    孟西洲唇干舌燥,轻轻爬起来去找水喝,靠!!!!!他想杀人。

    刘雨蒙听到黑暗中的动静,警惕的瞪圆了眼睛,“孟西洲你干什么!”

    孟西洲端杯子的手怔怔的,“我……口渴。”

    这尼玛不是要命吗?隔壁的肢体运动够叫他血脉喷张了,刘雨蒙紧张的质问简直要虐杀他。

    “不许过来!”

    孟西洲:“……”

    ……

    煎熬一整晚,孟西洲几乎彻夜未眠,早起精神萎靡,两个硕大的黑眼圈。

    刘雨蒙起床看到盘腿在沙发上冥想的男人,噗嗤笑了,“孟西洲,念什么定心咒呢?”

    孟西洲心道我特么居然还活着,“我在超度自己死去的 百子千孙。”

    刘雨蒙:“……”

    孟西洲双臂上扬,在胸前合十手掌,“孩子们,你们的爸爸,爷爷,祖爷爷对不起你们,没有给你们生存的机会,善哉,善哉。”

    说完,孟西洲梦游一样去洗手间,阵亡的贴身衣服还要继续穿,真特么蛋疼。

    刘雨蒙想了想,他啥意思?想明白意思笑的更开怀,“你大爷的孟西洲!不要脸!”

    脸的确是没要,但孟西洲的人品很坚挺。

    刘雨蒙更乐了。

    “早,睡得好吗?”

    陆轻晚和程墨安神清气爽,红光满面,被爱情滋润后的状态不需要多说。

    “好,好得很!”孟西洲咬牙切齿。

    刘雨蒙挽住他的手臂,嗔怪,“他睡的好,我可不好,累死我了。”

    孟西洲:“……”

    “刘大夫很猛啊,看孟西洲的脸色,好像被吸干了。”陆轻晚心道继续装啊,昨晚上谁踹墙来着。

    孟西洲不想见到他们,“亲爱的,咱们走!”

    再也不跟程墨安一起出游!绝交!

    ……

    三天后,《倾听》如期上映。

    倾听不是时下热门的流量电影,排片率比不上《如歌》,绝世影业和辉煌上个月的商业大片还在热映,所以就算拿到了正常的排片安排,《倾听》的首场票房依然堪忧。

    尤其绝世出品,沉梦主演的古装玄幻大戏《诛狐》,连续一个月高居票房前三,白天的场次上座率高达百分之七十,现在热度稍减,冲击力依然猛。

    留给《倾听》的生存空间很小。

    叶知秋、卢卡斯、陆轻晚三人连座,叶知秋坐在中间,大屏幕上还在播放广告,她已经紧张的攥紧了陆轻晚的手,“晚晚,我心慌。”

    陆轻晚心想我也慌,“慌什么?咱们的电影剧情好,演技好,制作好,观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不怕不怕!”

    叶知秋深深吐纳,“来之前应该转发个锦鳞什么的,求票房!晚晚,赶紧拿手机,现在还来得及。”

    “迷信!那玩意儿要是有用,中国还有穷人吗?”

    卢卡斯握了握她的手,特爷们的安慰,“怕就靠着我。”

    叶知秋掐他手指,“滚边儿去,要么闭嘴。”

    上午十点的场次,因为是工作日,观影的人不太多,满打满算也就二十人,三三两两分布在前面。

    “这部戏在微博上挺火的,男女主角虽然是新人,颜值特别高!”

    “颜值高不一定演技好,现在的鲜肉都骗吃骗喝。”

    “这部戏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原著是欧阳渔歌,她挺厉害的,我是原著党,希望不要毁掉我的偶像。”

    陆轻晚挺意外的,妈妈过时好多年,居然还有少女粉丝?厉害啊我的妈。

    龙标标志性的声音响起,三个人齐齐坐直了身子。

    靠……陆轻晚紧张的死死扣座椅真皮。

    剧情采用插叙手法,一开场便是老年时代的白泠风,他一身白色的唐装,背影挺拔如风中松柏,立在一片葳蕤的玫瑰花丛中……前面剧情并不激烈,颇有历史感。

    镜头摇转,时光跟着逆行三十年。

    白泠风手中拎着藤条行李箱,颀长的身影立在飞机云梯上,春风拂面,时光如醉。

    他摘下上个世纪学者最爱的宽边帽子,镜头推进,庄慕南那张优雅窒息的脸被放大,清澈温和的眼眸卷起漩涡无数,他微微扬起嘴角,似乎在说:祖国,我回来了。

    此时屏幕上浮现特殊处理后的字幕:19**年,白泠风回国,开始了他奋斗一生的……

    “啊!!!!!好帅!!!!!好帅!!!”

    “庄慕南!!我的爱豆!!我的心脏要跳出来了!!”

    “白泠风!!天上掉下来的男神啊!!好帅,太有气质了,我要路转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