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53章 超级萌的情侣装

第453章 超级萌的情侣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么么哒!我好爱你啊老狐狸!”

    程墨安抱起她,小心翼翼横放在被子里,“别乱动,我去拿药。”

    陆轻晚踢踢脚,“不用啊!其实早就不疼了,疤痕也会很快消退,你看我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他太当回事了吧?想当年她受的伤比现在多的多呢,从不放心上,疤痕几周就消,严重最多半年,家常便饭。

    程墨安却煞有介事,他翻开柜子,找到小小的瓷瓶,没有标签的瓷瓶做工精良,很像古装电视剧里放仙丹的容器,他附身蹲下,拖起她的腿搭于自己的肩膀,“你皮肤白,留着疤痕怎么穿裙子?再说,这样的疤痕……”

    他轻轻的摩挲,她光洁胜雪的肌肤本丝绸一样的轻软丝滑,摸到疤痕处明显是两种触感,“影响手感。”

    陆轻晚缩回小腿,“老狐狸!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你自己,我不涂药,哼!”

    程墨安捉住她的纤纤玉足,唇印了印她的脚背,也不嫌弃她没洗脚,“乖乖的躺好,还是等会儿躺好?”

    陆轻晚:“……”

    被他仔细的涂好药膏,陆轻晚心脏扑通扑通狂跳,有这么涂药的吗,手和嘴巴一起用的?

    “这是去疤痕的好东西,以后每天涂一次,五六天就好了。”

    陆轻晚望望卧室的门,抿唇笑,“那……咱们是睡觉呢?还是睡觉呢?”

    程墨安翻身压倒她,“你是想睡觉?还是只睡觉?”

    陆轻晚掀起被子把自己蒙上,娇嗔骂他,“大坏蛋,我不回答!”

    第二天,陆轻晚睡到了十点钟才醒。

    她精神不济的狂打哈欠,说好的怜香惜玉呢,说好的会轻点呢?

    老狐狸的话再也不信了!

    满腹幸福的小怨念。

    出卧室,陆轻晚意外看到程墨安正悠然的坐在客厅,貌似在特意等她。

    “你不去上班吗?”陆轻晚下意识把最上面的扣子给扣紧了。

    再也不作死,再也不找茬,她发誓!

    程墨安推掉了当天的所有安排,特意空出时间,想陪她好好的放松,“今天不忙,咱们出去逛逛。”

    陆轻晚喜的不知如何是好,“真的??你要带我出去玩儿?”

    初秋最适合户外活动,野餐,爬山,徒步,任何一种游戏都因为季节而分外合宜。

    程墨安还没跟陆轻晚单独搞过户外活动,于是他精心策划了只属于他们两人的野餐,地点选在了滨城风景最美的白鹭湿地公园,那里开发之后,每个周末游客爆满,所以他选择周三出发,陪她散散步,看看风景。

    “我去换一身轻便青春的衣服!”

    陆轻晚选了上下两件套的运动装,纯白色的休闲服,前面有一颗红色的心,穿在她身上很萌很纯真,像个大学生。

    程墨安看她的衣着,再看自己,“这样带你出去,会不会被误会成诱骗未成年?”

    “哈哈!不会不会!你带我出去,别人一定会觉得你特有钱!!”陆轻晚背了个浅粉色双肩膀,戴同色的棒球帽,白色运动鞋那么一踩,大三变大一。

    “哦?为什么?”

    陆轻晚牵他的手,蹦蹦跳跳去坐车,“因为大家肯定会想,这女孩年轻漂亮,居然找了个大叔,肯定图他的钱!哈哈哈!”

    程墨安完全没觉得这是夸他,“我长的,也很有魅力吧?”

    “大叔你没听说过吗?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丰满的钱包各有千秋!”

    程墨安:“……”

    难道不是有趣的灵魂?

    ……

    白鹭湿地公园位于郊区,比市区温度低,风景宜人空气清新,公园门口停着不少私家车,还有很多爷爷奶奶推婴儿车陪孙子,很有生活气息,更有诗情画意。

    进入公园,陆轻晚跟撒欢的小马驹似的,“墨安墨安,有人放风筝,咱们也去吧!”

    程墨安买了个蝴蝶造型的大风筝,“好。”

    结果,陆轻晚手残,试了三次都放不起来,只好求助老狐狸,“你来吧?”

    程墨安好笑的敲敲她的脑袋,“不逞能了?”

    陆轻晚委屈,“我体能很好,怪你昨天太坏,我腿还疼呢。”

    程墨安顿时心软不已,啄啄她的额头哄,“我帮你放飞,你看着。”

    然后,程先生一次就成功,将蝴蝶风筝放飞入湛蓝晴空,远远把其他竞争对手抛在身后,蝴蝶如飞而去,作势要穿破云霄。

    那翩然的蝴蝶,因从他手中飞离,显得仙气飘飘。

    “好高啊!你太厉害啦!”

    “再高一点!!再高一点点!”

    陆轻晚哇哇哇大叫,引来周围不少女孩的羡慕嫉妒恨。

    “男朋友帅也就算了,还那么强!她怎么配得上的!”

    “鬼叫个屁!公众场合完全没礼貌,真不知道帅哥怎么会看上她?”

    “三天必分!帅哥就是玩玩而已吧?见多不怪,有钱人就喜欢玩儿小年轻。”

    “帅哥就是一时新鲜,胸大无脑的蠢货!仗着年轻了不起了?”

    陆轻晚耳朵灵敏的很,周围的议论声全部落在她耳廓。

    玛德,竟然跟预想的剧情不一样,不觉得老牛吃嫩草吗?不觉得鲜花插牛粪吗?不觉得一枝梨花压海棠吗?

    这帮肤浅的人类!

    陆轻晚不开心了,瘪嘴撒娇,“老狐狸,人家胸大无脑吗?”

    程墨安把风筝线放她手里,在她身后拥着,教她如何放线,嗅到她发丝的甜香,他眼眸中笑容涓涓,“胸大就足够了,要脑子干什么?”

    “坏蛋!我有脑子!!”

    程墨安呵呵乐开了怀,“我的小狐狸身材和大脑一样丰满,正好匹配我的财富。”

    这才对嘛!

    “等着,我去办点事儿。”

    陆轻晚风筝线一撒,不玩儿了,转身走到叽叽喳喳的女人堆,“我说,大姐大婶儿,年轻有胸长得好,羡慕啊?”

    几个女人面面相觑,心道这女人好厚的脸皮,敢过来质问?

    陆轻晚帽檐压的很低,旁人看不到她的脸,只有喋喋不休的倔强小嘴儿,格外的嫣红可爱,“刚才说三天分的,先擦擦脸上的冰激凌渣滓,再看看自己的三围,同样的胸,别人的是白面大馒头,你是旺仔小馒头吧?”

    陌生女孩囧红了脸,她们就是私下吐槽而已。

    “那位吃烤肠的妹子,我劝你嘴巴积德,有功夫诅咒别人,不如抓紧时间减减肥找个男朋友,长时间没有姓生活压抑郁闷内分泌失调,容易爆豆口臭!”

    吃烤肠的妹子呆愣楞的:“……”

    陆轻晚拍了拍手,“什么叫素质?素质就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会说话,懂礼貌,嘴巴干净!别让姐再见到你,不然我会好好教育你啥叫素质,好了,姐要去诱骗有钱有颜值有魅力的帅大叔,你们瞪大眼睛看着,第一时间吃新鲜狗粮。”

    陆轻晚潇洒的转身离开。

    几个女孩集体懵逼!

    神经病吧!

    程墨安欣赏完陆轻晚的教育课,纵容的点点头,“你可真是个机灵鬼。”

    “没看出来她们要把你吃了吗?不拿出一品夫人的气场,怎么镇得住莺莺燕燕?”

    话说男盆友太帅也是个棘手的难题,野花众多防不胜防,见天儿野猫想上炕,作为正牌女友,压力灰常大。

    程墨安咀嚼她话中的醋意,“夫人?”

    “啊……我要吃手工冰激凌!你去给我买!我要芒果口味!”

    程墨安:“……”

    夫人,嗯,很好的称呼,程夫人,他喜欢。

    吃了甜筒、煮玉米、水果软糖、野果子,陆轻晚手里握着个小猪佩奇的糖人儿,一摇一摆的挎程墨安的手臂晃荡。

    程墨安手里替她拎了一包杂七杂八的零食,时不时喂给她,“里面有个湖,我带你去拍照。”

    “好哇!!”

    果然,满满都是新鲜狗粮。

    湖边风景更胜,落英撒满了清澈的湖水,掩映在接天蔽日的荷叶间,偶有莲蓬迎风摇头,徐风送来淡雅的微香。

    这样美的风景,多适合搂搂抱抱浓情蜜意。

    陆轻晚就是辣么想的。

    但是……

    “陆轻晚?程二爷?”

    陆轻晚刚要把软嫩清甜的唇递给程墨安,准备来一张湖边接吻的浪漫自拍,非常煞风景的喊叫声来了。

    孟西洲身着休闲的白色运动装,头戴白色棒球帽,手里拎着没吃完的薯片,不合时宜的出现。

    陆轻晚扭头便看到了孟西洲那张万年欠揍脸,一口白牙霍霍厮磨,“孟!西!洲!杀人不过头点地!需要姑奶奶现在施法吗?”

    程墨安揽她腰肢,“乖,杀人这种事我来做就好。”

    “等会儿等会儿!程二爷你别冲动,巧合!我特么发誓这是巧合!”孟西洲抖了抖薯片全送给陆轻晚,力证自己无辜。

    陆轻晚两眼笑的弯作月牙儿,“巧合?周三不上班,你丫跑公园干嘛?”

    孟西洲比她更憋屈郁闷蛋疼,“我爸的意思。”

    “啥意思?”

    孟西洲摆出一言难尽的哭丧脸,“哎……这么说吧,自带光环的男人从来不缺观众,让本少爷带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神级演技。”

    程墨安觉得孟西洲今天的衣服很扎眼,“西洲,咱们谈谈。”

    陆轻晚嘴巴里塞了薯片,含糊不清问,“你们干嘛?”

    然后,同样懵逼的孟西洲被程墨安强行拽走了。

    三分钟后,两人从卫生间那边回来。

    陆轻晚“噗”一口薯片全喷。

    “老狐狸,你……好嫩!好萌!好可爱!!!”

    哈哈哈,超级无敌大醋缸,既然强迫孟西洲跟他换了衣服,孟西洲的白色运动装穿他身上有点小,脚踝处露出一小段,上衣倒还行,圆领带帽衣服,烘托出他线条性感的脸,突然有了大学生的稚气,不亚于海报上的青春言情剧男主角。

    他双手插在白色运动裤口袋里,只随意走几步,脚底的风已经浸透了骄矜霸道。

    身后的青山绿水万千花束,都是他出场的陪衬,绵软的青草一起一伏,格外鲜活。

    好嫩的小哥哥!!

    呃?啊?

    所以老狐狸觉得她和孟西洲穿同款会被误会是情侣?然后一怒之下扒了孟西洲?

    哎呀,他肿么可以这么可爱!

    陆轻晚扑地飞到他怀里,猫似的挠他,“小哥哥,咱们俩是情侣装啊!”

    小哥哥?她喜欢这样的风格?

    程墨安对两人的情侣搭配很满意,笑容青春几许,“走,去看看孟叔叔。”

    “嗯呀!!蹭他们的午餐。”

    再看被迫穿上西裤、白衬衣的孟西洲,幽怨的像个受气小媳妇儿,他招谁惹谁了?穿个运动装是他的错吗?被亲爹抓来当靶子是他的错吗?

    撞见熟人打声招呼是他的错吗?

    为何生存如此艰辛?好日子才过几天,又一次水深火热。

    人生啊……

    他在扬天问各路神仙,情侣装已经有说有笑的走远了,孟西洲骂了句我擦啊擦,拔腿追上去,“抢我衣服,还想抢我爹?你们给我等着!我要毒死你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