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50章 独家配方,无色清香

第450章 独家配方,无色清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军人的眼睛犀利敏锐,能洞悉细枝末节。

    陆轻晚眉眼之间的变化,统统在他的视线之内,这个女孩不寻常,想想也是,他二弟的脾气个性,会喜欢寡淡如水的女人吗?

    但眼前的女孩跟大雨中玩儿命打架的女战士差别实在太大,程思安好不容易才将这张看清楚的脸跟持枪的小蛮妞联系起来。

    陆轻晚没认出他,他却早就认识了她,本人和照片区别大,真人和真人呢,区别也挺大。

    说实在话,下属把照片传给他的时候,他挺惊讶,他很确定不认识这个女孩,下属怀疑她是间谍,故意尾随他到了美国,还在医院跟他偶遇。

    于是程思安小小的调查了一下,证实她的确不是间谍,但他更没想到的是,这个笑脸青春的孩子气姑娘,竟然是二弟的女朋友,更是neil的亲生母亲。

    他在南海执行任务不能亲自求证,又懒得就这么点事追问二弟,于是拖到了回滨城。

    抵达滨城的当天,他被邀请参加滨城当地军区的晚宴,返程时遇到了马路上打架斗殴,他本想叫片警处理,可一时好奇架起来望远镜看了看,这一看不打紧。

    程思安乐了。

    居然是她!

    于是程思安命人把车停好,坐在里面欣赏大戏,他想试试二弟的女人有几斤几两,他二弟洁身自爱三十年,领着儿子过和尚日子,娱乐圈繁花成团,他没看上一个,熬心费力的痴等着,等来的是泥菩萨,还是铁娘子?

    出乎他预料,陆轻晚看起来弱不禁风,一脸稚嫩,伸手十分了得,一看就是练家子,程思安常年在军营生活,身边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就算有女人,发型服装行为做派也跟男人差别不大。

    可陆轻晚帅气的马尾、纤瘦的身材,打斗时阴柔刚毅并济的利落,他前所未见,她身上有戾气,够狠。

    程思安至今还记得她拔出手枪时,他心脏咯噔了。

    二弟竟然把自己收藏的手枪送给了女人,那小子对陆轻晚用情不浅,她的确值得男人心动,但不至于神魂颠倒。

    想到这里,程思安吐出口中的一大团白烟,“陆小姐从事电影行业?”

    他在思考她的时候,陆轻晚也没闲着,她仔细回想过往种种,自己是不是早就跟程家大少爷有牵扯呢?

    她想到了那次飞往纽约的航班,同座的年轻军人!

    她主动问过他是不是认识程思安,军人当时眼神动了动,矢口否认了,怪她没联想那么多,竟然错过了识破程思安的好机会。

    而程思安认出她,多半跟养伤的军人有关,没错的!

    程墨安的亲哥哥啊,比老狐狸还腹黑,他离开时说,下次告诉你,想想太气人了!

    陆轻晚心里怯,他不会把那晚给抖出来吧?

    “是的啊大哥,我是制片人。”陆轻晚谨慎言语,军人心眼儿贼多,眼睛贼活,多说话多犯错,她小尾巴被他拽着呢。

    泪目。

    程思安吸了几口烟,眼睛里熠熠生笑,“你怕我?”

    陆轻晚心道,大哥啊,您是军官,手里管理一大群将士大兵,随便出拳头能把人的双腿踢废了,我能不怕吗?

    那天他威猛霸气的大杀四方,她记的可清楚呢!!

    “我对大哥不是怕,是敬重,崇拜!大哥是国家栋梁,保家卫国除暴安良,做的都是大事儿,我……太佩服大哥了!”

    程思安很快抽完了烟,摁灭后低头凝视她,“很伶牙俐齿的嘴巴,用来拍马屁可惜了。”

    陆轻晚:“……”

    呃,上次还说喜欢呢,男人心,海底针。

    “上车。”

    “噢,好的。”

    车子往市里开,陆轻晚坐在后面,一会儿看看大哥的后脑勺,一会儿看看窗外的风景,老天爷啊,为毛回去的路那么长。

    “警局说,胡运达试图伤害你,怎么回事?好好回答我的问题。”程思安闲着无事,顺口问了下。

    陆轻晚差点把胡运达给忘了,这家伙不在眼前晃悠,完全没有存在感好吗?

    但是好好回答是什么鬼?她上次回答的不……好……吗?说因为自己长得美有错吗?

    咳咳咳咳!

    “工作上的事,竞争嘛,输了就会恼火翻脸,气急了难免想用极端的手段,还好大哥出现的及时,多谢大哥救我一命!”陆轻晚默默想,咱安静的开车行不行?你随便问点啥,都像审讯你造吗?

    “如果我不出现,你准备怎么样?开枪杀人?”程思安笑笑。

    陆轻晚坐老实了,这是个送命题,承认了,就等于有杀人动机,不承认怎么解释?说自己情愿被羞辱?

    她眼球打转,“什么枪?我不知道大哥说什么?我不是军人,也不是警察,哪儿有那东西啊,月黑风高能见度低,大哥你再想想,是不是看错了呢?”

    程思安翘翘嘴角,并不接受她的搪塞,“弟妹在跟一个军人讨论夜视吗?”

    弟……妹?

    寻常的俩字,组合到一起竟有了雷霆之势,激起了陆轻晚心中的千涛万浪,还有辣么一丢丢的小确幸。

    嘻嘻嘻,有种踏入婆家大门的赶脚呢。

    糟糕,她忘了军人有特异功能,哪儿是凡人能比,但打死不会承认,“大哥有没有看出来,那是一把玩具手枪呀?仿的很逼真吗?”

    程思安再度发笑,他看后视镜中女孩的脸庞,打量她不会轻易承认,“墨安送你的礼物这么寒酸?我要批评教育他。”

    陆轻晚发现自己装不下去了,她不是大哥的对手,还是乖乖承认比较好,但手枪的去处,她坚决不说。

    程思安不为难她,心里有数就好,遂转移了话题,“影视圈鱼龙混杂,留着防身也行,遇到棘手的事吓唬吓唬对方,再者……”

    他稍作停顿,隐晦的暗示,“你跟墨安在一起,难免用得到。”

    陆轻晚假装不懂,心里比谁都透明,“大哥说得对,他敢欺负我,我就拿枪打她!”

    “哈哈哈!你这丫头,还没进门就想家暴?看来我要派个连队常驻。”

    ……

    再也不敢跟程大哥单独相处了,他气场太彪悍,陆轻晚扛不住。

    在市区跳下车,前面不远就是工作室。

    陆轻晚举目观看租来的小小工作室,咬咬手指头琢磨,她是不是要捞点钱租个大房子办公呢?毕竟以后要登上人生巅峰。

    “贱人!”

    被骂的次数多了,陆轻晚已经免疫,这声调这节奏这走路的声音,就是骂她次数最多的好表妹。

    反射弧够长,三天了才反应过来吗?

    陆轻晚转身,拎了拎滑到臂弯的包包袋子,迎着正午的骄阳,她的笑容如千百丈金芒镶嵌,明艳的刺眼,“表妹,没人教你尊卑有序吗?”

    欧阳清清堵了她两天都没见到她,要把挤压的火儿全部泼出去,她打开自己的包包拉链,倒置,哗啦啦跳出一堆东西,全撒在马路上,“是不是你干的!”

    陆轻晚手指头摸摸鼻梁骨,“表妹几个意思?做微商卖情趣玩具呢?”

    “不要脸!是你弄的!”

    欧阳清清气的要吐血,张晨对她冷落,三天没主动联系她,她思来想去是因为这些脏东西,陆轻晚竟然奚落她,太气人了!

    “你故意让张晨误会我,想让我们俩分手,你想勾引他!贱,你跟你妈一样贱!”

    “玛德!”

    她贱字出口,陆轻晚抬脚重重踹她肚子,小白鞋逆风飞扬,鞋底正击她的胃部,欧阳清清眼前一道裙摆翩跹,只在瞬间她就感到了钻心的疼。

    陆轻晚的脚和骂声同步,她忙不迭后退,后背撞到了路灯柱子,疼的花容失色。

    “贱人!你就是贱人!”欧阳清清捂着肚子,她咬牙大骂,“陆轻晚,你除了贱还有什么!”

    而陆轻晚收回脚,只随意往前走了一步,就吓得欧阳清清白了脸,“表妹,在我车上动手脚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亏你做得出来,一次不成来两次,两次不行第三次,你丫上瘾了?”

    欧阳清清嗫嚅,盈盈波光的大眼闪烁不定,“什么车?我不知道。”

    “不承认啊?行,姐姐我也没指望你承认,但你记着,但凡我出问题,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你,管好你的爪子,管好你的渣闺蜜,别特么闲的胸疼招惹老娘,这次我让你丢脸,下次我要你毁容,你信不?”

    陆轻晚青葱翠玉的手指,细细爬过她的脸颊,鼻梁,唇线,像一条逶迤的毒虫,“清清啊,想跟我玩儿,就好好的带上脑子,不然呢,你很快就会知道,你姐姐我除了贱,还有好多好多本事呢!”

    说完,陆轻晚猛地摆手,指甲从她鼻尖一掠而过,留下了浅浅的红痕。

    而欧阳清清,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陆轻晚突然又转身走回来,“对啦表妹,既然你来了,说说你的使用反馈呗,你和张晨干柴烈火激战几百回合,体验的不错吧?”

    欧阳清清脑门铮然爆裂,好像生吞了生化武器,炸的眼冒金星,“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媚药哇,姐姐我拜访你的闺房,哪儿能空手去?顺便给你喷了点特别高级的香水,独家配方,无色清香,吸几口气就能开挂的哟,据说你们俩惊动了整栋房子,看来效果挺好,要回购吗?”

    陆轻晚说罢,笑的送个送子观音,慈悲为怀就是那个样儿。

    欧阳清清气的抡起空包就砸,“我要杀了你!陆轻晚我要杀了你!”

    陆轻晚拽住她的包包带子,她力气明显占优势,纤腰盈盈,抬腿用膝盖抵住了欧阳清清的小肚子,“对陆亦琛客气点,好吃好喝伺候着,如果他瘦了,我割你的肉炖汤,你知道我做得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