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38章 总裁啊,还有啥是你不会的?!

第438章 总裁啊,还有啥是你不会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玫瑰的花期长,一波凋谢,一波盛放。

    沐浴着远山之上的骄阳,玫瑰花园和几个月前同样繁盛,更因为秋季到来,玫瑰花除了美艳之外,还有点诗意。

    程墨安静静欣赏了一会儿花丛,眼底映着灿烂的红色,连面色都比平时红润多了。

    只是,陈纪年很懵啊,他将大山前的别墅看了个遍,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更没发现人影儿,老板不惜坐将近三个小时的车来这里,不会只为这些玫瑰花吧?

    “总裁……”

    陈纪年实在想不通总裁大人的脑回路,想问他有什么指示。

    程墨安抬手制止了他的疑问,顾自沿着低矮的围墙走了一圈,然后眉目染上了层层笑容。

    陈纪年:“……”

    懂了懂了,总裁大人绝对是想念陆小姐了,咳咳咳!

    老伯不在别墅,程墨安猜他大概在田里,于是沿着记忆里的路去寻找。

    黑黝黝的山脉下面,罕见的一大片平整的农耕地,田埂修葺的整整齐齐,一茬一茬白菜种的青翠圆胖,菜畦里没有杂草,土壤是新翻的,上面还有脚印。

    男人握着锄头,正哼着小曲儿除草,看起来心情挺惬意,他时不时用脖子里的毛巾擦拭汗水,累了就仰起脖子看看山头,望望蓝天,然后又浑身是劲儿的投入劳动。

    程墨安在看老农除草,陈纪年则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自家总裁。

    是他眼花了还是总裁眼花了?

    为什么总裁会有这么好的雅兴?

    看着看着,陈纪年更是懵逼!

    我的天我的天!总裁大人竟然脱下了西装外套,卷起洁白衬衣的袖子,然后然后……走到了田里!

    陈纪年抱着总裁的外套,楞不怔的往前追,“总裁,您要干什么?”

    程墨安摆摆手。

    老农正忙的酣畅,手里的锄头被人从后面拦下了,他显然有点意外,下意识用力一压!

    “大伯,你功夫不错。”

    程墨安趁机拿走他的锄头,优雅醇厚的声音意味绵绵。

    老人家错愕半晌,盯着他仔细看后好像想到了什么,“是你!”

    程墨安搓了搓手掌心,抡起锄头,熟门熟路的除草,上次学来的技术还没忘,甚至更精进了,“呵呵,是我。有新鲜蔬菜吗?想来前辈家里吃个农家宴。”

    老头儿顺了顺胡须,看他干活儿自己乐得清闲,掐腰看看自己的菜园子,“黄瓜,玉米,豇豆,土豆,打算,我先说好,食材可以免费提供,但不提供厨师。”

    哎呀哎呀!

    他至今还记得这小子做的菜呢,早就盼着再吃一次了,没想到啊,这辈子居然还能再见到他。

    赚了赚了!

    程墨安优雅一笑,“没问题。”

    咔吧!

    陈纪年的下巴掉了!!掉了!

    我滴个亲娘啊!总裁竟然下地锄草!总裁竟然连锄头都会用!总裁还会做啥?

    当然,有的。

    比如,总裁还会亲手摘菜, 刨土豆,掰玉米。

    陈纪年拎着沉甸甸的一箩筐现摘的蔬菜,看着前面交谈甚欢的两个人,望了望蓝天白云山头,深深的被震撼了。

    今天的总裁,绝对不是他印象中指点江山的boss。

    程墨安让陈纪年清洗蔬菜,自己则在客厅陪老人家喝茶聊天。

    老者一杯一杯的品茗,“年轻时喜欢喝生普,年纪大了,熟普更可口,这可是二十年前的熟普,润吧?”

    有了长次的铺垫,老者对程墨安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竟然主动跟他谈茶。

    程墨安浅酌一口,“我还是觉得生普好喝,大概因为我还年轻。”

    “你个小子!”老者气鼓鼓的拉下脸,竟然变相说他老,“你年轻什么?你三十了,晚晚才年轻。”

    程墨安听罢,将茶杯搁下微微笑道,“大伯对晚晚的了解,似乎比我看到的更具体。”

    老者横眉不给他好脸色,“怎么着?我就是了解她,比你了解的多!她刚生下来我就见过!你见过吗?”

    程墨安哑然失笑,“希望我见过,但很遗憾。”

    老者感觉自己扳回一局,脸上的笑容恢复,“算你识相!我饿了,你去做饭。”

    陈纪年怀着十二万分的疑惑,洗干净了所有的菜,不敢打扰总裁聊天,在厨房安静的等待召唤。

    程墨安道,“食材、厨房、房子,免费借我用?”

    “借你借你,免费!赶紧做饭!尤其那个豇豆,做熟透了,我牙口不好!”老者洋洋自得,吩咐别人干活儿,感觉就是好哇!

    亲眼目睹总裁下厨做菜,陈纪年的两个眼珠子噗噗砸地,总裁拎厨具的动作实在太轻车熟路,好像同样的事做过几千次,比他握笔签字更性感。

    陈纪年吞吞口水,把酱油递给他,“总裁,外面那个人是谁啊?”

    您这么纡尊降贵的听他使唤。

    程墨安熄火起锅,一盘色香味俱全的清炒豇豆出炉,“他是欧阳敬亭老先生的旧友。”

    陈纪年飞快从记忆里找出欧阳家族,恍然大悟,“他是陆小姐外公的好朋友!!!”

    怪不得总裁大人要亲自下厨,懂了,彻底懂了!

    总裁,您还没结婚呢就胳膊肘往老婆娘家拐,以后会不会把全部家当都送出去?

    他们绝世不会换老板吧?

    四菜一汤,程墨安做的又快又好。

    摆上餐桌上,老者擦擦掌心笑嘻嘻道,“好厨艺好厨艺,同样的食材,你做出来跟我咋不一样呢!来,坐下,吃饭吃饭!”

    谁知,程墨安竟拿走了他的碗碟,转手交给陈纪年,“坐下,吃饭。”

    陈纪年指指自己的鼻子,又看看老人家的脸,“我?”

    “对,坐下。”

    老者暴跳,“凭什么?这是我家!我的菜园子,我的厨房!不让我吃?!”

    程墨安长指捏着筷子,夹了块青翠可口的醋溜小白菜,“你免费借我用,我自然不需要向你支付任何酬劳。”

    老者气的吹胡子瞪眼,“你你个兔崽子!我意思是,这顿饭一起吃!”

    程墨安示意陈纪年别傻愣着,好好吃饭,然后道,“不好意思老先生,我没听到这句话。”

    陈纪年忐忑的咬了口青菜,眼睛亮了!

    总裁炒菜好吃!普通的农家小菜,竟然有星级厨房的质感、口感、火候,最最简单不起眼的小葱,被他煎出了顶级日料的酥脆,吃在嘴里不腻不油,他能闷头吃一锅!

    老者气的跳脚,两撮胡子忽然掀飞,“你耍流氓!不行,我要吃饭!”

    他自己盛了米饭,凶巴巴的瞄准豇豆,“哼!”

    结果,他的筷子还没碰到餐盘,程墨安的筷子横空杀过来,“当地”隔开了他的,老者的努力落空,二度尝试,又被程墨安的筷子拦下。

    如此往复了十几次,老者无胜算。

    他凛起眼眸,打量貌似不动声色的程墨安,斗筷子虽不像拳脚功夫那么激烈,但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灵敏度、力道、观察力。

    他当年在武行当学徒,好歹是个有功夫有技术的师傅,怎么会败给他?

    陈纪年:“……”

    我是不是该安静的离开?还是该勇敢的留下来?

    老者不服气,在桌子下面跟用腿脚继续跟程墨安拼杀,他不信邪!

    然而,程墨安的反应速度更出乎意料,老者跟他斗了几十个来者,愣是败于下风。

    最后他猛的用劲儿一夹!

    嘿嘿,夹住了!

    “让不让我吃?!”

    程墨安挑眉浅笑,“不给。”

    老者腿上的力度更大,“到底给不给?!”

    陈纪年终于承受不住,憋红的脸可怜巴巴望老者,“大伯,你……夹的是我的腿。”

    额……

    眼看着饭菜吃了三分之一,老者急的垂涎三尺,他隐约发现了什么,“你……想知道什么?说吧!!”

    程墨安气定神闲的咀嚼,“纪年,给大伯盛汤。”

    老者愤愤咬牙,“你个熊孩子!”

    终于可以吃饭了,老者将其中三个餐盘护到自己怀里,“你们不许吃!”

    吃饱喝足。

    程墨安被邀请到老者的书房。

    老者坐在根雕大椅子上,似笑非笑审视程墨安,他诡谲的眼眸隐有暗芒,想要看穿年轻人的心思,很遗憾,他看不懂。

    程墨安闲然落座,他早已观察过老者的书房,这里的布置、格局、摆件,普通退休职工买不起,书架上的一排珍藏典籍,更属绝版珍品。

    他单刀直入道,“欧阳敬亭老先生,是你什么人?”

    老者哼哼鼻子,“朋友。”

    程墨安点头,“陆家的事想必你也知道?”

    来者拿眼横他,颇为戒备,他不似刚才那样亵玩,板着面孔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吃了我的饭,前辈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而不是问我。”程墨安泰然的叠起长腿,姿态随意,伴着入骨的矜贵。

    老者哼了哼,臭小子!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程墨安大致了解到了陆家的事,其中的纷繁复杂,远超过他的预料。

    老者看他神色黯然,似乎在心痛什么,有些不忿的讥讽,“你小子用手段逼我,没安好心吧!”

    程墨安的笑容有些凉意,想到陆家的种种遭遇,晚晚和陆亦琛小小年纪承受的一切,心如刀割,连笑容都沉重了,“我安没安好心,前辈难道不知道?如果你不信任,就算我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你也不会跟我透露半个字。”

    老者被看穿了心思,有点懊恼,他常年不接近社会,智商退化了?

    “可以死,但不能饿死!你不要以为自己厨艺了不起,我心疼自己种的菜,不能便宜你!”

    程墨安但笑不语,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隔着桌子划过去,“这个给前辈,希望你慎重考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