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37章 小狐狸坏,老狐狸更坏哦

第437章 小狐狸坏,老狐狸更坏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呸!”

    六儿入口的黄金丝紫薯吐了个精光,她撂下筷子眼球圆鼓鼓的瞪大,“你说什么?”

    你妹的!

    陆轻晚抽了几张餐巾纸,擦掉脸上的紫薯碎沫儿,“仙女儿,我没安挡风玻璃,咱喷饭之前能预告一下吗?”

    擦完脸,陆轻晚发现六儿的表情依然难看的想生吃活剐了她,于是捅了捅耳朵笑道,“西河的颜值你见过,小伙子很帅啊,身材一米八五,练过武术,看鼻梁的高度那个啥肯定不会弱,再说了,体能方面肯定比姓周的厉害,你三年没见荤腥,就当练技术呗!”

    我特么也不想啊!可是老娘采取了就是美人计,搞不定你,我怎么让你搞定西河,搞不定西河,我怎么组队打boss,人生啊,总是一个坑爹货连着一群坑爹货。

    六儿不喷饭了,因为她食欲全无,咕嘟喝了几口五粮液,抹去嘴角的酒,“陆轻晚,你丫知道我的身份!”

    陆轻晚手指头捣脑门,再使劲儿一点脑门就要破洞了,“我知道啊,不就是跟姓周的睡过吗!那又怎么样?姓周的和西河没有血缘关系,构不成乱那个啥,再说,西河比姓周的有人情味儿,至少体温正常,你跟姓周的滚床单,跟抱着冰疙瘩有区别吗?不觉得体内凉飕飕的吗?”

    六儿的眼珠子都快翻个儿了,“你让我睡西河,西河跟姓周的是上下级关系,要是被姓周的知道,西河还能活吗?”

    陆轻晚心道你特么不是废话吗?!

    如果不这么做,我怎么逼迫西河倒戈?西河是个榆木疙瘩,除非让姓周的彻底不再信任他,让他彻底无法回到姓周的身份,不然他这辈子都不会背叛老板。

    要想彻底摆脱束缚,必须破釜沉舟。

    在她决定和程墨安厮守到老那一刻,就决定跟姓周的对抗到底。

    相信西河也会。

    但这些话陆轻晚不能告诉六儿,“你睡西河,会敲锣打鼓昭告天下吗?会给姓周的发视频报备吗?西河知道你是谁吗?西河会把自己被人睡了这种破事告诉老板吗?”

    六儿沉默。

    “所以,你担心个屁!及时行乐啊美女,你得美男,得武器,得一样护身法宝!以后行走四海都没人敢得罪你,至于咱们的合作,看你心情。”

    陆轻晚说的轻巧,但她直觉,一旦西河跟六儿滚床单,事态的发展将不由他们控制,届时他们必然登她的战船。

    如此精巧的设计,一环套一环,每一步都必须赢!

    六儿依然在沉默,她美艳撩人的眼眸,潋滟着无边无比的秋色,寥寥惊魂。

    陆轻晚甚至想,这种女人如果进娱乐圈,将会如何腥风血雨?

    “这是西河酒店的地址和房卡。”

    陆轻晚把东西一并给六儿,眉目不兴。

    她花大价钱让西河住希尔顿,自然不是当活雷锋,她的目的在此!

    有地址,有房卡,她可以为所欲为!

    西河啊,你不要哭。

    六儿没有马上接,她又点燃了一支烟,烟盒空了。

    “你在坑我吗?”

    陆轻晚抖抖肩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话说回来,如果各取所需,有何不可呢?”

    六儿靠向椅子,凝视带着希尔顿logo的房卡,嘴角冷蔑的笑起来,“西河这个穷鬼,他舍得住五星级?你安排的吧?”

    陆轻晚道,“你愿意的话,也可以。”

    “利诱!”六儿冷笑。

    “总比威逼好。”陆轻晚乐呵。

    六儿起身,“尿个尿。”

    陆轻晚点头。

    这个空间,陆轻晚给叶知秋发了个短信,“球儿,你和卢卡斯在一起没?我晚上去你那里睡,卢卡斯要是在,提前通知我。”

    很快,短信来了,“晚晚,你问候你大爷!”

    额……

    这么说,卢卡斯的确在?

    她不是故意的啊……哎,这不会挑日子。

    很快,叶知秋短信又来了,“你大概多久?我让他提前回去。”

    陆轻晚看看时间,“俩小时吧?你们俩够不够?战线不要扯太长啊,直奔主题,烛光晚餐花架子不要了吧?以卢卡斯的战斗力,俩小时……也行吧?哦对了,床不太牢固,建议地板。”

    叶知秋:“滚!!!”

    哈哈哈!

    陆轻晚贼眉鼠眼的偷乐,跟叶知秋小开玩笑后,沉闷的心情总算好了点,不然她会掉进以前的世界生无可恋。

    叶知秋是把她带入人类世界的救星,而六儿西河周公子,都是阴曹地府的修罗。

    很快,女修罗回来了,手里握着一把草,水嫩嫩的,港被雨淋过,看着特新鲜。

    陆轻晚怔怔道,“你吃?”

    六儿鄙夷的白她,然后将草七七八八的扯碎,在手心里搓了搓,搓出了草汁儿,弯腰,撕拉扯开了陆轻晚本就破了的裤子,看到伤口后蹙蹙眉,一把将草糊上去,按了按。

    陆轻晚疼的“丝丝”抽冷气,“什么玩意儿?”

    “砒霜!弄死你!”按了一会儿,她觉得差不多了,这才道,“紫珠草,止血。”

    她话不多,陆轻晚却感到了陌生的人情味。

    没想到只懂得杀人的六儿还会救人,稀奇了。

    “别这么看着我,老娘死里逃生的事儿干多了,自救的办法当然有点,放心吧,医不死人。”六儿说完,擦擦手上的草汁儿。

    陆轻晚咯咯咯的傻笑起来,“六儿,其实你不坏。”

    “可别!”

    两人笑闹后,陆轻晚留下东西走了。

    六儿肯帮她,说明她会答应这笔交易。

    那么……一切都交给至高无上的上帝去裁决吧!

    ……

    “嘶……你轻点啊,疼疼疼!”

    陆轻晚发出杀猪叫。

    叶知秋没好气的帮她清洗伤口,又是气又是心疼,“活该!”

    陆轻晚强忍刺疼,笑嘻嘻打趣她,故意瞅家里的角落尤其是床,“欲求不满啊?好大的火气。”

    叶知秋啐她,手上的动作却是格外小心的,“欲你大爷!卢卡斯的猫病了,我陪他去宠物医院,结果下大雨,不方便开车,我让他来避避雨。”

    “哎呦!外面不方便开车,你们俩在家里开?不错嘛小姑娘,很有前途哟!嘶……疼……啊啊啊啊!”

    叶知秋掐她手臂,“你丫!再胡说我给你戳个窟窿!”

    陆轻晚不敢再戏弄她,只好言归正传,“沈云霄有动静没?”

    叶知秋轻轻吹气,“差不多了,陈立松让人检查祖坟,调查沈云霄的家族,小琛让我做的我也陆续在做,陈立松一定会动摇……很疼吗?”

    陆轻晚点头,“疼……林立松有疑心就好。”

    处理完伤口,陆轻晚抓抓头发,“那个……球儿,我想跟你说,程墨安送了我一个房子,所以我搬去那边住了,以后你和卢卡斯想怎么样都可以,嘿嘿嘿。”

    叶知秋收拾好医药用品,扣好塑料盒子放桌子下面,“你是觉得自己挂彩我不好意思揍你吧?挺会选时候!你刚从美国回来,一穷二白屁也不是,我包你吃住,你现在有男人有儿子有钱,就不要我了。”

    她说的是戏话,可陆轻晚听着却鼻子酸酸的,环住叶知秋的手臂,她吸吸鼻子道,“球儿,你是我最好最好的姐妹,最好最好的闺蜜,我爱你。”

    “肉麻。”叶知秋点她脑袋,眼眶一热,也要哭了。

    陆轻晚在她肩膀上蹭鼻子,“好了好了,你知道我最怕煽情,不过我答应你啊,以后我家你随时来,房子大,房间多,或者你搬去和我一起住吧!”

    她有今天的幸福,叶知秋比谁都开心,她怎么会生气呢?

    “好啊!主卧给我呗!”

    陆轻晚:“……”

    呃,希望你有命去住啊。

    这一晚,两人抱在一起酣眠,说了半宿的知心话,直到天色蒙蒙亮才舍得入睡。

    ……

    辉煌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林立松放下手机,面色比窗外的浓云更阴翳,浑浊的双目盈满雷暴,似要将谁原地炸死。

    他不敢相信的低声自语,“难道……是真的?”

    老朋友告诉他,林家祖坟的明堂的确在一场雷雨中被炸了个豁口,而他派人调查的沈云霄家族人员信息表,此时正躺在他办公桌上。

    白纸黑字,有图有真相。

    沈云霄的母亲死于他小时候,舅舅也在不久后意外死亡,他父亲死于一场施工意外。

    调查人员询问了村里一个老人,对方说,“沈云霄这个孩子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十几年前有个算命的先生说,他命里煞气重,是什么什么星,会冲煞亲人,还会吸走亲人的运气,除非跟财运、命格更强的人在一起,吸走那个人的好运,不然他也会死。”

    这么想来,他这些天连续走低,都是因为沈云霄吸走了他好运?

    林立松心中的怀疑和猜忌,就像一粒生命力旺盛的种子,生出了根。

    沈云霄……沈云霄……

    林可盈跟沈云霄如胶似漆,也不知道沈云霄有什么法门,总能逗的她嘻嘻哈哈,每天跟个孩子似的。

    可女儿的幸福,比得上辉煌集团吗?

    她还年轻,不懂得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需要做父亲的好好教导了。

    林立松坐不住,他拿起电话,“可盈,你来爸爸这里一趟。”

    ……

    跟pr董事长的第二次会面并未隔太远。

    一切都在程墨安的掌握之中,第三天上午,陈纪年接到了pr方面的通知,麦克将和绝世集团深入探讨人工智能项目。

    陈纪年不禁对总裁料事如神的神技能大大膜拜!

    和第一次拜访麦克不同,这次麦克将地点选在了他的私人俱乐部。

    麦克是个爱艺术,懂生活的财阀,他的娱乐部云集了高尔夫、保龄球、游泳馆、搏击场等十几个娱乐项目。

    程墨安下了车,享受了一番纽约郊外的清新空气,“to know life is the winner of life.”(懂得生活才是人生的赢家)

    他在美国生活的多年,这里还是第一次来,如果身边的人是晚晚……他压压唇,笑容柔和无边。

    分开的日子,他无时无刻都在想她。

    小狐狸在睡觉吗?有没有乖乖的?有没有想他?有没有胡闹呢?

    麦克嘴巴里噙着老式的烟斗,他今日穿的很运动,只是肚子更突出了,“im the winner only if i win over you.”(赢了你,我才是真正的赢家。)

    “呵呵,”程墨安优雅的勾起唇角,湖光山色在他眼中,慢慢的具象而辽阔,仿佛都成了他的,他戴上白手套,从侍者手里接过了高尔夫球杆,“3 to 2?”(三比二?)

    麦克叼着烟斗,舒展了几下肩膀,摆好姿势,单眼瞄准小小的白球,“好!”

    陈纪年和麦克的秘书立在旁边等待。

    麦克的女秘书衣服火辣,前凸后翘格外撩骚,她冲陈纪年点点头,开了个美国式的玩笑,“my boss is a top dog!”(我老板是顶级高手!)

    陈纪年提着公文包,似笑非笑道,“my boss is a top hunter.”(我老板是顶级猎人。)

    十分钟后……

    麦克突然爽朗的爆笑,“程,你是个狡猾的狐狸!”

    程墨安丢开高尔夫球杆,一个个慢条斯理的撤掉白手套,露出修长匀称的指头,“和狐狸做队友,你会富得流油。”

    麦克已经有决心跟绝世合作,绝对不是因为一杆球,他早已看出绝世的能力,还有程墨安惊人的才华。

    他很爽快的签了字,将一大笔资源交给了程墨安。

    “程,希望咱们的合作很愉快。”麦克打量程墨安,由心底生出一丝好奇,他不光想跟他合作项目,还想更深入的了解这个人。

    他是个有意思的东方人,很有意思!

    程墨安淡淡的笑道,“麦克先生,愉快太简单,畅快才过瘾!我会让你看到血液沸腾的成果,还有眼花的银行存款数额!”

    “哈哈哈哈!让我们拭目以待!”

    他很期待。

    麦克吸了口烟斗,大大的吐了口烟,然后对身边的女秘书说,“what an interesting opponent to try to bring him down!”(多么有意思的对手,真想亲手扳倒他)

    女秘书攀上他肥硕的肚子,目送那台黑色的劳斯莱斯消失不见,眼底有依恋,也有愤怒,“you will .”

    ……

    拿到合同,陈纪年简直不敢相信,他在车上又掏出来看了看,喜形于色道,“总裁,太好了!拿下这个项目,绝世下半年的业绩翻倍不止啊!晚上要庆祝一下吗?”

    程墨安看了眼时间,上午十一点,“先去个地方,明天飞伦敦。”

    “去哪儿?总裁你在纽约还有别的行程吗?单子上没有啊。”陈纪年很确定,他们的任务是拿下pr,并没有别的指示啊。

    程墨安眼眸掠过窗外风景,繁华的纽约此时看来寡淡无味,不及滨城的万分之一,没有她任何风景都黯淡失色。

    难得有空,他该拜访拜访故人了。

    “去种田。”

    陈纪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