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34章 半路杀来的男人

第434章 半路杀来的男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轻晚,现在放弃挣扎,我留你个全尸,否则今晚老子玩儿腻了,就一刀一刀切了你。”

    胡运达后牙槽镶了两颗金牙,他笑的弧度大,里面的牙齿露出大半,被路灯照耀后,折射出金光,顺带将他的脸一起变得肮脏狰狞。

    他脸部肥肉拥挤在鼻子两侧,压迫的鼻子往下陷,两颗眼睛跟着下沉,导致整个脸都缩成团,像长歪了的倭瓜,倭瓜上的两个小小黑珠子,此时悠悠的露出蓝光,充斥油腻的清欲。

    陆轻晚想呕。

    “你最好别让我活着回去。”

    陆轻晚用力蹭掉鼻子上的汗水,黏糊糊的液体提醒她那不是汗,她没空看自己是不是流了鼻血,全力进攻拿刀的男人,但锋利刀刃逼她太近,她伸手的功夫,利刃冲她的脖子,她腰肢忽地下滑,纤细柔软的腰肢后仰,脑袋几乎触地……

    点墨的黑眸闪过一道雪白的利刃,陆轻晚屏息,吸吸了肚子,刀刃距离她的鼻尖不足三公分,划了个冰凉的白线,她马尾没来及回落,那刀刃擦过发尾,路灯下长短不一的发丝顺着刀尖飞离而去。

    路灯的光芒映出细细碎碎的浮尘,浮尘中有几滴红的发黑的血,无声无息的坠入水泥地。

    那一秒钟,陆轻晚的心跳静止了,她分明听到了死亡的召唤,这不是第一次靠近死亡,但每一次濒临这种情景,她都会打心底里恐惧。

    她不想死,她要长命百岁,要贻害千年!

    陆轻晚弹起腰肢,发尾扫过嘴边,两颗杀气腾腾的黑眸锁住围绕自己的八个人,八个手持冷兵器的男人,围城了一个密实的圆圈,每个人脸上都有一行字:受死吧小妞儿!

    陆轻晚嘴角微微扬起,纤纤手指有些酸麻,她漫不经心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横竖是死,胡总不如让我死的明白点。”

    胡运达鼠目寸光,在程墨安面前屁都不是,他哪儿来的胆子找杀手拦截她?

    只怕其中另有猫腻。

    胡运达点燃了一支雪茄,抽的惬意舒服,亮红的光点忽明忽暗,美食已经在他餐盘中,他有耐心,也有信心吃个饱,“前几天,你的人对我小舅子下手,害我小舅子断了一条手臂,没忘吧?”

    陆轻晚:“……”

    玛德,我不知道!

    难道是小琛干的?

    好样的啊臭小子!

    “哦?所以你是来报仇喽?”

    是时候拿出她的杀手锏了,老娘子弹足够,打不死你们,断手断脚倒是可以呢!

    胡运达和陆轻晚的仇早已结下,只是经过层层发酵,如今只能血债血偿。

    “呸!”

    胡运达吐一口浓痰,肥硕手指夹着的雪茄颤了颤,聚拢了两簇蓝光的眼睛,像看着十八代仇人一样盯着陆轻晚,“小表子!是你教唆程墨安毁掉了我!毁了我的事业,毁了我的生活,你们毁了我的一切!”

    他走下车,矮胖身躯被路灯打的更显笨拙,手指夹着的雪茄跟着他的脚步上下移动,红点好像随时会熄灭。

    陆轻晚又想到了那晚在皇庭娱乐城初次遇到他时,自己差点被恶心吐。

    算了,真正的猪头不是胡运达,而是她,特么,她到底多蠢多没脑子没眼力见,竟然会误以为这么一头野山猪是绝世集团的总裁!

    你个猪!明明程墨安当时就站在他不远处,她悔断肠子。

    陆轻晚内心郁闷无比,恨自己不能让时间倒流,恨自己竟然没长眼,

    “贱人!”

    她骂自己骂的不过瘾,胡运达的粗短腿已经走到了杀手包围圈,仗着两个高大威猛的男人作掩护,对陆轻晚破口大骂。

    陆轻晚吸了吸鼻子,七窍相通,她口腔一涩,舌尖尝到了粘稠的血腥味,陆轻晚使劲儿努了努鼻子,不让血液继续涌流,她虽然不是熊猫血型,也不能因为胡运达这种人渣浪费。

    她凛了凛嘴角的讥笑,沾染了灰尘和血迹的手,随意拂去脸上黏的几根头发,然后冲三米外的胡运达抬起下颌,“巧得很!老娘早就想找你算账!你说我教唆别人整你,你脸真大啊,呵呵呵,犯得着我用心思搞你?你也不动动脑子想清楚,你滚出天虹集团,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胡运达努力琢磨其中的逻辑关系,眼睛瞪了瞪,两簇蓝光的范围稍微扩大一丢丢,只是从陆轻晚这边看过去,他依然五官不分明。

    最大受益者?

    他离开后,原本在副总经理职位的白若夕顺利取代了他的地位,他前脚离开天虹,隔天就听到了白若夕晋升的消息。

    白若夕在天虹苦心孤诣多年,因为孟敖不重视她,她再努力再尽心,最终只是在副总级别打转,从未给真正踏入权力核心。

    算起来已经五年了,她一定挖空心思用尽了手段,以白若夕的聪明,任何机会都不会放过,他的失误无法逆转,白若夕自然会加以利用。

    还有,本来合约没有签订,是白若夕!是她!她亲自去见了程墨安,回来后就告诉他,这份节约合同必须签,不然程总会采用法律手段,届时天虹损失更大。

    内外压力之下,胡运达含怒签了字,狼狈的离开了天虹。

    思前想后,综合所有的因素,他最大的敌人其实就在身边。

    陆轻晚目测他把自己的表情当成了调色盘,黑白灰紫轮了翻,心想胡运达你丫个猪头,为难你了。

    “白若夕?”

    终于,陆轻晚看的眼睛都酸了,胡运达才喃喃自语的说了三个字,随即而来的便是一张铁锅般的脸。

    陆轻晚没想到,胡运达居然也有想明白的时候,可惜啊,这件事还真不怪白若夕,“恭喜你啊胡总,终于琢磨透了!”

    白若夕不是最终的推动力,但那个女人心怀不轨,背一次黑锅也不冤她!

    “就算是她,也跟你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你在幕后捣鬼,程墨安不会针对我,白若夕更没机会搞垮我,所以你……必须死!”

    “我太阳你祖宗!”陆轻晚在心里怒吼,胡运达你白绕了一圈儿。

    陆轻晚舌尖卷了卷口腔,血腥味比刚才更浓,她咽喉不适的吐掉口水,地上一滩浅红色的唾液。

    “看来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放过我喽?”

    陆轻晚手掌缓缓贴着腰往下移,指尖触到了呛柄,隔着薄薄的衣料,她能感觉到弹匣在蠢蠢欲动,陆轻晚的血液随着武器一起翻涌蒸腾,好久没这种打鸡血的感觉了。

    一番打斗后,陆轻晚的上衣领口歪斜松散,最上面的纽扣不知何时掉了一颗,露出女人纤细性感的锁骨,风拂过她衣衫,锁骨附近的肌肤若隐若现,两座圆润的山峰几乎要挣开束缚飞出。

    如雪如凝脂的薄薄肌肤,触手就能揉碎。

    胡运达贪婪的凝望近在咫尺的风景,她潋滟的眼波与长腿,毒辣的嘴唇和翘起的臀,每一处都散发出勾魂的魅力,他强忍不住,咧大嘴做了个吮的动作,“我怎么舍得放过你!”

    胡运达猥琐的表情太张狂,围观的八个人更是饥渴难耐,他们巴巴的望着陆轻晚,想用眼睛剥光她的衣服,将她吃个精光!

    太久没沾染荤腥的男人,面对女性表现出异常的兴奋。

    陆轻晚紧了紧指头,食指嵌入呛把,摸到了扳手,逼急了,她可以打穿任何人的脑袋!

    “给我上!活捉这个臭娘们!”

    胡运达后退两步,再次将战场留给杀手。

    陆轻晚拔出手抢,单手握紧向正前方伸平右臂,“谁敢动?!”

    她言词凛冽若山峦之巅的冰川,应和漆黑的武器,强悍的气场一泻千里。

    几个握着刀子铁棍的男人惯性的往后退去,面面相觑,“她手里有家伙!”

    “玛德,竟然有那玩意儿,怎么办?”

    滴答,滴答……

    几颗雨点砸到她的鼻尖,微微的凉意顺着脸传遍了全身,几口气的功夫,雨点子密密麻麻,憋足劲儿的夜雨一开始淅淅沥沥,接着哗啦啦疯狂的劈头盖脸。

    陆轻晚眼睛一眨不眨,雨水顺着她的鼻尖濡湿了嘴角,溶解了浓稠的鼻血。

    胡运达抹掉脸上的雨水,只愣了片刻,嘶喊道,“假的!在中国根本没人敢拿家伙,给我上,活捉了她,一人十万!”

    陆轻晚并不想浪费子弹,特么,一帮不识货的臭男人,“你们以为是假的?瞪大你们的眼珠子给老娘看清楚,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美国货,要不要老娘拿你的脑袋练练手?”

    呃……陆轻晚忘了拿消音器,铁家伙的声音很大,会不会惊动周围的警察?

    胸疼了。

    “别相信她,给我上,这娘们不可能有真货,上!砍断她一条胳膊!”

    陆轻晚在权衡开枪和依法自卫的区别,胡运达的爪牙们竟一拥而上,只见利刃猎猎,木棍横空,伴着偌大的雨网,好像要剁碎她那般猖狂。

    陆轻晚纹丝不动,她狠心咬下牙齿,如果被胡运达生擒,她会被折磨死,与其那样,不如冲一把,就算下半辈子在监狱度过,也比被人玷污清白强得多!

    她属于程墨安,只能属于他。

    “嗖——”

    她手指扣下保险的瞬间,眼前忽然飞来一道高大如松柏的身躯,他动作敏捷强悍,浑身散发出猎杀四方的威严,隔着层层雨幕,陆轻晚根本看不清那人的动作,随着一阵目眩,那人臂弯倏地张开,像雄鹰的翅膀将她抱进了胸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