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429章 温柔点行吗?

第429章 温柔点行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快餐店初见时,陆亦琛就感觉他不是寻常角色,这次呢,感觉更强烈。

    陆亦琛没进酒吧门,而是靠着外面的大树歇脚,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男人的动作,敌在明我在暗,这种feel非常到位!

    西河有日子没出来喝酒了,今晚他实在难以入睡,便出来喝酒消愁。

    从白云观回到大都市之后,他先后经历了豪华大餐,全方位享受,还破天荒的穿上了高定西装,连续住了一周五星级酒店,跟做梦似的。

    更更蛋疼的是,他发现自己好像病了,病的很蹊跷,没有明显的症状,就是浑身无力,精神不集中,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就连平时最喜欢吃的东西也寡淡无味了。

    西河闷闷不乐的一杯一杯的灌啤酒,酒顺着舌尖滑到舌苔,再流进肠胃,跟喝白水一样没滋味,他怀疑自己丧失了识别酒水和白开水的能力。

    而且,他晚上总是一个接着一个做梦,梦里的场景89不离十都是山头上,漫山遍野的花,茂盛的睁不开眼,然后花丛里走出来浅灰色长衫的女人。

    女人面朝他笑,笑的勾魂摄魄,他想要追上她,想要拥抱他,可他刚要动,女人就像一片云般轻飘飘的飞走。

    有时即将碰到女人的衣服,他突然因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醒来。

    最离谱的一次,他竟然梦到自己躺在一片紫色的花海里面,衣服尽数脱掉,臂弯里躺着那个女人,两人肌肤相亲,他想要亲女人的唇,偏偏即将要亲到时,她就飞了。

    西河郁闷的咕嘟咕嘟狂喝半瓶酒,心烦意乱想打人。

    他是不是被施了魔咒,传说中的失心疯?

    要不要找个巫师驱邪?

    嗡嗡。

    特定的手机提示音响了,西河抹抹嘴巴,接起来,“老板。”

    唯一能让他提高兴致的只有老板了,西河心疼自己。

    电话来自遥远的伦敦,周公子摊开手,手心好几道猩红的鞭痕,每一道都触目惊心,他却好像没有知觉似的,眼神迷离而冷冽,看起来竟有几分欣赏的意味。

    几道鞭痕,反而像送给他的勋章,有无尚的荣誉感。

    “你在中国的时间不短了,西河。”

    偌大的宫廷式别墅,周公子站在三楼卧房窗前,冰蓝色的眸子眺望远处的山,伦敦又起雾霾了,空气不好,视野不好,他眯起眸子,心情也不好。

    西河听到老板的声音,整个人机灵不少,“是的老板,请问你有什么吩咐?”

    周公子懒散的扯扯领子,衣服太繁复,光领子就好几层,他解的不耐烦,拿起一把剪刀,咔嚓将衣服齐齐剪开,脖子终于舒服了。

    “她活的挺开心。”

    等了半晌,等来了这么句话,西河心脏咯噔咯噔的跳,卧槽!老板追踪小丸子,那么他和小丸子在一起也会被追踪吧?所以他去的消费场所,老板了如指掌?

    怎么办?靠!!

    “她还行,电影拍完了,最近各种浪荡呢,老板想知道什么?我去侦查。”西河心虚,下意识环顾四周,祈祷不要遇到什么人。

    周公子笑了,蓝眸比钻石还要炫目,纯净的令人心动,也让人心寒。

    “好久没喝到香甜的血了,小丸子的血……真让我怀念。”周公子舌尖若一条爬出洞穴的红色游舌,猩红的信子沿唇线描半圈儿,然后不满足的缩回去。

    西河脊背僵了僵,喝血?

    那不是很久以前的事吗?

    陆轻晚刚被老板强行扣留时,老板舔舐了她受伤的手臂,然后说了句他至今无法忘记的话。

    他说,“这个女人的血真甜,想喝一辈子。”

    西河和八爪以及其他在场的人,纷纷倒抽冷气。

    他以为他是开玩笑,没想到几年过去,他又提到了喝血。

    尼玛,活人喝活人的血, 你不会是吸血鬼吧?也不是,吸血鬼怕太阳,老板不怕。

    老板到底是什么物种,好特么瘆人。

    西河努力不表现出震撼,“老板想来中国吗?”

    他是提醒小丸子注意?还是装作不知道?

    “最近有几件事得留在伦敦,处理完手上的事,我要去吃点新鲜的甜品。”

    甜品二字,西河不自觉联想到了割开的血管,里面血液汩汩流淌,流进老板的嘴。

    嘶……

    他被自己联想的内容瘆到了。

    “是……老板。”

    “西河,我跟小丸子说过背叛我的下场,你没忘吧?”

    脑袋突然懵了,西河攥紧拳头稳住呼吸,“没忘”。

    他刚动念头而已,老板不会看出来了吧?

    “其实有个人,曾经背叛过我,我找了她三年……呵,如果被我找到,她的眼珠子、脑浆、心脏、肝脏还有双手双脚,尤其是那根诱人的舌头,都要卸下来泡酒,你说,那样的酒是不是很好喝?”

    周公子说的缓慢优雅,好像在描述一株曼妙的鲜花,一碟刚出锅的好菜,其实……

    西河头皮发麻,心道谁不要命竟然敢背叛老板,这尼玛就是找死,“老板喜欢就好,我没有意见。”

    “最近,我好像知道了一点风声,她……应该还活着,而且我……”他深吸一口气,好像有万里追踪的鼻子,“总觉得她离得不远。”

    西河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我死了,一定是被吓死的,再不然就是恶心死的,“老板你智勇双全,我相信你会找到她!”

    “我也这么想。”

    西河:“……”

    一通电话,西河脑袋里的黄花菜不敢随便开了,郁闷的喝完酒,心情比刚才更沉重。

    背叛老板的人……他怎么没听说过?他跟着老板出生入死已经将近十年,好像没人敢背叛他啊。

    心累,不想了!

    睡意全无,西河不想回酒店,希尔顿又怎么样?就算给他一张龙床,他照样失眠。

    不如趁天黑,爬上山透透气。

    好主意!

    陆亦琛目睹西河失落无力的走出酒吧,叫了一辆车离开。

    看看手机里偷拍的几张照片,陆亦琛单手托腮,“这个家伙……我好像很久以前见过。”

    ……

    无聊的魔术表演没看完,陆轻晚带neil去了天澄湖畔的别墅。

    neil看了几十次大门,依然不见舅舅回来,小脸儿特憋屈,巴巴的坐在门槛上,双手捧腮问,“妈咪,舅舅今天真的会来这里吗?”

    陆轻晚剥开一个熟透的香蕉,“会!你舅舅那点尿性我还不知道吗?”

    那小子在外公家憋屈好几天,且不说心情受影响,只怕衣服也该换一茬了。

    而且陆亦琛很喜欢蹭程墨安的衣服,今天帮叶知秋办完大事,心里指不定多膨胀呢,不趁机捞几件衣服回去犒劳自己,那就不是他了。

    neil点头,亲妈说的,他信。

    无聊中,陆轻晚打开手机,意外的发现小说更新了,但只更新了一章,不过作者大大竟然回复了她的留言!

    “哇哈哈!翻我牌子了!好棒!正能量的支持果然有用!”

    neil看看在沙发上跺脚的亲妈,默默的弯下眼睛,妈咪啊,我爹地好像不是娶了个老婆,而是多了个女儿。

    “我勒个去!”

    陆亦琛进门,一不留神看到了门槛上的小小人儿,吓得不轻。

    舅舅真的来啦!

    neil傲娇的仰头看舅舅,“你来了。”

    陆亦琛完全被萌到,喜滋滋的弯腰,捏一把大外甥的脸蛋,“不愧是我亲外甥,舅舅正想你呢!”

    neil嫌弃的扭开脸不让他摸,“你喝酒了?”

    陆亦琛狗鼻子嗅了嗅自己的衣服,“一点点啦!舅舅酒品很好的哟!”

    “你,给我过来!”

    陆轻晚看完更新内容,心情格外好,不愧是她喜欢的作者,更新虽然少,内容好啊。

    “老姐,咱们早上才见过,不用这么热情吧?”

    陆亦琛脱掉衣服,在被发现不寻常前处理掉,然后把自己抛沙发上,拿了个香蕉吃。

    “外公快生日了,你怎么表示?”

    陆亦琛嘴巴塞的满满的,瓮声瓮气道,“我表示……我知道啊。”

    “你个臭小子!我问你送什么礼物!怎么碾压欧阳清清。”

    陆轻晚把今天听到的消息告知了弟弟,坐等他采取措施。

    “哦……想碾压咱们,你会给她机会吗?反正我不给!话说老姐,我最近很穷,你买几件值钱的礼物呗,反正你男朋友有钱,古董字画,珠宝钻石,程墨安家里肯定多得是,你要几个就行了呗!”

    陆亦琛吃完香蕉,揉揉肚子。

    “呵呵呵!呵呵呵!陆亦琛,你不是神算吗?来,算算我会让你怎么死!”陆轻晚香蕉吃了几口,剩下一截全塞给了陆亦琛。

    “咳咳咳!”陆亦琛被噎,狂咳好几声,“姐,你温柔点行吗?”

    neil看完亲妈和舅舅的日常斗殴,嗯……以后爹地和妈咪打架,他要不要帮爹地呢?

    “我有个方案,听不听?”

    陆亦琛嫌弃死她了,“昂。”

    然后,陆轻晚嘀嘀咕咕,如此如此说完了自己的计划,挑眉一笑,“如何?”

    “老姐,我要改变一下对你的看法,你不是天神童姥,你是东方不败,不不不,你是独孤求败!小弟佩服,你歇着,我去撒泡尿!”

    家里有个腹黑狡猾的姐,陆亦琛内心惶恐啊。

    于是他解决个人问题时,顺便拿了几件衣服,忙不迭的跑下楼,“大外甥,舅舅我先走一步,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neil忽灵灵的瞪圆了黑曜石眼睛,还没顾上挥手说再见,舅舅已经不见了。

    陆轻晚咧嘴乐呵,“哼哼哼!”

    neil不解,“妈咪,你跟舅舅说了什么?舅舅好像很害怕。”

    陆轻晚摸摸儿子的脑袋,天色不早了,要搂着宝贝儿子睡觉喽,“妈咪说最近手头紧,借钱,把你舅舅吓跑啦!”

    neil哗啦翻过来口袋,两张金光闪闪的银行卡全给了她,“妈咪,我养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